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動乾坤》全文閱讀

作者:天蠶土豆  武動乾坤最新章節  武動乾坤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武動乾坤最新章節新書大主宰已發(15-03-25)      第一千三百零七章我要把你找回來(大結局!)(15-03-25)      第一千三百零六章最後一戰(15-03-25)     

新書大主宰已發

  
  黑暗伴隨著撕心裂肺的痛苦,湮沒了林動的神智,他的意識似乎是陷入了無盡的黑暗之中,隱約的,仿佛是還有著猶如野獸般痛苦的嘶嚎聲自那黑暗之中傳出。
  那般嘶嚎,不知道持續了多久,終於是開始逐漸的減弱,那道聲音的主人,仿佛是力竭而去。
  不知何時,絢麗的光彩自黑暗中爆發出來,將那沉淪在其中的意識包裹,光彩猶如無數的畫麵,閃爍而過,那每一個畫麵,仿佛都是一個輪回。
  林動的意識,被這些輪回漩渦強行扯進去,再然後,他的意識徹徹底底的失去,那種感覺,比起他渡三重輪回劫時還要可怕。
  輪回轉動,那道意識最終也是無可自拔的陷入了其中,他的記憶猶如被剝奪,一種又一種的新生記憶,將他所占據
  一世輪回,他依舊是青陽鎮的那個林動,他依舊是在為了能夠給父親討回公道而努力的修煉著,隻不過這一次,他再沒有了什麼祖石,而隻是一個林家中平凡而執著的少年。
  他努力的修煉著,試圖向那林氏宗族之中最為耀眼的天才發動複仇。
  然而這一次,他沒有了曾經的隱忍,雖然經過努力,他已經讓得林家成為了青陽鎮最為強大的家族,但最終,卻是因為對林琅天仇恨的泄露,徹底的引來了殺機。
  血與火,彌漫了林家。
  身著林氏宗族服飾的內族之人,麵色冷漠的將那長劍刺進了柳妍的身體之中,鮮血噴灑,她卻是竭力的對著不遠處呆呆的望著這一幕災難的青年淒厲的叫喊著:“動兒,逃!”
  他的心中,湧上濃濃的恐懼,而後他便是見到,一道身體修長,麵容俊逸的男子緩步而來,在他手中的長劍上,還有著他的親人鮮血滴落下來。
  “你就是那個要對我複仇的林動?”那俊逸男子站在林動的麵前,臉龐上,有著一抹淡淡的嘲諷浮現出來,那種目光,猶如俯視著螻蟻一般。
  “我要殺了你!”
  林動眼睛血紅,刻骨的仇恨湧上心間,而後他咆哮著衝向林琅天,但卻隻是見到後者嘴角那冷漠而譏諷的笑容。
  “卑賤的分家之人,真是連上下都分不清楚,留在這世間,也是玷汙我林氏宗族的名聲。”
  譏諷的聲音自林動的耳邊響起,旋即鋒利的劍芒閃掠而來,毫不猶豫的洞穿了他的脖子,鮮血噴灑間,他開始無力的倒地,在那血泊中,他見到林嘯,林震天他們,都是跪倒在不遠處,而後被那鋒利劍鋒,自脖間劈砍而過。
  一顆顆人頭掉落下來,那睜大的眼睛中,滿是不甘的絕望之色。
  他的視線,開始黑暗,最終帶著無盡的悔恨,消散而去
  有一世,沒有了所謂與林琅天之間的仇恨,他天賦過人,最終憑借著自己的努力,讓得林家重回宗族,而且最後,他也是成為了林氏宗族中最為耀眼的人。
  後來,在他掌管之下,林氏宗族成為了大炎王朝最為強大的家族,而他,也是成為了大炎王朝的第一強者。
  隻是,這一世,沒有應歡歡,也沒有綾清竹。
  最後,隨著壽命的極限,他在那林氏宗族無數族人悲傷而敬畏的目光中,躺進了棺木之中,隻是在視線黑暗的那一霎,他隱隱的感覺到,自己似乎是失去了什麼最為重要的東西
