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動乾坤》全文閱讀

作者:天蠶土豆  武動乾坤最新章節  武動乾坤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武動乾坤最新章節新書大主宰已發(15-03-25)      第一千三百零七章我要把你找回來(大結局!)(15-03-25)      第一千三百零六章最後一戰(15-03-25)     

第一千兩百九十九章青陽鎮


    第一千兩百九十九章

    原本與魔獄的最終決戰,卻是因為天王殿等人那般瘋狂之舉而終結,不過天地間的危機,卻並沒有因為天王殿他們的消失而淡化,反而更加的讓人感到絕望,因為那位麵封印,已是失去平衡,而且,最令人恐懼的是,那曾經被符祖燃燒輪回徹底封印的異魔皇,竟然也是脫離了封印,如今正在那位麵封印之外虎視眈眈,隨時準備再度降臨這天地之間。

    而那時,必將是一場真正的浩劫。

    三大聯軍自西玄域中撤退而出,除了其中真正的頂尖強者外,其餘的聯軍,都是各自退回了他們所來之地,這種時候,聯軍已是是沒了意義,如果那位異魔皇再度踏足這片世間,而他們又並沒有再誕生第二位符祖的話,聯軍再多,也是於事無補,那種存在,並不是靠單純的數量可以彌補的。

    而隨著三大聯軍的撤回,那西玄域中所發生的事情,也是在極短的時間內,擴散到了整個天地,頓時無數人為之駭然,他們抬起頭看著那蒼穹,仿佛隱約的能夠感覺到,在那極為遙遠的虛無中,一道毀滅的身影,正在越來越近。

    一種無法形容的壓迫感,籠罩在了這天地之間。

    無數人為之顫粟,不過他們終歸並沒有徹底的絕望,因為他們知道,那位傳說中的冰主大人,如今正在竭盡全力的衝擊祖境,若是她最終能夠成功的話。那麼這天地,就將會再度獲得拯救。

    那是這天地生靈絕望之中所能夠尋找到的唯一希冀。

    ......

    林動離開西玄域後,直接回了大炎王朝,這是他這麼多年來第一次感到一種疲倦,那種疲倦令得他並未再去林氏宗族,也並未再回道宗。

    站在大炎王朝的上空,林動想了想,便是對著大炎王朝西部掠出,不久後,重重山脈自下方掠過。最後,一座繁華的小鎮,出現在了其視野中。

    小鎮並不算太大,隱約還能夠有著一些熟悉的感覺,那種感覺,令得林動疲倦的心中湧上了一抹特殊的情感。

    那是青陽鎮,他出生與長大的地方。

    林動心神一動,已是出現在了那小鎮之中,熙熙攘攘的人流伴隨著吵雜的聲音傳開。林動緩步走於其中,看似擁擠的人流。卻並未對他造成絲毫的阻礙。

    小鎮這麼多年已經是變化了不少,但依稀還是能夠憑借著記憶找到一些熟悉的地方,林動帶著一絲恍惚的走出街道,而後他感覺到身旁有著幽香浮現,偏過頭,隻見得一身白裙,容顏絕美,氣質脫俗猶如謫仙般的綾清竹正俏然的站在他身旁,見到他望過來。那絕美的臉頰上也是浮現一抹淺笑。

    “還好嗎?”

    綾清竹輕聲道,聲音有著前所未有的柔軟,這麼多年,她也是第一次見到林動露出這般疲態,這個家夥,一直都是氣勢淩厲,不管前麵是刀山還是火海。風風火火直接衝上,即便是被人打趴下了,他依舊能夠抹著鮮血,眼神凶狠的再度爬起來。無數人都隻能看見他那種驚人的成就,但卻是忘記了那種成就之下他的付出。

    他遇見了一個又一個的強敵,但他,始終都是站在最後的人。

    林動輕輕點頭,隻是情緒依舊不高,綾清竹見狀,銀牙輕輕咬了咬嘴唇,然後便是伸出那修長而纖細的玉手,伸入林動手中,十指相合,緊緊的將其握住。

    林動微微一怔,他能夠感覺到綾清竹那僵硬了一瞬的嬌軀,後者性子清傲,很多時候都是將情緒隱藏在心中,默默的承認著苦與甜,從不與外人言起,類似這種主動時候,倒真是極少極少。

