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相》全文閱讀

作者:MP3  妙相最新章節  妙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妙相最新章節第365章奧義(13-02-03)      第364章傳說(13-02-03)      第363章龍族大會(13-02-03)     

第365章奧義

  
  第365章:奧義
  “你手上拿的那本不僅是抄寫本,而且隻是『龍之卷軸』的上半篇……這個秘密除了我之外,就再沒有人知道了。真正的『龍之卷軸』分為上篇和下篇,外麵那些聖者們所研究的,隻是上半篇而已。你一定會質疑我,既然找了他們來破解,為什麼不把下篇一起給他們是吧?那麼我現在告訴你,雖然是同一份卷軸,但它的上、下兩部分卻完全不同。如果說上篇可以令世間任何一名武者迅速崛起為強者的話,那麼下篇就有可能令武者修煉成神!這下半篇……也叫做『神相秘笈』。”
  聽到“神相秘笈”四個字,阿玄呆了半晌,許久才道:“那麼……下半篇如今在哪呢?”
  龍主道:“就在你的身後!”
  阿玄聞言轉身,隻見身後一麵被打磨得和鏡子一般平滑的石壁上用紅漆鐫刻了許多密密麻麻的文字。
  阿玄掃了一眼,忽然間嘴角一撇,詫異的笑了起來。
  “阿玄先生,你笑什麼?”
  “沒什麼……沒什麼……”阿玄收住了笑容,走近石壁仔細看了起來。
  石壁上的文字正是自己穿越之前那個世界通行的文字,這再次勾起了阿玄對自己那個世界的回憶,他仔細看了幾行之後,展開了手中的手抄的龍之卷軸的上半部分,借著魔石燈的光亮,阿玄發現其中的內容和自己心中判斷的完全一樣。
  原來所謂的“龍之卷軸”上篇,竟然就是神相門各種絕技的修煉方法!
  這些絕技阿玄早已學會,所以他此刻的心思已經不在“龍之卷軸”上麵,而是苦思起了在這個世界,為什麼會出現和自己那個世界相同的絕學。
  難道說自己現在所處的這個世界,與自己以前的世界並非沒有一點聯係?再或者這根本就是自己的那個世界億萬年之後的模樣?嗯,隻能這樣解釋了,億萬年後,神相門的絕學依然存在,隻是已經是傳說中的東西了……
  心胡思『亂』想著,阿玄拋開了爛熟於胸的龍之卷軸上半篇,開始審視起石壁上的下半部分。
  下半部分的內容是關於龍氣的修練方法以及十大龍『穴』的概括介紹,這些阿玄也是非常熟悉的東西,但是下半篇的後半部分的一些內容,阿玄卻從來沒有見過,即使是師父,也從未向自己提及過。
  阿玄也知道這不能怪師父,因為最後一部分的修練方法,隻有在實力步入極高境界後才可以開始進行,時機未到,師父不會急切的傳授自己,以至於影響自己的修練。
  可現在卻不同了,自己的龍氣已經進入了近乎飛升的境界,相信再來修煉這最後部分已經不成問題……想到這,阿玄靜下心來,靈台一片空明,開始默默記憶參悟石壁上的龍之卷軸最後部分。
  龍主一直在盯注著阿玄的表情,他見阿玄表情嚴肅,心莫名的緊張起來,大氣也不敢喘一口,看得出來,阿玄在默記著什麼,這是不是證明他有所收獲了?
  “未來奧斯蘭大陸必會有聖者出現,並能夠解開『龍之卷軸』的秘密,到時龍族就把那個解開龍之卷軸秘密的人當做是本人的回歸!”提塔的話在龍主耳邊回『蕩』著,在龍主的心目中,此刻的阿玄已經代表著提塔了。
  也不知過了多久,看到阿玄長長出了口氣,龍主心中激動無比,上前問道:“阿玄先生,您……您已經破解了『龍之卷軸』的奧秘了嗎?”
