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name?}》全文閱讀

作者:{?$author?}  {?$articlename?}最新章節  {?$articlename?}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articlename?}最新章節新書大主宰已發(15-03-25)      第一千三百零七章我要把你找回來(大結局!)(15-03-25)      第一千三百零六章最後一戰(15-03-25)     

第兩百八十八章占據


    第兩百八十八章  占據

    “此次我不殺你,若是還不知好歹,那便休怪我心狠手辣!”

    自蒲團上盤坐而下,林動袖袍一揮,符傀手掌便是一甩,將那麵『色』漲紅的王統,狠狠的甩向王氏宗族人馬處。

    他倒不是並非是不想下殺手,對於這老家夥,他也是深惡痛絕,但眼下王氏宗族畢竟還有著諸多的強者,他若真是下了殺手,恐怕那就是不死不休,對方絕對不會讓他安穩的將這席位占據。

    再者,雖然高等符傀威力極強,但要發揮類似先前那種攻勢,所需要消耗的純元丹也不少,以林動現在的底蘊,尚還無法長久堅持下去,所以,還是不要將王氏宗族『逼』得太狠為好。

    王統麵『色』慘白的被而王石宗族的那些強者接住,他低頭看著那貼身的中級靈寶內甲,此時那上麵,竟已是被崩裂出一道道裂縫,先前若非這內甲保命,恐怕符傀的一掌,便是得讓他徹底重傷,不過就算是如此,他此時的狀態,也是格外的狼狽。

    “你!”

    聽得林動那冷喝之聲,王統麵『色』也是湧上一抹『潮』紅,差點被氣得又是一口鮮血吐出來,不過還不待他喝出聲來,身後的兩名老者急忙將其拉住,林動展現出來的戰鬥力,讓得他們必須開始重新估量一下情勢了。

    “這個混賬,不知道從哪弄到了一具高等符傀,今日之事,隻能作罷,不然打起來的話,或許連王炎也會受到牽連,從而中斷此次的機緣。”一名王氏宗族的老者低聲說道。

    “是啊,這小子太出人意料的,就算我們能夠拚得將其殺了,那代價也將會極其之大,我們此次帶出來的人手,還無法毫無損傷的將其擊殺!”另外一名老者也是點頭道。

    聽得他們的話,那王統麵『色』鐵青,但最後也隻能極其不甘的咬了咬牙,就地盤坐,開始調理著體內的傷勢。

    隨著王氏宗族方麵選擇安靜下來,這巨大的廣場,也是變得寂靜無聲,輕風刮過場中,掀起一些古碑空間特有的古老味道,良久之後,方才有人逐漸的從先前那番閃電般的交鋒中回過神來,那眼神中,依然是被一種震驚所充斥著。

    林動與王氏宗族的交手,堪稱電光火石,雖然其本人未曾出手,但那勝負,卻是已然分出,而此時也有著不少眼力毒辣者認出了那金光身影高等符傀的底細,當下不由得滿臉的羨嫉,高等符傀,這等寶貝之物,就算是放眼陰傀宗,也是唯有著屈指可數的兩具而已,沒想到在這林動手中,竟然也還有著一具,難怪他也絲毫不懼怕王氏宗族,原來是有著這般底牌。

    “嘖嘖,這個小家夥,竟然能夠『逼』得王氏宗族忍氣吞聲,是個人物!”

    “真是沒想到,分家中竟然也有著如此人才,明年的宗族族會上,恐怕是有得瞧了。”

    林氏宗族處,那林凡等老者,蒼老的臉龐上也是在此刻湧上濃濃的驚異之『色』,旋即忍不住的低聲讚道。

    王氏宗族行事素來張狂,極少願意吃虧,但眼下這幕,卻是讓得他們知道,對於這種張狂的人,你得用比他更為張狂的方式,就如同林動這般,直接是生生的打得對方不得不忍氣吞聲!

    這方式,霸道張狂,但卻是將王統等人『逼』得相當尷尬,雖然要打不是打不過,但那代價,他們卻是付不起,而林動本就是孤家寡人,滾刀肉一條,真要死磕起來,那結局,恐怕會相當的慘烈。

    “這家夥...”林可兒那提起來的心,也是在此刻悄悄的鬆了下去,玉手輕輕的拍了拍豐滿的胸口,聽得身旁兩位長輩的談論,她的美眸也是忍不住的看向那已坐到了蒲團上的年輕身影,眸子中,忍不住的有著異彩閃動。

    一年前的林動,雖然讓得林可兒有些詫異,但還遠遠達不到震撼的地步,但此次再度相見,林動卻是接連給林可兒帶來了一次又一次的震撼,不僅是力敗王炎這等王氏宗族的天才,如今更是強勢『逼』迫得整個王氏宗族的強者忍氣吞聲,以一種霸道的姿態,在天下群雄注視下,將那第九席,牢牢占據!

