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動乾坤》全文閱讀

作者:天蠶土豆  武動乾坤最新章節  武動乾坤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武動乾坤最新章節新書大主宰已發(15-03-25)      第一千三百零七章我要把你找回來(大結局!)(15-03-25)      第一千三百零六章最後一戰(15-03-25)     

第一千兩百二十三章相談


    “林動大哥!”

    蘇柔那驚喜的聲音,也是在此時打破了山林中的平靜,少女那秀美的臉頰上,布滿著欣喜之色。

    “林動師兄。”

    那些九天太清宮的弟子也是連忙抱拳行禮,神色中頗為的尊敬,林動於他們九天太清宮有著恩情,而且他們能夠報得大仇,那也全倚仗著林動。

    林動衝著她們笑了笑,然後將目光看向那身著白色衣裙的清冷女子,後者見到他看來,視線則是微微的移開,那握著劍鞘的玉手輕輕用力,白皙的肌膚上,有著細小的青色血管浮現出來。

    蘇柔看著兩人,卻是嘻嘻一笑,道:“林動大哥你有話要與師姐說?那我們先去前麵等著吧。”

    說完,蘇柔悄悄招手,帶著那些九天太清宮的弟子躍過綾清竹而去。

    綾清竹見到蘇柔她們要走,那素來清澈的眸子中終於是掠過一絲細微的慌色,急忙要伸手去抓蘇柔,卻是被後者調皮的躲了開去,然後她衝著綾清竹揚了揚手:“師姐,不急,我們還有的是時間,你們慢慢聊。”

    聲音落下,少女已是咯咯嬌笑著,帶著九天太清宮的弟子行出山林,而後嬉笑聲逐漸的遠去。

    隨著她們的遠去,這林中的氣氛也是再度的變得安靜下來,綾清竹立在原地,窈窕嬌軀有著極為動人的曲線,衣裙如雪,青絲輕束,氣質脫俗。

    雖然在剛開始她稍微的慌亂了一下,不過她心境畢竟相當的強大,很快的便是變得平靜下來,神色古井無波,隻不過那比起平常稍稍快了一點的呼吸,似乎還是暴露了一些她此時的心境。

    “這麼不辭而別,終歸不太好吧?”安靜中,林動緩步走了上來,他望著眼前的女子,微笑道。

    “我們已經打擾多日,道宗內事務繁雜,安靜的走,也能為你們減少一些麻煩。”綾清竹道。

    “真是這樣嗎?”林動站在綾清竹麵前,目光盯著那張即便是有著薄紗遮掩的絕色容顏,眼神深處泛起一抹柔色,突然歎了一口氣,道:“我們認識…似乎有八年了吧?”

    兩人在那小小的大炎王朝中相識,那時候的她,是高高在上的天之嬌子,而他,卻還僅僅隻是一個在跌跌撞撞中摸爬滾打的小家族稚弱少年。

    那時,他望著那張清淡的絕美容顏,唯有仰望著,那是他第一次見到那麼漂亮的女孩,他的心自然也是如同常人般有所跳動,隻不過他知道兩者間的差距,不得不承認,即便是林動,在那時候遇見綾清竹時,心中都是有著一絲自慚形穢的感覺。

    然而時過境遷,八年之後,曾經的少年,卻是屹立在這片大陸最巔峰的地方,這段路程,他為之付出多少,或許也唯有他心中明白,隻不過,他從未後悔。

    當綾清竹聽得林動這句話,那清澈的眸子中,也是忍不住的泛起了一些波動,旋即她緩緩抬頭,美眸凝視著那張年輕的臉龐,八年前,這張臉龐還帶著一些稚嫩,不過在麵對著她那停留在其咽喉處的劍鋒時,他的目光,依舊是那般的灼熱與執著。

    “八年時間,我們的身份倒是互相變了變,恭喜你,你超越我了。”

    綾清竹紅唇微抿,旋即她輕輕自嘲一笑,道:“師傅與我說過,我性子傲,猶如高山之蓮,但這對男人而言卻是猶如催情之藥,因為男人最喜歡的事,便是征服他們無法觸及的高山,而你,從一開始,就在想著如何征服我吧?”

    “不過你的確很強,以你現在的能力,要征服我也是很容易的吧。”

    綾清竹盯著林動,眼眶微紅,神色自嘲,她心中的情緒,林動又如何能懂,她知道自己給林動的第一印象是什麼,那時候的後者眼中的灼熱與執著讓得她明白,她成為了他目標,猶如幼狼仰望著高崖上的向陽花,於是他開始劈荊斬刺,奮力向前。

    一別數年,再次相見,少年已是今非昔比,雖說並非讓她震驚的程度,但因為某種關係的使然,她開始關注起那道身影,之後異魔域的相遇,在那太清仙池內,終歸還是讓得她平靜的心境蕩起了一些漣漪。

    異魔城的驚天慘戰,那道身影的浴血奮戰,讓得她心神微顫,不過素來心境便是非凡的她卻是生生將其壓製住,最終她當了一回讓得她心跳最快的看客,她並沒有給予任何的援手,非是不想,而是她相信,他不會就這樣的失敗,她相信,當他再度出現在東玄域時,必是王者歸來。

