《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五章敗家仔的幸福生活(4)


    第五章 【敗家仔的幸福生活】(4)(《綠『色』xiao說網》)

    葛春麗並不是一個隻知道依附男人的女人,那天晚上一切來得太過突然,她本來已經完全絕望,可是在一瞬間又突然改變了,李長宇甚至暗示過她,為了保守這段秘密,甚至可以采取某些極端的做法,葛春麗能夠明白李長宇現在的忐忑,可是平心而論,葛春麗對這兩個年輕人還是充滿了感激的,假如沒有他們,現在已經到了最壞的地步,不過這兩天,她還是去進行了秘密的調查,張揚並沒有什麼特殊之處,普通工人家庭出身,江城衛校的實習生,可是左曉晴身後的背景卻嚇了葛春麗一跳,不但父親是江城市人民醫院的院長兼書記,她的叔叔左援朝還是江城市財政局的局長,雖然是正處,可卻是不折不扣江城市的財神爺,就算是市長也要給他幾分麵子,這樣的家庭出身,要是當真把這女孩兒滅口,恐怕連翻身的機會都沒有。再說了,你當滅口那麼容易?那都是電影電視劇麵的橋段,葛春麗雖然是個配槍的主兒,可人家的警銜那是‘幹’出來的。

    連李書記知道人家的身份之後,也隻是淡淡的說了一句:“知道了,就這樣吧!”,這是一種無奈,也是一種認命的表態,李長宇不是傻子,菩提本無樹,明鏡亦非台,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這世上本來沒有麻煩,麻煩多數都是自己惹出來的,既然已經惹了一個小麻煩,幹脆就聽之任之吧,千萬不要為了消滅這個小麻煩而招來更大的麻煩。

    當然這些幕後發生的事情,張揚不可能知道,左曉晴更不可能知道。

    不過有了趙東亮的『插』曲,左曉晴自然忘了剛才的不快,很愉快的跟張揚去吃了一頓晚飯,不過她敏銳的發現,自己對這個小學弟產生了濃厚的興趣,這一發現讓她感到有些不安,左曉晴是個理智的女孩兒,她甚至都可以設想出自己的未來,也許設想這個詞兒並不恰當,從小到大,她的生活幾乎都是母親為她安排的,唯一的一次叛逆,也就是選擇實習地點的問題,按照母親的意思,本來是要她進入江城市第一人民醫院的,不過這次的鬥爭父親站在了她的一邊,這場勝利有些來之不易,勝利的也並不徹底,左曉晴原本想去的是直轄市濱海,在母親的堅決反對下,最終還是和家達成了妥協。

    左曉晴暗暗歎了一口氣,畢業後進入市級醫院,然後找一個門當戶對的官宦子弟嫁了,這就是她的生活。她生活的一直都很小心,盡量讓自己的軌跡不發生任何的偏差,她的家人也不允許發生偏差。她開始意識到自己喜歡跟張揚相處的原因,因為張揚這個人根本就是反叛的代名詞,他的字典恐怕根本沒有循規蹈矩這個字眼,而自己缺少的恰恰是這些。

    晚飯花了六十二塊,張揚很大方的拿出一張百元大鈔:“剩下的別找了!”這廝還做出很體貼的樣子道:“剩下的錢自己裝兜,別被掌櫃的看見。”

    服務員幾乎以為自己聽錯了,三十八塊小費,媽呀!太大方了。

    張揚很享受揮霍帶給自己的驕傲感,他從不否認自己很虛榮,走出飯店的大門,雪還在下,夜『色』卻已經深了。

    左曉晴指了指張揚的中華自行車:“我累了,你帶我走!”

    張揚撓了撓後腦勺:“我不會!”

    左曉晴驚詫萬分的看著張揚,她實在無法相信一個二十歲的年輕人竟然還不會騎自行車。

    “我真不會!”張揚有個最大的特點,就是絕不會不懂裝懂:“不如……你教我?”

    左曉晴格格笑了起來,讓她開心的理由是,在她眼中幾乎無所不能的張揚居然也有不懂的東西,而且是這麼基本的技能,左曉晴歎了口氣:“你知不知道,現在不會騎自行車,不懂得英語,就等於是殘疾人……”

    張揚直愣愣的看著左曉晴,兩樣他可全占了,大隋朝無所不能的張神醫來到九零年代居然成了殘疾人,笑話,是可忍孰不可忍,張神醫絕不甘心當一個殘疾人的,所以他從現在開始就學習騎自行車,下雪天學騎車顯然不是一個好主意,從飯店出來到縣人民醫院,短短的距離內,張揚已經摔了十多跤,其中固然有他掌握不住平衡的原因,當然也和雪後路滑有著相當的關係,不過張揚還是擁有著相當的運動天分,很快就已經掌握了騎車的要領,雖然騎得搖搖晃晃,可是畢竟已經掌握了平衡的竅門。

    人類從爬行到直立行走進化了無數年,張揚從直立行走到騎車卻經過了一千四百多年,這一刻他激動了。

    連左曉晴也無法理解他為什麼會如此激動,不就是學會騎自行車嗎,至於激動成這個樣子?

    張揚的回答很實在:“俺終於不是殘疾人了!”

    左曉晴無語,這廝還很記仇,仰頭看了看漫天飛舞的雪花,明天就該返回江城了,小學弟再見!

    張揚終於迎來了他重生後的第一個星期天,同宿舍的陳國偉也回家去了,張揚雖然知道家的門牌地址,可是他不想回去,反正跟那家人也沒有什麼感情,回去也隻是徒增煩惱,讓他喊兩個陌生人爹娘,還不得鬱悶死。

    張揚靠在被褥上一邊磕著瓜子,一邊看著電視,自從有了那一萬塊之後,他的生活變得舒服了許多,可是這樣坐吃山空也不是辦法,眼看錢就要花完了,總得再想點辦法。張揚正在胡思『亂』想的時候,房門忽然被輕輕敲響了,集體宿舍麵隻要有人,就很少有鎖門的習慣:“誰啊?”

    “張揚在嗎?”一個禮貌的聲音問道。

    張揚坐起身來:“門沒鎖!”

    房門被輕輕推開了,一個身穿灰『色』夾克衫的青年走了進來,他臉上帶著暖融融的笑意,不過這笑容多少有些獻媚的味道:“你是張揚?”

    張揚點了點頭,眼前這人他可從來沒有見過:“你是……”

    青年自我介紹道:“我是李書記的司機劉海濤,您叫我小劉就行了。”

    

Snap Time:2018-01-17 15:05:05  ExecTime:0.3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