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name?}》全文閱讀

作者:{?$author?}  {?$articlename?}最新章節  {?$articlename?}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articlename?}最新章節新書大主宰已發(15-03-25)      第一千三百零七章我要把你找回來(大結局!)(15-03-25)      第一千三百零六章最後一戰(15-03-25)     

第兩百五十七章爭分奪秒


    第兩百五十七章  爭分奪秒

    大傀城,陰傀宗分部。

    寬敞的大廳之中,人影錯落,一股陰鬱而沉重的氣氛悄然的凝聚,讓得人心頭猶如壓著一塊大石般,連喘息聲,都是不自覺的減弱了不少。

    在這大廳中,幾乎陰傀宗駐守大傀城分部的所有高層都是齊聚此處,不過此時的他們,皆是低垂著頭,目光不敢看向首位,那,一名灰袍老者,正靜靜的端坐著,雖然那張猶如枯皮般的蒼老臉龐沒有任何的神『色』,但任誰都是能夠感受到,那麵無表情之下所湧動的瘋狂與殺意。

    在大廳中央,兩道身影戰戰兢兢的低垂著頭,正是那陪同華宗前去追殺林動的鷹鉤鼻二人,此時的他們,身體不斷的顫抖著,顯然是心中極為的恐懼。

    “照你們所說,是你二人中了對方的調虎離山之計,方才讓得宗兒陷入險境?”聽著鷹鉤鼻兩人顫抖的話語,那首位上的灰袍老者,也是淡漠開口,他的聲音顯得格外的沙啞與陰厲,光是聽起來,就讓人覺得心生寒氣。

    “華長老,當時我們以為華護法能夠單獨解決那個小子...”似是聽出了那灰袍老者聲音中的一些不善味道,那鷹鉤鼻急忙辯解道。

    “砰!”

    然而,他的聲音還未徹底的落下,一道凶悍的元力便是爆轟而來,狠狠的轟在其身體之上,直接是將其轟得倒飛而退,最後撞在一根柱子上麵,當下便是一口鮮血噴了出來。

    “廢物,這麼多人前去抓一個小畜生,竟然還死了這麼多人,留你們,還有何用?”灰袍老者語氣森然,目光陰厲如同惡鬼一般。

    “屬下失職。”

    那鷹鉤鼻吐出嘴中的鮮血,也不敢辯解,麵『色』蒼白的道。

    “華長老,雖然李執事他們失職在先,不過現在也不是追究責任的時候,當務之急,是先將那個小畜生抓住,為華護法報仇!”一名看起來在這有著一些地位的中年男子,也是在此刻開口道。

    “那小畜生相當狡猾,現在恐怕早便是逃進了深山,想要找出來可不容易啊...”另外一位中年人,也是歎道。

    “發通緝令,李勾,將那小畜生的畫像臨摹出來,傳遍整個大荒郡,我要他在這大荒郡中,無路可逃!”首位上,那灰袍老者,再度陰森森的開口道。

    “是!”

    聞言,那鷹鉤鼻急忙恭敬的應道,以他們陰傀宗在大荒郡的勢力,若是發布了通緝令,那其對象,可就真是有些苦頭要吃了。

    “陳執事,帶我去宗兒被殺之處,那個小畜生,若是以為這樣就可以逃脫老夫的掌心,那未免也想得太天真了點!待得老夫將其抓住,必會讓他覺得活著,比死亡更可怕!”灰袍老者麵『色』陰厲的站起身來,然後徑直對著大廳之外走去,另外一位曾跟隨華宗追殺林動的造形境大成強者,也是趕緊跟了上去。

    望著那攜帶著滿身陰冷殺氣走出大廳的灰袍老者,所有人都是悄悄的打了一個哆嗦,誰都明白,這一次,這位曾經在大荒郡造成過赫赫凶名的老家夥,恐怕將要展現一番令人心寒的猙獰與殘酷。

    ...

    陰傀宗駐大傀城分部之中動作如此之大,自然也是難逃城中其他勢力的注意,特別是在他們發現那一直都是在陰傀宗總部內修煉的華骨長老都是趕來了大傀城時,更是引發了一些不小的震動,從而派出不少的探子,打聽著陰傀宗的這般動靜的最終緣由。

    大魔門的分部,坐落在大傀城西北方向,此時,在其中的一幢高聳塔樓上,一道妙曼倩影,正依著柱子,充滿誘『惑』的美目,望向陰傀宗所在的方向。

    “小姐,已經調查清楚了,那陰傀宗之所以會有這麼大的動靜,是因為華宗被人所殺...”在那身著黑裙的嫵媚美人身後,一道身影閃現而出,低聲恭敬的道。

    “哦?”聞言,那美人黛眉也是微微一挑,偏過頭來,正是當日林動在拍賣會所見過的慕芊芊。

    “難怪連華骨那個老家夥都來了大傀城,原來是兒子被人殺了...”慕芊芊嫣然微笑,大魔門與陰傀宗雖然表麵還算和睦,但暗中不知道有著多少的摩擦,如今能夠見到他們吃虧,她自然也是樂得看戲。

    “誰殺的華宗?據我得來的消息,那家夥應該已經晉入靈符師了吧,再加上符傀相助以及剛到手的玄黃地甲,就算是造形境大成的強者,都無法將其擊殺...”慕芊芊美目微移,笑道。

    “據說那人名叫林動,曾經在拍賣會中與華宗有過一點小衝突,而來他去萬寶樓煉製靈寶,中途被華宗發現,想要強買其靈寶,但最後似乎鬧得不歡而散...”

