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世家子》全文閱讀

作者:蔡晉  重生世家子最新章節  重生世家子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世家子最新章節第1236章大結局(13-07-06)      第1235章還是出問題了(13-07-05)      第1234章紅江見聞(13-07-05)     

第1235章還是出問題了

  
  在紅江進行考察為期兩天,當天聶振邦留宿在紅城,第二天,聶振邦一係考察了宋州、溫春二市,兩個市南轅北轍。整整一天的考察下來。也讓考察組苦不堪言。其他人可沒有聶振邦這種精力。
  當天晚上,在紅城國際機場,十點多起飛。航班直飛巴蜀省天府市。抵達天府國際機場的時候。已經是深夜。
  在停機坪內,兩側的燈光照耀著水泥地麵,如同白晝。在最前麵,是巴蜀省前年新上任的省委書記郭浩宇。
  巴蜀省是聶振邦真正跨入正部級,執政地方的第一站。同時,相對來說,也是比較遙遠的一站,從巴蜀出來之後,先是受命組建華夏集團。然後再赴任紅江工作,算下來,也是六年多的時間。這一路下來。聶振邦完成了從青澀到成熟的跨越。
  如今的巴蜀省,早已經是物是人非。蘇玦在早些時候就已經調任了。如今,蘇玦是滬城市委書記。相信,在四年之後,新的九鼎之中,必然有他蘇玦的一席之地。
  當初在任的時候,巴蜀省的常委班子大部分都都已經發生了一些變化,有的已經是升遷外調了,有的是已經退居二線了,如今,還剩下的,就隻有一個老熟人了,原來的常委副省長,現任的巴蜀省長潘建章。
  這是聶係的嫡係心腹,也是聶係如今在巴蜀省內的領頭人。
  在天府機場的迎接。沒有在紅江時候那麼熱情,那麼的有氛圍,畢竟。相互之間。隻是認識。深交不多。郭浩宇在迎接之中,自始至終都保持著比較矜持的態度。沒有過於親熱,也沒有讓聶振邦多說的地方。
  短暫的對話寒暄之後,車隊就直接啟程。聶振邦被安排在了巴蜀省省委小招一號院子這邊。
  剛住下,門外,夏崗就已經走了進來,匯報道:“首長,門外潘省長想和您匯報一下工作。”
  聽到這個。聶振邦卻是站了起來,道:“快請。建章同誌不是外人。快請他進來。”
  聶振邦的這種態度,讓潘建章也很是感動。雖然,每年過年過節,平日也會和聶振邦通話,交流思想,溝通工作。但是,見麵的話,除去兩會期間,這種場合。還是第一次。
  一進門,潘建章就笑著道:“首長。打擾你休息了。”
  聶振邦聽著,卻是笑著道:“建章啊,我說你如今怎麼越來越謹慎了,記得當年,你還是常委副省長的時候。可不是現在這個樣子啊。”
  潘建章笑著道:“首長,人之常情啊。職位越高,這膽子也是越小了,高處不勝寒嘛。這些年,在巴蜀省的工作。很多都不盡人意。我這是向首長道歉來了。”
  聽著潘建章的話語,聶振邦笑了笑,感慨道:“記得當年,紋蜀大地震的時候。我是親自帶隊趕赴的災區,如今,恍然已經是六年的時間過去了。不知道現在災區的老百姓生活如何。”
  說到這,聶振邦卻是緩緩道:“建章啊,這樣,你和浩宇書記商議一下。明天的視察,臨時調整一下。就不去五梁市了。先去紋蜀那邊走一走,看一看,我實在是放不下哪的群眾,放不下那個堰塞湖啊。”
  ……
  聶振邦的要求,巴蜀省這邊自然不會有什麼意見。聶振邦的嘴巴上說得是客氣。是和巴蜀省的班子領導們進行商議,但是,誰都清楚。這是首長的意思。反駁的話,這不是給首長難看麼?
  沒有任何的反對,第二天一大早。車隊就啟程前往紋蜀那邊。在一段高速之後,在常虹市這邊,下了高速,車隊朝紋蜀災區那邊駛去。一路上,看著周圍的景色。綠水青山。一片生機勃勃的場麵。聶振邦的興致也很高。
  路邊上,嶄新的民房,已然看不出災區的樣子了。
  轉身對著身邊的郭浩宇和潘建章道:“浩宇同誌,建章同誌,現在看來,巴蜀的震後重建工作,還是很出色的啊。”
  郭浩宇此時開口道:“首長,感謝中央,感謝各兄弟省市的支援和幫助。沒有上級領導的支持,沒有全國各省市的支持。單純依靠巴蜀的力量做不到現在的成績。”
