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動乾坤》全文閱讀

作者:天蠶土豆  武動乾坤最新章節  武動乾坤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武動乾坤最新章節新書大主宰已發(15-03-25)      第一千三百零七章我要把你找回來(大結局!)(15-03-25)      第一千三百零六章最後一戰(15-03-25)     

第一百三十三章曹鑄


    第一百三十三章  曹鑄

    望著林動臉龐看似燦爛的笑容,那白衣男子眼中也是掠過一抹寒芒,他緊緊的盯著林動,吐出兩個冰冷的字音:“垃圾!”

    隨著他這兩字的脫口,場中的氣氛瞬間變得緊繃了許多,誰都知道,今日的事,恐怕是無法善了。

    走廊上,紫月也是悄悄的鬆了一口氣,她是沒想到林動竟然這麼有個『性』,先前竟然是直接轉身就走,她絲毫不懷疑,若不是那家夥最後來了這麼一句話,林動會甩都不甩她的掉頭離去。

    “我倒是要看看,你有著什麼本錢,值得老師如此看重…”紫月盯著場中那道身影,喃喃自語,雖說先前略作交手,讓得她明白林動有著一些本事,不過她卻是並不信岩大師所說的她不如他。

    身為炎城符師年輕一輩中的佼佼者,紫月有著這般的自信,如今的她已是處於二印符師巔峰,甚至距三印,都是僅有著一步之遙,這種成就,放眼同輩中,已是堪稱翹楚。

    雖然她聽說過林動打敗魏通的事,但在紫月看來,那最大的功勞,應該是林動的本身元力實力,對於林動能夠在這種年齡踏入小元丹境,她的確是有些驚訝,不過也僅止於此,因為不管多強橫的元力,到了符師塔之中都是無用,在那,隻有著強悍的精神力,才能夠成為最大的庇護。

    而符師間的交手,也大多都是精神力的比拚,所以隻要林動和那白衣男子一交手,紫月便是能夠看出他的底線。

    場中,林動望著那冷笑中的白衣男子,他看得出來,此人似乎是在故意的挑釁著炎城的符師。

    “你是想當前鋒『摸』一下炎城符師的底?”

    聽得林動這句笑語,那白衣男子眼睛卻是微微一眯,但卻並未對此做回答,冷笑道:“小子,少唧唧歪歪廢話多,不敢打就滾一邊去,讓你們這邊拿得出手的人出來。”

    嘴上冷笑著,白衣男子心中卻是有些驚意,他雖然『性』格狂傲,但畢竟不是傻子,自然不會無緣無故的跑到人家的地盤這麼囂張,而之所以會如此,也正是如同林動所說,他是奉命來探一下今年炎城年輕一輩的符師中,究竟有些什麼本事。

    “既然這樣…那便動手吧。”林動一笑,然後便是踏前兩步,淡淡的道。

    “哼,小子,我是天火城符師會曹鑄,你可要好好的記住這個名字了!”

    白衣男子冷笑出聲,不過此人顯然也是狡詐之徒,就在他聲音尚還未完全落下時,數道寒芒便是陡然自其袖中暴『射』而出,閃電般的『射』向林動。

    “叮叮!”

    麵對著曹鑄的突然襲擊,林動卻是紋絲不動,屈指輕彈,數道黑芒同樣是自袖間『射』出,輕易的將曹鑄的攻擊阻攔了下來。

    而在阻攔下曹鑄的攻擊後,旁人這才發現,那寒芒乃是三柄鋒利的短劍,短劍通體雪白,甚至是有著一股股寒氣滲透而出,而且,在林動的碎元梭與那短劍相碰時,他驚異的發現,他覆在碎元梭之上的精神力,都是被那種寒氣刺得有些生疼。

    “冰玄鐵。”

    林動瞥了一眼那三柄雪白,而且布滿著鋒利鋸齒的短劍,倒是將其認了出來,冰玄鐵,一種特殊的稀有金屬,生於極寒之地,天生帶著一種驚人寒氣,就算是精神力,都會被其寒氣所傷。

    林動有些沒料到,這曹鑄竟然還有著這等寶貝,難怪敢在此處囂張。

    不過雖說林動吃了那寒氣一點小虧,可曹鑄心中更是大驚,在撞擊的霎那,他驚愕的發現,他所覆在冰玄劍之上的精神力,竟然都是差點被震散而去,顯然,前者的精神力,比他還強!

    “這炎城年輕一輩中,什麼時候又是出現了這麼個厲害角『色』?”曹鑄在心中喃喃了一聲,旋即眼中寒芒更甚,那三柄冰玄劍頓時舞動起來,化為道道帶著濃鬱寒氣的劍影,刁鑽的『射』向林動。

    看這模樣,似乎這曹鑄,頗為擅長以精神力控物攻擊,那刁鑽的軌跡,再加上劍身之上附加的寒氣,就算是尋常的小元丹境強者遇見了,怕都是有些棘手。

    不過,這對於林動來說,卻並不具備半點的威脅,手掌一抬,十道碎元梭便是暴『射』而出,叮叮當當的將曹鑄三柄冰玄劍阻攔得近不了他周身數丈。

    比起對精神力的『操』控程度,這曹鑄顯然是無法跟林動相比,雖說仗著冰玄劍寒氣的厲害,但卻依然無法突破十道看似微小的碎元梭的防禦。

    “咻!”

