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動乾坤》全文閱讀

作者:天蠶土豆  武動乾坤最新章節  武動乾坤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武動乾坤最新章節新書大主宰已發(15-03-25)      第一千三百零七章我要把你找回來(大結局!)(15-03-25)      第一千三百零六章最後一戰(15-03-25)     

第一百三十四章冰玄劍


    第一百三十四章 冰玄劍

    望著林動遠去的身影,許久後,廣場上眾人方才回過神來,當下驚歎之聲如『潮』水般的響起。

    “這是誰啊?竟然這麼猛,連曹鑄都不是他的對手。”

    “應該也是我炎城的符師吧?”

    “林動!我在角鬥場見過他,就是他把血衣門的魏通給殺了。”

    “原來他就是林動,果然是聞名不如見麵啊…”

    “…...”

    聽到周圍那眾多的竊竊私語聲,曹鑄卻是麵『色』異常的難看,一位天火城的符師想要扶他起來,但他被他狠狠的甩開,今天這臉可是丟大了,不僅輸得這麼慘,而且還把冰玄劍給輸了,簡直就是偷雞不成蝕把米!

    “冰玄劍…”

    想起自己的寶貝,曹鑄的心便是在滴血,冰玄鐵頗為的稀罕,所以價格也是極為的昂貴,為了打造那三柄冰玄劍,他前前後後總共消耗了近三萬陽元石,然而現在,這身上最為昂貴的東西,卻是被林動直接當做戰利品毫不手軟的收走了,如果不是忌憚林動那詭異的手段,就算是拚著重傷,剛才他也是要衝上去把“冰玄劍”給搶回來!

    “走!”

    東西已經被拿走了,再怎麼滴血都是沒用,曹鑄隻能按耐住心中的怒火,爬起身來,對著廣場之外走去。

    “林動是吧,你給老子等著,等過幾天我天火城的師兄們到了,我要你把東西全給吐出來!”

    望著那邊走邊咬牙切齒的曹鑄,他身後的幾位天火城符師麵麵相覷著,都不敢在這個時候去觸黴頭,隻能老老實實的跟在他屁股後麵,狼狽的離開了這片廣場。

    看著曹鑄等人狼狽而去的背影,走廊上的紫月隻是微微搖頭,然後美眸遠眺,先前林動走前的目光讓得她明白,對於她這些舉動,他很不喜。

    這種目光,讓得紫月有點錯愕,從小到大,因為身份特殊以及精神天賦過人,再加上本身美貌的緣故,她身旁的目光不是敬畏便是火辣辣的愛慕,類似這種帶著一些不耐的目光,說實在的的,真的是她第一次遇見。

    “哼,想在我麵前耍橫,等你能夠在塔鬥上有表現了,再來吧。”

    想起那目光,紫月便是忍不住的輕輕的冷哼了一聲,一拂玉手,便是轉身而去,『性』格冷傲的她,炎城的同輩之中,可還沒人能讓得她心服。

    即便是林動,也不行!

    ……

    林動在出了炎城符師會後,並沒有再怎麼閑逛,而是直接回了林家,然後鑽進自己的小院。

    “這家夥手中倒是有著一些好貨。”

    院中,林動望著那懸浮在麵前的三柄“冰玄劍”,一絲絲濃鬱的寒氣從中彌漫而開,一口氣吐過去,隻聽得嗤嗤聲響,竟然是結成了一些薄霜。

    看著這一幕,林動也是略感滿意的點了點頭,有這收獲,倒也是沒虧了他,十枚碎元梭,在先前與“玄冰劍”抗衡的短短時間中,便是報廢了四枚,這都是被冰玄劍的寒氣所侵蝕。

    林動眼睛眨了眨,一道無形光束便是從眼中『射』出,最後化為一枚光符出現在三枚“冰玄劍”之上,一股雄渾的精神力暴湧而出,眨眼間,便是以一種蠻橫的姿態,將“冰玄劍”所包裹。

    雖說那曹鑄還沒有本事在“冰玄劍”上麵留下精神烙印,但由於使用了這麼久,總歸是會殘留下一些,而林動想要完全的掌控“冰玄劍”,便是必須將這些殘留的精神力盡數驅逐。

    不過所幸,曹鑄的精神力還無法與林動相比,因此驅逐起來倒也算不得什麼難事,短短數分鍾的時間,林動的精神力便是外外的將三柄“冰玄劍”清洗了一遍,而此時,這東西,方才徹徹底底的與曹鑄斷了聯係。

    “咻咻!”

    精神力包裹著“冰玄劍”,林動心神一動,三柄雪白的短劍,便是宛如三條電芒一般,快若閃電般的在其周身旋轉起來,時而交叉,時而合攏宛如一體,劍風淩厲,在那寒氣的縈繞下,殺傷力比起他以前的碎元梭,不知道強上了多少。

    “好!”

    望著那宛如三條白『色』匹練般的劍影,林動臉龐上的喜『色』也是變得濃鬱起來,把玩了好半天,方才心滿意足的將之收入乾坤袋。

    “那曹鑄已是二印符師,但聽先前所說,在天火城的符師會中,他尚還僅僅隻是排名第三,在其上麵兩人,應該比他還要厲害。”整理好戰利品,林動眉頭也是微微皺起,這天火城,似乎的確是要比炎城強上不少,這不得不堤防一下。

    雖說那所謂的塔鬥隻是看誰衝的最高,呆得最久,但林動可不相信這之中會沒有什麼暗中手段,兩邊一大群人衝進去,下下暗手解決競爭對手,簡直就是再尋常不過的事,所以不得不防。

    想到此處,林動也是麵『色』凝重的輕點了點頭,而後雙目緩緩閉上,心神沉入泥丸宮之中。

    而在心神觀察著泥丸宮時,林動卻是有些驚訝的發現,兩枚本命靈符,比起昨日,似乎是要更為明亮一些,其中所彌漫的精神波動,也強了一分。

    “是吞噬了曹鑄精神力的緣故麼?”

