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世家子》全文閱讀

作者:蔡晉  重生世家子最新章節  重生世家子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世家子最新章節第1236章大結局(13-07-06)      第1235章還是出問題了(13-07-05)      第1234章紅江見聞(13-07-05)     

第1205章年前慰問


    “匪氣?益成同誌。你要記住,你是梁州市市委書記,你代表的是黨和政府。”聶振邦壓抑著怒氣,沉聲說了起來。

    在聶振邦看來,楊益成的魄力膽氣還是不足,擔當也不夠。這都是什麼年代了,還如此的優柔寡斷。匪氣,聽起來,簡直就是天方夜譚。

    隨即,聶振邦轉過頭,對著夏崗道:“小夏,你去跟劉師傅說一下,調頭,從另外的路繞過去。”

    這句話一說完,頓時,楊益成的臉色也變得難看起來,雖然,聶書記沒有說什麼,但是,這句話卻已經足夠表達出聶書記的不滿了。

    沉吟了一下,楊益成和秦巍然對視了一眼,咬牙道:“孫副局長。你馬上傳我的命令。將所有參與截訪的馬家莊村民,全部抓起來,按照治安管理法進行處罰。另外。公安局方麵要加強對馬老三為首的一批不法份子進行立案調查。”

    事情到了這一步,楊益成已經沒有任何的顧慮了,連聶書記都這麼說了,那自己還有什麼好顧忌的。隨即,楊益成就沉聲吩咐起來。

    此刻,在車隊的最前麵,經開區工委書記彭毅華滿頭大汗。截訪!截訪啊。馬家莊的這些人,實在是太可惡了。彭毅華此刻有種掉入了冰窟的感覺。恐怕,自己這經開區工委書記的位子是保不住了。

    “鄉親們,馬家莊的父老們。你們能給我彭毅華留一條活路麼?我捫心自問。在對待你們的問題上,我是行的端、坐的正的。可是,你們一而再,再而三的這麼做。這是要做什麼?”彭毅華大聲怒吼起來,他在做最後的努力,最快的速度解決這個問題,或許,還有一線希望。

    “彭毅華,別在這假惺惺的說這些了。我告訴你。今天,我們一定要見聶書記。憑什麼不把馬家莊納入拆遷範圍,這不公平。我們一定要討個說法。而且。拆遷的價格,我們和聶書記親自去談。”此刻,攔住了車隊,馬家莊的這些人,再次狂妄起來。

    就在這個時候,旁邊,梁州市公安局的孫局長已經走了上來,臉色鐵青。目光落在前方。

    “孫局,這……”彭毅華有些無奈。

    孫局長擺了擺手,沉聲道:“傳我命令。全市警力,立刻支援。將這些非法上訪的人全部都給我帶走。”

    彭毅華愣住了。有些難以置信,聶書記還在後麵,這老孫竟然敢下達這種命令。目光向後看去,此時,車隊後麵,那幾台大金龍商務已經在調頭了。

    同時,孫局長也開口道:“老彭,你放心好了。這個命令是省委聶書記親自下達的。這一次,在馬家莊的事情上,在經開區的征收拆遷上,你老彭可是要揚眉吐氣了。”

    聽到孫局長的話語,彭毅華愣了一下,卻是長籲了一口氣,這一兩個月下來,所承受的壓力,所受到的憋屈,在這一刻徹徹底底的釋放了出來,終於是揚眉吐氣了。

    下午,在梁州市委,聶振邦認真聽取楊益成以及秦巍然的工作匯報。主要的方麵,集中在了汽車城項目上麵。自從汽車城項目正式簽訂之後,這幾個月的時間,累積有上百家和汽車生產相關的企業和梁州市和經開區取得了聯係,或是派遣了專門的人員親赴梁州實地考察。在華汽集團正式動工之後。累積有五十一家企業進駐梁州,簽訂了投資意向合同。這兩個月,梁州市累積引進外資達到了一百六十多億元。這兩個月的投資額,幾乎可以和第一季度以及第二季度想持平。這一個數據,是震撼的,也充分證明了汽車城項目落戶梁州之後所產生的巨大影響和品牌效應。

    下午,在楊益成和秦巍然的陪同之下,聶振邦一行來到了梁州市老幹局,看望慰問了梁州的老同誌,老幹部。在茶話座談會上,聶振邦和顏悅色。親切的和老幹部們交談。並勉勵和鼓勵老同誌們要積極的參與梁州市的建設,起一個監督作用。

    ……

    元月十日,聶振邦上午在古都市省人大禮堂內召開了省人大係統老幹部新春茶話會。然後,在下午前往省委老幹部局。

    元月十一日。聶振邦在省軍分區和軍分區的戰士、武警官兵進行親切的交談。年關臨近。聶振邦也勉勵著所有的戰士。要記得給家打電話。並且,聶振邦請大家代他向所有的戰士以及戰士家屬們問好。祝他們新春快樂,闔家歡樂。

