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動乾坤》全文閱讀

作者:天蠶土豆  武動乾坤最新章節  武動乾坤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武動乾坤最新章節新書大主宰已發(15-03-25)      第一千三百零七章我要把你找回來(大結局!)(15-03-25)      第一千三百零六章最後一戰(15-03-25)     

第一千三百零一章成功與否


    第一千三百零一章

    亂魔海之中,人海湧動,如今的這,顯然已經成為了這天地之間最受矚目的地方。

    無數人懷著希冀與祈禱的來到這,然後抬頭望著那天空上龐大無比的陣法,在那陣法中央,一道栩栩如生的冰雕靜靜盤坐,在她的周圍,仿佛連虛無都是被冰凍。

    沒有任何人能夠感覺到那冰雕之內,是否還存有氣息。

    同樣他們也並不敢去探測,這一年來,絕望彌漫了天地,最終支撐著這片天地還留有安寧的,便是著這一具冰雕。

    他們無法想象,若是當那冰雕之內,真的再無氣息存在後,那該會是一種如何讓人灰暗與絕望的一幕。

    不過這種想法,畢竟是有些掩耳盜鈴,不論是成功還是失敗,最終都是會有著結果出現,因為,那種危機,已經開始臨近。

    遼闊的海麵上,黑壓壓的人海彌漫到視線的盡頭,而此時,他們的目光首次的並沒有停留在那栩栩如生的冰雕上,而是帶著一些濃濃的恐懼,看向蒼穹之外。

    那原本蔚藍的天空,在此時變得昏暗了許多,甚至所有人都是能夠看見,一道裂縫,仿佛正在從那虛無之中緩緩的裂開。

    那裂縫之外的位麵封印,也是越來越黯淡。

    位麵封印所在的地方,原本距這極為的遙遠,極端是輪回境的巔峰強者都是無法抵達,但眼下,他們卻是真真切切的看見了位麵裂縫,顯然,這是因為位麵封印在減弱,而那魔氣,正在逐漸的滲透而來,最終,那道毀滅者,將會降臨。

    暗沉的天地,猶如絕望的源頭,讓得無數人的臉龐都是湧上了悲戚之色,莫非,這等劫難,真的就無法避免了嗎?

    一些目光轉向那大陣中央,那的冰雕依舊毫無動靜,這都一年時間了啊…耗盡看無數強者的力量,但卻並沒有出現他們想象中的奇跡,莫非,真的失敗了嗎?

    悲戚而絕望的氣氛,籠罩在這天地間。

    “啊?那是什麼?!”

    突然間,亂魔海中有著驚慌失措的尖叫聲響起,無數人順著聲音猛的抬頭,然後驚駭欲絕之色便是湧上了臉龐。

    因為他們見到,在那蒼穹之外的裂縫處,竟是在此時有著邪惡之極的魔氣湧進,那些魔氣,竟是穿透了黯淡的位麵封印。

    這些魔氣極為的恐怖,一出現,甚至連天空上的烈日都是失去了光彩,再接著,那位麵封印之上,開始有著一道裂紋浮現出來。

    裂紋浮現,然後這天地無數人便是頭皮炸了起來,因為他們見到,在那裂紋之後,仿佛是有著一隻巨大的眼睛,不帶絲毫情感的窺視著他們。

    那隻邪惡無比的巨大眼睛微微轉動,所有人都是能夠感覺到一種陰冷之意掃過,在那種陰冷之下,他們體內的元力仿佛都是在此時僵硬了下來。

    無數人索索發抖,麵龐慘白,能夠擁有著這種恐怖無比實力的人,除了那位曾經被符祖大人封印的異魔皇之外,還能有著誰?

    冷漠得猶如魔神俯覽螻蟻般的掃視,仿佛是在極短的時間內掠過了這片天地所有的地方,最終停留在了亂魔海上空那龐大的陣法中,準確的說,是那陣法中央的冰雕之上。

    在當看見那栩栩如生的冰雕時,那隻邪惡的巨眼中,終於是湧上了濃濃的波動,顯然,他從那冰雕上,察覺到了一絲熟悉的波動。

    “轟隆。”

    蒼穹之外,仿佛是有著魔雷竄動的聲音,所有人都是能夠察覺到那位麵封印外停留在大陣冰雕上的那目光,這令得他們頭皮猛的發麻起來。

    “他要幹什麼?!”