  輪回,一世接一世,猶如永無止境,林動的意識,陷入那種輪回之中,再也找不到真正的自我。
  他榮耀過,卑賤過,受人敬畏過,也遭人恥笑過,人生百態,盡受無疑。
  他就猶如行屍走肉一般的渡過一世又一世,唯有每當在生命走到盡頭時,他方才能夠感覺到,他似乎是依舊沒有找到什麼,同樣的,他也並沒有找回自我。
  後來又一世,他遇見了綾清竹,不過那僅僅隻是驚鴻一瞥,兩人之間,並沒有發生過石墓那香豔的荒唐,後者依舊是高高在上猶如謫仙般的仙女,而他,卻是無數仰望著她的人之一。
  那一世,他異常的平凡,一事無成,最終鬱鬱而終。
  輪回在轉動,已是不知道經曆了多少輪回,但那意識,卻是在輪回之中越來越渾濁,仿佛將會永久的沉淪下去
  一世又一世。
  這一世,他又成為了道宗的弟子,然後,在那堙A他再度見到了一道活潑而俏麗的倩影,那烏黑的馬尾輕輕的跳動著,仿佛能夠為人心中增添無數的活力。
  她依舊是道宗中的小公主,而他略顯普通,隻是在那重重人群中,兩人對視,仿佛都是微微顫了一下,一種莫名的情緒,充斥了他的心中。
  他喜歡上了她。
  於是他開始奮力的修煉,他開始脫離平凡,從那道宗弟子之中脫穎而出,伴隨著他在道宗弟子中的呼聲越來越高,那道悄然注視著他的俏目,也是愈發的明亮。
  他們最後成為了道宗之中最令人豔羨的兩道身影。
  他們一起修煉,一起執行任務,生死之中,情意湧動。
  道宗的後山,漫山遍野的鮮豔花朵,風一吹來,幽香頓時彌漫了天地。
  林動盤坐在那花海中,望著前方,那堙A身段窈窕柔軟的少女,正輕靈而舞,漫天鮮花伴隨著她的腰肢的扭動,匯聚在她的周身,少女那清脆如銀鈴般的咯咯笑聲,猶如天地間最為動聽的音律。
  他目光柔軟的望著少女,那一霎那的心靈最深處,仿佛是有著一種複雜得連他都無法分辯的情緒湧了出來,那種情緒深處,似乎是有著一種撕心的痛苦。
  不知不覺,他紅了一些眼睛。
  “喂,你怎麼啦?”
  清脆的聲音在耳邊響起,少女漂亮的大眼睛疑惑的看著他,烏黑的馬尾在陽光的照耀下,閃爍著一些動人的光澤。
  他望著那張容顏,突然伸手抓住她的柔荑,他似是沉默了許久,最後,喃喃的道:“嫁給我吧。”
  當他這句話說出來的時候,他能夠感覺到,一種特殊的情感,仿佛是穿越了無盡輪回,重重的擊中了他的心髒。
  要給她幸福。
  那種情感,似乎是在這樣的說著。
  少女也是被他突然的話嚇了一跳,旋即那俏美頓時變得緋紅下來,大眼睛中彌漫著嬌羞之色,旋即她輕輕的點頭。
  整個道宗,彌漫在了喜慶之中。
  作為道宗最為優秀的弟子,他與掌教之女相合,顯然是眾望所歸的事。
  在那紅燭遍布的新房之中,他輕輕挑起那鮮豔的頭簾,他望著紅簾之下那張嬌羞動人的俏臉,眼睛卻是不由自主的再度通紅了起來。
  然後,他在新娘那疑惑而羞澀的目光中,低下頭,將那一抹柔軟,重重的含入嘴中。
  那一夜,有著春光湧動,隻是少女那帶著一絲痛楚的輕哼聲中,卻是包含著無盡的幸福。
  大婚之後,兩人更是形影不離,那般不舍不棄的情感,讓得不少人羨慕不已,人世間,能夠彼此尋找到所珍惜的人,那的確是一件幸福得讓人不願蘇醒的美好事情。
  隻不過,應歡歡卻是覺得,在那大婚之後,林動突然有時候會變得沉默許多,他呆呆的坐在山崖上,望著到宗內眾多弟子的修煉,那眼神似是有些茫然。
