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name?}》全文閱讀

作者:{?$author?}  {?$articlename?}最新章節  {?$articlename?}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articlename?}最新章節新書大主宰已發(15-03-25)      第一千三百零七章我要把你找回來(大結局!)(15-03-25)      第一千三百零六章最後一戰(15-03-25)     

第兩百七十九章黑瞳老人


    第兩百七十九章  黑瞳老人

    “怎麼了?”見到林動鎖定著黑『色』柱子的目光,小貂也是略微有些詫異,開口道。

    “這柱子麵,乎是有些古怪。”林動輕聲道,旋即他快步上前,拳頭之上,雄渾的元力湧動,最後重重的轟在石柱之上。

    “砰!”

    林動一拳轟在石柱上,想象中的迸裂並沒有出現,石柱甚至是連動都未曾動彈一下,見狀,林動也是不由得有些尷尬,這石柱的堅固程度,似乎達到了一個恐怖的地步。

    “嗤,你小子未免也太異想天開了,這種遠古宗派的祭壇,若是如此容易就被破壞的話,那怎麼抵禦歲月的侵蝕?”身後的小貂也是開口嗤笑道。

    “那怎麼辦?”林動有些無奈的攤了攤手,那種波動,乃是從柱子中傳出,若是不打破柱子的話,怎能知道其中是什麼東西?

    “靜下心來,用心探測,遠古宗派,講究諸多機緣,機緣不夠,任你如何強求,也是無法得到。”小貂淡淡的道。

    對於小貂這玄之又玄的話語,林動也是相當無語,但當下也隻能點了點頭,深吸一口氣,努力的讓得自己的心境平和下來,而後,直接是在黑『色』柱子麵前盤腿坐下,雙掌貼著冰涼的柱子表麵,一絲絲精神力,順著掌心,緩緩的纏繞上黑『色』柱子,想要侵入其中。

    黑『色』柱子,冰涼無比,林動的精神力繚繞在上麵,卻是有種遇見龜殼般難以侵入的感覺,如此嚐試將近十來分鍾,卻依然是沒有取到什麼特殊的成效,這不由得讓他的眉頭,緊皺了起來。

    “既然都能夠感應到其中的波動,為何卻是無法侵入其中...”

    林動眉頭緊鎖,腦海之中不斷的轉動著念頭,半晌後,就在他不得已的打算開始放棄時,『揉』著額頭的手指卻是陡然一頓,目光迅速閃動,最後手掌突然一握,頓時,五枚本命靈符,便是懸浮在了他掌心之上。

    既然本命靈符能夠感應到柱子內的動靜,想來這兩者間,應該是有著一些聯係...

    五枚本命靈符懸浮在林動掌心之上,緩緩的盤旋著,林動也不做遲疑,伸出手掌,將那五枚本命靈符,輕輕的按在了石柱之上。

    “嗡嗡!”

    而隨著本命靈符與石柱相接觸,頓時間,石柱便是顫抖起來,一道道光波漣漪,在林動驚喜的目光中迅速的擴散開來,最後波及整個石柱。

    “有動靜了!”望著這一幕,林動眼中立刻湧上驚喜之『色』,一旁的小貂眼中也是閃過一抹驚訝。

    光波漣漪,越來越濃鬱,到得後來,竟是在蠕動間,形成了一個黑『色』的漩渦,漩渦之中,有著點點吸力散發而出。

    望著這個突然出現的黑『色』漩渦,林動的麵『色』也是略微有些變化,略作沉『吟』,便是猛的一咬牙,直接是踏了進去,這的任何東西,都有可能與吞噬祖符有著關係,他並不想放棄絲毫得到吞噬祖符的機會!

    在林動踏入黑『色』漩渦時,小貂也是迅速跟了上去,一人一貂,徑直衝入漩渦,而後消失不見。

    眼前的黑暗,僅僅隻是持續了瞬間,一種光亮便是自林動眼中擴散而來,出現在他麵前的,是一片遼闊的荒原,荒原上,透著無比古老的氣息。

    而在林動視野可及處,有著一根巨大的黑『色』石柱矗立,隨著接近,林動也是發現,在那石柱的頂端,似乎是有著一道人影盤坐。

    “那是...”

    林動眼神凝重的望著那道盤坐在石柱頂端的身影,站在不遠處,他能夠看見,那是一位身著黑『色』袍服的白發老者,黑袍白發,透著一絲絲神秘的氣息。

    荒原上,不知何時有著輕風舞動,吹起那神秘老者的一頭白發,旋即,其緊閉的雙眼緩緩的睜開。

    “轟!”

    就在老者雙眼睜開的那一霎,整片空間,瞬間歸於寂靜,老人的雙眼,沒有眼白,有的,隻是一種宛如黑洞般的深邃黑暗,一對黑瞳,仿佛連天地間的光線都是被強行吞噬而進,甚至,林動的目光在注視下,都感覺到泥丸宮內的精神力,有著飄『蕩』而出的跡象,當下駭得急忙後退,驚駭的望著那神秘老人。

    “多少年了,終於有人來到這...”

