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動乾坤》全文閱讀

作者:天蠶土豆  武動乾坤最新章節  武動乾坤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武動乾坤最新章節新書大主宰已發(15-03-25)      第一千三百零七章我要把你找回來(大結局!)(15-03-25)      第一千三百零六章最後一戰(15-03-25)     

第一千兩百三十九章修煉之法

  
  林動聽得綾清竹這突然間的話語,卻是愣了一下,旋即苦笑道:“現在可不是學“太上感應訣”的時候。”
  綾清竹輕咬著銀牙,道:“你能施展手段將他阻攔一些時間嗎?”
  林動想了想,道:“雖然這家夥很厲害,但要阻攔他一些時間,應該不難。”
  話音落下,他手掌一握,一片光陣頓時在其掌心浮現出來,而後光陣迎風暴漲,轉瞬間便是化為一片巨大的光陣,將這片山林籠罩在其中。
  咻。
  乾坤古陣一成形,林動又是將大荒蕪碑以及玄天殿射出,令得它們衝進陣法之內,有了它們加固陣法,也是徹底的將陣法穩固下來,這般防禦,想來就算是那七王殿再厲害,也得耗一些時間。
  不過這些防禦一做出來,體內經脈抽搐間,又是令得林動額頭冷汗加劇了一些,他此時顯然受傷不輕,甚至連腦中都是有著陣陣眩暈湧來,隻不過卻是被他生生的壓製了下來,這個時候,若是失去意識的話,恐怕就真是難逃一死了。
  “這乾坤古陣應該能阻攔一些時間,不過也就僅僅隻能拖延而已。”林動喘了兩口粗氣,望著那籠罩了山林的乾坤古陣,陣法之上有著極端浩瀚的能量在湧動,隔絕了這婸P外界。
  “你放心吧,我可沒那麼輕易被解決掉,若真是逼得急了我便自爆了這乾坤古陣,那時候這家夥也得吃不了兜著走。”林動咬咬牙,雖然那樣代價實在是大了點,但這般時候,也顧不了許多了。
  綾清竹微微搖頭她看了林動一眼,俏臉紅了一下,道:“你能先放開我嗎?”
  林動這才發現兩人此時姿勢過於曖昧了一些,他整個人撲在綾清竹嬌軀上,雖然那種柔軟感覺很讓人想入非非,但畢竟著實有點不妥,當即他勉強的笑了笑剛欲強行撐起身子,體內的傷勢終是被牽動,又是一口鮮血噴了出來身體一軟,反而重重的壓在了綾清竹嬌軀之上。
  綾清竹被他這般重壓,也是輕呼了一聲,微微側頭,然後便是見到林動那緊咬著牙的臉龐,那上麵還殘留著一些痛苦之色。
  望著他這般少有的狼狽綾清竹那眸子之中也是逐漸的湧上柔軟之色,她微微猶豫了一下,然後玉手輕輕的將林動額頭的汗水溫柔的搽去。
  “必須得先離開這堣F,待會我自爆乾坤古陣,你便帶我離去吧,吞噬天屍會斷後。”林動的嘴貼在綾清竹嬌嫩耳邊咬著牙說道,他能夠感覺到陣陣虛弱之感在飛快的湧來。
  這一次真是虧大了,不僅要賠上乾坤古陣,而且多半是連吞噬天屍也多半難以收回了,這些年來,除了異魔城那次,他還是第一次吃這麼大的虧。
  然而聽著他的話,綾清竹卻是微微搖頭,然後她突然伸出玉手在那猶如羊脂玉般的小手中,有著一枚暗紅色的丹丸。
  “你…你把它吃了。”綾清竹將那丹丸放在林動嘴邊,輕聲道。
  “療傷的?”林動一愣,倒是不疑有他,直接將那丹丸給吞進體內,不過緊接著他便是感覺到不對,丹丸入體,一股奇怪的火熱猛的湧了出來,而且,在那種火熱湧來時,他腦海中的眩暈陡然翻湧起來,那種眩暈,令得他眼皮都是緩緩的垂下。
  “你…你給我吃的是什麼?”視線模糊間,林動喃喃自語道。
  “沒什麼,等你睡醒,一切都好了。”綾清竹纖細玉手輕輕的撫著林動的臉龐,她輕咬著紅唇,輕聲道。
  林動心中隱約的察覺到一些不對,但此時他本就重傷在身,那種虛弱感瘋狂的湧來,最終卻是令得他無法清醒過來,眼皮一搭,視線便是盡數的黑暗。
  綾清竹望著昏睡過去的林動,張完美無瑕的臉頰上,火紅一片,她輕咬著銀牙,聲音猶如蚊蠅的喃喃自語:“太上感應訣是我們九天太清宮不傳之秘,而且也根本傳不了旁人,因為準確說來,這太上感應訣根本就沒有修煉之法,那隻是一種玄奧的感應,而那種奇特而強大的力量,便是來自那感應之地。”
