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裁,我要離婚》全文閱讀

作者:納蘭雪央  總裁,我要離婚最新章節  總裁,我要離婚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總裁,我要離婚最新章節第066章她照亮了我的生命(終)(15-09-15)      第065章我愛你(15-09-15)      第064章不能沒有你(15-09-15)     

第066章她照亮了我的生命(終)


    軍區家屬大院內的一棟複式獨院內,沈家人正在用早飯。

    沈晟勳同葉以寧坐在一起,全程卻沒有任何交流,沈晟勳刻意將盤碟弄出聲音,似乎是想要引起什麼人的注意,葉以寧卻看也不看他,隻是吃著麵前的培根煎蛋,而沈司令的麵前放著的是傳統的豆漿油條,手拿著根油條,用著耐人尋味的眼神看著兩人。

    沈晟勳很煩躁,他之前說的那麼傷人的話,葉以寧簡簡單單的一個哦字就讓他所有的攻擊就像是打在了軟綿綿的棉花上,瞬間消了力,心憋著一股火氣,尤其是再見到餐桌上她對自己愛搭不理的模樣時,更甚。

    “沈爺爺,關於醫院的事……”葉以寧咽下口中的食物後才開口,周圍的勤務兵在沈司令的眼神示意下給她盛了碗白米稀飯。

    “關於醫院的事情想必晟勳已經跟你說過了,你們兩個人年紀不小了,在一起這麼多年該辦的事也該辦一辦了。”畢竟是帶過兵的人,沈司令說話鏗鏘有力中氣十足,可這話一出,卻令沈晟勳同葉以寧皆是變了臉色。

    “沈爺爺,我覺得您不應該拿婚姻來威……”葉以寧威脅的脅字還沒來得及說出口,推門而入的人卻打斷了她接下來要說的話,而沈晟勳在見到來人時臉色更是陰沉無比。

    來人正是沈晟勳的父親沈建城同繼母陳麗雅,跟那日在沈晟勳別墅時的囂張跋扈相比,此時的陳麗雅宛如最完美標準的媳婦,端莊有禮,在見到沈司令時更是恭恭敬敬的,不敢有任何造次。

    “晟勳,真的是你?葉小姐……你怎麼也在這?”沈建城驚喜的眼神在見到葉以寧時微頓,不過出於禮貌還是點頭示意。

    沈晟勳冷冷的看著自己的父親,寡薄的唇角勾起嘲諷的笑,而眼神劃過陳麗雅時,更是毫不客氣,氣氛出奇的詭異,耳邊隻聽到當一聲,沈晟勳手中的筷子隨意的扔到了桌麵上。

    “爸,晟勳從別墅出來的事情你怎麼不告訴我呢?這可是天大的好事!”沈建城就像是沒有看到沈晟勳刻意的排斥,徑直走到餐桌的另一邊坐下,陳麗雅更是緊跟在他旁邊坐了下來。

    “我還以為我這輩子不出來對某些人來說才是天大的好事。”沈晟勳的眼神若有似無的落在陳麗雅臉上,森冷森冷的,再配上他臉上的錯落的胡渣,更是讓後者向後一縮腦袋。

    沈建城的麵色露出尷尬,他知道兒子對自己的妻子有意見,隻是在父親麵前讓他下不來台,他心多少是不悅的。

    “沈晟勳,喝碗稀飯,熬得是你喜歡的濃稠度。”葉以寧將麵前的碗推到沈晟勳的麵前,這也算是從公寓出來後她對他說的第一句完整的話,瞬間也令沈晟勳到了唇邊的冷諷話語頓住了,半響後,他隻是將碗端起來慢慢的喝著。

    沈司令將這幕收入眼底,麵色不動。

    “今天叫你們兩個來,是有事要宣布,晟勳,你來說如何?”沈司令手指間夾著香煙,雲霧繚繞間沉聲說道。

    葉以寧聞言在心歎了口氣,不愧是老司令,人心拿捏的如此輕易,隻要沈晟勳的爸爸同繼母在這,為了賭那口氣,沈晟勳也不會有任何遲疑的將醫院接下,連帶著沈爺爺提出的條件也會一並的接受,隻因為能夠讓對麵兩個人難受的事情,他都會不遺餘力的去做!

    “我將重新接任父親手中的醫院,至於另外一件事……很我就要同葉以寧結婚了。”就如同葉以寧所想的那般,沈晟勳的回應也印證了她之前的所有猜想,他深深厭惡著對麵的那兩個人到骨子。

    “什麼?不可以!”陳麗雅失聲怒喊出來,後知後覺的才想起這是哪,臉色嚇的刷白,從嫁進沈家的那天開始,她就懼怕老司令。

    “不可以?是不可以讓我接手醫院……還是不可以讓我同葉以寧結婚?”沈晟勳冷笑著,似乎一看就看穿了陳麗雅心的小九九,至於葉以寧的臉上絲毫沒有任何即將成為新嫁娘的喜悅,她明白自己不過就是沈晟勳信手拈來的工具而已。

    “晟勳,醫院我可以讓你接手,可是結婚的事情,你最好再考慮考慮,我知道以萱的死你到現在還無法接受,可以寧不是她的替身!”沈建城這話說的毫不客氣,而葉以寧在清楚聽到替身二字時,麵無表情!

