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之隨身空間》全文閱讀

作者:瑤瑤  嫡女之隨身空間最新章節  嫡女之隨身空間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嫡女之隨身空間最新章節619夢魘(14-06-02)      618選秀(14-06-02)      617踏破門檻(14-06-02)     

619夢魘

  
  雖說沒有見過恭親王妃燒傷之後的模樣,但既然恭親王妃能夠坦然接受自己如今的模樣,想必當初那傷勢肯定是極為嚴重的。
  “大難不死必有後福,我一貫都是這麼想的。雖說寶馨如今還是老樣子,可我相信總有一天她能夠好起來,再像以往那般柔聲喚我娘。”提起心愛的小女兒,恭親王妃一臉的悲傷。如果可以的話,她寧願用自己的性命換取女兒的健康。
  對於寶馨郡主的情況,洛芸蕊心知肚明但卻毫無辦法。勸慰了幾句,她喚了個丫鬟去房拿了些藥,見恭親王妃似乎想要推辭,忙開口勸道:“這藥就是給需要的人使用的,要不然擱在那也不能當擺件把玩。既然對王妃您有用,那就不必推辭了。”
  “那……真是多謝秦太太了。”恭親王妃這次來秦家,除了感謝之外,的確是想要再討些藥。
  上一次,洛芸蕊離開恭親王府後,恭親王妃並沒有立刻使用。那會兒,她滿心都沉浸在悲痛之中,直到又過了幾個月才慢慢的接受了現實。這些日子,秦家發生了不少事兒,但恭親王府更是一事兒接著一事兒。她到底是王妃,就算有傷在身,但很多事情還是要她來處理的。等到傷口結痂,形成了可怕的傷疤後,對於她又是再一次的折磨。
  好在,她那會兒想起了洛芸蕊給的藥,抱著試試看的心態塗抹了一些在手臂上,沒想到一天後傷疤明顯的淡化了很多。當下,她也不舍得再用在身上了,而是每天都細心的塗抹在臉上。那藥的作用是極好的,幾個月下來,至少她敢正視鏡中的自己了。
  可這時,藥也所剩無幾了。
  向洛芸蕊再三道謝,恭親王妃也算是見過不少好東西的人,但她卻是無法拒絕能恢複她容貌的藥。不過,她也不是不知恩的人,將之前被救的恩情以及這一次的事情都銘記於心。
  “對了,今個兒還有一件事情。秦太太,你家府上二少爺已然定親了,大少爺的親事可有著落?”
  洛芸蕊苦笑著搖搖頭:“倒是有媒人來說,卻……我跟王妃直說了吧,沒有特別合心意的。”
  “那秦太太是希望尋個怎樣的媳婦?是看重出身地位,還是人品才能?”
  “嫁到我們家來,便是我們家的人了,出身地位我倒不是很看重,但必須是嫡女,這個沒的商量。我本人更喜歡嫡長女,最好是在娘家就學過管家理事的。王妃您也知道,雖說我們家兒女多,但其實並不複雜。尤其是等哥兒們都成親了,我就會讓他們分家單過的。蘭姐兒過兩年也會出嫁了,至於竹姐兒,年歲太小,將來若是有個能幹的嫂嫂幫襯著,我才放心。”
  “是啊,別說以後還要分家,就算如今也已經算是人口簡單的了。”
  這人口簡單並不是說主子們少,有些人家,看著似乎比秦家人少,但麵的彎彎繞繞的卻是極為麻煩的。
  大房與二房之爭,嫡妻與小妾通房之爭,嫡出子女跟庶出子女之爭,若是攤上一些原配過世續娶繼室的,還有原配子女和繼室子女之爭。
  像秦家這般,秦少天並無小妾通房,幾個兒女除了秦蘭之外都是一母同胞的,哪怕偶爾會有些小摩擦,但擱在廄那些世家大族之中,已經是太過於省心省力了。
  “我明白,你最心疼的肯定是竹姐兒,對不對?就像我這般,世子是我親生兒子,我自然也是很疼愛他的,但論起放在心尖尖上的,還是寶馨這個小女兒。”提起寶馨郡主,恭親王妃麵上一黯,但很就調整了情緒,笑著道:“看我,說了這麼半天,還沒有說到話頭上。”
  洛芸蕊有些好奇:“難不成王妃也是來給傑哥兒說親的?”
  “可不是嘛,是我娘家弟弟的嫡長女。不過有些事兒要跟你說明白,我那外甥女旁的都好,卻是個幼年喪母的,我弟弟後來又續娶了繼室,雖說繼室也還不錯,可這能跟親生母親相提並論嗎?我那外甥女是家中的嫡長女,下麵的弟妹跟她差了好幾歲,最初喪母時是養在我母親膝下的,後來繼母來了,就回了自家。反正我是覺得其他無妨,若是你介意她喪母一事,那就當我沒說這話。”
