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主宰》全文閱讀

作者:天蠶土豆  大主宰最新章節  大主宰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大主宰最新章節第一千五百五十一章邪神隕落(大結局)(18-01-28)      第一千五百五十章生靈之力(18-01-28)      第一千五百四十九章最後一戰(18-01-28)     

第一千兩百三十七章鬼大師


    正如牧塵所料,當那三個家夥從他這逃了之後的一日中,他的名氣,便是在這上位地至尊戰場中傳開了,牧塵都不知道這些明明應該互相戒備的家夥們,究竟是怎麼交流這些情報的...

    不過,這樣一來,也是給牧塵帶來了一些麻煩,因為他發現,如今當他在布置出靈陣,繼續守株待兔時,就算會有著上位地至尊出現,可一旦當他們在見到牧塵周圍的靈陣時,在經過一些猶豫掙紮後,無一不是選擇了退走。

    以往的他們,或許還會因為牧塵的下位地至尊實力有所輕視,可如今,誰都知道,牧塵是一位中階靈陣宗師,這種程度的靈陣,足以威脅上位地至尊。

    在大千世界中,不要輕易與一位準備周全的靈陣師打陣地戰,這基本上是一個常識。

    所以,隻要不是太蠢的家夥,基本都不想進入牧塵周圍萬丈範圍。

    靈陣宗師身份的暴露,無疑是給牧塵添加了巨大的威懾力,但這對於現在的牧塵來說,卻並不是什麼好消息。

    因為他想要奪取戰印,就必須打敗其他的競爭對手,但眼下這些家夥個個都是狡詐如狐,根本不進入靈陣的範圍,這也就讓得牧塵一時間有點無奈。

    當然,他的底牌自然不隻是靈陣,但若不是一個底牌的力量已經不足以應付對手時,他並不打算主動掀開自己的另外底牌,因為有時候,出其不意,也是一種優勢。

    所以,在接下來的整整兩日的時間中,牧塵竟然一顆戰印都是未曾到手,當然了,中間倒的確是有過一位上位地至尊來闖陣,不過這一次,牧塵卻並沒有將他攔截住,因為來人太過的滑溜,並且身懷一種能夠洞穿空間逃遁的聖物,他一見到情況稍微有些不妙,便是瞬間逃遁,連牧塵一時間都是無法攔截,隻能眼睜睜的瞧得即將落手的獵物瞬間無影無蹤。

    在經過這一戰後,牧塵的名氣再度提升,導致接下來沒有一個人再敢來挑釁,即便有時候有著上位地至尊經過牧塵所在的區域,都隻是遠遠的看一眼就立即離開。

    於是,牧塵就隻能看著靈陣前的空曠,一陣歎息。

    不過,對這種情況,牧塵雖然無奈,但卻並不著急,因為他知道,伴隨著戰場中的殘酷爭鬥,越來越多實力普通的上位地至尊會被淘汰,而遺留下來的,都將會是精英。

    這些精英,或許依舊會對牧塵有些忌憚,但卻已經不再是如同以往那些家夥一樣,不敢下嘴,而且,他們必然會虎視眈眈,一旦找尋出破綻,那麼接下來必然會發動雷霆般的攻勢。

    所以,隨著時間的推移,牧塵知曉,上位地至尊戰場的殘酷與激烈,方才會漸漸的顯露出來...

    …

    這是一片一望無盡的海澤,海澤之中,有著高高的山峰突破海麵,猶如一柄柄尖刀一般豎立在海麵上。

    此時的牧塵,安靜的盤坐在一座山峰上,他周圍數萬丈內,空間劇烈的波動著,隱隱間有著無數道靈印猶如繁星一般的若隱若現,顯然,一座完整而強大的靈陣,隱藏在周圍。

    而每當這座靈陣中靈力呼嘯時,都將會在這片海澤中,引起巨大的濤浪。

    咻!

    遙遠處隱約有著破風聲響起,隻見得一道光影踏空而來,最後懸浮在距離牧塵百之外,他皺著眉頭遠遠的看了一眼牧塵周圍的靈陣,在略微沉吟了一下後,最終還是轉身而去。

    牧塵也是望著那道光影消失而去,目光微閃,從此人的身上,他察覺到了浩瀚如海般的靈力威壓,這種壓迫,比起之前他所打敗的火雲王以及紫山宗主都要更強。

    “果然越來越強了…”

    牧塵喃喃自語,這兩天中,他所遇見的上位地至尊,都是一個比一個強,顯然,經過殘酷的淘汰,還能夠留在戰場中的,都不是省油的燈。

    “既然如此...那應該也了。”

    牧塵屈指輕彈,隨著留下來的上位地至尊越來越強,九龍仙陣所具備的震懾也是在逐漸的減弱,他能夠感覺到,這些天內,有著不少頂尖強者在暗中窺視九龍仙陣,試圖找尋出其破綻。

    這也就是說,僅僅隻是九龍仙陣,已經開始無法再令得那些頂尖強者感到畏懼。

    按照牧塵的估計,恐怕不出一日時間,便會開始有人要對他真正的出手了...

    想到此處,牧塵便是淡淡一笑,雙目緩緩的閉上,他倒是想要看看,那接下來自信對他出手的人,又會是何方神聖。

    而一日時間,迅速而至。

    嘩啦啦!

