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世家子》全文閱讀

作者:蔡晉  重生世家子最新章節  重生世家子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世家子最新章節第1236章大結局(13-07-06)      第1235章還是出問題了(13-07-05)      第1234章紅江見聞(13-07-05)     

第119章霸州報道


    聽到聶振邦的介紹,對麵沉默了一下,片刻之後,另外一個聲音就傳了過來,渾厚的男中音。很爽朗的笑聲:“哈哈,振邦吧,你到西北了麼?要不要我派車去接你一下。”

    聽李逸風的語氣,聶振邦就知道老爺子恐怕是提前和李逸風通氣了,想想也是,因為要到西北任職,聶振邦還特意查找了一番西北自治區的資料。如今,西北自治區的書記叫蔣震全。刃年出生的幹部,今年已經是62歲了,按照現行的幹部製度,明年換屆的話,蔣震全很有可能調任京城進人大或是政協,最多,也就是最後一任了。因為,按照製度,省部級黨政正職,島歲是退休年齡,如果在任的任期未滿可以延長三年。一般都是68歲必須要退的。

    西北自治區的政府一把手稱呼為主席,維族人,按照國家自治區的條例,這個位置,隻允許維族人擔任,這是一個硬性的規定,無改變的。如今的自治區主席叫買買提阿迪江,亞年出生的人,今年也是整刃了。

    而自己今天來拜訪的李逸風是西北自治區黨委副書記、自治區黨委組織部部長兼任自治區黨校校長。巫年出生,同時還是中龘央候補委員。李逸風也算是聶係麵的人馬。強歲的年紀,有李逸風這個地位,也算是前途無量了。相信,這也是老爺子為什麼要把聶振邦安排到西北來的重要原因。

    聽著李逸風很熱情的話語,聶振邦此刻也客氣道:“李伯伯,我已經到了自治區黨委大院的門口了。就站在警衛崗亭這。”

    對麵,李逸風一聽到這句話,連忙道:“好,振邦,你稍等一下,我馬上讓我家那小子過去接你。”

    片刻之後,一個年約二十六七歲的年輕人直接朝著聶振邦走了過來,走到聶振邦的麵前之後,年輕人也笑著道:“你就是振邦吧。我叫李雲帆,我爸讓我過來接你的。”

    在李雲帆的引領下,聶振邦跟著走了進去,李逸風住的是自治區黨委家屬區的四號院子這個時候,論資排輩的氣氛還是很濃鬱的,一號院自然是蔣震全的住所。二號院則是買買提阿迪江的。李逸風是黨委副書記又身兼組織部部長在自治區黨委的排名,僅僅次於一二把手和專職副書記,排名第四。

    此刻,李逸風和夫人都已經站在了院子門口,這讓聶振邦也震撼了一下,老爺子的麵子實在是太大了。

    一進門,聶振邦也加快腳步迎了上去,看著李逸風道:“李伯伯,伯母,您二位實在是大客氣了。振邦愧不敢當。

    李逸風此刻也笑了起來,對著旁邊的夫人道:“老棒,你看,當年我在聶老手下當學生的時候,國威也才剛剛結婚,沒有想到,如今連振邦都這麼大了。”

    一進門,聶振邦就從自己帶過來的兩大箱行李之中,拿出了早已經準備好的煙酒。一件老爺子的特供茅台,兩條特供熊貓香煙。放到茶幾邊上之後,這才道:“李伯伯,這次到西北,麻煩您了。這一箱酒和兩條煙是爺爺特意讓我帶過來的。爺爺說,你沒有什麼愛好,就喜歡抽幾根煙。這兩條煙就給您過過癮。”

    聶振邦的話很到位,來前,聶振邦也就是找聶老詢了一下李逸風的愛好。這些話,卻不是老爺子教的。

    這也是一種學問,如果,聶振邦說是自己送的,那就有送禮的嫌疑了。以李逸風的身份,這東西是絕對不會收下的。一方麵,李逸風和聶振邦相隔太多了,中間還隔了一個地廳級。另外一方麵,李逸風也不敢擅自收聶振邦的東西,那樣的話,萬一聶老不知情,那不是找罵麼?

    而以老爺子饋贈的口氣說出來,李逸風就沒有那麼多的顧忌了。果然,聶振邦這樣一說,李逸風反倒是顯得很高興,感激道:“老首長太客氣了。還記得我的這點嗜好。我們沒去京城看望老首長,反而還讓老首長給我們帶東西過來,是在是慚愧。”

    說著,李逸風轉頭對著自己的夫人道:“老林啊,今天晚上開一瓶老首長的好酒。我是多年未曾嚐過了。等我一下,今天振邦來了,我也親自下廚,給你們露一手。”

    等到李逸風也起身去之後,聶振邦卻是再次從行李箱之中拿出一條特供香煙,遞給了李雲帆道:“帆哥,初次見麵,一點點意思。這東西,我也不多了,臨來之前,順手從老爺子書房順的。”