  “我想……差不多了吧……”阿玄說著走到石壁前,伸手在上麵抹了抹,頓時石屑飛落,“龍之卷軸”的下半篇就此被毀。
  “啊!阿玄先生……您怎麼……怎麼……”龍主想阻止阿玄卻又沒敢,眼睜睜看著他毀掉“龍之卷軸”,臉上『露』出震驚駭然之『色』。
  “上麵的內容我已經記在心,留著它已經沒用……”阿玄微笑道。
  “那……那麼,這上麵記載的東西……到底是什麼意思呢?”龍主問道。
  “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習相遠……”阿玄搖頭晃腦,居然背起了《三字經》來。
  “人之初,『性』本善……”龍主的記憶也算強了,阿玄說了一遍,他居然背下了一大部分,自語了幾句,然後才茫然問道:“這是什麼意思?”
  “就是說人類在誕生之初,『性』情本都是善良的,隻是在後天的不同環境中和人生經曆中,有的人變壞了,有的人變好了……”阿玄胡『亂』的解釋著,聽的在主滿頭霧水。
  “可是……我覺得這些東西,和……和修練鬥氣、提升實力並沒什麼關係啊……”龍主搔頭道。
  “是啊,這其實就是一卷先賢們教化世人的書籍,和修練鬥氣武技什麼的一點關係都沒有……”阿玄笑嘻嘻的道。
  龍主不由苦笑,他當然不會相信阿玄的話,如果龍之卷軸是用來教化世人的書籍,提塔怎麼可能能憑借著它成為神族一員?
  “餓了餓了,咱們先去吃飯……”阿玄不等龍主再說話,抬腿就向外走,但他發現,自己和龍主進來的那麵石壁已經無法通過。
  龍主道:“阿玄先生,你真的參悟了石壁上的龍之卷軸呈?在這個事實無法得到確認前,我們要一直呆在這……”
  “龍主先生,這麼說你打算囚禁我了?”
  “不敢,我會和您一直呆在一起的……”雖然不相信阿玄所說的“龍之卷軸”隻是一部教化世人的書籍,但龍主對阿玄還是存著尊重之心的。
  阿玄剛才之所以毫不猶豫的毀掉“龍之卷軸”下半篇,原因隻有一個,那就是他知道曾經的大師兄秦守風也在龍島,萬一這半篇“神相秘笈”被他得到,那可不是一件好事,而這件事阿玄是沒辦法向龍主解釋清楚的,也懶得去解釋。
  “我說的真是真的,信不信由你了……”龍主不肯放自己離開,阿玄也不以為意,索『性』盤膝坐了下來,不再理會龍主。
  龍主可不是那麼容易上當的,他見阿玄坐下,也陪著一起坐了下來。
  一龍一人就這麼靜靜對坐著,半晌後阿玄開始回味起剛才記下的“龍之卷軸”最後一些內容。
  最後的內容其實就是一段單獨的修煉心訣,心訣中提到了這麼一句:欲修練心訣,必須做到六根清淨、無情無欲,否則就可能會走火入魔,傷及肉身……
  如果六根清淨、無情無欲了,人活著還有什麼意思?拜托啊,我有那麼多的絕『色』老婆,難道要我戒情戒欲?那還不如殺了我呢!就算修煉這龍之卷軸最後能夠成神成仙,老子也照樣放棄了!阿玄心想。
  可秦守風如果得到這些呢?阿玄了解秦守風,這龍之卷軸一旦被他得到,他絕對會不顧一切去修練的,到時自己可能就不是他的對手了。
  看來自己剛才抹平石壁的決定是無比英明的啊!
  “龍主先生,我想問一個問題……”阿玄忽道:“你們在不久前是不是帶回來一個叫秦守風的獸人聖者?”
  “是!”
  “那他現在在哪?我怎麼沒有看到他?”
  “如果我沒說錯的話,那個叫秦守風的獸人聖者,和您是死敵吧?”