    有著人驚駭的失聲出來,隻見得那位麵封印處,竟是有著滾滾魔氣強行的湧出來,然後竟是化為一隻蒼白的手掌。

    那隻手掌,巨大無比,其上並沒有太過邪惡的魔氣繚繞,但卻是給人一種毀滅的感覺。

    蒼白的手掌,硬生生的自那尚還未完全被破壞的位麵封印中伸進來,然後直接洞穿虛空,對著那亂魔海上空的大陣拍了下去。

    他竟然是要將那正在衝擊祖境的冰主提前抹殺!

    顯然,他也是察覺到了冰主試圖衝擊祖境與他抗衡的目的!

    這種情況,他絕對不會再允許出現第二次!

    “他要對冰主出手!”

    無數人驚恐的失聲,眼睛都是在此時通紅了起來,冰主衝擊祖境已是這天地間最後的希望,若是在此時被打斷的話,那他們就徹徹底底的失去機會。

    “攔住他!”

    無數強者咆哮著,雖然心中恐懼,但這在那種即將徹底絕望之下,反而是變得有些瘋狂起來,隻見得無數破風聲響徹而起,一道道光影猶如蝗蟲般略出,無數道璀璨的元力匹練呼嘯過天際,對著那穿透虛空的蒼白大手狠狠的轟了過去。

    砰砰砰!

    數以千萬計的瘋狂攻擊,盡數的轟在那蒼白大手上,然而卻是未能讓得他有絲毫的顫動,那隻魔皇之手,根本就沒有理會那些螻蟻的攻勢,直奔那大陣而去。

    轟!

    下方的海域,在此時被生生的撕裂而開,一道數十萬丈龐大的漩渦空洞被壓迫而出,方圓數十萬丈內所有的海水,都是被擠壓開來。

    蒼白大手速度極快,穿透重重阻礙,最終在那無數道絕望的目光中,落在那龐大無比的陣法之上。

    哢嚓。

    陣法根本就沒有形成絲毫的阻礙,最外層的光罩,瞬間崩潰,那所有踏入輪回境的巔峰強者,皆是在此時一口鮮血狂噴而出,身形狼狽的倒射而出,盡數的落進下方海水之中。

    “攔住他!”

    生死之主六人也是在此時陡然睜開雙目,一聲厲喝,手印變化,旋即彼此相觸,恐怖能量,席卷而出。

    “祖之守護!”

    浩瀚的光芒自他們體內彌漫開來,竟是化為一道古老的光影,光影將他們包裹,守護在其中。

    蒼白大手落到那古老的光影上,終是微微頓了頓,但那古老光影,卻僅僅隻是持續了瞬間,便是開始有著密密麻麻的裂紋浮現。

    生死之主他們鼻息之間,都是有著血跡流出來,僅僅隻是一道穿越位麵封印的手掌而已,便是如此的恐怖,真不愧是連師傅都必須燃燒輪回方才能夠對付的超級存在啊。

    !

    鼻息間的血跡越來越濃,感受著那即將蹦碎的光影,生死之主他們眼中也是掠過一抹無奈之色,他們已經力竭了。

    哢。

    光影下一瞬間,也是爆裂而開,生死之主六人身體陡然萎靡而下,鮮血自他們七竅中被震出來,而後一口鮮血噴出,身體猶如斷翅的翅膀,自天空上栽落而下。

    在身形急墜時,他們見到,那蒼白大手,終是重重的落在那冰雕之

    一切,都完了嗎?

    他們心中掠過這般念頭,一種無力與絕望,湧上心頭。

    “完了嗎?”

    那天地間無數強者望著這一幕,也是通體冰涼下來,眼中仿佛是失去了所有的神采,心中有著一道脆聲響起,那是希望徹底破裂的聲音。

    無數人眼神呆滯,搖搖欲墜,仿佛就欲栽倒。

    哢嚓。

    而就在天地間瞬間死寂時,突然有著清脆的聲音響起,仿佛是堅冰破碎…

    一些呆滯的目光茫然的轉移而去,旋即那木然的瞳孔便是劇烈的縮起來,他們渾身顫抖著,隻見得在那蒼白打巨手之下,冰屑猶如冰雨般的飄落而下,而在那,一道冰封了一年時間的倩影,再度現身,晶瑩的長發,隨風飄舞。

    嗡。

    璀璨的冰藍光芒,在此時席卷而開,竟是生生的將那魔皇之手的落勢徹底的阻攔而下,旋即冰雪湧動,那魔皇之手,直接是被震得急退。

    “冰主!”