    林動輕歎了一聲,為綾清竹這能夠放下她固有的清傲來安慰他的舉動感到有些溫暖,他盯著她,輕聲道:“抱歉了。”

    從別的人身上受到了挫,卻是要她放下性子來照顧他,這對她而言顯然是有些不公平,她一直都是這樣,默默承受著,堅強得令人心疼。

    “不用道歉啊。”綾清竹微微搖頭。

    “走吧,我帶你回林家。”

    林動笑了笑,拉著綾清竹對著記憶之中的林家走去,那並不是林氏宗族,而是林家,一個小小的分家,但卻是他心中最重的地方。

    綾清竹螓首輕點,嫣然輕笑,百花失色。

    兩人走過街頭,然後林動腳步停了停,目光有點訝異的望著前方,那是數條街道的交叉口,隻不過如今的那顯得有些混亂,看那模樣,似乎是兩批人馬在打群架,拳拳到肉的聲音響起,還伴隨著慘叫。

    林動目光看向那一批人馬前方,那有著一名麵色凶悍的青年正拖著一根木棍將對麵的人一個個的扇飛過去,那股凶狠勁,嚇得無人敢攔。

    林動望著那隱隱有些熟悉的青年,微微有些恍惚,旋即終於是從記憶中將其翻了出來。

    狂刀武館,吳雲。

    那青年實力貌似頗為不弱,一人解決了絕大部分的對手,然後他得意的拍了拍手,將手中木棍丟棄,笑道:“敢在青陽鎮招惹我們狂刀武館,不想混了是不是?”

    “呸,敢情你認為青陽鎮就你們狂刀武館最牛嗎?!”

    “你有意見?”吳雲眼睛一瞪,喝道。

    “你難道忘了我們青陽鎮的林家了嗎?!”那人冷哼道。

    吳雲表情一僵,旋即惱羞成怒的道:“你懂個屁,老子跟林動一起聯手對付謝雷兩家那些兔崽子的時候,你他娘的還不知道在哪個角落呢!”

    他聲音一落,不遠處似是有著輕笑聲響起。吳雲頓時怒火滿麵的轉過頭,準備去找敢在這時候嘲笑他的家夥的麻煩。

    不過,就在他轉身時,便是見到了街頭所立的黑衫青年以及站在他身旁那美麗得讓得所有人呼吸都是一滯的絕美女孩。

    “你...”吳雲也是因為綾清竹的容顏失神了一下,不過很快他便是回過神來,雙目陡然睜大的望著那黑衫青年,手指驚駭而顫抖的指著他:“林,林動?!”

    原本喧鬧的街道,瞬間鴉雀無聲,一道道難以置信的目光望向那黑衫青年。這位,便是那位傳說中的林家林動?

    眾多目光凝聚而來,那難以置信開始轉變,一些狂熱湧了出來,如今大炎王朝誰人不知林動之名,而且,那種傳說人物,正是從他們青陽鎮走出去的!

    察覺到他們那種狂熱的目光,林動遠遠的衝著吳雲拱手一笑。然後便是拉著綾清竹對著街道的另外一頭走去。

    望著他們的背影,卻是無一人敢追上去。甚至連那吳雲都是摸著腦袋,有些亢奮的一拳打在身旁之人胸膛上:“你看見沒?林動對我打招呼了,媽的,老子平常跟你們說了你們還不信...他竟然回青陽鎮了,待會一定要去看看他!”

    “哎喲,老大,輕點。”

    “......”

    林家大門之外,與別的地方相比,這顯得清冷許多。林家後來大多都是搬遷到林氏宗族去了,所以青陽鎮這的老宅倒是並沒有留太多的人。

    不過當林動出現在大門前時,依舊是被一名打掃庭院的下人發現,然後後者一陣發愣,下一刻直接拔腿飛奔,那尖銳的喊聲,傳遍了整個林家。

    “林動少爺回來了!”