    這麼一說,李雲帆也笑了起來,基本上,京城的這些太子爺和這些省部級的衙內們,都有過這樣的經曆。聶振邦的話,立刻就將兩人之間的距離拉近了不少。

    隨即,李雲帆很利索的將煙放回自己的房間之後,笑著道:“振邦老弟,大客氣了啊n京城來的。就是出手不凡啊。這下,我倒是要看看艾龘力那小子還有什麼話說。”

    李雲帆的話可不是假話,即便是省部級,這種特供中龘央領龘導的東西,在這些衙內的圈子麵那也是稀罕貨。一般,正部級的黨政領龘導們都可以通過渠道搞到一些。可是,分到這些衙內可就沒什麼了。

    兩人談話之間,晚餐就已經準備出來了。十幾個菜,很是豐威,一頓飯之後,李逸風也坐在了沙發上,聶振邦這邊,立刻從口袋掏出了白盒裝的特供香煙,遞了一根過去,笑著道:“李伯伯,請抽煙。”

    李逸風此刻倒是很坦然,接過香煙,抽了一口,看著聶振邦,也正色道:“振邦啊,這次來西北,老首長也跟你說了吧。這次你到西北任職,確實是我辦理的。可是,你下去之後,我可是不會有什麼支特了。”

    聶振邦此刻心中早已經有了這個思想準備,隨即也點頭道:“李伯伯,我知道的,來之前,爺爺就跟我說了。請您放心,我會努力的。”

    聶振邦這種沉穩大氣的態度,讓旁邊看著的李逸風也暗自點頭,到底是聶家的子弟,光是這種氣度就不是一般人擁有的。

    隨即,李逸風也拿出了一個紙條,遞給聶振邦道:“振邦,這個紙條上的人,是霸州市市委常委市委專職副書記程新華同誌的電話,你這次去霸州市下屬的梨縣任職副縣長,我就是讓他辦理的。新華同誌以前是我的老部下了。有什麼事情,你找他就行了。明天,我就不送你了,讓雲帆送你過去吧。”

    聽著李逸風的話語,聶振邦倒是記住了,從現在的情況來看,這個程新華,應該就是自己以後在霸州市的靠山了。

    李逸風能夠讓李雲帆親自送自己過去,這本身,就已經是一種態度了,因為,李雲帆這個人,程新華肯定是認識得。

    能夠讓李雲帆出麵送的人,關係肯定不一般,不管程新華知不知道自己的真實背景,至少。程新華的態度就會不一樣。

    七個多小時的車程,好在李雲帆的越野車性能很好,純正的三菱越野,一路在戈壁灘上飛馳著。上午八點多出發,總算在下午四點多的時候趕到了霸州。

    霸州地處西北自治區的東南部,與甘州和青州兩省相連,背靠著巍i巍昆侖,整個霸州,下轄八縣一卒,霸州市市委駐地在庫市。

    和內地不同,西北地區日落得很遲,時間雖然是四點多了。

    可是,在這邊,下午班也才不過一個多小時而已。

    車子直接進入霸州市市委大院,李雲帆車子的車牌號碼自然是暢通無阻。一下車,李雲帆就笑著道:“振邦,你家老爺子還真是狠啊,我都覺得烏市就已經算是窮鄉避攘了。你倒好,竟然被送到這邊來了。”

    李雲帆並沒有在體製之內,這個時代,就如歌曲麵唱的那樣十億人民九億商,還有一億在觀望。不管是普通老百姓還是衙內,在如今公務員體係還沒有體現出優越性的時候,所有人想的都是經商。李雲帆有這種想這是理所當然的。

    聶振邦此刻也笑了一下,並沒有解釋什麼,道:“帆哥,不說這些了,咱們還是先辦正事要緊。”

    在李雲帆的帶領下,兩人直接上了三樓,或許是李逸風早已經和程新華打過了電話,兩人直接走進程新華辦公室的時候。程新華此刻正在辦公桌前麵忙碌著。

    一看到李雲帆帶著人進來,程新華也站了起來,笑著道:“雲帆,稀客啊,昨天晚上,李書記給我打電話說是你今天過來,沒有想到這麼快,路上沒吃好吧。我讓你嬸子準備了一桌好菜,今天,就睡我這。”

    在外麵,李雲帆可就不像在家那麼乖巧了,很是隨意的坐到沙發上,打量著程新華的辦公室道:“程叔,根據我爸的指示,最多一個晚上,明天我就要回去了。程叔,給你介紹一下,這位就是聶振邦了。我爸一個朋友的兒子,這次到了程叔的地盤上,可就要靠程叔你關照了。”

    程新華打量著聶振邦的時候,聶振邦也主動站了起來,微笑著道:“程書記,您好,以後,我就是您手下的兵了。”

    

Snap Time:2017-11-25 02:42:23  ExecTime:0.0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