  不過這種茫然的眼神,每當轉移到應歡歡身上時,便是會化為一種溫暖,隻是,那溫暖深處,仿佛隱藏著什麼不敢言起的情緒。
  “你是不是有什麼瞞著我?”她最終忍不住的問道。
  不過麵對著她的發問,林動卻是微微一笑,將她輕輕的攬進懷中,那種柔軟讓得她身心都是化了開去,再也不記得質問的緣由。
  “我會讓你永遠都開開心心的。”林動將臉埋在她烏黑而幽香的長發中,心中仿佛是有著喃喃的聲音響起。
  時間,一年又一年的過去,不知不覺,已是大婚後的三年。
  在那道宗山崖上,應歡歡那潔白修長的雙腿在崖外輕輕的擺動著,然後她微偏著頭,望著一旁的那望著道宗內的青年,後者的身影,愈發的沉穩。
  她望著他,抿嘴一笑,有些嫵媚少婦的動人風采。
  “爹爹說按照你的修煉進度,恐怕兩年後就有資格繼承他的位置了呢到時候,我是不是也要叫你林大掌教?”她俏皮的笑著道。
  “那你就是林大夫人。”林動笑著伸出手指彈了彈她光潔的額間,眼中滿是寵溺。
  應歡歡笑吟吟的望著他,突然輕歎了一口氣,道:“你是不是有什麼話要對我說?”
  “嗯?”
  “你不覺得嗎?自從我們大婚後,你似乎變了一些,不是說變得不好,隻是對我太好了而且那種好,讓我感覺到你似乎是在補欠著什麼。”應歡歡微微有些低落的道。
  “我隻想讓你知道,你並不欠我任何東西,我愛你勝過我愛我自己。”應歡歡輕咬著紅唇,輕聲道。
  林動臉龐上的笑容仿佛是在此時逐漸的僵硬,他輕輕的撫著應歡歡的臉頰,喃喃道:“為什麼你總是這麼傻啊”
  “那你要告訴我嗎?”應歡歡輕聲道。
  林動沉默著,他望著遙遠的地方,漆黑的雙目中似乎是有著極端複雜的情感湧出來,許久後,他輕聲道:“願意聽我講一個故事嗎?”
  “嗯。”應歡歡點著小腦袋。
  林動笑著,笑容苦澀,然後他開始講起一個故事,在那個故事堙A也有著一個叫做林動的人,同樣的,還有著一個叫做應歡歡的女孩,而且,那個女孩還擁有著所謂遠古八主之一的冰主轉世的身份,在那堙A還有著可怕的異魔
  在那堙A他們聚少分多,但那種感情,同樣真摯,而且,他們最終也沒有如同這堥滲賮痊陘狻d。
  他的聲音,微微的有些低沉,其中仿佛是有著無盡的悲傷在湧動。
  應歡歡望著此時的林動,不知不覺,通紅了眼眶,特別是當她在聽見那個應歡歡最後燃燒自己,將他送入祖之路時,晶瑩的水花已是順著臉頰流淌了下來。
  “她總是這麼不聽你的話,你一定很惱她的吧?”應歡歡紅著眼睛,道。
  “是啊若是能夠最後真的一起滅亡,其實也是一種幸福,總好過將那種悲傷留給活著的人獨自去承受要好啊,那樣真的很難受很痛苦的啊。”林動輕聲道。
  “可是有些東西,終歸是無法避免的,你要承受這份悲傷,但她也要承受欺騙摯愛之人的痛苦。”
  “是啊,我沒資格惱她的”林動突然微微一愣,笑道:“那隻是一個故事罷了。”
  應歡歡卻並沒有回答,那大眼睛隻是靜靜的看著他,淚水止不住的流下來:“其實我們便是那祖之路中的輪回吧?”
  “這些都是假的吧?”
  林動望著她,然後拉起她的小手放在自己心髒處,道:“真的假的,你難道感覺不到嗎?有些東西,即便是千般輪回,依舊無法改變。”
  “而且,如果這真的是輪回的話,那我寧願為之沉淪。”
  “我現在,隻想陪著你,好嗎?”
  應歡歡輕輕的搽拭著臉頰上的淚花,又哭又笑:“我突然很嫉妒那個我了,怎麼辦?”