    在使用碎元梭將對方的冰玄劍攔住時,林動也是衝著那曹鑄一笑,腳掌一踏地麵,身形便是如箭一般掠向後者,與此同時,雄渾的元力波動,也是從其體內散發而出。

    見到林動衝來,那曹鑄也是一驚,身形急忙飄退,旋即一道精神衝擊波迅速從其泥丸宮內暴湧而出,狠狠的撞向林動。

    感受著那飛速湧來的精神波,林動目光卻是一閃,並沒有閃避,反而是探出手掌, 一枚本命靈符在其微妙的控製下,出現在掌心皮層之下,緊接著,那本命靈符便是再度蠕動,化為一個靈符漩渦。

    “嗤嗤!”

    林動的手掌,直接是一把抓在那精神衝擊波之上,但讓得曹鑄震驚的是,那一道衝擊波,不僅未能對林動造成什麼傷勢,反而是在後者抓上去的那一霎,憑空消散。

    在曹鑄為此震驚時,林動心中卻是湧上一股喜意,因為他發現,那一道精神衝擊波,竟然是直接被隱藏在掌心的靈符漩渦盡數吞噬!

    “好霸道的靈符,竟然連別人的精神攻擊,都是能夠吞噬,並且化為己用!”

    在驚喜的同時,林動也是有些感到震撼,如此霸道的本命靈符,他還是第一次聽說,這不由得讓得他有些懷疑,他這神秘的本命符印,真的隻是靈符麼?

    心中的震撼,並未持續多久,林動便是將其壓抑而下,抬起頭,望著那一臉震驚的曹鑄,他不由得冷笑一聲,身形一動,出現在了後者麵前,隱藏著靈符漩渦的右掌,一把就是對著曹鑄腦袋抓了過去。

    見到林動大手抓來,那曹鑄也是急忙後退,一股股元力波動從其體內散發而出,不過比精神理他不是林動的對手,比元力的話,就更加不可能了,因此他還沒退出幾步,林動便是如鬼魅般的出現在身後,手掌也是搭在了他的腦袋。

    就在林動手掌搭上曹鑄腦袋時,後者的身體便是劇烈的抽搐起來,眼中湧上濃濃的駭然之『色』,他驚恐的發現,他泥丸宮之內的兩枚本命符印,居然是在此刻顫抖起來,一股股的精神力,竟是不受控製般的流出,最後盡數被吸進了林動掌心之中。

    “噗嗤!”

    這詭異的一幕,簡直就是將曹鑄駭得亡魂皆冒,當下什麼也顧不得,強行轉頭,一口血箭,便是帶起腥味,暴『射』向林動喉嚨。

    這一口血箭之中,蘊含著極強的元力波動,顯然是這家夥的拚命之舉,而此招,也的確是將林動震得身形顫了顫,而那曹鑄才借著這短暫的瞬間,逃離出了林動手掌。

    “咻咻!”

    就在曹鑄逃離時,林動眉頭也是一皺,心神一動,雄渾的精神力便是在麵前凝聚成十枚“化神針”,一閃之下,便是出現在了麵『色』煞白的曹鑄周身,鋒利的針尖,閃爍著淡淡的寒芒。

    “停,我認輸,我認輸!”

    望著懸浮在周身的那些精神長針,曹鑄身體也是僵硬了下來,不過他也是光棍,這短短數分鍾的交手,他就已是被打得毫無還手之力,原本的利器冰玄劍,更是直接被對方輕易的鎖住,動彈不得,所以,為了不受皮肉之苦,他也直接是立刻罷手,高聲喊道。

    “噓!”

    見到這家夥認輸,周圍的那些炎城符師也是發出一陣噓聲,不少人更是為了報剛才羞辱之仇,冷嘲熱諷的話一股腦的砸向曹鑄,將他氣得麵『色』鐵青,但在周身那些還未散去的化神針威脅間,連嘴巴都不敢張一下。

    走廊上,紫月也是因為這一幕驚了驚,說實話,這場戰鬥,在她看來,頗有些莫名其妙,曹鑄不管怎麼說,都是二印符師,林動即便能勝他,也斷然不會如此輕鬆。

    而按照常理來說,也的確如此,若是林動使用正常手段,或許還得糾纏一陣才能將其擊潰,但誰都未曾料到,林動那詭異的“靈符漩渦”,在那短短的時間中,就將曹鑄泥丸宮之內的精神力吸走了大半,這樣一來,還讓曹鑄如何打?

    林動笑眯眯的瞥了曹鑄一眼,並沒有立刻散去那些“化神針”,而是對著半空一招手,不僅是將十道碎元梭收回,而且還強行把那三柄冰玄劍也是收入了手中。

    見到林動竟然收走了“冰玄劍”,那曹鑄臉皮都是抖動了起來。

    “這就當做彩頭吧,多謝了。”

    林動笑了笑,也不理會曹鑄噴火的目光,反手便是將其收入乾坤袋中,對著後者拱了拱手,然後目光一抬,淡淡的瞥了一眼走廊上的紫月,也懶得再說什麼,轉身便是在一幹炎城符師敬畏的目光中,揚長而去。

    

Snap Time:2018-01-22 12:00:10  ExecTime:0.2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