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世家子》全文閱讀

作者:蔡晉  重生世家子最新章節  重生世家子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世家子最新章節第1236章大結局(13-07-06)      第1235章還是出問題了(13-07-05)      第1234章紅江見聞(13-07-05)     

第917章接風宴


    重生世家子 第917章 接風宴

    隨著柳勇的話音落下,聶振邦在旁邊也笑著道:“肅州部長,您可是難得來一回的稀客,這一次,說什麼也要吃了飯再走,也讓我們地方上的同誌,表達一下謝意。您放心,絕對是家常便飯,一定是嚴格按照三公標準執行的。”

    聶振邦的話語,讓旁邊柳勇的臉色有了一些扯動。身後,紅江省委一幹常委都有些玩味。

    看樣子,聶書記還真是當仁不讓啊。剛才,在就職演講上,聶書記說了,從現在開始,他就是紅江人,果然,現在就真正把自己當成紅江人了。

    這番話,這麼一說,無形之中,就把主導權攥在了自己手中了,而且,王肅州答應下來,那就是第917章 接風宴給聶書記麵子了。話,一個不大不小的坑給了柳勇,這飯菜的標準,真要是超過了三公標準,屆時,柳勇的麵子恐怕就不好看了。

    柳勇在旁邊也微笑著道:“聶書記說得對,絕對是高標準,嚴要求。”

    王肅州原本就有留下來的心思。這一次,親自護送聶振邦上任,主要的目的,就是要給聶振邦撐場麵,給聶振邦震場子的。這戲要做,自然是要做足全套。虎頭蛇尾的,反而沒有意思。也不能體現他的誠意和情分。

    隨即,點了點頭道:“也好,我對紅江,也是有深厚的感情的,這次,也順便體驗一下,革命老區的優良傳統,感受一下這種濃烈的革命情操。”

    這一次。紅江省的準備很充分,在布局上也很大氣,接風宴,定在了紅江省委賓館。這,是紅江省委機關事務局下屬企業,是省委接待辦直接分管的單位。在紅江在接待上級領導、部委領導以及兄弟省市代表的事情上,省委賓館是當仁不讓的不二之選。

    在省委賓館、鴻鵠廳。 席開二十桌。全省正廳級以第917章 接風宴上幹部,省內退休老領導。以及人大、政協領導共同出席。

    最中間一桌,自然是省委常委一幹領導。另外,老同誌嚴蒼生也出席了宴會。嚴蒼生此人,也算是紅江政壇的一朵奇葩。土生土長的紅江人。從基層幹部一路向上直達省委一把手的位子,同時,也在紅江退休。省麵不少幹部,出自他的門下。這一個經曆,和柳勇很相似。而且,即便是現在,嚴蒼生也很有麵子。

    滿桌子的菜肴,但是,都不是什麼山珍海味,這一點。柳勇還真是沒有半點逾越的地方。而且,場麵也不失隆重。

    酒水方麵,一如既往,采用的是茅台,52度的飛天。中規中矩。畢竟,沒有用什麼十年陳釀,三十年陳釀這種奢侈酒品。

    旁邊,早有服務員幫著倒酒,柳勇舉杯,站了起來。對著王肅州,微笑著道:“肅州部長,我敬您一杯。感謝中央領導對紅江省工作的關心和支持,感謝肅州部長蒞臨紅江,指導工作。”

    柳勇的話語,有些值得推敲,一眾常委,也都是有些玩味,老省長這怕是在試探啊。試探聶書記。

    這麼說,擺明了,這是不給聶振邦麵子,王肅州是來做什麼的?是來送聶書記上任的,你倒好,嘴巴一張一閉,輕描淡寫的,一下就轉變性質了,肅州部長是來指導工作來了。

    王肅州此刻也輕輕的皺了一下眉頭,笑著道:“柳省長,客氣了。一切都是首長高瞻遠矚。紅江的情況,首長也是看在眼的,這不,讓我親自把振邦書記給送來了麼?”

    說著,兩人輕輕的碰一下,柳勇是一飲而盡,而王肅州這邊,卻僅僅是泯了一口。

    王肅州的身份地位,是絕對有這個本錢的,柳勇算什麼。 不過是候補委員的正部,而他卻是入局的正部,這完全是不同的概念。

    另外,王肅州這麼做,卻是實實在在給聶振邦助威喊。這麼一說,也是變相的在提醒紅江省委的這些人。聶書記,不是你們可以隨意拿捏得了的。

    柳勇在王肅州這不大不小碰了一個軟釘子,接下來,接風宴的氣氛就顯得緩和了許多。文寶貴心中一動,隨即站了起來:“肅州部長,聶書記。我敬二位一杯。”

    文寶貴的這一個敬酒,卻是讓其他人都暗自搖頭,文副書記太托大了,敬酒,哪有這麼敬的,一杯酒,敬兩位大領導。首先,這方式就有些不對。敬酒,那也是有規矩的,尤其是敬領導,單獨敬,這才能體現出你的誠意。