    而一切,也如同她所相信的那樣的成為現實,隻是,當他真正耀眼無比的出現在她的麵前時,她卻是略感陌生,當年的幼狼,終歸是來到了高崖上的向陽花前。

    隻是,那卻似乎隻是一種征服。

    或許他從來都不認為,當年那個在其眼中高高在a謫仙般的女孩,卻是會在不知不覺間,以一種無人察覺的方式注意著曾經卑微的他。

    即便是她的師傅百般逼問,但她卻始終未曾說出過他的名字。

    即便是她知道師出無名,卻還是莫名其妙-的在他離開後,去那個小小的大炎王朝,以一種從未有過的柔軟姿態,拜見著他的父母。

    即便明知不缺少她的注意,但她依舊默默的留在道宗,直到他渡過難關,而後她方才默默離去。

    她知道應歡歡,在那異魔城時,她便是見到了這個女孩為他所做的一切,她敢愛敢恨,那般心性有時會讓得她有些生羨,但她終歸不是她,她如蓮花般內斂,將所有的一切,都是掩藏在那清冷的內心深處,無人觸及。

    或許,正因為如此,他對自己,方才始終都是抱著那種試圖征服的心態,而非是她想要的那種純粹情感。

    林動怔怔的望著眼前這眼眶微紅的綾清竹,這時候的她,有著他從未見過的柔弱,那種猶如外殼般的清冷淡然,在此時仿佛是盡數的消除,他能夠感覺到後者心中突然湧起的波動。

    林動沉默著,半晌後,方才緩緩的伸出手來,想要將她臉頰上的淚水搽去,但卻是被她輕輕的避開,而後她自己搽去,那神色再度變得淡然下來,那一幕,仿佛先前僅僅隻是錯覺一般。

    “倒不是想著什麼征服,以前我想得挺簡單的,就是想讓你刮目相看,我隻是想證明一下,你曾經對我的否認是錯誤的。”林動沉默了一會,而後輕歎了一聲,聲音柔和。

    綾清竹微偏著頭,沒有看他。

    “那時候,你也知道我們之間的差距,那時更發生了那種事,其實我也明白,那恐怕就是懶蛤蟆吃天鵝肉,隻不過我這癩蛤蟆,稍微的有些野心,因為我想,等有一天能夠再站在你麵前的時候,我可以正視著你,而不用再如當年那般去仰望著。”

    “我…那時候,隻想平等的站在你的麵前。”林動臉聲音輕緩的道。

    聽得林動這句話,綾清竹的嬌軀也是微微的顫了一下,然後她緩緩的轉過頭,望著林動,此時後者臉龐上掀起了一道笑容,隻是那笑容中,透著絲絲疲色,為了那個簡單的心願,他同樣走了很多年。

    綾清竹玉手輕輕握攏。

    “說這些,隻是想告訴你,我並非是你所想的那樣,將你徹底征服,然後去享受這種病態的快感,我隻是想…和你平等,你知道嗎?不然的話,我也不會在聽見九天太清宮出事後,第一時間便是趕了過去。”林動聲音沙啞的道,很久以前,他的確很想超越她,但在那之中,就奠沒有摻雜其他的情感麼?這一點,他心中最為的清楚。

    綾清竹貝齒輕輕咬著紅唇,半晌後,她螓首輕點,有著一道細微的嗯聲從那薄紗下傳出。

    接下來,兩人則又是陷入了一些沉默,不過這種沉默卻是沒了剛開始的壓抑,綾清竹亭亭玉立,低頭輕輕看著手中的青鋒長劍,雖然氣質依舊是那般的清冷,隻不過比起先前,仿佛是多了一些靈氣。

    遠處,突然有著一些嬉笑聲傳來,綾清竹這才一驚,抬頭看了林動一眼,道:“我要回九天太清宮了。”

    “哦。”

    林動愣了愣,道:“九天太清宮重建好了?沒什麼問題吧?”

    “嗯,雖然師傅坐化了,不過宮內諸多長老隻是受重傷,如今也大多恢複過來,隻是我現在是新一任宮主。”綾清竹點點頭,道。

    林動心中輕歎了一聲,這些時間,九天太清宮也是經曆大變,宮門被毀,宮主坐化,這一切的責任都是落在了綾清竹身上,但她卻從未表露過什麼,而是默默的將其肩負著,那種一貫的堅強,有時候也讓人心疼。

    “你將這玉石拿著,若是遇見問題就捏碎,我立即趕來。”林動遞過一塊黑色玉石,道。

    綾清竹見狀,微微猶豫了一下,這才接過,然後輕握在手心,淡淡的溫度散發開來。

    “那…那我先走了。”綾清竹看了林動一眼,道。

    “嗯。”

    林動笑著點了點頭,綾清竹這才邁步走出,不過沒走兩步,突然有著一道聲音突兀的從後麵響起:“等等,他還想問你為什麼你身上會有符祖的波動?”

    突如其來的聲音,讓得綾清竹愣了一下,然後她轉過身來,卻是見到一道光影從林動的體內飄了出來,然後林動那臉龐,便是徹徹底底黑了下來。

    

Snap Time:2018-07-21 17:58:38  ExecTime:0.2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