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動乾坤》全文閱讀

作者:天蠶土豆  武動乾坤最新章節  武動乾坤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武動乾坤最新章節新書大主宰已發(15-03-25)      第一千三百零七章我要把你找回來(大結局!)(15-03-25)      第一千三百零六章最後一戰(15-03-25)     

第七百一十三章對戰應歡歡


    第七百一十三章

    寬敞的場台之上,少女笑盈盈的望著前方一臉無奈的林動,纖細柔軟的身肢在衣衫的包裹下延伸出動人的弧線,陽光照耀下來,讓本就靚麗的少女,變得更為的耀眼,當即在這一霎那,投注到這片場地的目光,便是變得火熱了許多。

    “怎麼會是你?”林動有點頭疼的道。

    “怎麼不能是我?我也是參賽者啊,難道你還不準我參加殿試啊?”應歡歡抱著古箏,微偏著頭,看著林動,笑得跟一個小狐狸似的。

    “有什麼好笑的?第一場遇見我,難道很開心?”林動搖了搖頭,道。

    應歡歡淺眉微蹙,旋即烏黑的眼珠咕嚕嚕的轉了一下,點了點頭,道:“這個好像的確是個問題,你這家夥那麼凶殘,我應付起來是有點困難。”

    “凶殘…”

    林動嘴角扯了扯,有種拎著她將其丟出去的衝動。

    “那要不你這場就讓我贏吧。”應歡歡淺眉揚開,嫣然笑道。

    “做夢。”

    林動沒好氣的白了她一眼,旋即上前一步,道:“首先提醒你,一旦動手,我可沒憐香惜玉的打算,你自己小心。”

    “你就這麼無情?”應歡歡小臉滿是幽怨,雖然林動知道她是裝出來的,但還是感到頭疼,這簡直就是在為他拉仇恨啊,他已經能夠感覺到那些從周圍射來的各種凶狠目光了。

    嘴上的交鋒,林動知道今日恐怕是奈何不了應歡歡,所以也就不再廢話,雙手輕握,便是有著滾滾元力自其體內席卷而開。

    “哼,還真當本姑娘怕你不成!”

    見到林動這般陣仗,應歡歡一聲輕哼,旋即臉頰上的俏皮之色倒是略作收斂。她先前所說,自然也是開玩笑的成分居多。雖說她平日古靈精怪,但卻斷然是不可能在這種場合對林動提出這種過分的要求。

    “早就看你這臭屁的家夥不爽了,今天看本姑娘怎麼收拾你!”

    應歡歡碎碎念的嘀咕著,旋即玉手一揮,直接是憑空懸浮盤坐,碧綠古箏放於雙腿處,而後那完美般的玉手,便是落在了古箏上。

    而在應歡歡玉手落至琴弦上時。她臉頰之上神情也是肅穆了一些,大眼睛之中,光芒凝聚,最後帶著許些銳利的盯著前方的林動,在那份銳利之下,還有著許些倔強的不服輸。

    當初在那擇殿台上時,林動的實力。根本還不被應歡歡看在眼中。然而這才短短不到一年的時間,前者實力卻已是突飛猛進,甚至是將她都是超越了過去,雖說平日應歡歡對此並沒有表現出什麼,但不管怎樣,外表活潑的她,同樣有著相當高傲的內心。

    她可不願意被林動甩開這麼多。

    大眼睛之中銳利凝聚,應歡歡玉手也是陡然撥動了琴弦,頓時輕揚之聲響徹而起。數道碧綠光弧直接是暴掠而出,狠狠的射向林動。

    砰砰。

    麵對著那些射來的碧綠光弧,林動手掌伸出,猛然握下,那些光弧尚還未接近其身體,便是被生生捏爆而去。

    應歡歡的實力,處於八元涅槃境。比起那位洪崖洞的霍真,或許是要稍弱一線,但她本身修煉之道,乃是頗為偏門的音波攻擊,這種攻擊。極為的奇異,若是一個不小心便是會中招。進而失去先機陷入下風。