    海水翻湧,重重的拍打在山峰上,轟隆隆的聲音,猶如驚雷一般,在這片海澤之上遠遠的傳開。

    牧塵在此時睜開了雙目,漆黑眸子中,靈光湧現,而後漸漸的散去。

    他的視線,若有若無的掃了一眼遙遠處的一些海島上,在那些地方,他能夠隱隱的感覺到一些隱晦的靈力波動。

    今日天地間的氣氛,似乎是多了一絲肅殺之氣,那些海島中,仿佛也是有著虎視眈眈的目光射出。

    此時的牧塵,仿佛就是被群虎之中的一頭獨狼,隻要他稍稍展露出一些頹勢,牧塵相信,恐怕那些虎視眈眈的家夥就會頃刻間蜂擁而來,將他手中的戰印盡數的奪取。

    不過謹慎的他們,不太敢當出頭鳥,所以,他們都在等待著機會的來到...

    日光自天際上傾灑下來,照耀在這片海澤上,波光粼粼,倒是顯得絢麗。

    牧塵望著那波光粼粼的海麵,目光卻是突然一凝,他微微抬頭,隻見得那遙遠處的海水,突然以一種驚人的速度變得猩紅起來,緊接著,猩紅的海浪呼嘯而起,化為萬丈浪潮,攜帶著風雷之聲,滾滾而來。

    不過短短數息的時間,猩紅的巨浪便是出現在了牧塵所在的區域數萬丈之外,然後緩緩的在那九龍仙陣的邊緣停了下來。

    猩紅的浪潮湧動,隻見得在那浪潮之上,一道血袍身影緩緩的出現,那陰翳的熟悉麵龐,赫然便是那血神族的血靈子!

    此時的他,麵帶陰冷之色的望著牧塵,那目光,猶如是看待即將到手的獵物一般,充滿著凶殘與狠辣。

    “竟然是你這老狗…”

    牧塵瞧得出現的血袍身影,也是怔了怔,旋即啞然失笑,道:“這兩****倒是隱約感知到了你的存在,不過你始終都是如老鼠般遮遮掩掩,不敢現身,怎麼眼下敢冒頭了?”

    聽到牧塵那毫不客氣的聲音,血靈子麵色也是一寒,森然道:“小子,死到臨頭,還敢嘴硬!”

    牧塵眼皮微抬,淡淡的道:“我會不會死我倒不確定,但我能夠確定,今日的你,恐怕會有大禍臨頭。”

    他的聲音中,雖然平淡,但有著一絲掩飾不住的殺意,對於這血靈子,牧塵早就想要除之而後,據說洛璃的父親,當年就是因為血靈子而死,而洛天神又被他以血毒重創多年,當洛璃在回到洛神族後,也是因為血靈子,承受了諸多的壓力甚至死亡的威脅。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血靈子,算是洛神族的大仇敵。

    雖然洛璃從未在他的麵前表現出對血靈子的恨意,但牧塵卻是能夠感覺到,隻是她並不想讓牧塵冒險去殺血靈子,所以她收斂了內心的情緒,隻想等待著她真正的成長起來,手刃仇人。

    因為這諸多種種,牧塵對於血靈子,自然是殺意十足。

    此番進入戰場,他便是有著決定,定要找機會,在這戰場中,將血靈子這個洛神族的大患,徹底的解決掉。

    如今,這個老家夥主動找上門來,倒也是如了牧塵的願。

    “嘿,真是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那血靈子聞言,也是譏諷一笑,然後他陰測測的道:“不過,你以為憑借一座中階宗師靈陣,你就真的能夠在此處囂張了嗎?”

    “你以為,我們西天大陸,就沒有靈陣宗師了嗎?”

    話到此處,他袖袍猛然一揮,隻見得他身側突然有著黑光閃現,下一刻,一位模樣幹瘦的灰袍老者現出身來。

    這位灰袍老者一現身,那一對泛著幽光的小眼睛便是掃向了牧塵周圍的那座九龍仙陣,然後點了點頭,笑眯眯的道:“果然是一座中階宗師靈陣,難怪這段時間無人敢對他出手。”

    “,鬼大師聞名多年,在中階宗師靈陣上浸淫多年,這上麵的造詣,豈是一個小輩可比。”血靈子聞言,不由得微微一笑,道。

    那名為鬼大師的老者嘿嘿一笑,道:“血靈子,廢話不多說,這座靈陣,老夫可以出手幫你壓製,不過事成之後,那小子身上的戰印一半都得歸我,而且你還得付一顆戰印為報酬。”

    血靈子眼中掠過一抹肉痛之色,但最終還是果斷的點了點頭,狠辣的道:“隻要能夠除掉此子,就依大師所說!”

    “哈哈,痛!”

    盤坐在山峰之上的牧塵,望著那大笑中的黑袍老者,雙目也是微微一眯,喃喃道:“原來是請了一位靈陣宗師來對付我的靈陣麼…”

    …

    與此同時,在那西天戰城的白玉廣場之上,無數道視線,都是在此時不約而同的匯聚在了一道光幕之上。

    而當他們在見到血靈子與黑袍老者現身時,頓時天地間就有著無數竊竊私語聲爆發開來。

    “那血靈子竟然將鬼大師都請來了!”

    “那鬼大師據說晉入中階宗師已是多年,有他出手,牧塵那座靈陣,必然再難發揮功效。”

    “這下他可倒黴了,失去靈陣的牧塵,無疑是無牙的老虎,必敗無疑!”

    “……”

    在那沸騰之中,洛天神也是眼神微沉的望著那片光幕,而後他死死的盯著血靈子的身影,咬牙切齒的聲音中,透露出了深深的恨意。

    “血靈子老狗,你真該死!”

    ...

    (這幾天有事在外地,所以更新會不太穩定。)

    ...

Snap Time:2018-06-22 03:48:50  ExecTime:0.3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