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動乾坤》全文閱讀

作者:天蠶土豆  武動乾坤最新章節  武動乾坤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武動乾坤最新章節新書大主宰已發(15-03-25)      第一千三百零七章我要把你找回來(大結局!)(15-03-25)      第一千三百零六章最後一戰(15-03-25)     

第一千兩百二十四章太上感應訣

  
  第一千兩百二十四章
  林動麵色發黑的望著那自作主張竄出來的岩,一把便是對著後者抓了過去,咬牙切齒道:“岩,你這個混蛋!”
  岩躲開林動的手掌,也是倍感無奈的道:“你這小子倔得跟石頭一樣,我不說你就永遠不會開口。”
  “你管得未免太寬了!”林動恨得牙緊,連連的對著岩抓去,不過就在他要抓住岩時,一道帶鞘長劍突然橫在了他的麵前,將其阻攔了下來。
  綾清竹瞥了林動一眼,然後看向岩,柳眉微蹙,道:“你是誰?”
  “我是祖石之靈,一直都在這家夥體內。”岩目光停留在綾清竹身上,目光直直的,倒不是因為綾清竹的容顏,而是因為她身上那種唯有他才能夠感覺到的一絲極淡但卻無法忘記的波動。
  “喂,你看哪呢?”林動上前,將這家夥的目光給擋了下來,麵色不善。
  “再美的女人在我眼中都是紅粉骷髏,你瞎吃什麼飛醋?”岩白了林動一眼,分外的不客氣。
  林動老臉也是一紅,怒目而視。
  綾清竹也是略感好笑的看了林動一眼,而後對岩問道:“你為什麼會知道我具有符祖的波動?”
  “符祖就是我的第一任主人,那種波動我自然是極為的熟悉。”岩笑道。
  綾清竹這才微微點頭,偏過頭,那清澈眸子盯著林動,道:“你想要知道我為什麼會擁有這種波動?”
  被綾清竹那清澈得猶如要直視內心般的目光看著,林動猶豫了半晌,顧左言右,始終未能正麵回答一下,這看得一旁的岩暗暗著惱,這小子平日做事異常果斷,偏偏在這兩個女人身上就猶豫了許多,感情這東西,真有這麼麻煩麼?
  不過林動雖未正麵回答。但綾清竹何等聰慧,緩緩收回目光,沉吟了半晌,方才道:“我們九天太清宮每一位宮主以及其繼承者,都會自小便是修煉一篇名為“太上感應訣”的玄妙武學。這篇武學。並不具備任何的力量,也無法做到退敵之用,但這卻是必修課程。”
  “太上感應訣?”林動與岩皆是一愣,對視一眼。顯然都是未曾聽說過。
  “這篇武學玄奧異常,我們九天太清宮無數先輩窮其一生,都未能取得絲毫進展,但因為宮規,我們始終未曾將其放棄。”
  “而修煉這篇武學。因為需要身心純淨,所以修煉者必須是...處子之身,否則,功法自破。”說到此處,綾清竹那清澈眼中顯然是掠過一抹微澀之意,眸子看了林動一眼,頓時讓得後者大汗淋漓起來,這樣說來的話,當年那一次。他豈不是莫名其妙的就將綾清竹十數載的苦修給破了?難怪她那時候恨不得把自己給剁了。
  “但你現在...似乎是修煉成功了?”岩看了看綾清竹,有點訝異的道。
  綾清竹微微點頭,道:“當初師傅知道我苦修被破,也是異常震怒,不過後來八年。我卻是在修煉中發現這“太上感應訣”愈發的通達,直到前些時候,師傅拚盡性命再加上眾多長老相助,我這才將“太上感應訣”修煉而成。而也就是在那時候...我身上多出了一些你所說與符祖類似的波動。”
  “這種力量,的確很強大。雖說我如今僅僅隻是轉輪境實力,但若要動用那種力量的話,即便是觸及輪回的轉輪境強者,也是難以抵擋。”
  岩也是點了點頭,他見到過綾清竹一劍破開那天元子三人自爆所形成的魔宴世界,那種力量,看似不起眼,但卻是驚人之極。
  說完,他就看向了林動,但後者卻是沒多少反映,這不由得讓得他惱怒的幹咳了一聲,這小子,平常的機靈都哪去了!
  林動聽得他的幹咳聲,也是一陣無力,他自然是知道岩想要他做什麼,但...他娘的,這種話怎麼可能說得出口來啊?
  所以,麵對著岩的提醒,他隻能將其無視,然後幹笑了一聲,道:“時間差不多了,蘇柔她們還在等你呢。”
  綾清竹淡淡的看了他一眼,林動與岩的那般表情被她瞧得清清楚楚,以她的聰慧,自然是明白他們心中的所想。
  “那我走了。”
  綾清竹見到林動沒有說話,也就點了點頭,然後沒有絲毫拖泥帶水的轉身,窈窕的嬌軀,在林動眼瞳中倒映著一個動人的曲線。
  “你小子也太不爭氣了吧!”岩見到綾清竹要離開,頓時忍不住的怒罵道。
  林動看著綾清竹的倩影,心中反而是輕鬆了許多,衝著岩揮了揮手,笑道:“何必太過執著,世間千道萬法,我就不信沒其他的辦法能夠趕上冰主,走吧,我們也回去了。”
