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世家子》全文閱讀

作者:蔡晉  重生世家子最新章節  重生世家子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世家子最新章節第1236章大結局(13-07-06)      第1235章還是出問題了(13-07-05)      第1234章紅江見聞(13-07-05)     

第782章立軍令狀


    重生世家子 第782章 立軍令狀

    常虹市的許愛國?還有其他地市的領導?

    聶振邦聽著李居朋的匯報,念叨了一句,隨即,眉頭一沉,點頭道:“好,讓他們一起進來。我倒要看看,這些人準備搞什麼蛾子。”

    說著,聶振邦對旁邊的呂成棟道:“成棟市長,回去之後,按照之前的思路,認證的縷一一下。我相信,天府市絕對不是問題的。”

    呂成棟也明白,話說到這個程度,基本上,今天就是到此為止了,這是一個官場的慣例。

    點了點頭,隨即道:“是,省長,我就先回去了。”

    走出聶振邦的房間,門外,長條形的沙發上,常虹市的許愛國、黃振求以及興州市的市委書記李雲鶴、市長胡寶光四人坐在沙發上,神色顯得有些尷尬。

    此刻,這種情況,就屬於撞上了。一般情況之下,有經驗的領導幹部們,是不會做這種事情的。

    看到呂成棟從麵走了出來,四人都站了起來,固然,四人都是地廳級的幹部,是一二把手,可是,在呂成棟的麵前。四人都不敢托大。

    不等呂成棟說話,旁邊,興州市市委書記李雲鶴就笑著道:“呂老哥在麵啊。”

    說著,李雲鶴上前一步,低聲道:“呂老哥,老板現在的心情如何?”

    呂成棟心中笑了一下,還想著從自己這打探消息來了。要說是特別好的關係,呂成棟倒是會透露一下。可是,相互之間。也不過是點頭之交。因為工作關係,省開會。相互之間見過幾次。都是相差無幾的領導層次,有過幾次交往而已。可是,要讓自己介紹。呂成棟是絕對不會說的。(百度搜索 更新最最穩定,給力)

    俗話說得好,言多必失。古代都說,伴君如伴虎。剛才,省長和自己固然是聊得不錯。可是,接下來的事情。又有誰能說得清楚。萬一,領導從高興變成不高興,或者,由不高興變成高興。自己反而有枉做小人的感覺。

    頓了一下,呂成棟也笑著道:“雲鶴老弟,這個還真不好說。不過。我之前匯報的時候。老板的態度倒是很不錯。老板在等你們。不要耽擱了,先進去吧。”

    在這兩撥人的接見上,聶振邦采取了一同接見的方式,這也是有過深思熟慮的。既然雙方是一起過來的,可以斷定,雙方要匯報的,都是能夠公開到台麵上來說的事情。如果,真是見不得人的事情。這些人,不會這個樣子。

    沒有了顧忌,聶振邦這麼做,自然是理所當然了。等李居朋給四人都倒上了一杯熱茶之後。聶振邦的目光一掃,最終,停留在許愛國的身上。開口道:“興州市的兩位大佬和常虹市的大佬聯袂來訪。有什麼事情麼?”

    聶振邦話有話,卻是直接隱射出了自己對許愛國的不滿。這一句話也讓四人都愣了一下。李雲鶴和胡寶光都是有些了然。目光也望向了旁邊的許愛國。黃振求此刻卻是一副欣喜的樣子。

    省長的這一個態度,完全超過了黃振求的預期。一般來說。不管如何,作為省領導。該拿捏講究的時候。還是要拿捏講究一下的。這麼明顯的表達出不滿。這已經很震撼了。

    聽到這句話,許愛國的神態也顯得有些尷尬。沉默了一下,隨即開口道:“省長,首先,我向組織上,向您請求批評。在常虹市的工作上。工作的方式,有些激進。沒有充分的考慮到基層同誌的感受,傷害了基層幹部的工作熱情。我先做檢討。請領導批評。”

    這番話,許愛國說的是十分的順溜,低眉順眼,看起來,似乎並沒有任何的不舒服。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那種自請處分、誠惶誠恐的態度也盡情的表現了出來。

    這一幕,卻是讓聶振邦的眉頭皺了起來,老許家的這個旁係,不簡單啊。越是這樣,才越是不正常。作為老許家重點培養的旁係。許愛國沒有一點傲氣。沒有一點囂張。這是不可能的。

    自己是京城背景出身,這一點,聶振邦深有體會。當年,在西北,自己不過是一個縣處級幹部,就敢跟地廳級的國稅局局長對著幹。就敢跟省部級的自治區主席對著幹。這充分說明了這一點。