    原本有些幽靜的林家。瞬間沸騰起來,不少人湧出來,目光激動與狂喜的望著那自大門處走進來的挺拔青年。

    “動兒!”

    那人群突然分裂開來,一名頭發有點發白的中年男子麵色激動的快步走了出來。

    “大伯。”

    林動望著那中年男子。也是連忙走上將其扶著,此人正是他大伯林肯,這些年他一直留在青陽鎮,守著老宅。

    “你這小子,終於回來了,我還以為你忘記這了呢。”林肯比起當年變得蒼老了許多,但他望著林動的目光中,卻滿是欣喜之色,雖然他留在青陽鎮,但對於林動所闖出來的名聲依舊是有所耳聞,這可是他們整個林家的驕傲啊。

    林動心中感觸,看向綾清竹,捎了捎頭,道:“這是我大伯,你,也這麼叫吧。”

    綾清竹絕美的臉頰上飛上一抹紅霞,旋即她對著林肯盈盈一禮,道:“見過大伯。”

    “,你便是清竹吧?不錯,林嘯都已經給我說過了,,動兒這小子還真有眼光。”林肯笑眯眯的點點頭,目光打量了一下綾清竹,眼中滿是滿意之色,以綾清竹的容顏氣質,整個東玄域都尋不出多少女子能夠與其媲美,在這小小的青陽鎮,那更是無人見識過,這從周圍那些偷偷打量過來的不少年輕而火熱的視線中便是能夠看出來。

    “回來就好,你的房間可一直有人打掃著呢,需要我讓人帶你去嗎?”

    林動搖了搖頭,陪林肯聊了一會,然後便是帶著綾清竹對著後山而去,這後山隨著他們的離去已是很久未有人搭理,亂草紛雜,輕風吹來,漫山遍野的青草野花飄舞著。

    在後山中,有著數間屋子,屋子雖然簡陋,但卻是極為的整潔,林動來到屋前,然後怔怔的望著那些深深插入地麵的木樁,木樁上,還隱約可見各種掌印深痕。

    林動站在那些木樁前,有些失神,猶自還記得,很多年前,那個身軀單薄的稚嫩少年,在這揮汗如雨,一遍又一遍的苦修著簡單的武學,那時候的他,隻是很簡單很單純的想要變強,然後幫自己的父親討回一些公道而已...

    或許那時候的單純少年也並不會想象到,曾經的某一天,他竟然會成為這天地間最為頂尖的強者之一。

    隻不過,那樣又如何呢?

    林動緩緩的閉上雙眼,臉龐上。滿是倦色。

    接下來的日子,林動一直的留在青陽鎮,並沒有要離開的跡象,而他每日也過得異常的平靜,隻是在那幽靜的後山之中漫步而行,綾清竹則是靜靜的跟在他的身旁。

    林肯似乎也是察覺到了林動的情緒,因此將那些各種拜訪都是推了去,不準任何人去打擾他們。

    而在林動來到青陽鎮後的第三天,小貂與青檀也是趕了過來,而且他們還去都城將林嘯。柳妍他們都是帶了過來。

    柳妍一見到林動,便是連忙跑過去將他抱在懷中,眼睛都是紅了許多,在來時小貂顯然已經將所有的事情都告訴了她,而她也是第一次見到這個隨時都充滿著闖勁,無論遇見什麼事都絕不會認輸的兒子第一次這麼的疲倦,那種神情,讓得她心都要碎了。

    “動兒,世界上很多事情都沒辦法圓滿的。你的努力,並沒有白費。你是我們心中的驕傲。”

    柳妍抱著林動,流著眼淚,道:“你如果累了,還有爹娘呢,那些什麼拯救無數生靈的事,太遠了一些,不管你們說的那什麼異魔皇有著多麼的可怕,不過隻要娘在你身邊,就不會讓你比娘先死掉。”