  “是的,我們之間有一些恩怨。”
  “秦守風現在被關在龍島上的監獄。他到了龍島之後,我們本來打算讓他參與『龍之卷軸』的研究,沒想到這家夥看到了人類聖者就要動武……也就是說,他根本無法和其他人類聖者和睦共處。對於這個危險的家夥,我們當然不能讓他參與其中了,所以隻好暫時把他關了起來……”
  “秦守風被關了起來?哈……”阿玄樂不可支,心想那作為秦守風的歸宿,確實是再合適不過了。
  龍主洞『穴』之外的龍洞,龍之使者、令狐韻兒、阿莎和其他族類的聖者都在焦急等待著,時間一點一點過去,天『色』黑了又亮,整整一天過去,龍主洞『穴』麵沒有絲毫動靜,好幾次阿莎都忍不住要硬闖進去,看看那麵究竟發生了什麼,卻被龍使以及一幫龍族守衛攔住。
  又過了許久,洞『穴』中依然沒有什麼動靜,然而在龍洞的上方,卻忽然傳來了一陣異常的響動,其間似乎還複雜著龍族的哀號聲。
  龍使和一幫龍族守衛們互視一眼,意識到可能出了狀況,他們顧不得許多,迅速振翅升騰,向龍之巔峰峰頂飛去,令狐韻兒、阿莎等人交換了個眼『色』,沿著通向峰頂的石階迅速上攀。
  龍之巔峰上果然發生了嚴重的問題,幾個龍族守衛躺在那,身下的鮮血顯示他們已經魂歸星辰了,不少龍族守衛在天空盤旋著,向著一道人影發起攻擊,但是那道人影卻如閃電般穿梭於上百巨龍之間,不時會拍出一掌,然後就會有龍族的哀鳴聲傳出。
  那是什麼人?竟然可以在龍島的龍之巔峰挑戰眾多龍族!
  “住手!”龍使大喝一聲,飛翔攻擊中的所有巨龍紛紛後退,遠遠的包圍著那道人影。
  失去了攻擊對象後,那道人影也暫停了下來,這時候大家才看清這是一個身形高大、麵容醜陋的獸人。
  “秦守風!”令狐韻兒、阿莎失聲叫了出來。
  那獸人確實是秦守風,他一頭『亂』蓬蓬的糾結在一起,一身衣服破爛肮髒,似乎來到龍島之後就一直沒有洗過澡似的,完全一副乞丐模樣,隻是他的眼光卻精銳無比,閃動著餓狼般的仇恨目光。
  “秦守風,你想幹什麼?”龍使看到秦守風剛才的出手,心中大感詫異,想不通這家夥的實力為什麼會突然大進,在秦守風來到龍島之初,一條高等級的龍族戰士就能看守住他了,而現在,守護龍之巔峰的高等級龍族戰士群起圍攻,居然被他擊殺了幾個。
  “我要殺光你們!”秦守風低低的咆哮著,眼中迸『射』出令人驚悚的光芒。
  “你有這個本事嗎?”雖然明知眼前這個獸人聖者的實力今非昔比,但身為龍使,在氣勢上絕不能輸了,龍使冷冷的應了一聲,身形淩空而起,向著秦守風撲擊過去。
  “找死!”秦守風雙掌翻飛,迎著龍使擊去,道道氣息竟在無聲無息間摧殘了龍使的魔法屏障,直『逼』他肉身,龍使駭然失『色』,鬥然間將鬥氣運至極限,與秦守風展開對攻。
  半空中幾聲巨響,龍使龐大的軀體從高處急速下墜,雖然他落地時勉強保持住了身體的平衡,但依然掩飾不住受傷的樣子。
  看到龍使受傷,所有的龍族守衛又驚又怒,又開始了新一輪的攻擊。
  “龍使先生,你怎麼樣了?”阿莎奔到龍使身邊,關切問道,看樣子龍使傷得不輕,腹部一大塊龍鱗都碎裂了。
  “別管我了,麻煩你們去稟報龍主以及阿玄先生,就說秦守風從監獄闖出來了,實力變的很恐怖……”雖然和秦守風交手隻有數個回合,但龍使明白了,以秦守風現在的實力,完全有能力擊殺在場的所有龍族,包括那些來自奧斯蘭大陸的聖者們。
  “我們走!”令狐韻兒反應最快,一把拉起驚呆了的阿莎,向著下麵的龍洞入口奔去,沒想到秦守風已經注意到了她們兩人的存在,身形一晃,向著龍洞方向飆『射』而來。
