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動乾坤》全文閱讀

作者:天蠶土豆  武動乾坤最新章節  武動乾坤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武動乾坤最新章節新書大主宰已發(15-03-25)      第一千三百零七章我要把你找回來(大結局!)(15-03-25)      第一千三百零六章最後一戰(15-03-25)     

第一百八十一章今日事百倍還


    第一百八十一章   今日事,百倍還

    王炎的聲音在石殿中響起,林動的步伐也是停了下來,他轉過身,望著前者,然後再瞥了一眼他身後那群麵帶陰冷笑容的王盤等人,皺眉道:“有何指教?”

    “你搶了我王氏宗族的靈寶,莫非就想這樣一走了之?”王炎淡淡的道。

    聽到這話,林動眼神便是一沉,忍不住的冷笑道:“閣下這位未免太過好笑,墓府之物,本就是無主之物,何時又變成了你王氏宗族所有?若是如此的話,那豈不是在這所有得到寶貝之人,都是得把東西交給你們不成?”

    “哼,小子,休想狡辯,那靈寶本是我先所得,但卻是被你出手偷襲搶去!”那王盤冷哼道。

    見到這家夥竟然如此不要臉,林動也是怒得笑了出來,這家夥顛倒黑白的本事倒是不弱。

    場中突然間變化,也是讓得眾人明白,這王氏宗族似乎與林動之間有些間隙,對於事情的起因究竟如何,眾人並不在乎,因為誰都知道,王氏宗族行事張狂跋扈,如今林動更隻是單身一人,以王盤等人的心『性』,是絕對不可能輕易罷手。

    “清竹姑娘,此事乃是我王氏宗族與此人之間的恩怨。”王炎目光淡淡的看向林動,然後對著綾清竹道。

    他的話雖然並未說完,綾清竹也是明白他的意思,並未多說什麼,緩步退出兩步,示意她不會『插』手。

    對於她的舉動,林動倒是不感到意外,這綾清竹不在這個時候捅他一刀就已經是極好的事了,指望她出手相幫,那簡直就是在做夢了。

    林琅天以及那位秦世,也隻是目光平靜的望著場中,冷眼旁觀。

    “王盤,你胡說八道,靈寶本先是林動所得,又何曾偷襲於你?我們都能作證,你所說半分不實!”在眾人等待著看好戲時,一刀嬌叱聲突然響起,眾人目光望去,竟是林可兒。

    見到林可兒開口,王盤麵『色』微變,那王炎也是眉頭微微皺了皺,倒是沒想到竟然會有林氏宗族的人來拆他的台。

    “可兒,休得胡言,不要『插』手別家之事!”一旁的林琅天見到林可兒竟然出聲,眉頭也是一皺,淡淡的道。

    “林琅天大哥,林動也算是我林氏宗族的人,怎能算是別家之事。”林可兒急忙道,王炎行事素來跋扈,今日這,也隻有林琅天出麵或許方才能夠解決此事。

    “我可維持在宗族中見過此人,他是宗族哪一支?”林琅天也是一怔,看了林動一眼,皺眉道。

    “他...他是宗族分家。”林可兒咬了咬銀牙,道,她知道,在宗族的人看來,分家的人地位極低,甚至,很多人都不會承認分家之人,也算是林氏宗族。

    “分家...”林琅天搖了搖頭,目光漠然,若林動真是宗族之人,他或許還能勉強出麵一下,不過既然是身份低下的分家,那便沒這個必要了,為了一個分家之人搞壞與王氏宗族的關係,實在是太不值得。

    “此事你不用再管了。”聽到林琅天那淡淡的聲音,林可兒心頭便是一涼。

    林動站於原地,雙拳緊握,他能夠聽得出來林琅天話音之中的許些漠視,雖然都是姓林,但顯然,後者並沒有將他看做同族之人。

    那份漠然的輕視,猶如刀般劃過林動心間,也是讓得他的目光,變得冰冷下來。

    “沒想到此人竟然還是林氏宗族分家之人,既然如此,那我倒不好過於刁難,琅天兄,此事便由你開口解決吧。”王炎笑道。

    聞言,林琅天微微一笑,目光看向林動,略作沉『吟』,道:“看在你與我林氏宗族有一點關係的份上,我便為你做主一次,這樣吧,你將靈寶交出來,然後再與王盤等人道歉,此事便作罷了。”

    聽到這話,林可兒俏臉再度一變,又交寶又道歉,這哪是什麼做主啊?

    “嘎吱!”

    林動緊握的拳頭發出骨骼摩擦的聲響,他麵無表情,心中的怒火從來未曾如此熾烈過,他盯著林琅天那種俊秀的臉龐,低低的冷笑道:“真是好一個做主啊。”

    “你敢不聽我的話?”聽得林動的冷笑,林琅天的眼神也是緩緩變冷,他在林氏宗族的地位極高,年輕一輩中,無人敢反駁於他,甚至,一些族中老一輩與其說話都是相當客氣,如今,這一個地位低下的分家之人,也敢質疑反駁他?

    他的尊嚴,似乎是在此刻遭到了挑釁!

    “我掌管林家執法隊,光憑你這一句話,便能將你抓去宗族祠堂,受一番族罰!”

    “再說一次,你照不照我所說的做!”

    林琅天麵『色』冰冷,猛然踏出一步,造氣境強者那恐怖氣息直接是爆發而開,然後宛如山嶽般狠狠的壓迫在林動身體之上。

    “嘎吱!”