    “你當年娶陳麗雅,是用來當我母親替身的嗎?”沈晟勳雙手環繞在胸前,眼神異常的冷酷。

    “你胡說八道些什麼,現在說的是你和以寧的問題!跟我和麗雅有什麼關係?”沈建城猛地拍案而起,這個兒子他有幾年沒見了,沒想到一見麵就給自己下馬威,就好像和自己有……不共戴天的仇恨似的!

    “竟然惱羞成怒了?話既然說到這了,那我也給你說個明白,反正我現在殘廢了,別人家的好女孩也看不上我,葉以寧我用習慣了,既然我到了娶妻的年紀,也就跟她湊活湊活好了。我這人沒什麼別的優點,至少對婚姻是忠誠的,不像某人婚內出軌,連我媽最後一麵都沒見到……”沈晟勳話鋒一轉,將怒火直接燒到沈建城的身上。

    “住口!我解釋過很多遍了,當時我有一個很重要的手術,手術完了後我立馬就趕去了!”

    “這個解釋重要嗎?重要的是最後一麵沒見到是真的,婚內出軌也是真的,在我母親死了之後你立馬將跟在你身邊的醫院助理娶回家來也是真的,其他的對我來說不重要,這三點是真的就夠了!”跟沈建城的惱羞成怒相比,沈晟勳甚至還不緊不慢的喝著麵前的稀粥。

    “一個女人,得賤的多沒底線,才能跟你一樣?”他的眼神直勾勾的同陳麗雅對視著,瞬間讓陳麗雅難堪的下不來台!

    “閉嘴!”陳麗雅想也沒想的將麵前勤務兵剛送來沒多久的稀飯端起,冒著熱氣的湯水就這樣朝向沈晟勳的臉潑去,眾人皆被眼前這幕驚住,就連沈建城也一把握住陳麗雅的手腕,似乎怎麼都沒想到他竟然會對自己的兒子下手!

    唯有沈司令按兵不動的坐在原地,他清楚的看到幾乎是在陳麗雅動手的同時,葉以寧站起身來想也沒想的就擋在沈晟勳的麵前,滾燙的稀飯潑灑在她輕薄的背部布料上,不用想都知道皮膚肯定會被燙的紅腫。

    死寂般的寂靜瞬間降臨,葉以寧雙手撐在輪椅扶手上,眼神同沈晟勳對視著,除卻熱燙的稀飯剛被潑來的瞬間她皺了眉,其他時候麵色均是平靜的,好像後背被燙傷的不是自己。

    “脫衣服,點脫下來啊笨女人!”沈晟勳是最先反應過來的,他想也沒想的就要解開葉以寧的襯衫前襟,甚至顧不得去找陳麗雅的麻煩,葉以寧卻比他更的摁住男人的大掌,襯衫下麵隻有件內衣,她可不想要在眾人麵前來場內衣秀。

    “我沒事。”葉以寧淡淡開口,轉過身來看著還處於震驚狀態的陳麗雅,她臉上的表情很耐人尋味,而剛剛犯了錯的陳麗雅此時還什麼話都說不出來,剛才她差一點就對沈司令最疼愛的孫子動了手,以後的日子……恐怕就要難熬了。

    可還沒來得急想其他的,葉以寧卻伸出手執起麵前的玻璃杯,將麵的涼白開動作沒有絲毫停頓的潑向陳麗雅,瞬間水花四濺,令人瞠目結舌!就連陳麗雅本人都隻下意識的閉上了眼睛,片刻後意識才重新恢複,水珠順著臉部的線條滴滴答答的落了下來,將早晨描繪好的精致妝容徹底給弄糊。

    “我本來不想說的,身為沈晟勳的繼母,之前口口聲聲的說著他是廢物是殘廢,現在當著沈司令的麵竟然還動起手來了,到底是誰給你的這個權利?我尊重您是柏林的母親,可我也希望你同樣的尊重沈晟勳!”葉以寧說完這句話,砰的一聲將玻璃杯重新置於桌麵上,尊敬的衝著坐在正位上的沈司令道了聲再見,推著沈晟勳的輪椅向著外麵走去。

    坐在輪椅上的沈晟勳沒有再說一句話,他隻是任由葉以寧推著自己,隻是在上車之前忍不住的就笑了,並且那種笑意是抑製不住的。

    有的時候,葉以寧真的很凶悍,就像是護犢似的,他捉摸不透這個女人,有的時候脆弱的好像一碰就會碎,有的時候卻又凶悍的讓人無法招架,她……到底是個怎樣的女人呢?

    餐廳內,陳麗雅麵色蒼白的在沈司令銳利的視線瑟瑟發抖,自沈晟勳同葉以寧離開後,沒人再說一句。

    “建城,你現在知道,我為什麼偏偏要選葉以寧了……”沈司令看著兒子,兒子挑女人的本事的確有待提高。

    那個女人,是真的當晟勳以生命來保護著的,就連建城,恐怕都要自愧不如…

Snap Time:2018-07-23 14:11:51  ExecTime:0.1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