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拖走腹黑丞相》全文閱讀

作者:戒色大師  拖走腹黑丞相最新章節  拖走腹黑丞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拖走腹黑丞相最新章節穿越前輩(13-08-10)      袖子斷啦(13-08-10)      收買人心(13-08-10)     

284洞房花燭(終章)


    父子倆並肩徐行,樓易之神色平靜,“皇上金口玉言,日子既已定下,難道還能改?”

    樓天遠沉默,過了會兒,又問道:“父親,天籟和老白的婚事,什麼時候定下的?我怎麼不知道?”

    樓易之淡淡道:“皇後娘娘著急,說師白年紀大了,越早成婚越好。”

    樓天遠眉頭緊蹙,“皇後娘娘不過催兩句,父親便就這樣同意了?”

    側頭瞧著樓天遠,樓易之微微一笑,反問道:“天籟與師白的婚事,隻是遲早的問題,為父這些日子,被娘娘追問得煩了,於是同意了,有何不可?”

    不敢看樓易之的深邃眼睛,樓天遠垂眸望著腳尖,嘀咕道:“老白年紀的確是大了,可是妹妹年紀還小。”

    樓易之搖了搖頭,歎道:“沒出息。”

    樓天遠愣,“父親?”

    樓易之喃喃道:“我怎麼會生出這麼個沒用的兒子?”

    樓天遠失落的道:“妹妹喜歡的人是老白,縱然我與妹妹說清楚了,也隻會讓妹妹煩擾。”

    樓易之笑道:“所以為父覺得,師白比你靠譜,把天籟交給他,為父放心。”

    樓天遠握拳炸毛,“父親!您兒子正傷心呢,您非要這樣打擊?”

    樓易之雪上加霜道:“你活該。”

    百官之中,酈師白和梁上塵宛如鶴立雞群,樓天遠抬頭四下一瞧,很便發現了目標。樓天遠跑到二人跟前,扶著梁上塵的肩膀,滿臉的受傷神情。樓天遠咬著嘴唇正欲張口,控訴樓易之的惡劣,卻聽梁上塵冷冰冰的道:“被老樓大人嫌棄了吧?”

    樓天遠:“我……”

    子並神平後。酈師白寬慰道:“其實樓郎不必介懷,老樓大人刀子嘴豆腐心,隻是表麵嫌棄而已……”

    樓天遠:“……”嚓,他這是來找安慰呢?還是來找刺激的?

    ================

    九月二十二,天氣晴朗,秋高氣爽。

    三口居張燈結彩,處處洋溢著喜氣,尤其是天籟園內,歡聲笑語不斷。

    樓天籟梳妝打扮好了,正與姐妹們說話,忽然湧進來一群人,應和著響亮的爆竹聲,慌不迭地的催促道:“,哎呀,樓姑娘,迎親的人來啦!”

    樓府的某位嬸娘道:“咱們九姑娘當真好福氣,酈相爺親自來迎的親!”

    以酈師白的身份地位,成親時,大可不必親自來迎。今兒酈師白既然親自前來,足可說明,他對樓天籟的重視,以及對樓易之的尊重。

    樓天籟不以為然的撇撇嘴,丞相又怎麼的?丞相很了不起嗎?酈師白是新郎,今兒他們大婚,倘若酈師白不肯親自來迎親,哼哼,她才不要跟酈師白結婚呢。

    外麵爆竹響亮,鑼鼓齊鳴,喧嘩之聲大作,屋子的說話聲,統統被淹沒掉,一句也聽不清了。

    這時,器宇軒昂神采奕奕的樓天遠,被眾堂兄弟簇擁著進了屋。

    樓天遠滿麵笑容,來到樓天籟跟前,轉身蹲下,樓天籟咬唇傻笑,趴在樓天遠的背上,由樓天遠背出門。

    嬸娘姑婆們緊隨其後,在樓家兄妹踏出門,紛紛擁了上去,正欲嚎啕大哭,以顯示難舍之情,唐小婉和聞人白雪卻跳了出來,將她們攔在了三口居麵。

    三口居外,人山人海水泄不通,樓天籟出門的那一瞬,不由得傻眼了。

    好多人!

