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動乾坤》全文閱讀

作者:天蠶土豆  武動乾坤最新章節  武動乾坤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武動乾坤最新章節新書大主宰已發(15-03-25)      第一千三百零七章我要把你找回來(大結局!)(15-03-25)      第一千三百零六章最後一戰(15-03-25)     

第八百二十四章頂尖強者雲集


    天空之上,空間撕堊裂,身著灰白長衫的男子,麵色噙著許些陰沉與憤怒,踏空而出,而隨著他的出現,那人元子籠罩著整座城市的威壓,頓時退散而去。

    “應玄子道宗掌教也現身了啊”

    城市中,無數道目光望著天空上出現的人影,頓時有著道道驚嘩聲傳出,旋即隱隱的有些激動,這種大人物之間的對碰,可不是什麼時候都能看見的啊.

    “恭迎掌教!”塵真四人以及眾多道宗弟堊子,也是在此刻大喜,急忙恭聲喊道。

    他們都很清楚,今日的事情,人元子已經出手,若是應玄子不出現的話,那根本無人能夠將其阻攔。

    “應玄子,你總算是肯現身了啊.”人元子望著應玄子,雙目微微眯了眯,旋即淡淡的道。

    應玄子視線先是看向了那抱著應歡歡的林動二人一眼,望著兩人那般傷勢,他深邃的眼瞳之中也是掠過一抹冰寒之色,聲音低沉的道:“人元子,你好歹也是一宗掌教,竟然舍得拉下臉當著這麼多人的麵對我道宗的弟堊子出手,你還真是不把你的臉當臉看了啊”

    人元子眉頭皺了皺,麵色略顯不太自然,旋即道:“我元門弟堊子,此次被你們道宗林動盡數屠戮,此事,未免同樣也做得過分了一些吧?”

    “宗堊派大賽有著宗堊派大賽的規矩,這些屆我道宗的損失莫非還輕了?你們元門弟堊子這些屆的宗堊派大賽做了些什麼事所有人都心知肚明,我道宗可曾追究過什麼?難道你還真以為我道宗就不敢與你元門拚得魚死網破?”應玄子冷笑道。

    應玄子的聲音落下,城市之中也是有著一些噓聲響起,這的人,大多都是知道道宗這些屆宗堊派大賽的損失而現在元門以此為借口,顯然是連一些路人都是看不過去。

    人元子眼中掠過一抹陰沉之色,他盯著應玄子,緩緩的道:“這林動,必須到我元門去贖罪,你若真要阻攔,我元門絕不會善罷甘休!”

    人元子的聲音中,多了一些威脅之意,他對應玄子頗為了解後者素來謹慎沉穩,一般麵對著這種宗堊派戰爭都是盡量的避免,當年周通之事,雖然損失了愛徒,但他最終還是壓下了宗堊派內的主戰聲,所以他相信此次為了一個林動,應玄子也必定會選擇退避。

    應玄子顯然也是聽出了人元子的弦外之音,那眼神深處,當即便是有著一抹森冷掠過,他手掌緩緩緊堊握,然後他便是感覺到一道目光投向了他,視線微側,隻見得林動懷中的少堊女,正輕堊咬著嘴唇的將他給盯著,那眼中,有著一些哀求之意

    咻!

    人元子見狀,淡淡一笑,手掌淩空一抓,便是化為一隻黑白大手直接對著林動抓去。

    “掌教!”塵真等人見狀,頓時色變,急道。

    應玄子眼神陰沉,他盯著那道滿身鮮血的年輕身影,後者隻是安靜的抱著懷中少堊女,並沒有說任何求救的話語,倔強執著得猶如頑石。

    少堊女明亮的目光,依舊在死死的將他給盯著,隻是那貝齒緊堊咬的嘴唇處,有著殷堊紅的血跡滲透出來,淒然而豔堊麗。

    “唉。”

    一道輕歎,終是在應玄子的心中響起,旋即他的眼神陡然淩厲起來,袖袍猛然一揮,空間扭曲,直接是生生的將那黑白大手震爆而去。

    “你!”人元子眼神一沉。

    “我曾經跟這小家夥說過,隻要他一天還是道宗弟堊子,道宗便是他的靠堊山,今日堊你若是要動他,那我道宗上下,就陪你元門一戰!”應玄子盯著人元子,低沉的聲音,猶如雷鳴,令得天地都是有些顫堊抖。