    林動心頭一動,想起先前所發生的事,麵『色』略微的有點變幻,吞噬他人精神力增強本身實力,這實在太過霸道邪門,這事情可不能泄『露』了,不然指不定要引來什麼麻煩。

    不過還好,隻要林動他不說出來,別人也是不知道他能夠吞噬精神力為己用,就算是那曹鑄,也隻知道林動有著消融他精神力的詭異能力,但卻從未想過他那被消融的精神力,其實已經成為了林動精神力的一部分…

    “這本命靈符,究竟是什麼東西?”

    林動的心神注視著懸浮在泥丸宮之內的兩枚本命靈符,疑『惑』的喃喃自語,他沒料到,這原本以為是隨手淘來的地攤貨,如今竟然會擁有著這麼神奇的能力。

    左思右想,林動也沒什麼收獲,隻能無奈的搖了搖頭,將心神撤出泥丸宮,然後便是如同以往一般進入石符空間,再度進入那精神磨盤之中,錘煉著精神力。

    對於塔鬥,他興趣不大,但對於符師塔的那種精神洗禮,林動卻是格外有興趣,另外,對於岩大師所說的符師塔第八層的氣級精神秘技,他也是極其的有興趣,若到時候真的有這個機會的話,他會盡力試一試,若是能夠得到那自然是最好,若得不到,那也是沒辦法的事。

    所以,在這兩日,也得抓緊時間錘煉精神力,畢竟,天火城的那些年輕符師,從曹鑄的表現來看,可不會是什麼省油的燈…

    ……

    ……

    兩日時間,眨眼便過。

    當那第三日清晨來臨時,林動便是早早的離開了林家,他去參加塔鬥的事,倒沒跟林嘯他們說起,如今他也不算小孩了,一些事,自己能夠做主,而同樣的,林嘯他們也是知道這個道理,所以基本上是無人再管製林動的行動。

    關於兩大城市的符師會爭奪符師塔的事,真要說起來,其實應該算是聽轟動的,但林動卻並沒有在炎城中聽見多少有關於此的談論,想來是因為雙方故意封鎖了消息,除了一些大人物外,常人也並不知道,在這平淡的一天中,卻是有著一場精彩的符師對決將要展開。

    當林動再度來到炎城符師會時,卻是發現這遼闊的大院中,人數比起兩日前竟然是多了數倍,綠蔭竹林間,也是充斥著喧鬧之聲。

    “來得還不算晚。”

    在林動進入大院中沒多久,一道頗為引人注意的紫裙便是出現在了眼前,望著紫月那萬年冰冷的俏臉,林動實在是有些頭疼,這女人,真以為全世界都欠了她的錢麼?整天繃著臉,也不嫌累。

    “帶路吧。”

    林動心中暗歎,倒也是沒客氣,直接是揮了揮手,那模樣,宛如是將紫月當成了向導一般。

    見到林動這幅態度,紫月柳眉微微豎了豎,然後便是掉頭就走,前者攤了攤手,慢吞吞的跟了上去。

    一路跟著紫月,逐漸的深入符師會,半晌後,那彌漫著恐怖精神波動的符師塔,也是再度出現在了林動視線之中。

    在那符師塔之下,有著一大片空地,隻不過現在的這片空地,已是被密密麻麻的人影給擠滿,見到這一幕,林動不由得苦笑了一聲,恐怕今天整個炎城的符師,都是跑到這來了。

    視線在那片空地上掃了掃,旋即林動便是發現,這片空地,竟是涇渭分明的兩個群體,人數多的,自然便是炎城符師會,而那相對而言略少的,應該就是天火城而來的符師了。

    林動的視線,停在天火城的符師身上,在那,他見到了曹鑄那熟悉的麵孔,當下就是一笑。

    在林動見到曹鑄時,後者顯然也是發現了他,當下麵『色』便是極為難看起來,然後他轉過身,對著身旁的一位身著銀袍的俊秀男子低聲說著什麼。

    林動饒有興致的望著這一幕,雙臂抱胸。

    “那是曹鑄的二師兄,劉隆,比曹鑄還難對付。”在林動看戲時,一旁的紫月,冷冰冰的出聲道,清冷的聲音中,出人意料的有些提醒意味。

    林動詫異的看了她一眼,剛欲說話,便是發現,那位銀袍男子,帶著曹鑄,正滿臉微笑的走過來。

    “,這位想必便是林動兄弟了吧?”

    銀袍男子衝著林動微微一笑,目光在一旁的紫月嬌軀上多停留了一下,方才含笑道:“前兩日的事,是曹鑄魯莽了,還望林動兄弟能夠包涵一下。”

    “沒事沒事。”

    林動也是笑眯眯的道,他看得出來,這劉隆是要比曹鑄強一些,因為咬人的狗兒不『露』齒,這家夥,表麵上儀表堂堂,但一看就知道是個陰險貨…

    “,既然這樣,那我便放心了。”

    聞言,劉隆仿佛是如釋重負的鬆了一口氣,然後微笑道:“那不知道林動兄弟,能否將“冰玄劍”還於我師弟?”

    “冰玄劍?”

    聽到這話,林動一愣,捎了捎頭,道:“那是什麼東西?”

    望著林動這表情舉動,一旁的曹鑄麵『色』瞬間漲紫,雙眼都是要噴出火來一般,就連那一臉笑容的劉隆,臉龐上的笑容也是微微僵硬。

    

Snap Time:2018-01-24 09:34:02  ExecTime:0.2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