    老人一對黑瞳,盯著林動,旋即,一道充斥著古老味道的聲音,緩緩的在這荒原中響起。

    “晚輩林動,見過前輩,無意闖入此處,若是驚擾前輩,還望包涵!”林動目光閃動,抱拳恭聲道。

    “你是來尋找吞噬祖符的吧。”黑瞳老人蒼老的臉龐上,浮現一抹淡淡笑容,道:“你的本命靈符,讓我有種熟悉的味道,想來應該是一種拓印吞噬祖符而創造的靈符。”

    “敢問前輩高姓大名?”林動恭聲道。

    “他應該便是上一任吞噬祖符的主人。”小貂站在林動肩膀處,雙眼緊緊的盯著那黑瞳老人,道。

    “他還活著?”聞言,林動麵『色』頓時一變,這種千古老妖怪若是還活著的話,誰還敢打吞噬祖符的注意?

    “,老夫早便是隕落上萬年,你所見的,不過隻是一道記憶殘像而已,這應該是那鼎鼎大名的天妖貂吧?,妖之大陸的霸主一族。”黑瞳老人也是有些訝異的盯著小貂,笑道。

    “嘿。”小貂怪笑了一聲,但並沒有多說什麼,林動看得出來,這向來天不怕地不怕的小貂,似乎對於眼前這位神秘的黑瞳老人極為的忌憚。

    “吞噬祖符,老夫能夠感應到,似乎是被人取走了...”黑瞳老人笑了笑,看向林動,道:“不過這個世界上,就算別人能夠取走吞噬祖符,若是進不到這,那也永遠無法煉化它。”

    聞言,林動心中也是不由得一動,旋即拱手道:“請前輩賜教。”

    “,老夫在隕落之前,曾在吞噬祖符之中設置過一道封印,這道封印若是無法破解,便永遠無人能夠煉化“吞噬祖符”,而破解這道封印的唯一之法,便是在老夫這。”黑瞳老人淡淡一笑,他注視著林動,那等目光,仿佛是洞穿了後者的靈魂與精神,在那等目光下,林動仿佛所有的秘密,都是暴『露』在了這位神秘人物麵前。

    “咦?”

    然而,就在當那位黑瞳老人的目光,將要掃視到林動手臂時,一道淡淡的毫芒,突然緩緩的從其掌心中滲透而出,在這等毫芒之下,就連那黑瞳老人的目光,都是被堵截而去,當下,那神秘的黑瞳老人,便是驚咦了一聲。

    林動手掌微握,那種毫芒,想來應該是神秘石符所發出,隻是讓得他感到有些震撼的是,這石符竟然如此恐怖,連這種萬年前的老妖怪,都是無法洞穿它。

    “,沒想到你的身上,還有著諸多的秘密,不過這心『性』,倒也還算過關,你能來到此處,便證明與吞噬祖符有緣,這等天地奇物,也的確是掩埋世間太久,或許,是該到了重見天日之時。”黑瞳老人的聲音中,有著一點訝異,想來是應該神秘石符的緣故。

    隨著黑瞳老人話音一落,他做盤坐的那一根巨大的黑『色』石柱,突然浮現一道道細密的裂縫,最後砰的一聲,爆炸而開,萬道黑光『射』出,最後在天際交織,凝聚成一道宛如實質般,僅有巴掌大小的黑『色』符文。

    那道黑『色』符文一出現,便是緩緩的對著林動落去,後者見狀,急忙伸出雙手,穩穩的將那一道黑『色』符文接下來。

    黑『色』符文,給予林動一種格外冰涼的感覺,但其上黑芒流動,猶如具備著靈『性』一般,看上去頗為的奇異。

    “若是你尋得吞噬祖符,便以其破解封印,至於你能否讓得吞噬祖符認你為主,還得看你之機緣,切記,祖符乃天地奇物,擁有守護天地之力,在你獲得它的力量的同時,隨之而來的,還會有著它的責任,這些事,或許以後,你會明白...”

    黑瞳老人懸浮天際,而隨著他聲音的緩緩落下,他的身影,竟也是開始逐漸的變得淡化。

    “多謝前輩!”

    林動鄭重的對著那黑瞳老人彎身行禮,他知道,這黑瞳老人的殘像已存在了近萬載歲月,如今其任務也算是完成,總歸是會消散於天地之間。

    至於老人嘴中所說的所謂責任,林動則是有些茫然,難不成獲得了祖符,就需要來當救世主守護天地?不過現在的他...連他自己守護起來都還麻煩,所以那種高尚無比的事情,還是盡量的緩緩吧...

    “你這小子,狗屎運倒是不錯,竟然能夠進入這,獲得上一任吞噬祖符主人的認可...”小貂在一旁笑著道。

    林動也是一笑,他知道,如果不是因為本命靈符的緣故,恐怕他也斷然是無法進入到這,從而獲得那位前輩所留下的封印破解之法。

    “走吧,可以出去了,此次能夠獲得這封印破解之法,倒也不算是白來!”

    林動轉身,邁著步子,對著遠處的那黑『色』漩渦快步而去,在其身後,小貂偏頭,看了一眼那黑瞳老人消失的地方,而後也是迅速的跟了上去。

    

Snap Time:2018-07-24 01:29:28  ExecTime:0.2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