    比唐小婉進宮當日的人還要多!

    “天籟。”

    熟悉的聲音傳入耳中,樓天籟扭頭望去,不禁呆了呆。

    今日的酈師白,與平素大不相同,紅衣蟒袍意氣風發,愈發的俊美奪目。酈師白麵上笑容淋漓酣暢,再不似從前那般溫和清淡,眼角眉梢的歡愉之色,更昭顯了酈師白的好心情。

    樓天籟被塞進了花轎,樓易之未免女兒辛苦,省去了繁文縟節,與樓易之父子道別後,迎親隊伍便開始返回。

    迎親隊伍並未直接去相府,而是繞道在街道上遊蕩。

    好在是個八抬大轎,有足夠的空間,樓天籟四仰八叉倒在頭,倒也不怎麼累,隻是爆竹聲太響了,樓天籟覺得腦袋疼。

    搖啊搖,晃啊晃,樓天籟倦了,打了個哈欠。

    大概在街上遊蕩了一個多時辰,總算抵達了相府。

    酈師白在群眾的起哄聲中,準備去抱樓天籟下花轎。

    不料,當轎簾被挑開後,眾人卻瞧見,新娘子躺在麵,似乎是睡著了。

    圍觀群眾哄然大笑,酈師白不以為杵,上前喚醒了樓天籟。

    “唔,丞相伯伯。”樓天籟迷迷糊糊睜開眼,瞧著近在咫尺的俊眼,暫時忘記了今夕何夕。

    酈師白寵溺的道:“天籟很困嗎,再堅持一會兒,好不好?”

    樓天籟揉了揉眼睛,“嗯?”

    將小家夥抱了起來,酈師白低聲說道:“拜完堂,天籟再繼續睡覺。”

    看到相府周圍密不透風的人群,樓天籟這才恍惚記起,今天是她和酈師白大婚的日子,不由大窘,忙把頭埋入酈師白懷。

    傅明朗江秀江錦幾個,在酈師白的授意下,將欲起哄的賓客攔下,請到前廳喝喜酒,酈師白則抱著樓天籟,回到房間休息。

    酈師白將樓天籟放到床邊坐下,輕輕的揉了揉樓天籟的腦袋,“天籟累了嗎?”

    “不累,花轎太悶了我才睡著的。”樓天籟訕訕的笑了笑,扯了扯酈師白的衣袖,不好意思的道:“丞相伯伯,我剛才是不是很丟人啊?”

    酈師白柔聲道:“沒有,大家都覺得新娘子很可愛。”

    樓天籟抿嘴笑道:“嘿嘿,那就好。”

    “我得出去招呼賓客,天籟先休息。”

    “嗯。”

    酈師白離開後,樓天籟百無聊賴,仰頭躺在床上,盯著帳頂發呆。

    千景送來兩盤糕點一碗燕窩粥,白芷拿進來放在桌上,樓天籟一聽有東西吃,立馬精神了,拎著裙擺就奔到了桌邊。

    “唔,以前沒吃過,應該是廚房新做的糕點,嘻嘻,還是丞相伯伯最疼我。”

    “是啊是啊,小姐嫁了個好夫君,今後隻管享福吧。”

    忽然想到了樓易之,樓天籟抑鬱的道:“白芷姐姐,我出嫁了,你說,美人爹現在會不會正在家抹眼淚?”

    白芷撲哧一笑,篤定的道:“傷感再所難免,抹眼淚嘛,先生絕對不會。”

    “真的麼?”