    這一刻。繞是以林動這些年修煉出來的堅韌心性,都是忍不住的緊緊抱著柳妍,眼淚流下來,露出了這麼多年來,他最為脆弱的一麵。

    一旁的林嘯也是紅著眼睛,他拍了拍林動的肩膀,道:“你已經做得很好了。爹為你自豪,接下來的時間,我們就都留在青陽鎮吧,我讓林霞林宏他們都回來。一直陪著你。”

    林動抹去眼淚,笑著點了點頭。

    林嘯最終將眼睛通紅的柳妍拉了開去,一旁的小貂看著林動,然後看向那後山深處,笑道:“我記得你便是在那得到祖石的吧?那時候我就感應到你了。”

    “如果那時候早知道麵躲了一個妖靈的話,恐怕我就直接把它給扔了。”林動道,然後與小貂對視一眼,皆是笑了出來,笑聲中有著濃濃的情誼。

    “小炎本來死活也是要跟來的,他還想把洪荒祖符也還給他們,不過被我製止了下來。”小貂道。

    林動點點頭,青檀也是將黑暗祖符給了黑暗之主,沒必要為了他這邊再去降低那邊的力量,現在那應該很需要這種力量。

    “這些時候,我們就陪著你吧,反正現在什麼事都跟我們沒關係了,如果他們成功的話,那天地自然得救,若是失敗,也不用掙紮了,大家一起死也挺幹脆的。”小貂笑著說道。

    林動一笑,點點頭,隻是笑容有點勉強。

    時間一天天的過去,林家再度熱鬧起來,林宏,林霞等人被叫了回來,甚至連一些林氏宗族的年輕子弟也是死皮賴臉的跟著他們跑來了青陽鎮,一時間原本冷清的林家變得火熱許多。

    林動仿佛也是放下了很多東西,偶爾與他們笑鬧著,想想那小時候的一些事,也是會忍不住的莞爾失笑。

    這般時日,一晃便是半月過去。

    後山,林動盤坐在山崖邊,目光怔怔的望著那繚繞的雲霧以及山巒疊嶂,這半月時間,他幾乎沒有修煉過,體內原本存在的三道祖符,祖石,大荒蕪碑等等神物,皆是被他盡數的單方麵的斬斷了聯係,那種感覺,猶如斷了一切的因緣。

    身後有著細微的腳步聲傳來,林動微微偏頭,然後便是見到青檀輕盈而來,如今的她,換下了她在黑暗之殿經常穿著的黑色衣裙,換上簡簡單單的碧綠衣衫,隱隱的,仿佛是有著一些當年那般小女孩的青澀。

    青檀來到林動身旁,然後跪坐下來,清澈的大眼睛看著他,輕聲道:“林動哥你還是不開心啊?”

    “沒有啊。”

    林動笑著揉了揉她的小腦袋,道:“隻是感覺這麼多年的修煉,好像都白費了一樣。”

    “沒有啊,林動哥,你還是改變了很多東西的,一直以來你都是我心中最厲害的人,當年那林琅天在我們眼中是多麼的厲害啊,即便我們每個人都很仇恨他,但卻沒人敢真正的做什麼,隻有你在努力修煉,最後還真正的成功,你知道嗎,在當你斬殺林琅天的消息傳回來後,連爹都哭了呢。”青檀歪著頭,嬌笑道。

    “不管別人怎麼想,但你在我們心中,是最重要的。”

    林動望著一臉認真的少女,微微失神,心中有著暖意湧動。

    唰。

    一道破風聲傳來,小貂的身形突然出現在了懸崖邊,他看著林動,欲言欲止。

    “怎麼了?”林動看向他,問道。

    “據傳來的消息,他們那邊已經在亂魔海布置陣法,準備動手了。”

    林動神色微微一滯,旋即他低著頭沉默了許久,方才緩緩的抬起頭,用力的深吸了一口氣,然後他輕輕一笑。

    “那我也開始吧。”

    為了我所在意的人,我會用我辦法來守護。

    

Snap Time:2018-08-16 17:45:25  ExecTime:0.2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