  “小師妹,是你嗎?哈,想不到你也來到了龍島?你為了阿玄背叛了我,你必須為背叛付出代價!”秦守風因愛生恨,對令狐韻兒再沒有一絲憐惜之意,身形距離令狐韻兒還遠,強大的鬥氣已經如狂瀾般湧了過去。
  那些來自奧斯蘭大陸的聖者這些年在龍島居住,與龍使之間有了些交情,何況他們還要參悟“龍之卷軸”,有求於龍使,眼見秦守風傷害了龍使,又要對龍使的朋友出手,下意識的就聯手向秦守風發起了攻擊,數十道紫芒迎向秦守風,替令狐韻兒接下了那洶湧鬥氣。
  趁著這個難得的機會,令狐韻兒和阿莎閃身進入了龍洞中,在她們身後,連續傳出震天的巨響以及不少聖者的慘叫之聲,但這些她們已經無暇顧及了。
  龍主洞『穴』內,阿玄忽然睜開了眼睛,對龍主道:“我似乎聽到一些動靜……”
  龍主也睜開了眼睛,道:“不可能的,我在這四周布下了魔法隔音屏障,沒有任何聲音可以打擾到咱們的。”
  “那應該是昨天的事情了吧!你的魔法效力可能失效了。”
  “這個……也許吧,可我什麼也沒有聽到。阿玄先生,如果你沉不住氣的話,就請把『龍之卷軸』的下半篇抄默出來交給我,我就放你出去。”阿玄毀掉了石壁上的龍之卷軸下半卷,龍主也明白一旦放阿玄出去,龍島上再沒有任何人能阻攔住他,隻好提出這個折衷的要求。
  “真的啊,外麵真的好像發生了什麼事情!”阿玄側耳仔細傾聽著,皺眉說道。
  “無論外麵發生了什麼?也沒有『龍之卷軸』重要!”龍主淡淡說道,索『性』又閉上了眼睛。
  就在此時,外麵傳出一聲巨響,龍主知道這是他洞『穴』的鐵門被用強力轟開了。
  “阿玄!阿玄!龍主!你們在哪啊?”看到洞『穴』空無一人,阿莎和令狐韻兒心中大驚,兩人呼喊的聲音都變的顫抖起來,一種深深的恐懼感和無助感襲上心頭,阿莎的聲音已帶著哭音了。
  正在兩位美女手足無措的時候,石壁的一麵忽然水波一樣『蕩』漾起來,然後阿玄和龍主從中走出。
  “阿玄,秦守風……秦守風出現了!他的實力突然強大了很多,已經殺掉了好幾名龍族戰士,還傷了龍使……”看到阿玄出現,令狐韻兒和阿莎幾乎喜極而泣,搶步上前,把外麵發生的事情匆匆說了一遍。
  秦守風出現?實力突然強大?阿玄眼瞳驀然收縮,這個陰魂不散的家夥,當初實在不該讓龍使帶他來龍島啊!
  對於秦守風實力突然精進,阿玄驚詫之後隨即釋然,龍島上龍島眾多,秦守風一定和自己一樣,在龍島上遇到了龍『穴』,隻是秦守風被帶來龍島之後,不是直接被關進了監獄嗎?怎麼還有機會在龍島上發現龍『穴』?
  阿玄現在想的最多的,還是秦守風到底已經吸收了多少個龍『穴』的龍氣,實力究竟達到了何種境界……阿玄正在為這些事情而發愁時,龍主已經如風一般的從眼前消失掉了。
  “你們兩個呆在這,不要出去!”阿玄囑咐了令狐韻兒和阿莎一句,緊隨著龍主向出口彈去。
  經過新一輪的激戰,廣場上又增添了十來具龍族屍體,而來自奧斯蘭大陸的聖者也損失近半,見此情景的龍主幾乎要氣瘋了,他幻化為龍形,展開巨大雙翼,咆哮著向秦守風撲去。
  感受到龍主的強大氣息,秦守風也不敢大意,他揮掌把身邊的一群龍族戰士『逼』開,一招“雷霆萬鈞”,和龍主硬碰硬的對攻起來。
  

Snap Time:2020-11-28 21:18:55  ExecTime:0.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