    在那等極端強橫的氣息壓迫下,林動膝蓋都是陡然一彎,旋即他赤紅著眼睛,硬生生的抵抗著那股壓迫,渾身的骨骼,不斷的發出那種如受重壓的嘎吱之聲。

    “真是有些膽識!”

    見到林動竟然能夠在他氣息壓迫下未曾跪下,林琅天眼中寒冷更甚,而那股氣息壓迫,也是越來越強,甚至,連林動所站立之處的那片地板,都是砰的一聲,被生生壓爆而去。

    林動體內元力瘋狂運轉,死死的抵禦著那種讓得他動彈不得的氣息壓迫,到得現在,他方才徹底的明白,元丹境與造化三境之間的差距,究竟是如何的龐大。

    周身的壓迫,不斷的想要將林動雙腿壓得跪下,而他的目光,也是在瘋狂的閃爍著,他在丈量著自己的實力以及所有的底牌。

    然而,當計算完畢時,他的心,卻是有些下沉,造氣境的林琅天,太強大了。

    “林琅天大哥!”

    見到那麵『色』赤紅,仿佛連皮膚都是要滴出血來的林動,林可兒再度急聲道,不管怎樣,林動總歸是與林氏宗族有些關係,如今被當著這麼多人的麵如此對待,也太損人臉麵了。

    聽到林可兒那帶著一絲懇求的聲音,林琅天眉頭微皺,旋即雙手負於身後,俯視著那被壓迫得身體有些彎曲的林動,淡淡的道:“看在可兒的麵上,林動,你若是能夠頂住我的氣息壓迫走出這石殿,此事,既往不咎。”

    林動的身體,在那一道目光下,瘋狂的顫抖著,一股憤怒到極致的衝動讓得他要忍不住的爆發起來,與那林琅天徹徹底底的拚命,雖然那最終的結果,會是橫死此處!

    “林動,你我聯手,加上那中等符傀,有兩成把握將其拚成重傷甚至擊殺,你若是想的話,我助你。”在林動眼神赤紅瘋狂間,小貂的聲音,帶著一絲低沉,在其心中響起。

    “兩成。”

    聽到這個極其之低的把握,林動那本要被怒火所掩蓋的理智,突然再度清醒了許多,他血紅的目光死死的盯著那居高臨下盯著他的林琅天,沒有再說一句話,艱難而緩慢的轉身,然後踏著重如山嶽的步伐,一步一步的對著石殿之外走去。

    他知道,這個局,他無力破解,即便最後真的僥幸擊殺了林琅天,那又如何?接下來的,必然會是林氏宗族的怒火,而在那等怒火下,林家,第一個會被無情鏟除,因為一個現在的林動,與林琅天相比,毫無價值可比『性』。

    現在的他,沒有辦法在林氏宗族的怒火下保全林家,因為,他還不夠強大!

    “林動...”

    見到林動最終選擇了理智,而並非是衝動,小貂的聲音中,也是多出了一絲輕歎,它知道,一個血氣方剛的少年,作出這種選擇,會是何等的艱難,即便,這在如今的局麵下,是最理智的作法。

    “砰!砰!”

    重重的腳步聲,在石殿之中響起,而在那種越來越強的氣息壓迫下,林動『毛』孔下,突然滲透出了一滴滴殷紅的鮮血,鮮血順著身體留下,每一次腳步的踏出,都將會在地麵上,留下一道被鮮血所灌滿的猩紅腳印,觸目驚心。

    望著那即便已是渾身鮮血,但卻依然邁著如山步伐,一步步走向石殿之外的背影,石殿內突然變得安靜了許多,原本那些等著看熱鬧的人,眼神也是緩緩凝重,少年的這股毅力,讓得人有些動容。

    綾清竹駐步於石殿之前,望著那個帶著滿身鮮血緩緩而來的少年,清哞微微波動,她看得見少年那猩紅的眼瞳,也看得見那被他埋在眼神深處的熊熊烈火以及一股令人心悸的韌氣。

    滿身鮮血的林動,帶著濃鬱的血腥味,步伐艱難的與綾清竹身旁搽身而過,後者玉手微握,或許是因為少年眼中那深斂的韌氣,又或許是罕見的心間一軟,她,最終未曾再出聲。

    在那石殿中寂然的眾多目光中,林動的腳步,踏出了青銅大門,那股比山嶽更加沉重的氣息壓迫,終於是陡然消散不見。

    “噗嗤!”

    壓迫消失,林動一口鮮血噴出,單膝重重的落地,而後又被他死死的撐住,他沒有再回頭,拖著一道血跡,緩緩的遠去,一道血痕,在夕陽的照耀下,顯得分外刺眼。

    在其身影即將消失在視野時,一道透著一種宛如受傷野獸般的嘶啞與低沉的聲音,緩緩的傳來,而後在那石殿之中徘徊不散。

    “林琅天...兩年後,宗族族會,今日事,百倍還!”

    望著那一道道猩紅的腳印,林可兒貝齒緊咬著紅唇,林動所展現出來的那種如山毅力,讓得所有人動容。

    深吸了一口氣,林可兒望著麵『色』依然平靜的林琅天,心中卻是知道,這個向來自負的林氏宗族的巔峰人物,恐怕...已為自己樹立了一個可怕的敵人。

    兩年後的宗族族會...她相信,這個少年,會出現的。

    那時候的林氏宗族,會因為他,而天翻地覆。

    

Snap Time:2018-01-19 17:44:32  ExecTime:0.2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