    這等變化,實在是讓林可兒有些驚歎,這還是一年前那個在古墓中,被林琅天氣息壓迫得狼狽不堪的少年麼?

    林動靜靜的盤坐在光芒凝聚的蒲團之上,對於那無數道異樣的目光,倒是並沒有半點的動容,心神一動,那高等符傀便是站在他的身旁,如同最為忠實的護衛一般,沒有絲毫表情的麵龐,但卻是讓得人不敢有絲毫的小覷。

    此時的其餘八個蒲團上,有七人的視線,都是帶著各種情緒的掃過林動,畢竟這還是第一個僅僅是憑借著自己的實力,而不是背後的勢力坐在這的人。

    “嘿,林動,真是夠威風!”那武盟的武祠,對著林動豎起大拇指,眼中的神『色』,倒是真有點敬佩,他自問如果是換作他,恐怕還真沒這等本事,依靠自己坐在這。

    林動衝著他和善的一笑,先前臉龐上那種淩厲與霸道倒是在此刻變得柔和了許多。

    “哼,不過是依靠著符傀之力罷了,有何好得意的?”不遠處的王炎冷笑道。

    “如果你不是依靠著王氏宗族的力量,我現在就能一巴掌把你扇出去。”林動淡淡的笑道。

    “噗嗤!”

    聽得他這話,那慕芊芊以及皇普靜皆是忍不住的輕掩紅唇,後者更是美目瞟了林動一眼,眼中倒沒有了剛開始的那種質疑,林動的種種行為,已是證明了他的能力。

    “你!”

    王炎倒是被氣得麵『色』鐵青,有心想要暴怒,但在見到林動身旁站立的符傀後,又隻能恨恨的放棄,冷笑道:“你就得意吧,得罪了我王氏宗族,總歸會有你後悔的時候!”

    林動不置可否,不再理會他,目光微垂,視線餘光卻是瞟向了最前方的那道身影,那道身影,從頭至尾都是盤坐在那,如同雕像一般紋絲不動,即便是他坐在了此處,依然未有半點的動靜,那般模樣,仿佛這並無法讓得他上心一般。

    一種無聲的不屑。

    林動笑笑,未曾再多說什麼,雙眼緩緩閉上,調理著體內的狀態,現在的林琅天,的確有著傲視他的資格,不過,林動卻是相信,這種資格,不會保持太久了。

    父親被廢之辱,古墓之中的氣息壓迫之屈,直到如今,林動依然記憶尤深,他能夠下定決心離開父母,離開那個溫暖的林家,獨自遠行,經曆無數磨練,來到這混『亂』危險的大荒郡,依靠著自己單獨混跡,這所有之事,有著一半的動力,是來自林琅天。

    在林動坐上第九席之後,石台上,便是隻有著最後一席之位,而為了這一席之位,這廣場上,也是再度爆發了異常極為激烈的交手,而在經過數次的挑戰以及輪換之後,終於是被一方名為“極樂穀”的勢力拔得最後一籌,占據了那第十道蒲團之位。

    而自此,十席之位,也算是徹底的有了歸屬,望著石台上的十道身影,廣場上也是響起一片片的歎息聲,想要在這等群雄會上脫穎而出,可真不是什麼簡單的事情啊...

    隨著第十席被占據,再度過了約莫十分鍾左右的時間,那造化武碑上,終於是再度出現了動靜,一圈奇異的光芒,緩緩的從武碑之上擴散而開,而後將石台包裹,也是將其中的十道人影,盡數囊括而進。

    而在當那光芒蔓延過身體的霎那,林動也是清晰的感覺到,一種冰涼的感覺,仿佛是自身體上掃描而過,緊接著,還不待有什麼反應,精神便是一陣恍惚,那造化武碑上,緩緩的出現了一個光芒漩渦。

    在那等光芒漩渦下,一些無可抗拒的吸力散發而出,林動的一絲精神力,幾乎是不受控製般,飄然離體,最後順著那光芒漩渦鑽了進去...

    “嗡嗡!”

    石台上,十道身影如雕像般靜靜盤坐,奇特的嗡鳴之聲,如同古老的鍾『吟』,自造化武碑中悠揚的傳出,回『蕩』在這片天地間,令得人心靈寧靜。

    望著石台上靜靜不動的十道身影,不少人的視線,都是逐漸的變得期盼與好奇起來,他們知道,在接下來的這些時間中,這十人,便是能夠自造化武碑中獲得武學傳承,但究竟是何等層次的武學,那還得看各自的機緣以及武學天賦。

    “不知道這一次,究竟是誰能否得到造化武學的傳承...”

    

Snap Time:2018-08-18 21:52:27  ExecTime:0.2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