  “哪能呢,看王妃就知道老太太一定是個極會教養人的。況且,這不是有繼母嗎?縱然繼母跟原配之女並不親,可教養之責還是會盡到的。”想起先前自己是有跟恭親王妃說過相互幫著相看的事兒,洛芸蕊忙笑道:“上回我也隻是隨口一說,倒是讓你記掛在心上了。我並不介意她喪母之事,若是可以的話,能否見上一麵?”
  “沒問題,回頭我先接了她去王府小住,到時候再請你們去赴宴,秦太太看如何?”
  “那自然是極好的。”
  洛芸蕊對於恭親王妃一貫都是有好感的,尤其是恭親王妃身上不自覺的散發那種端莊大氣的氣質,這是真正的世家貴女從小培養出來的氣質,也是洛芸蕊羨慕卻無法學到的。
  與其說對於恭親王妃所說的外甥女抱有好感,不若說她相信恭親王妃本人的人品。想來,能夠教養出恭親王妃這樣的貴女,她的娘家必然也是不凡的。
  半個月後,秦家收到請帖,邀請洛芸蕊和秦蘭去恭親王妃赴宴。洛芸蕊帶著秦蘭欣然前往。
  在恭親王府的後院,洛芸蕊見到了恭親王妃的外甥女。
  恭親王妃娘家姓馮,小姑娘名喚錦娘,跟容玨郡主一般大小,但跟容玨郡主的爽利大氣不同,她的身上有著幾份沉穩,仿佛已經經曆了不少事情。言談舉止非常得體,進退張弛有度,容貌也是上等的,說不上美豔無邊,卻正好是洛芸蕊所欣賞的端莊之美。
  洛芸蕊看得很滿意,恭親王妃也很高興,而秦蘭則是跟錦娘一見如故,兩人相談甚歡。
  當然,一門親事要定下來並沒有那般容易,洛芸蕊是滿意了人家姑娘,但恭親王妃卻不能代表娘家弟弟同意這門親事。但恭親王妃也說了,她跟這個弟弟是一母同胞的,從小的感情就很好,有她在中間說和是肯定沒問題的。
  兩人又商量了一番,決定挑個日子將錦娘的繼母約出來聚聚。
  離開了恭親王妃,洛芸蕊摟著秦蘭笑著問她對錦娘的看法。
  “娘,我喜歡錦娘姐姐,她看起來很會照顧弟弟妹妹的樣子。”秦蘭性子直,素來都是有什麼說什麼的。而洛芸蕊回憶起來,似乎也是如此。看著雖然是錦娘跟秦蘭在一起玩,但在玩鬧說話的過程中,卻是錦娘時不時的照顧著秦蘭。秦蘭雖然性子單純,但直覺也是極為靈敏的。
  洛芸蕊心下對錦娘又多添了一分好感,想著回頭跟秦少天商量商量。對了,秦家老太太那邊也要說一聲,最好是能讓秦家老太太也親自看上一眼。
  心情不錯的回到家中,才剛從馬車上下來,就看到管家急匆匆的帶著一個大夫往二門處趕。洛芸蕊心一驚,今個兒既不是休沐日也不是太學官學放假的日子,加上她帶著秦蘭離開家,如今二門隻有竹姐兒和秦家老太太。
  “出了什麼事兒?”
  “太太您回來了!是二小姐魘著了,老太太已經過去照看了。”
  事關竹姐兒,洛芸蕊顧不得說什麼就步往自己院子趕。竹姐兒剛過了一周歲生辰不久,雖說剛出生時有些體弱,但平素的身子骨卻是很不錯的。若隻是夢魘了,沒得又去請大夫,又將老太太喚來的。
  還沒走到院子,就聽到一陣撕心裂肺的哭喊聲,洛芸蕊心狠狠的一抽搐,加腳步往前走。而秦蘭根本就跟不上,隻得一溜兒小跑的趕上來。
  一見房,縱然洛芸蕊已經有了心理準備,但還是被嚇到了。
  竹姐兒閉著眼睛扯著嗓子拚命的哭喊,那完全不是平日撒嬌時的哭聲,而是真正的痛哭。或許是因為哭得時間久了,竹姐兒的麵色已經開始發青,嘴唇更是發紫,整個人往後仰著,四肢緊緊的繃著,看得出來是異常的痛哭。
  “這是怎麼了?大夫,我女兒到底怎麼樣了?”
  如今並不是追究原因的時候,但洛芸蕊還是下意識的脫口而出。
  大夫也就比洛芸蕊早到了一步,這會兒還沒有開始為竹姐兒診脈,但麵上的神情卻很不好看:“將孩子的衣裳脫掉,讓她靠在人的胸口。對了,你是她的母親?你抱著她安撫她,不管她聽不聽得懂,你盡管說話。”
  在大夫的幫助下,洛芸蕊將竹姐兒抱在懷,讓竹姐兒的頭靠在她的肩膀上,然後不停的說話安撫。可似乎,這些動作並沒有起到太多安撫的作用。
  “凝神丹……去我房放藥丸的箱子找一瓶凝神丹,速!”
  洛芸蕊看著竹姐兒如今的樣子是越來越心驚,她根本就不相信竹姐兒僅僅是簡單的夢魘。一個一歲多點的孩子,究竟要做到多麼可怕的夢境才會被嚇成如今模樣。凝神丹很拿來,在大夫不讚同的眼神下,洛芸蕊強行給竹姐兒喂下了一顆。
  [限時!加微信cmread >
  
  

Snap Time:2020-10-20 08:09:29  ExecTime:0.0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