    而且,許愛國上任伊始。就大刀闊斧,開展工作。也切切實實證明了這一點。現在,突然一下子這麼大的轉變。仿若變成了一個委屈小媳婦,這很不正常。常虹市的事情,說正確,也正確,說亂搞,也亂搞。原本就是仁者見仁智者見智的事情,隻不過。許愛國這一手,大大的震懾了常虹市乃至是全省基層幹部的敏感神經,這才遭到了抵製。可是,許愛國要是硬抓著不放。還真沒有什麼好的對策。

    看現在這個樣子,許愛國已經是知道省管縣製度改革的事情了。知道再做下去已經毫無意義了。

    越是現在這種態度,聶振邦越是警惕。民間有句俗話說得好,會咬人的狗不叫。許愛國就是如此。

    要是許愛國一臉不忿。那還好說,不過是一個沒有多少城府的人而已,現在這樣,就不得不讓人警惕了。

    考慮了一下,聶振邦也揮手道:“自責的話,就不必說了。常虹市的事情,能夠到此為止,懸崖勒馬。還是值得慶賀的。知錯能改善莫大焉。身為領導,尤其是黨委班子一把手。就更應該注意。書記管人。市長管事。作為一把手,想要開展工作的迫切心情,可以理解,但是要注意方式方法,不能以打擊基層幹部的積極性為代價。這是一個深刻的教訓,有這個態度,就成了。”

    說著,聶振邦不再看許愛國了。轉頭看著旁邊三人,微笑著道:“振求市長,你們常虹市,又出了什麼事情麼?”

    話點到即止就行了,今天,特意把兩個地市的領導聚集在一起接見,這也是刻意為之的,剛才這一番話,雖然沒有什麼語氣過重的地方,但是,責備的意思,不滿的意思,已經表達得很清晰了,相信,今天過後,全省各個地州市的幹部,心中都會有一個底。許愛國以後在巴蜀的日子,不見得會好過。

    現在,自己對黃振求的態度,更是有一個本質的區別,這麼一來,也算是給黃振求壓場了。

    聽著聶振邦的話語,黃振求麵露欣喜,點頭道:“省長,這次過來,主要想就我們市舊城區改造的方案,想向您匯報一下。”

    一聽到這,聶振邦的眉頭頓時就擰了。這個事情,透露出怪異啊。之前,呂成棟才匯報過棚戶區改造,緊接著,常虹市又是來匯報舊城區改造。看著旁邊興州市的這兩位,一副驚訝的模樣。聶振邦心中一動。看著李雲鶴和胡寶光道:“雲鶴書記、寶光市長,你們興州市,該不會也是這個事情吧。”

    聽到省長的詢問。李雲鶴和胡寶光相互對視了一眼,最終,胡寶光作為代表,硬著頭皮道:“省長,您神機妙算。我和李書記過來,的確也是為了這個事情來的。”

    看著聶振邦沉思的樣子,胡寶光繼續道:“省長,這一次,大江三峽工程的完工蓄水。我們興州市,興江區部分城區將淹沒在河道之中。現有城區麵積,也主要是以舊城區為主。在興江區整體搬遷的同時。李書記以及市委全體班子成員就在考慮。是不是可以借此機會。對興州市城區進行新城建設和舊城改造工作。”

    這是偶然巧合還是故意為之?聶振邦心中在沉思起來,天府市,基本上可以排除在外。一方麵,天府市現在的定位選擇,棚戶區的確是製約了天府市的發展。可是,常虹市和興州市,會不會是趁此機會起哄?聶振邦也不好下這個判斷。

    舊城改造,需要的是資金,光是一個天府市,就讓省要背負三十四億的資金壓力,再加上這兩個城市,不管多了。二十億是需要的。可是,省財政的錢,如今是一分錢恨不得掰開成兩分錢用。巴蜀省基礎設施建設的龐大投資,都壓在了省政府的肩膀上,這資金要是這麼分下去。其他地州市有樣學樣。紛紛上來要資金,那自己這個省長就別當了。

    如果隻是巧合,那也就罷了。如果是故意為之,那麼,這個口子一鬆,那自己的麻煩就大了。之後,肯定還會有後手。

    三年計劃,這是通過巴蜀新聞聯播,向全省的幹部群眾承諾過的,真要是沒能實現,自己的威信何在?自己的臉麵何在?

    想到這,聶振邦沉默了一下,看著四人都是一副低頭聽訓的姿態。一咬牙,沉聲道:“舊城改造,這是好事,有詳細的計劃,省的態度,自然是支持的,可是,要想獲得省的支持,你們四個,都必須要給我搞出一份詳細的規劃方案出來。這份方案,要包括基礎設施投入、商業定位以及招商引資和古文物古建築、古樹的保護等方麵。有了預算之後,你們自己來簽下軍令狀。誰要是做不好,誰就主動讓賢!”

Snap Time:2017-11-21 04:52:23  ExecTime:0.0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