  聶振邦擺了擺手,緩緩道:“浩宇同誌,事實求是的說。巴蜀省的成績是值得肯定的。記得當年,大地震之後,山河破碎。露出了各種難以磨滅的痕跡和傷疤,現在來看,如今的山上,卻是一片鬱鬱蔥蔥的景致。這無疑證明了巴蜀省省委省政府班子的能力和成績是突出的。”
  接下來在紋蜀縣的視察,聶振邦走訪了一線的百姓,在縣城原址興建的城區安置小區這邊。
  聶振邦親自敲開了每一家、每一戶的大門,對於聶振邦,紋蜀縣的老百姓們,雖然沒有第一時間認出來,但是,很快都想起來了。
  下午,車隊從紋蜀縣離開,將直接繞過常虹市這邊,從達巴市這邊直插五梁市。
  車隊進入到達巴市立山縣境內的時候,突然,前麵卻是擠滿了人群。道路兩側都已經站滿了人民群眾,就在這個時候,在人群的正前方。大量的警車。公務車朝著這邊開了過來。
  看到這一幕,聶振邦的眉頭頓時就皺了起來。目光落在了前麵的橫幅上麵。醒目的一行大字讓聶振邦的臉色有些陰沉:“我們要青山綠水,我們不要經濟發展。”
  這樣的字眼,無疑是刺痛人心的。看著這個,聶振邦的目光轉向了對麵的郭浩宇和潘建章,沉聲道:“浩宇同誌,你們知道是怎麼回事麼?”
  此時,在距離聶振邦的車隊前麵,大約一公左右距離的地方,一台黑色大奧迪上,達巴市市委書記夏明達、市長王遠超坐在車上。
  王遠超的手機響了起來,迅速接通,片刻之後,掛下電話,王遠超的臉色,頓時就難看起來,沉聲道:“明達書記,來不及了,首長的車隊已經提前十分鍾到了這了。事情怕是忙不住了。”
  話音落下,夏明達的臉上也露出了絕望,沉聲道:“吩咐下去,公安、武警、以及當地政府的工作人員,全部都撤走,我們馬上返回市。”
  這時候,車隊已經停了下來,郭浩宇也站了起來,轉身看了一下,也被這場麵給震住了。
  第一個念頭就是,夏明達在搞什麼鬼。這還不是視察你達巴市,竟然就出了這麼大的紕漏。這不是給省委抹黑麼?
  聶振邦已經站了起來,沉聲道:“浩宇同誌,建章同誌,一起下去看看吧。”
  隨著聶振邦下車,巴蜀省省委一二把手,再加上此次隨行的領導,都跟著走了下來。
  看到聶振邦,兩邊的人民群眾已經迎了上來。大聲道:“聶省長,您要給我們做主啊。我們這日子,已經沒有辦法活了。”
  還是之前那熟悉的稱呼,這讓聶振邦有些感慨,這邊,又有人大聲道:“聶總理,你親自來我們這看看吧,這山,這水,已經被河岸兩側的這些個工廠給糟踐得不成樣子了。”
  “老鄉,不要著急,怎麼回事,能仔細說說麼?”聶振邦迎了上去。緩緩開口道。
  這邊,站在聶振邦旁邊,一個年約五十歲左右的老鄉,卻是指著遠處的那些青山。指著遠處蜿蜒流淌的河流,無比痛心道:“聶總理,您看看,縣在上遊兩公左右的地方,搞起了開發區,引進了不少的企業和工廠,這是大好事,當地不少人都進了廠打工,不要再不遠千的外出了。可是,幾年下來,環境是一步步的變差了。因為汙染沒有節製的排放,周圍山上的樹木都毒死了。清澈的河水,如今就是黑水溝,兩邊村子的老百姓都被害苦了。井水都發出惡臭,根本沒有辦法吃。河麵,別說魚了。就是水葫蘆都沒有一個。兩邊的農田,也根本無法種植糧食。長此以往。我們就真沒有活路了。”
  話音落下,聶振邦卻是臉色一沉,看著身後環保總局的局長韓黎陽,道:“韓局長,環境保護,企業環評審批,這都是環保部門的職責,這個事情,總局一定要嚴厲查處一下。”
  說著,對著旁邊的老鄉道:“老鄉,能帶我去看看麼?”
  走了大約公左右的路程,靠近河邊上,一股刺鼻的氣味撲麵而來。此時,再看遠處一片青翠的山巒,頓時,聶振邦就火了起來了。山巒上,實際是光禿禿的,根本沒有多少植被。現在,所顯現出來的這種綠色,完全是塗刷的一層綠漆。這樣一來,在遠處看起來,周圍都還是這種青山綠水的狀況,絕不會想到,隻要走上前一千米,看到的會是截然不同的兩種變化。
  沉吟了一下,唐崢轉身看著郭浩宇和潘建章道:“浩宇同誌,我的意思是,今天現在立山縣住一個晚上。現在,我要馬上見到達巴市的夏明達和王遠超兩位同誌。省麵,針對此事,一定立刻成立工作組,進行全麵的調查,我等著你們的回複。(未完待續。)
  

Snap Time:2018-11-21 12:21:30  ExecTime:0.0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