    “冰主蘇醒了!”

    “她成功了??!”

    無數人望著這震撼的一幕,魔皇的攻擊,終於是首次被阻攔下來並且被震退,亂魔海中,瞬間沸騰,無數道狂喜與激動的歡呼聲如雷鳴般響徹,在大海上掀起陣陣濤浪。

    而在那無數道激動得近乎顫粟般的目光中,天空之上,那道冰藍倩影一飛衝天,一種恐怖的寒氣,在天地間彌漫開來。

    哢嚓。

    下方的大海,瞬間冰凍,冰線以一種驚人的速度彌漫開來,方圓數十萬丈內,直接被冰封,那種恐怖得無法形容的力量,卻是讓得無數人眼中湧上了狂喜。

    “咻!”

    冰藍倩影暴掠而出,而後她似是一掌拍出,與那魔皇之手,正麵硬憾在了一起。

    !

    天地仿佛都是在那種對碰中蹦碎了開來,那魔皇之手,再度被震退,一層層堅冰,自那蒼白大手之上彌漫而開,最後直接是將其徹底的冰封。

    魔皇之手劇烈一顫,然後開始飛快的縮回,很快的便是退進位麵封印之中,而後寒氣緊接而至,將那位麵封印上的裂縫封堵而上。

    “竟然是祖的波動…”

    “不過,這可還比不上符祖啊,千載歲月,你們這位麵,你便是最強的了麼?”

    “一月之後,本皇將會真身降臨,到時,便是你們這位麵終結之日了。”

    隨著裂縫被冰封,一道毫無情感的漠然聲音,卻是自那裂縫處傳出,最後回蕩在了這天地之間。

    無數人因為這從天外而來的聲音靜了下來,心中湧上濃濃的恐懼,不過當他們在看見天空上那道淩空而立的冰藍身影時,眼神又是明亮了下來,隻要有著冰主的守護,這天地,應該能夠阻攔下那異魔皇了吧?

    無數道目光,泛著濃濃的狂熱與希冀,緊緊的望著那道倩影,一些人,甚至是忍不住的跪拜了下去,這一刻,她仿佛成了他們的神。

    天空上,應歡歡望著那虛無之中的殘破不堪的位麵封印,臉頰之上,突然有著一抹蒼白浮現出來,旋即她嬌軀一顫,一口血液自其嘴中噴出,那血液,竟然是呈現冰藍色彩。

    應歡歡嬌軀搖搖欲墜,然後竟是在那無數道驚駭的目光中倒飛了出去,在其嬌軀上,不斷的有著血霧爆炸出來。

    遙遠的青陽鎮後山,那孤峰之上布滿塵埃的身影,突然在此時陡然睜開了雙目,下一霎,他周身銀光暴湧,直接是憑空消失而去。

    亂魔海上空,應歡歡嬌軀自天空墜落而下,她微閉著美目,也沒有絲毫要控製身體的想法,再接著,下一瞬,她便是感覺到自己落到了一個充滿著熟悉味道的懷抱之中。

    冰藍的美目這才睜開,然後她便是見到了那張仿佛深深印入了她靈魂深處的麵龐。

    “你來了啊。”她望著他,輕聲道,那聲音,竟是異常的柔和,沒有了絲毫的冰冷。

    “你…失敗了?”

    林動抱著她,望著她嘴角的冰藍色血跡,心頭忍不住的抽搐了一下,他能夠感覺到,雖然此時應歡歡的實力達到了一種恐怖的地步,但顯然,還並不算晉入真正的祖境,不然的話,她不會被那異魔皇傷成這樣。

    應歡歡此時猶如小貓一般的蜷縮在林動的懷中,冰涼的俏臉貼著他那溫暖的胸膛處,唇角卻是有著一抹嫵媚的笑容浮現出來,她纖細的玉臂輕輕的攬著林動的脖子,然後優雅的仰起那雪白的脖頸,柔軟的唇,印在了林動唇上,冰涼的水花,順著俏臉流淌下來。

    “不…我成功了。”(未完待續)

    

Snap Time:2018-01-16 15:56:13  ExecTime:0.2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