  說著,他便是欲轉身而去,不過卻是突然被岩拉住,然後後者衝著他指了指前麵,他一抬頭,便是見到那道倩影停住了步伐,接著緩緩的轉過身來,陽光照耀在她的身上,猶如一圈動人的光弧,她修長的睫毛輕輕眨動,眸中神色變幻,最後盯著林動,道:“你想要學這“太上感應訣”嗎?”
  林動怔怔的望著綾清竹,最終長歎了一口氣,這時候再矯情就真不是他的性子了,當下點了點頭,老老實實的道:“想。”
  綾清竹立在原地,她看著林動,貝齒輕咬著紅唇,握著劍鞘的玉手也是微微用力,那眼神中似是有著一些掙紮,如此許久後,她心中終是輕歎一聲,仿佛下了什麼決定一般。
  “你最近會外出嗎?”綾清竹問道。
  林動聽得這有些莫名的話,也是愣了愣,然後點點頭,道:“會去北玄域一趟,把青檀接回來。”
  “那我隨你去吧。”綾清竹想了想,道。
  “啊?”林動滿臉的愕然,道:“你能走開?你現在可是九天太清宮的宮主。”
  “宮內有諸多長老,離開一些時間倒是無礙。”綾清竹神色淡然,清澈雙眸看了林動一眼,道:“不過你得答應我一些事。”
  “什麼?”
  “從今以後。不要再問我有關“太上感應訣”的事,若是我認為時機到了,自然會嚐試能否讓你將它修煉而成。”綾清竹淡淡的道。
  “這是你們九天太清宮的不傳之秘,會不會...”林動猶豫了一下,道。
  “我現在是九天太清宮的宮主。而且你對我們九天太清宮有著恩情。想來諸位長老也不會反對。”
  林動望著綾清竹那平靜如水般的絕色容顏,最終輕輕的點了點頭,道:“好吧,我答應你。”
  “另外...”林動聲音頓了頓。旋即微微咬牙,道:“你知道我為什麼要找你學這“太上感應訣”嗎?”
  綾清竹清澈雙眸盯著林動,聲音輕緩:“每個人有每個人的選擇,你選擇來找我,而我。也是選擇將“太上感應訣”教給你。”
  “至於原因,我不太需要。”
  “我先讓蘇柔她們回去了。”
  綾清竹說完,也不待林動回答,便是轉身行出樹林,而林動望著她的身影,還略微的有些發呆,最後長歎了一口氣,她這是想要自己愧疚到死麼...
  “唉,你小子可是撞狗屎運了啊。也虧得是你,不然這“太上感應訣”算是別想了...”岩在一旁看了看,然後也是歎了一口氣,這“太上感應訣”顯然是九天太清宮的不傳之秘,別人就算真與九天太清宮有著恩情。她們也斷然不會將這般至關重要的東西拿出來的。
  而且,這綾清竹聰慧異常,顯然也是隱約猜測到一些林動想學“太上感應訣”的目的,隻不過她卻並未多說。
  這女孩。的確總是喜歡默默承受,但卻堅強的從不與人言。那般感受,如人飲水,冷暖自知。
  “世間萬物,唯情債難還啊。”岩拍了拍林動的肩膀,道。
  林動默然,心情複雜,然後他跟著走出去,正好見到綾清竹在與蘇柔說著什麼,後者則是拉著她的手咯咯笑著,從他的角度來看,正好看見綾清竹那嬌嫩的耳尖似乎是有些發紅。
  “林動大哥,師姐就先交給你了,可要幫我們好好照顧她啊。”蘇柔遠遠的衝著林動揚了揚小手,嬌聲道。
  不過她話剛剛落下,綾清竹那劍鞘便是有點羞惱的敲在了她額頭上,頓時讓得她小臉苦了下來。
  一群九天太清宮的少女嬉鬧著,打趣了綾清竹一會,然後便是嬌笑著逐漸的遠去,清脆的笑聲,在這山林間遠遠的傳開。
  綾清竹望著她們遠去,這才轉身,來到林動麵前,道:“你打算什麼時候動身?”
  “那就明天吧,我回去與他們交代一下。”林動想了想,如今道宗已是無事,那便盡快去北玄域將青檀接回來吧。
  “嗯。”綾清竹輕輕點頭,而後不再多說,林動見狀也就轉身,兩人一路再度返回了道宗。
  回了道宗,正巧遇見應笑笑,她見到兩人一同回來,眼神不由得有些古怪,但卻並未說什麼,而林動也沒法解釋什麼,便囑托應笑笑先將綾清竹安排了一下,接著他去與應玄子說了一說要暫時離開的事,後者雖然有點訝異,但倒是沒什麼反對,隻是叮囑他此行小心一些,畢竟現在這天地間,都算不得太過的平靜。
  之後林動又去了後山,與應歡歡說了一番,她聽得林動要去接青檀回來倒是頗感讚同,當年她便是與青檀相識,兩人關係還算不錯,而她本身倒是想跟著前去,但奈何她現在的狀態實在不宜出岔子,因此也隻能遺憾的留在道宗。
  從後山出來,林動目光則是望向了遠處的一座山峰,略微想了想,吩咐一名弟子找來兩瓶好酒,然後他便是拎著掠上那座山峰,在那山巔上,他見到那道盤坐在岩石上的紅發身影。
  (更新早早送到~~~~~~~~~
  不過此時的我正處於睡夢之中,所以在夢中對大家說,來,諸位好漢,投出這一張重量十足的強大月票。
  感謝~)
  

Snap Time:2018-12-12 04:09:33  ExecTime:0.0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