    人元子的麵色,終於是在此刻逐漸的變得難看起來,顯然他是沒想到,素來求穩的應玄子,竟然會說出這番話來。

    超級宗堊派之間的戰爭,顯然是極為的可怕,元門實力雖然強於道宗,但人元子心中明白,這戰爭,他們即便是勝,也會付出龐大的代

    “應玄子你這樣做,可太不智了啊。”人元子冷聲道。

    “我道宗並不喜與人起爭端,當年之事,周通魯莽,殺上元門,我無話可說,但這次,林動雖在異魔域殺盡你元門弟堊子,但卻在規則之內,於他無錯,若是我再忍讓於你元門,我道宗弟堊子,可還有凝聚之心?”應玄子雙目冰冷,道。

    應歡歡大眼睛之中,在此刻有著欣喜之色湧堊出來,她知道,應玄子說出這番話,想來就算是人元子也不敢輕舉妄動。

    人元子麵色陰晴不定,一時間竟是有些無話可說,宗堊派戰爭這事,就算是他,也不敢輕易的開啟,而且現在.也的確還不是時候

    “,應掌教的話倒也的確在理,林動之事,的確在規則之中,我元門,便不再追究此事”而在人元子麵色變幻時,這片天空中,突然有著一道淡笑聲響起,然後眾人便是見到,天空上的空間再度扭曲,兩道堊人影,緩緩浮現。

    兩道身影,一人身著黑袍,黑色的長發披散在身後,探出袖袍的雙掌顯得有些蒼白,但其臉龐,卻是如玉溫潤,雙目猶如星辰,仿佛有著洞穿生死的力量。

    而在他身前那人,則是一身白袍,皮膚白堊皙,他看上去相當普通,隻是那對雙眼,竟是呈現黑白之色,猶如陰陽交匯,彌漫著神秘。

    這兩道身影一出現,所有人都是能夠清晰的感覺到他們周堊身的空間,都是有些劇烈扭曲起來,顯然,他們並不是尋常人物。

    “天元子,地元子.元門三大掌教竟然都出現了”

    城市之中,猛然在此刻爆發出無數道倒吸冷氣的聲音,所有人都是目瞪口呆的望著這一幕,這些往日在東玄域上神龍見首不見尾的頂尖強者,今日卻是一個個的接連冒了出來

    應玄子望著這現身的兩人,眼中卻是略過一絲晦色,麵對著元門三大掌教,即便是他,也是感覺到了一些壓力。

    “,還是兩位掌教識大體啊,小輩之間的爭鬥,任由小輩去便是了,我們插手,恐怕反而落了臉麵。”

    就在天空上那兩名渾身彌漫著神秘的身影出現後,應玄子身後的空間,竟也是扭曲起來,一名白發白須的藍袍老者,也是笑眯眯的走了出來。

    “那是太長堊老!”塵真四人望著那現身的藍袍老者,頓時大驚,旋即眼中有著濃濃的喜色湧堊出來。

    這樣一來,他們道宗的聲勢,倒是壯了不少。

    “乾老鬼?你竟然還活著.”

    人元子望著那出現在應玄子身旁的藍袍老者,眼中頓時掠過一抹驚色:“你居然也渡過生死劫,晉入轉輪境了?!”

    “,原本以為會直接坐化隕落,沒想到誤打誤撞下又活了下來”藍袍老者笑眯眯的道。

    “那倒是要恭喜道宗又添一名轉輪境強者了”天空上,那身著白袍,雙目猶如陰陽的男子,微微一笑,衝著藍袍老者彎身笑道。

    “人元子,林動之事,便就此揭過,規則是如此,我們也不得讓他人以為我元門輸不起。”白袍男子視線轉向人元子,笑道。

    人元子聞言,眉頭皺了皺,旋即淡淡的點了點頭。

    應歡歡聽得此話,心中大石終於是放了下來,然後便是欣喜的看向林動,但卻是並沒有從後者臉龐上見到半點的喜悅。

    “事情不會這麼完的”林動低頭,對著懷中少堊女牽扯起一個頗為勉強的笑容,道。

    天空上,天元子也是衝著林動露堊出一個意味深長的笑容,然後將視線投向了那束縛著小貂的生死之界,笑道:“不過,我元門與天妖貂之間的事,想來應掌教也應該清楚,所以接下來,便請管好你們的人吧”

    應歡歡臉頰上的欣喜一點點的凝固,她望著林動臉龐上湧上來的猙獰,心髒仿佛都是開始收縮了起來。

    “對不起”

    林動沾染著鮮血的手掌,輕輕堊撫摸堊著少堊女冰涼的臉頰,聲音沙啞的道:“他是我兄弟我不可能袖手旁觀的”(

Snap Time:2018-04-24 06:53:15  ExecTime:0.2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