    另外,敬酒詞方麵,也有講究,文寶貴這麼幹巴巴的一句話,一看,就是敷衍的性質。

    所有人包括文寶貴的親家紅城市市委書記姚定國都不住的搖頭,老文這一次,怎麼搞的。按理,不應該犯這種低級的錯誤啊。

    可是,讓所有人都沒有想到的是,此刻,王肅州並沒有任何的不滿,反而微笑著道:“振邦書記,看樣子,紅江的同誌,很熱情啊。”

    聶振邦會意的笑了一下,王肅州很給麵子,這個意思,這個舉動很明顯,自己答應喝,王肅州肯定會喝。

    此刻,聶振邦也在考慮起來,自己初來乍到,文寶貴的麵子,肯定不能駁。這不是什麼原則問題,但是,卻很微妙。隨即,笑著道:“寶貴書記,你太客氣了。敬不敬的,就放在一邊。我們碰一杯吧。我也幹了。肅州部長就隨意好了。”

    說著,聶振邦也是一飲而盡,王肅州倒是再次泯了一口,打臉,這也是要有技巧的。不能往死打,適可而止,這才是最好的。同樣是泯一口,這個態度,卻和剛才和柳勇喝的時候完全不同。

    文寶貴此刻很高興,聶振邦的態度,無疑讓他很有麵子,隨即笑著道:“聶書記言重了。這樣,我也幹了。我再陪肅州部長喝一杯。”

    說著,文寶貴一幹而盡,。很是幹脆利落,又給自己倒上了一杯酒,又是一口悶。

    接下來,省委其他的常委也都紛紛敬酒,聶振邦此刻,顯得十分的幹脆,對每一個人的敬酒,都是十分的客氣,一飲而盡。王肅州倒是沒有再喝了。

    以他的地位,能夠給主要的幾位領導麵子,泯一口,這就算是很客氣了,雨露廣灑,並不是最好的方式,必要的矜持,還是要有的。

    一圈酒下來,聶振邦喝了差不多有兩瓶酒的量,這種海量,也讓紅江省委一幹人等都有些吃驚,到了這個層次,其實,喝酒已經不是目的了。基本上,在這個層麵,喝酒也不像地方基層幹部,非得要喝醉喝倒才盡興,這個層麵,敬酒更多的是形勢,是一種態度,真正喝起來,大多都是淺嚐輒止,有這個意思就行。無疑,聶振邦這種豪放態勢,也讓眾人對聶書記有了新的認識,聶書記人雖然年輕,但是,絕不是可以隨便糊弄的主。

    此刻,聶振邦卻是端著酒杯,站了起來,對著嚴蒼生道:“嚴老,我敬您一杯。您是老領導,老同誌。以後,紅江的工作,還需要嚴老多多監督,多多督促。”

    嚴蒼生有些詫異,但也有些吃驚,聶振邦這個小年輕,不簡單啊。做起事情來,麵麵俱到,滴水不漏,話的意思,很尊敬,但是,也有提醒。

    自己,一個老同誌,已經離退休的人了。所要承擔的工作,不就是監督和督促麼?真要是出謀劃策,那就是逾越了。

    嚴蒼生也端起了酒杯,微笑著道:“聶書記。這以後,紅江的工作,可就隻能靠你們了。一代新人勝舊人,這是沒有錯的。你們的視界廣闊。格局高遠、能力、學識,都不是我們這些老一輩的可以比擬的。以後,我老頭子,就在旁邊,幫著搖旗喊一下。,人老了。身體不怎麼允許,我泯一下,聶書記沒有意見吧。”

    聶振邦點了點頭,嚴蒼生說了一大堆,並沒有什麼實質的東西,所說的,也都是浮在表麵上。但是,聶振邦並不著急,紅江的工作,自己是早有準備的,也沒有指望這一天兩天就理順了。

    隨即,微笑著道:“當然,嚴老請隨意。”

    一頓飯下來,並沒有吃太長的時間。下午,畢竟還有工作,大約一點多的時候,接風宴就散場了。

    就在省委賓館門口,聶振邦率領紅江省委一幹領導,為王肅州送行之後,柳勇卻是轉頭道:“聶書記,我還有些工作需要去處理,我就先走了。”

    隨著柳勇一走,其他的常委,也都紛紛離開,此刻,在聶振邦的身後,隻剩下了省委秘書長許紅專一個人了。

    身為省委秘書長,許紅專的工作,就是為領導服務,別人可以躲,但是,他卻是不行,而且,這個職務,很大的因素還得看領導是否滿意,一旦領導不滿意,許紅專的位子就不會穩定。

    “書記,您的房子,暫時幫您安頓在省委小招這邊,您看,我們是不是過去看一下?”許紅專很是恭謙,在言語分寸上,在神態舉止上,拿捏得十分到位,基本上,沒有讓聶振邦不滿的地方。RQ

Snap Time:2017-11-21 04:49:46  ExecTime:0.0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