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五章敗家仔的幸福生活(1)


    第五章 【敗家仔的幸福生活】(1)(《綠『色』xiao說網》)

    第二天在平靜中渡過,張揚下午主動去內科約了左曉晴,這多少讓左曉晴有些詫異:“找我什麼事?”

    “我想讓你陪我去集市上逛逛!”

    左曉晴‘嗤!’地一聲笑了起來,那叫逛街,他該不是故意這麼說引自己發笑的吧,可是看到張揚一本正經的表情,又不像是刻意所為。不過漂亮的女孩子有個通病,自己找男生辦事的時候總覺著天經地義,一旦男孩子倒過來找她的時候,她就開始多想了,這小師弟該不是對自己有什麼非分之想吧?左曉晴想起最近發生的事情,更加確定了這種可能『性』,都怪自己,為了躲避高偉的糾纏,所以才想起讓他當自己的擋箭牌,自己雖然沒什麼其他的意思,可是人家未必這麼想。左曉晴越想越是後悔,假如因為這件事而讓張揚喜歡上了自己那可就麻煩了,還是盡快說清了好。

    “喂!你到底去不去啊?”張揚有些不耐煩了,在他看來自己幫了左曉晴這麼多次,讓她有所回報也是應當。

    左曉晴仍然顯得有些猶豫。

    他們原本就站在科室的走廊上,遠處一幫實習生都聽到了動靜,遠遠看著,一個個就等著看張揚的笑話。

    張揚心思何等的縝密,頓時就明白這小丫頭八成覺著自己對她有什麼其他的念想呢,心不覺有些『毛』了,小丫頭片子,哥兒們隻是求你幫個小忙,可沒有其他的意思,搞得跟自己求她多大事似的,真他媽矯情,“不去算了!”張揚不等左曉晴回答,轉身就走。

    這下輪到左曉晴『迷』糊了,這家夥什麼人啊,連事情都沒說清楚,當著這麼多人說翻臉就翻臉,還讓自己一個女孩子下台不,左曉晴氣呼呼道:“張揚,你給我站住!”

    張揚轉身仰頭,一副寧死不屈的模樣:“有事嗎?”

    “你找我到底幹什麼?”

    “我說你煩不煩呢?去就去,不去就拉倒,哪有那麼多廢話?”張神醫在大隋朝那是出了名的強勢,除了在隋煬帝手上栽過份兒,其他人見了他隻有低頭的機會。

    左曉晴咬了咬下唇,狠狠瞪了張揚一眼,還沒見過這麼不講理的家夥,這是求人嗎?她也是驕傲慣了的『性』子,剛想脫口說出我不去,可是話到唇邊卻又改了主意:“去就去,我怕你吃了我?”

    旁邊圍觀的實習生全都目瞪口呆,還有這樣約人的,今兒真是開眼了,大夥兒誰見左曉晴不都是陪著笑臉,奴顏婢膝的,這衛校生偏偏就橫眉冷對,可仔細那麼一琢磨,人家這才叫高啊,欲擒故縱啊……

    這倒是冤枉了人家張揚,對付一個女孩子,張揚犯得著費那麼大勁嗎?他隻是覺得窩火,合著你能對我召之即來揮之即去,大爺我找你幫幫忙就那麼難?

    春寒料峭,天空灰蒙蒙的,天氣預報說今夜有小雪,外麵已經開始起風了,左曉晴今天上穿嫩黃『色』羽絨服,下穿藍『色』牛仔褲,腳上蹬著一雙黑『色』長靴,更顯得美腿修長筆挺。張揚還是藍夾克、黑褲子、大頭鞋,愛美之心人皆有之,張揚也不例外,可是櫃子的存貨實在寒磣,連件換洗的衣服都沒有。今天之所以約左曉晴,就是想讓她帶自己去買些替換的衣服,哥兒們這不是有錢了嗎,張揚前世就是一個揮金如土的主兒,今生的揮霍從這一萬塊開始起步。

    左曉晴搞清楚張揚約她是為了陪他買東西之後,如釋重負的舒了一口氣:“早說嘛,我還以為……”話到中途頓時覺得有些不合適,馬上又閉上了嘴巴。

    張揚笑了起來:“以為什麼?以為我對你別有用心圖謀不軌?”

    左曉晴輕啐了一口,俏臉卻紅了起來。

    九零年代初期的春陽縣城格局上還很落後,商業中心僅限於縣中心廣場那一帶,左曉晴帶著張揚來到春陽百貨大樓,這兒很少有能夠進入她法眼的東西,一些所謂名牌,金利來、華倫天奴、花花公子之類百分百的都是假貨。所以左曉晴幹脆帶著張揚來到杉杉西服專賣,畢竟這兒的東西貨真價實,價格嗎雖然貴了一點,估計張揚的經濟很難承受,可左曉晴在進入百貨大樓之前就已經拿定了主意,張揚這個小學弟畢竟幫了自己不少的忙,給他買點東西也是應當的。

    張揚左看看又看看,在大隋朝時他穿衣服是出了名的有品味,就算是那幫京都的公子王孫也公認他的著裝品味,可是現在是九十年代,一個跨度就是1396年,張揚的審美眼光還沒有完全適應這大幅度的變化。

    左曉晴為他選了一件黑『色』羊『毛』襯衣,一套灰『色』『毛』料西服,張揚對左曉晴的眼光表現出極大的信任,走進更衣室換了,大步走了出來,有道是佛要金裝人要衣裝,張揚雖然本身長得高高大大,麵目也算得上英俊,可是過去那身破舊的衣服給他至少打了三分的折扣,換上西服,整個人的氣質就完全彰顯了出來。

    旁邊的售貨員說著一口標準的東北口音:“我說大兄弟,這身西服往您身上這麼一穿,真是帥呆了!”

    左曉晴也是美眸一亮,想不到張揚打扮起來還是有些風度的,目光向下落在張揚的那雙翻『毛』大頭鞋上,俏臉上不由『露』出忍俊不禁的笑意。

    “店家,這身衣服多少銀兩?”張揚時不時還是要冒出兩句古話。

    不過那東北大姐顯然把張揚的古話當成了玩笑,格格笑了起來:“,這位大兄弟還真是幽默,樂死我了……”她笑了兩聲,然後說:“西服一千兩百八,襯衣三百二,剛好一千六!我們店有活動,買西服送領帶,送襪子,你看多好的事兒,這兩件東西加起來也得一百多塊,省老錢了!”

    一千六百塊對左曉晴而言也不是一個小數目,還好她帶了近三千塊出來,正猶豫是不是幫他付賬的時候,卻看到張揚極其豪氣的從藍夾克口袋中掏出一疊青灰『色』的人民幣。

    那東北大姐登時眼睛就瞪圓了,九零年代初,的確有不少的有錢人,可是在這小縣城中並不多見,而且一把拿出一萬塊的更是少見,她結結巴巴道:“大……大兄弟……大……大款呢……”

    

Snap Time:2018-01-17 01:31:39  ExecTime:0.2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