    ……

    時光荏苒,轉瞬即逝。隨著時間的步步推移。距離年節的日子也逐漸的縮短。大年二十六。

    聶振邦在省委常委、古都市市委書記羅秋良的陪同之下,來到了古都市舊城區改造項目這邊。

    如今,整個古都市的舊城區,猶如是一個巨大的工地一樣。在棚戶區這邊,不少地方都已經拆遷了。顯出了一堆瓦礫。道路上也淩亂分布著不少的建築垃圾。

    在聶振邦的旁邊,夏崗小心翼翼的陪同著。以聶振邦的身體素質,夏崗的作法無疑是多此一舉。但是,此刻,要的就是這種態度,這份心意,而不是真的要怎麼樣。

    “秋良同誌,如今,棚戶區這邊,大約還有多少沒有拆遷的?”邊走,聶振邦邊詢問起來。

    羅秋良沒有思考太長的時間。隨即就回答道:“回稟書記,目前,古都市整個棚戶區改造項目啟動以來,曆時三個多月的時間。改造範圍紅線之內。百分之八十的棚戶已經完全的拆除。目前,對所有拆遷戶的安置,我們是采取了現金補償的方式。根據每一家每一戶的人數情況,根據目前古都市市區的房租水平。我們製定了相應的租金補償方案。

    租金也是每月按時按量發放,絕不做任何的拖欠和克扣。足夠保證每戶群眾都能夠租房過渡。至於拆遷群眾具體是投靠親戚還是就近租房。這就不是很清楚了。

    聽著羅秋良的匯報,聶振邦也滿意的點了點頭,羅秋良這個人。能力還是很強的。更為難得的是羅秋良除去能力之外,察言觀色的本事還是很不錯的。

    “秋良啊,這樣很好。能夠充分的考慮到拆遷群眾的實際困難,這也充分的說明,你們的工作還是很細致,很到位的。”聶振邦給予了很高的評價。

    羅秋良此刻也笑了起來,和其他地市的一把手相比,羅秋良顯然要輕鬆許多,笑著道:“書記,您過獎了。”

    “書記,差不多到了,穿過前麵那條巷子。就到地方了。”羅秋良說道。

    “秋良啊,介紹一下,這個侯桂雲家是個什麼樣的情況?”聶振邦接著詢問起來。

    羅秋良點頭道:“書記,侯桂雲這個同誌,是南城區有名的特困低保戶。他原來是南城區縫紉機廠的職工。縫紉機廠破產之後,他就下崗了。後來,因為一次事故,被切掉了雙腳。高位截肢。如今基本喪失了勞動能力。他老婆在頂了兩年之後也跑了。如今,家隻有一雙兒女。生活很困難。”

    “這麼嚴重?孩子讀書的問題,有沒有得到妥善的安排落實。另外,這次棚戶區改造,你們對改造範圍內這些特困的五保的群眾有沒有什麼特別的安排。”聶振邦繼續追問起來。

    “解決了。書記。南城區這邊的學校,接收了這兩個孩子,學雜費。任何費用全免。另外,教師們還自發的組織了獻愛心的活動。這兩個孩子在學校吃飯的問題,都由學校教師們自發負責。”羅秋良匯報起來。

    穿過前麵的巷子,再往前就是侯桂雲的家了。棚戶區之間,一個小單間。看得出來,這些房子,應該都是當年縫紉機廠的單身宿舍房。後來,都分給了個人了。

    一道院門,低矮而昏沉。原來的小院子是沒有了。兩邊搭著亂糟糟的棚子,甚至,都說不上是棚子,有一邊,完全用塑料遮擋了一下。

    走進院子,當地社區的工作人員已經推著侯桂雲出了房門。聶振邦連忙迎了上去。和侯桂雲親切的交談起來。

    聶振邦的思維跳躍幅度很大。剛才還在詳細的詢問侯桂雲的生活狀況,下一句,卻是猛地一下就換到了對改造的看法上麵。

    讓羅秋良欣慰的是,古都市的舊城改造。得到了群眾的一致擁護。侯桂雲這邊。沒有任何的預埋,但是說出來的樸實話語卻都是在體現對改造的一種支持。

    此刻,羅秋良也有些感慨,以往,遇到領導視察這種事情。大家都緊張得很,生怕是出了什麼大問題。生怕是說漏嘴了,讓領導發火。這一次。沒有任何的埋伏。完全是隨興而發。但是,從老百姓的嘴巴,說出來的,都是最真誠的歡迎和支持。此刻,羅秋良已經明白了什麼。實實在在的為老百姓做事。真正的為老百姓做事。自然就能得到老百姓的擁護和歡迎。

    ……

    大年二十八的晚上,七點多的時間。聶振邦就已經趕到了機場,連省委晚上的新春晚宴都推辭了。就是想在大年三十之前趕回京城和家人團聚。(未完待續。請搜索,小說更好更新更快!)

    

Snap Time:2017-11-21 04:51:14  ExecTime:0.0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