    “林動?竟然是他?”聽到此話,慕芊芊頓時一怔,美目中掠過一抹驚異之『色』,顯然是未曾料到,林動竟然能夠真正的擊殺了華宗。

    “這林動的實力,倒是出人意料,看來隱藏得頗深,不過眼下這事將華骨那個老家夥都是驚動了出來,恐怕就不是那麼容易善了的了...”慕芊芊略有點惋惜,華骨的名聲,在整個大荒郡都是頗為響亮,此次他出手的話,林動必然難逃一死,原本對於後者,她還頗有點拉攏的意思,但眼下,這念頭也隻能省了啊。

    “多注意一下,有任何消息,第一時間回報於我...”

    “是!”聽到慕芊芊此話,那道身影也是迅速應道,身影一閃,便是迅速的掠下塔樓。

    慕芊芊美目微微眯成一個充滿誘『惑』的弧度,她目光望向城外的方向,片刻後,再度一聲輕歎,喃喃道:“可惜了,華骨那老家夥出手,可是不見血不回頭,那林動此次,倒是惹上大麻煩了...”

    ......

    在整個大傀城都是因為陰傀宗的動作而變得有些『騷』動起來時,那遙遠山脈中的山穀,卻依然是一片寧靜。

    小貂懸浮在半空,目光略有些凝重的望著湖中心盤腿而坐的林動,此時的後者,渾身的皮膚,血紅一片,甚至有著一滴滴的鮮血從『毛』孔中滲透出來,將身下的礁石,都是染紅起來。

    萬獸果的能量,的確如同小貂所說,極端的狂暴,即便是有著“天罡陽果”的中和,但依然不是尋常人能夠承受,如果不是林動在此之前便是將銅雷體以及魔猿變修煉成功,現在的他,恐怕早便是被萬獸果的狂暴能量生生炸成了血霧。

    小炎在礁石上來回的走動著,它也是感覺到了林動狀況的不妙,虎目之中,有著焦慮之『色』閃動,不過為了不驚擾後者,它也是壓抑著自己不發出聲音來。

    在小貂與小炎緊張的注視下,林動身體之上的血『色』,也是愈發的濃鬱,一絲絲的鮮血在其身體表麵凝固成血枷,看上去頗為的駭人。

    “這小子,還是太急了點...”小貂眉頭緊皺,它能夠感覺到,林動現在的狀況並不是很好,在他的體內,必然在發生著翻天地覆的變化,這種變化,若是林動能夠熬過來,或許實力便是會猛然大漲,可若是熬不過來,這身體,恐怕就會徹底被摧殘得慘不忍睹。

    時間,在悄然之間飛速流逝,轉眼間,半日時間又是過去,而林動的氣息,卻是在這種時候變得極為的微弱,甚至,連心跳仿佛都是減緩了許多。

    “哢嚓!”

    這種近乎寂滅般的狀態,再度持續了一個小時左右,突然間,有著一道極為細微的聲音響起,隻見得林動身體表麵的血枷,悄悄的裂開了一道縫隙,一塊血枷掉落而下...

    血枷掉落,『露』出下麵那宛如青銅『色』般的皮膚,隻不過,此時,在那濃鬱的青銅『色』中,似乎是多了一絲宛如溫玉般的『色』彩...

    “銅雷體在進化了麼...”

    望著那摻雜在青銅『色』中的溫玉『色』彩,小貂眼中陡然光芒大盛,旋即眼神變得格外凝重起來,現在的林動,方才是處於最為關鍵的時候,若是能夠成功的將銅雷體,進化成玉雷體的話,那林動便是能夠徹底的吸收萬獸果的狂暴能量!

    “吼!”

    小炎也是知道林動此時的狀況,當下發出一道低沉的吼聲,雷翼震動,飛上半空,威風凜凜的注視著四周,充當著最為忠實的護法。

    ...

    在林動這邊抓緊著時間對著玉雷體進化時,那遙遠山脈,灰袍老者正麵『色』陰冷的緩緩掃過下方那曾經經曆過大戰的狼藉地麵。

    “符傀烙印的波動...”

    灰袍老者掃動的目光,突然一凝,旋即猛然抬頭,望著遙遠處的山脈,當下幹枯的臉龐上,便是湧上了一抹異常猙獰森然的笑容。

    “小畜生,你逃不掉的!”

    

Snap Time:2018-08-18 21:52:31  ExecTime:0.2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