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拖走腹黑丞相》全文閱讀

作者:戒色大師  拖走腹黑丞相最新章節  拖走腹黑丞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拖走腹黑丞相最新章節穿越前輩(13-08-10)      袖子斷啦(13-08-10)      收買人心(13-08-10)     

277猥瑣和尚(結局12)


    九品文學歡迎您的光臨,任何搜索引擎搜索“九品文學”即可速進入本站,本站永久無彈窗免費提供精品小說閱讀和txt格式下載服務!

樓天遠所中之毒,十分怪異,不知是什麼名堂。:

    聞人白雪壓抑沙啞的哭泣,傷心絕望的呼喚,樓天遠都能夠聽見。

    不光入耳之聲一清二楚,就連聞人白雪擁抱著他時,那溫軟的觸感,樓天遠都能真切感受到。

    眼不能睜,口不能言,無法動彈,看起來像是昏迷了,然而,樓天遠意識清明,神誌敏銳,對於周遭的一切,感之甚深。

    聞人白雪素來堅韌,從未在他麵前哭過,今日是第一次,而且是因為他而痛哭。

    哭得那樣傷心,那樣悲徹,那樣的絕望,那樣的無助。樓天遠的心為之震動,難過地不得了,多想張嘴告訴她,他尚還安好,可終究無能為力。

    估計外麵的刺客還沒有離開,聞人白雪躡手躡腳走到洞口去,沒多大會兒便又折返回來,驀地胸口一陣悶痛,是聞人白雪昏倒在他懷!

    她久病纏綿,這才剛好了一點,便受到驚嚇和刺激,剛又掉入冷水中,此時此刻,想必已身心交瘁,難以支撐了。

    樓天遠身軀沉重,像是被千鈞巨石壓覆,無論他如何努力,終也不能動彈,甚至連扇動眼睫,彈彈手指的力氣,都使不上來。

    巨大的無力感席卷奔至,樓天遠心中悲哀沉痛,越發擔憂起聞人白雪來,至於他自己的安危,一時間卻不顧上了。

    公主,您怎麼樣了?

    公主,您醒醒啊,現在不能睡!

    公主,您可千萬不能有恙啊!

    公主,您究竟如何了?

    公主啊!

    樓天遠此時唯一能做的,便是在心底默默祈禱,希望聞人白雪能夠平安。

    時間一點一點悄然流逝,聞人白雪始終昏迷不醒。無法得知聞人白雪現下的情形,樓天遠心急難耐苦苦煎熬,就在他差點崩潰的時候,手指忽然能夠勉強動彈了。樓天遠喜出望外,拚盡所有力氣,就在血管即將爆裂之時,終於,睜開了眼睛,旋即隻覺身上一輕,樓天遠鬆了口氣,扶著聞人白雪的肩膀,緩緩地坐了起來,啞聲輕喚道:“公主。”

    天所異知軟。聞人白雪渾身滾燙,仿佛被丟到鍋煮過似的,樓天遠心下大驚,輕晃著聞人白雪的身子,連續喚了好幾聲,“公主,公主?公主!”

    遲疑片刻,將聞人白雪放在地上躺好,樓天遠來到洞口撥開雜草,凝神探知外麵的情形。

    夜幕降臨,四下一片漆黑,穀底靜悄悄的,偶爾有蛇蟲鼠蟻竄動,傳出之聲。

    被體內之毒折磨得,四肢酸軟疲乏虛弱,神誌倒不如昏迷時清明,在這山洞的四周,究竟有沒有刺客潛伏,樓天遠竟也不敢斷定了。

    “公主燒得這般厲害,再拖下去恐怕不妙。”樓天遠暗自做了決定,輕手輕腳回到山腹中,將聞人白雪背了起來,小心翼翼的走了出去。

    樹木茂盛,野草叢生,樓天遠背著聞人白雪,選定方向謹慎前行。

    樓天遠現在的身體情況,委實十分糟糕,才走了不過一段,便氣喘籲籲地,有性不消了。樓天遠不得不停下來,靠著大樹稍作休息。忽然聽見有異響,樓天遠心中一凜,連忙屏住呼吸,抖直耳朵。

    低沉冷漠的聲音,順著風向傳來。

    “老大,穀底已經被咱們翻了個遍,可就是不見他們的蹤影!老大您說,這穀底是不是有什麼秘密小道,他們趕在咱們下來之前逃了?”

    “不可能!樓天遠身中劇毒動彈不得,就憑聞人白雪一個弱質女流,手無縛雞之力,怎麼可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背著樓天遠從穀底逃出生天?”

    “他們有沒有可能是被人救走的?否則豈會生不見人死不見屍?”

    “依我看,他們掉入河中,被水流衝走了。”

    “河中水流並不湍急,被衝走的可能性,不大。”

    “聞人白雪一介弱質女流,雖然背不動樓天遠,但卻可以從河中,借助水流的力量,帶著樓天遠逃生。”

    “對,有這個可能!”

    “老大,咱們隻顧著在穀底尋找,卻獨獨忘了那片崖壁。聞人白雪和樓天遠,也許並未掉下來,而是掛在崖壁上的某處,被咱們忽略了。”

    “言之有理!”

    “事不宜遲,你我各帶一隊人,分別去對麵崖壁上,以及河流下遊搜查。”

    “是!”