    所以,在麵對著她的攻勢時,雖說林動麵色平淡,但心中,卻是留著一絲慣有的謹慎。

    應歡歡見到攻勢如此輕易被林動瓦解,淺眉也是微蹙,隻有真正的站在了林動的對麵,她才能夠感覺到他的棘手與難纏,最關鍵的是,後者的雙目,始終都是如幽潭般平靜,再配合著那湧動氣息,攻防之間,宛如一體,堪稱固若金湯。

    這種對手,可真是不好對付…

    應歡歡玉手落在琴弦之上,貝齒咬著嘴唇,一條倔強的弧度在其唇角處揚了起來,旋即她玉手猛然按在琴弦之上,接著,殷紅的鮮血再度從其掌心中滲透出來,轉眼間,無數道血絲,便是在那碧綠古箏之上紛紛的蔓延開來。

    嗡!

    磅的波動,在此刻陡然自應歡歡體內席卷而出,滔天的紅光自其體內爆發開來,最後迅速的在其身後,化為一座巨大的菩提之樹。

    菩提樹輕揚,樹葉擺動間,有著極為悠揚與動聽的聲波,在這片天地間傳蕩開來。

    突然間出現在場地中的巨大菩提樹,也是迅速的吸引了不少目光看來,旋即驚嘩的聲音,也是迅速的傳開,顯然都是聽說過這天殿之中,僅次於天皇經的強大武學。

    “,歡歡的無相菩提音竟然是修煉到了這種地步,真是難得。”那前方的席位上,天殿殿主齊雷望著這一幕,不由得笑道。

    “無相菩提音雖然不弱,不過對林動而言,恐怕沒太大的威脅,這妮子倒也是有些倒黴,第一場就遇見了林動。”應玄子笑了笑,道。

    “林動那家夥,可不像是會憐香惜玉的主.,歡歡那妮子這次怕是有些苦要受了。”地殿殿主莫驚天笑道。

    一旁數人聞言,也是輕笑出聲,目光饒有興致的望著那一處場台。

    “無相菩提音。”

    應歡歡俏臉略顯凝重,旋即大眼睛看了林動一眼,纖細玉手,陡然自琴弦之上撥動而過:“眾生相!”

    音波陡然傳出,那顆菩提樹也是搖動起來,一時間,整片天地,都是有著那種悠揚音波回蕩。

    而在這種音波回蕩間,林動前方的空間開始扭曲,猶如一麵鏡子,緊接著,一道與林動一模一樣的身影,便是在他那有些愕然的目光中,緩緩走出。

    “有意思…”

    林動望著眼前這道與他一模一樣的“影子”,眉頭忍不住的揚了一下,他能夠感覺到,這影子不僅跟他一模一樣。甚至體內還湧動著不俗的元力波動,顯然。這並非隻是一種單純的幻影,而是真正的按照他的實力拓印出來的東西…

    當然,這“影子”,並不具備林動完全的實力,但即便如此,也足以讓人感到棘手。

    而這一招,當初應歡歡在攔截姚翎等人時也曾經施展過,而也就是憑借此招。她方才能夠將姚翎等人攔住那麼久的時間。

    應歡歡看了臉龐上有著訝異的林動一眼,旋即臉頰上掠過一抹小得意,玉手輕揚,那道“影子”陡然暴掠而出,凶猛勁風,直接是對著林動籠罩了過去。

    “!”

    林動硬接了“影子”一拳,那種力道。約莫有著他全盛時期五成般的模樣。看這情況,應歡歡製造出來的這種“影子”,是因為對方的實力而有所差異。

    一拳無果,那“影子”卻是直接悍不畏死的對著林動衝來,旋即其眉心蠕動,一道灰色眼睛浮現而出,然後淩厲灰芒,快若閃電般的對著林動暴掠而去,這“影子”。竟是連林動所修煉的武學,都是具備著,看來這無相菩提音,果然是有著它那神奇之處。

    林動屈指一彈,青光直接是在麵前凝聚成一枚青色鱗片,將那一道灰色光束抵禦而下,而就在他準備反擊時。突然有著飄渺琴音傳來,在那種琴音的籠罩下,他體內的元力運轉,竟都是變得緩慢了一些。

    察覺到體內元力的變化,林動眉頭微皺。看了一眼不遠處的應歡歡,這妮子雖然小臉有點蒼白。但卻還是在催動著元力撥動琴弦,試圖對他造成幹擾。

    “這種音波,對我可沒作用。”

    林動輕吐了一口氣,心神一動,吞噬之力在體內蔓延而開,直接是將那些侵入體內的音波之力,盡數吞噬。

    轟!