  “而…而想要讓你也感應到那種奇特存在,除了在出生的那一霎傳承之外,就唯有…唯有以雙修之法,共同感應。”
  若是此時林動還蘇醒著的話,必然會因為此話目瞪口呆下來,他從未想到,這“太上感應訣”竟然是需要這般方式,難怪今日當他在竹林與綾清竹說起那句話時,後者會突然間發怒了原來…
  綾清竹輕輕撐起身子,而後看了林動一眼,輕咬紅唇,道:“躲在他體內的那個人,你也出來。
  林動身體表麵光芒頓時閃爍起來,而後岩飄蕩而出,他看著臉頰滾燙的綾清竹,忍不住的幹笑一聲,隻是那眼神略微的有些古怪。
  “你給他吃的…吃的是…”岩看著綾清竹,幹笑道:“是春藥?”
  “他要學“太上感應訣”,便隻有這一個法子。”綾清竹眸子微垂,臉頰如血,道。
  此時岩也是有些失語,他終是明白過來,或許從林動想要學“太上感應訣”的那時起,綾清竹便是想到了這一幕,所以她才會提出讓林動以後別不要再問她有關“太上感應訣”的事,顯然當時的她也是略微的有些掙紮。
  雖然她性子素來清淡,看上去對什麼都不是很在意,但對於這種事情顯然也沒辦法以平常心而待,特別是在這個對象是林動的時候,她這一路來,隻是安靜的跟著他的身旁,顯然是要借著這種法子來抵消掉心中的某些掙紮以及下定某些決心。
  隻不過事到臨頭時,她依舊還是少了一些勇氣,方才用出這種讓人有些哭笑不得的方式,說到底,不管再清傲的女子,在這種事麵前,終歸還是一個會膽怯會羞澀的普通女子。
  岩歎了一聲,能夠讓得眼前這清冷而內心高傲聰慧的女子,用出這般近乎掩耳盜鈴的笨辦法,林動這家夥,也還真是有“本事”了。
  “能麻煩你一個事嗎?”綾清竹突然抬起頭看著岩,道。
  “什麼?”
  “這件事情,你不要告訴他。”綾清竹玉手小心翼翼的將林動嘴角的血跡搽去,輕聲道。
  “為什麼?”岩一愣,顯然是有些不明白她的想法,類似綾清竹這般女子,顯然是對於這種事情極端看重的,平日塈颽O薄紗遮麵,尋常男子想看她真容都是極難,她身子清清白白,這輩子就隻是被林動誤打誤撞的沾染過,眼下這般付出,可並不容易。
  “我不喜歡他對我隻有愧疚。”綾清竹搖了搖頭,道。
  岩苦笑著點點頭,看來綾清竹果然很明白林動為什麼要學“太上感應訣”,若是後者知道他這個要求對於綾清竹而言需要付出多大的話,以他的性子,怕還真是會感覺虧欠她很多,而這一點,則是高傲的綾清竹不想看見的。
  “我會盡量為你保密。”
  “謝謝了。”綾清竹嫣然一笑,那霎那間綻放出來的風情,讓得岩這般狀態都是怔了怔,旋即暗歎著飄然遠去。男女之間這東西,果然夠讓人頭疼的。
  見到岩遠去,綾清竹這才用冰涼的玉手貼著自己臉頰,旋即她望著林動,玉手一揮,一道光芒自其袖中掠出,接著竟是化為一間閃爍著光芒的竹屋,這東西顯然是一件靈寶,隻不過除了遮風避雨之外,卻是並沒有太大的作用。
  綾清竹將林動輕輕的抱起,然後走進竹屋,將其小心翼翼的放在那床榻之上。
  她坐在床緣邊,美眸怔怔的望著那張熟悉的臉龐,許多年前,當這張臉龐還有些稚氣的時候,她便是遇見了他。
  或許那時候的她也根本沒想到,有一天,她會對他作出這些事情來,若是早知道的話,恐怕在那山峰上,她就直接幹脆先一劍把這家夥殺了,那就什麼煩惱事都沒了。
  她看著林動,好半晌後,那張絕美的容顏也是有著點點異樣的火紅湧起來,最後她輕咬著銀牙,緩緩的站起身子,玉手帶著一些顫抖的將那束腰,輕輕拉開。
  雪白的衣裙滑落而下,一具完美得沒有絲毫瑕疵的胴體便是這般的暴露在了竹屋之內,她微微的顫抖著,看上去,有著一種驚人動魄的美感。
  “當年你便是這般,現在…現在就活該你遭報應。”
  她看著床榻上那昏迷過去,但渾身卻是散發著滾燙溫度的男子,想起那過往的種種以及之前他護著自己時所看見的那張滿臉鮮血看上去略顯狼狽的臉龐,她忍不住的輕輕一笑,隻是那眸子中卻是有著水花凝聚著,順著臉頰滴落下來。
  最後她玉手一揮,竹屋之內,盡數的黑暗下來,但那黑暗之中,卻是有著一番春光,綻放而開,
  此時,春意盎然了時間。
  

Snap Time:2018-10-21 23:00:20  ExecTime:0.0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