    直到刺客們紛紛離開,樹林恢複寂靜,樓天遠方稍稍安心,僥幸的舒了口氣。這片樹林肯定已被搜查過,刺客們既鎖定了崖壁和河流下遊,暫時應該不會再度折返。

    調整了一下聞人白雪的姿勢,讓她更穩當的趴在他的後背上,樓天遠深吸一口氣,繼續朝著他所知道的,那個秘密小道的方向奔去。

    “呃啊”

    昏迷中的聞人白雪,忽然難受地申銀了一聲。

    宛若焦雷在樓天遠耳邊炸響。

    樓天遠又驚又喜,放緩了腳步,低低喚道:“公主。”1 v。

    過了好半晌,背上的嬌軀顫了顫,聞人白雪似乎醒轉了,樓九品文學歡迎您的光臨,任何搜索引擎搜索“九品文學”即可速進入本站,本站永久無彈窗免費提供精品小說閱讀和txt格式下載服務!

天遠欣喜的感覺到,軟趴趴擱在肩頭的腦袋,也開始緩緩的挪動了。

    樓天遠激動顫聲問道:“公主,你醒了嗎?”

    良久,才聽到聞人白雪那沙啞的,氣若遊絲的話音,“小、樓、大人。”

    “太好了!公主你總算醒啦!”樓天遠喜難自勝,將聞人白雪放置於草地上,自個兒也趁機喘息。

    聞人白雪如同置身於火爐之中,熊熊烈焰燒得她睜不開眼,迷迷糊糊問道:“小樓大人,你、你沒事了?”

    “我沒事,我沒事!”狂喜之情難以言表,樓天遠生平以來,從未如此感激過,“公主,公主您再堅持堅持,咱們馬上就能脫險了!”

    他所中的毒甚為奇怪,不是見血封喉的劇毒,也不像致命毒物,倒似是慢性毒|藥,或許對方是想要活捉公主,以做要挾之用,是以才留了這麼一手。

    聞人白言力應道:“好。”

    ===========

    睡得最為香之際,被生生搖醒,樓天籟不悅皺眉,往被子下縮了縮,不耐煩道:“幹嘛?!”

    白芷麵帶笑容,心平氣和地道:“有個小和尚要求見先生,自稱是戒色大師的徒弟,說是公主和公子爺被人追殺,身負重傷逃到相國寺了。”

    聞聽此言,樓天籟瞬間清醒,豁然睜開眼睛,“什麼?哥哥和公主逃到相國寺了?”

    白芷嫣然道:“小姐您沒有聽錯。”

    按照事先精心部署好的計劃,哥哥和公主此時應該還在狐池穀底,甚至在未來兩天的時間內,哥哥和公主都應該在穀底。

    兩天之後再由那些喬裝成刺客的影衛們,將早已千瘡百孔的哥哥和公主生擒,囚禁在一處荒郊野外之地,讓哥哥和公主朝夕相處些時日。

    有過這樣一段同生共死,相依為命的經曆,樓天籟就不相信,哥哥對公主的心意,還會不徹底變質?

    情況不對啊,現在是什麼時候,他們怎會逃到相國寺?難道她一覺睡了七八天?

    隨小和尚趕到相國寺,在一處環境清幽的院落,樓天籟終於親眼見到了,傳說中那不靠譜的戒色大師。

    戒色大師年紀一大把,須發皆白,整個人胖得像個球,圓臉上全是肉,長得倒還算端正,隻是那雙眼睛,閃爍著猥瑣光芒,無論怎麼看,都不像是出家人。

    在《悶騷王爺賴上門》一書中,悟非小和尚胖乎乎的,極為可愛惹人捧腹,怎地年老後竟是這副德行?想起此書的著作者,乃是戒色本人,樓天籟便什麼都明白了。

    戒色大師坦然站在庭院中,任由樓天籟上下打量,良久,方眯起那雙猥瑣的眼,和藹可親的喚道:“樓姑娘?”

    畢竟是曾經與君非妾親近過的人,很想問問有關於君非妾的生平,可旋即又想到,戒色和尚已將所有他了解的,都寫在那本名著上了,估計再問的話,也不會有什麼新鮮的東西。到底是與君非妾穿越的時間錯過了,樓天籟惋惜了歎了一聲,揚起嬌俏笑臉,望著戒色和尚問道:“大師,公主和哥哥怎麼樣了?”

    “公主與小樓大人皆安好,樓姑娘盡管放心就是,二人被安置在西邊廂房,樓姑娘請隨貧僧來。”戒色大師親自給她領路,邊走邊說道:“悟能師兄給他們瞧過,公主的情形,隻是表麵看起來凶險,其實沒什麼大礙,至於小樓大人……”

    樓天籟眼珠子轉了轉,忽然條上前去,一把抱住戒色的胳膊,“大師!”

    戒色和尚愣了住,“樓姑娘?”

    樓天籟滿臉的誠懇殷切,“大師,我想請你幫個忙!”

    戒色和尚沉吟道:“樓姑娘請說。”

    樓天籟想了想,問道:“呃,我哥哥和公主的事情,大師可曾聽聞過?”

    戒色和尚頗有高僧風範,慈祥點頭,“小樓大人與白雪公主互相傾心,隻是不知因為什麼緣故,倆人到現在還未結成連理。”

    “對!就是這樣,至於他們為何始終不能結為連理,其中緣由一時半會兒也說不清楚,等到哪日得空我再將詳情告知。”拉住戒色和尚寬大的僧袍,樓天籟懇切央求,“在這之前,大師能不能幫我個忙?”

    -  ,

    

Snap Time:2018-07-20 17:02:59  ExecTime:0.1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