    狂暴的元力,終是在此刻陡然自林動體內爆發而開,其平靜雙目,也是在此刻有著淩厲之色湧動起來,誰都看得出來,他是要真正動手了。

    應歡歡見狀,清眸之中也是掠過一抹緊張之色,不過還不待她有所動作,林動已是一步跨出,直接是欺進那“影子”身旁,沒有任何多餘的舉動,手掌閃電般的洞穿“影子”防禦,然後落在其胸膛處。

    嗤嗤!

    手掌落至影子胸膛,但卻並沒有狂猛力道爆發,反而有著一道道細微的黑線湧出來,旋即,一股吞噬之力,陡然爆發。

    !

    吞噬之力悄然湧動,那“影子”頓時劇烈的顫抖起來,最後砰的一聲脆響,便是炸裂開來,化為一片虛無。

    林動遠超本身實力的戰鬥力,來自多個方麵,但顯然,應歡歡複製出來的這種“影子”,隻具備林動正常水準的一半,其餘的那些戰力增幅的東西,卻是無法複製出來,所以,一旦林動出手,這“影子”顯然是難以阻攔。

    應歡歡見到林動一招毀掉影子,眼中也是掠過一抹驚慌之色,但她依舊沒有認輸的打算,銀牙一咬,就欲再度撥動琴弦。

    啪!

    不過,就在她琴弦撥動時,一隻手掌已是暴掠而來,然後一把拍在了古箏之上,將那音波徹底擾亂。

    “你!”

    應歡歡抬頭,望著那如同鬼魅般出現在麵前的林動,貝齒咬著嘴唇,心神一動,身後那巨大的菩提樹上,樹葉飄落而下,猶如利箭一般,帶著極端淩厲的勁風,對著林動籠罩而去。

    林動身形紋絲不動,下一霎,雄渾的精神力,陡然擴散而開,猶如無形的屏障將其包裹,那些樹葉,在距其身體尚還有些距離時,便是爆成了粉末,消散不見。

    林動掌心微曲,吞噬之力湧動,而後掌心一吸,竟直接是生生的將古箏從應歡歡懷中搶了過來,旋即笑眯眯的望著後者,道:“你輸了。”

    “把古箏還給我,我沒輸!”應歡歡倔強的不肯認輸,伸手就要把古箏搶回來。

    林動身體一側,避開撲過來的少女,然後他揚起古箏,毫不客氣的便是對著少女嬌臀拍了下去。

    啪。

    清脆的聲音響起,但林動卻是在這一霎那感覺到原本喧鬧的周圍陡然變得安靜了許多,再接著,一道道足以將其洞穿的火辣辣目光,便是鋪天蓋地的射了過來。

    “你…你…”

    應歡歡顯然也是被林動這一拍給拍傻了,她愣了好半天,然後小臉頓時因為羞惱變得通紅如火,大眼睛死死的把林動給盯著,竟是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竟然在這大庭廣眾下被林動用古箏扇了屁股…

    林動在那古箏拍下去的時候,心頭也是有點後悔,但此時做都做了,所以麵對著應歡歡那羞惱到幾欲暴走的目光,他隻能幹笑一聲。

    應歡歡臉紅欲滴,但最終她還是忍住了撲過去狠狠咬林動幾口的衝動,一把將林動手中的古箏搶過來,然後便是逃一般的竄離場台,留下的一道極為羞惱的聲音。

    “色狼!”(未完待續。)

    

Snap Time:2018-07-17 11:47:55  ExecTime:0.2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