    “當然。”

    “喔,那我放心啦。”

    吉時到,樓天籟蓋上了蓋頭,被喜娘牽到大廳,與酈師白拜了堂。

    新人入洞房後,因為酈師白還要應付賓客,所以偌大的喜房,又隻剩下樓天籟一個。

    據千元說,微生宗睿和微生宗純帶頭大鬧,纏著灌酈師白喝酒,樓天籟估摸著,一時半會兒的,酈師白是脫不了身了,於是先洗漱上床睡覺。

    嗚嗚嗚,好淒涼,洞房花燭夜,她卻隻能孤零零睡覺。

    微生宗睿,微生宗睿,藍花參,梁上塵……

    嗯,這些名字,她記住了。

    敢耽擱她洞房的人,哼,都不會有好下場的!

    樓天籟睡了一覺醒來時,已經是三更半夜了,感受到酈師白的溫熱氣息,樓天籟這才猛然想起,今天是她夢寐以求的,她與酈師白的洞房之夜。

    “丞相伯伯!”樓天籟一下子清醒了,撅著屁股趴在酈師白懷。

    樓天籟一動,酈師白就醒了,“嗯?”

    “現在什麼時候了?”

    “醜時吧。”

    “你回來多久了?”

    “很久了,怎麼啦?”

    “今晚是咱們的洞房花燭夜。”

    “嗯,我知道,可是,天籟不困嗎?”

    樓天籟直接撲倒,吻住酈師白的唇,樓天籟用行動告訴酈師白,她現在精神得很,一點也不困。

    “天籟……”

    “咱們已經拜過天地,這回丞相伯伯,可不能再拒絕我了!”

    倆人胸膛貼著胸膛,足以聽得清彼此躍然的心跳,樓天籟眯著眼睛,笑得像隻小狐狸,雙手捧起酈師白的臉龐,故作柔媚的嬌嗔道:“丞相伯伯,哼唔,來嘛,來嘛,主動一點嘛。”

    洗漱幹淨的樓天籟,勉強算得上是溫香軟玉,新婚之夜如此引誘,酈師白口幹舌燥,有點把持不住了,張嘴含住了她的嬌唇,輾轉吮|吸。

    樓天籟興奮歡呼,丞相伯伯終於反|攻了,再不是一塊木頭咯!樓天籟乘勝追擊,撕開酈師白的衣物,小手在酈師白身上亂摸,脖頸、肩膀、胸膛、小腹……一路向下……

    關鍵時刻,酈師白停了下來,樓天籟不滿喝道:“丞相伯伯!”

    “天籟,真的要嗎?”握住樓天籟的雙肩,酈師白眼神深沉迷離,壓抑著的呼吸,看似平穩,實則紊亂不堪。

    跨坐在酈師白身上,樓天籟道:“我要!我要!我要!”

    酈師白舒了一口氣,擁著樓天籟的雙臂,越箍越緊,驀地翻身,將樓天籟壓在下麵,開始了令人窒息的掠奪。

    “天籟,很疼的,忍著點兒。”

    “嗯啊,啊”

    酈師白止住了動作,溫柔親吻樓天籟的唇,直到樓天籟放鬆,才開始了新一輪進攻。

    “還疼麼?”

    “不疼了,脹脹的。”

    洞房進行得很順利,丞相大人很享受。1 v。

    直到,身下的人兒打了個哈欠,丞相大人眉頭微蹙,“天籟?”

    什麼情況?這種時候,她居然困了?

    樓天籟哼唧道:“丞相伯伯,我想吃臭豆腐。”

    “啊?”丞相大人一個沒繃住,差點陣亡。

    樓天籟仰起頭,望著酈師白的眼睛,格外認真的道:“丞相伯伯,我想吃紅燒肉。”

    丞相大人閉上眼,捏緊了拳頭。

    樓天籟肚子咕咕叫,委實忍不住了,推了推身上的酈師白,撒嬌央求道:“丞相伯伯,我餓。”

    此刻,丞相大人已能預料到,從今往後,他命運的坎坷……

    

Snap Time:2018-07-20 17:01:06  ExecTime:0.2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