  “我知道你這是想要補償我,不過,這不是我所想要的,雖然我知道你對我的情感同樣的真實。”應歡歡輕輕一笑:“因為,我也是她,沒有你心中的所想,這一切,都不會出現。”
  “而且,她能夠為了你燃燒輪回,你認為,我可能會因此讓你沉淪在這般輪回之中嗎?”
  林動望著她,怔怔無言,即便是輪回之中,她的性子,依舊是沒有絲毫的變化。
  “我為你彈琴好嗎?她最後沒有做的事,我來幫她做。”
  應歡歡鬆開林動的手掌,玉手一揮,便是有著翠綠色的古箏閃現出來,她對著林動微微一笑,臉頰上的淚水閃爍著光澤。
  纖細的素手緩緩落下,修長的玉指在琴弦之上遊走,悲傷的琴聲,悠揚的飄揚。
  就像是那多年前首次相遇,跳動的烏黑馬尾,像是那曾經銀鈴般清脆的嬌笑聲,像是那燃燒輪回最後時候的溫柔笑容
  林動的眼睛,在此時徹底的通紅下來,巨大的酸楚衝擊著他的眼睛,令得他視線模糊,他身體微微的顫抖著,腦海深處,無數次的輪回爆炸開來,沉淪的意識,開始在此時徹徹底底的蘇醒。
  那漆黑的雙眸,由茫然變得深邃與滄桑,最終凝聚在麵前那女孩身上,再然後,淚水流淌了出來。
  一如在那輪回之前,火焰之中所燃燒的那流著眼淚,但卻麵帶著溫柔笑容的一幕。
  “啊!”
  他仰著頭,撕心裂肺般的痛苦咆哮聲遠遠的傳蕩開來,回蕩在這天地之間,其中所蘊含的悲傷,讓得天地都是變得暗沉了下來。
  “啊!”
  “啊!”
  “為什麼!為什麼你總是不肯聽我的話啊!”
  眼淚瘋狂的流著,他撲了過去,緊緊的將應歡歡摟在懷中,再也壓抑不住心中的情感,猶如無助的孩子一般,嚎啕大哭。
  應歡歡抱著他的腦袋,將冰涼濕潤的下巴抵在他的頭上,眼淚滴答答的落下來,哽咽的道:“那個我付出了那麼大的代價,你怎麼能在這堥I淪,這種補償,不是我們想要看見的。”
  林動眼睛模糊,喃喃的道:“讓我陪你渡過這一世輪回吧。”
  “那這樣你就又將會陷入那無盡的輪回之中。”應歡歡纖細指尖輕輕的觸著他的心髒,道:“其實這一切,都是真實的,因為它發生在你的內心最深處,如果不是你所想,就不會出現我,也一直在這堙C”
  “這一切,都夠了。”
  “所以”
  應歡歡大眼睛看著林動,然後那柔軟的唇吻上他的嘴,水花順著臉頰流淌下來。
  “林動,請蘇醒吧。”
  林動緊緊的摟住懷中的人兒,那股大力,仿佛是要將她揉進身體之中一般,而後深深的吻了下去。
  山崖上,男女相擁,輕風拂來,仿佛還伴隨著悠揚的琴音,與那漫山遍野的鮮豔花草,輕輕搖擺。
  萬丈霞光,突然自林動體內暴射出來,然後天地開始模糊,懷中的人兒,也是越來越淡,林動雖然雙臂緊緊的摟住她,但依舊無法阻止她身形的變淡。
  “謝謝你,這一世,我很開心,她應該,也能感受到的。”
  倩影越來越淡,隻是那俏臉之上的笑容,卻是無盡的留戀與幸福,而後,終是散去。
  天地再度黑暗,仿佛歸於了混沌。
  林動則是沉寂的跪在那黑暗之中,許久許久後,終於是緩緩的抬起頭,黑色的眸子有著清明再度回歸,再然後,他猛的起身,一種無可撼動的堅毅湧了出來。
  我走遍輪回,隻為與你相遇。
  不管如何,不管將會付出多大的代價,即便是上窮碧落下黃泉,我都要把你找回來!
  未完待續

Snap Time:2018-10-21 08:02:59  ExecTime:0.0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