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相》全文閱讀

作者:MP3  妙相最新章節  妙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妙相最新章節第365章奧義(13-02-03)      第364章傳說(13-02-03)      第363章龍族大會(13-02-03)     

第364章傳說

  
  第364章:傳說
  這奇異的一幕立刻引來了四方龍族的強烈『騷』動。那些人在此地、思維還停留在“龍之卷軸”上的各族聖者們的注意力也被吸引到了這邊。令狐韻兒和阿莎兩位美女卻忍不住心花怒放,嬌聲叫好。
  龍族七護法在阿玄奇妙的旋風掌法下喪失了主動權,初時驚慌交集,但在首領紫龍的調度下,七龍使奮力向旋渦相反的方向揮動龍翅,抗衡著旋風掌帶起的龍卷風,身為龍族護法,畢竟實力不俗,阿玄也知道僅憑旋風掌是無法擊敗他們的,他堅持了片刻,驟然收回鬥氣,趁著那些龍護法沒有反應過來時,雙掌化拳,快捷無倫的向身周七個方向發出七掌,這次用的是威力驚人的“雷霆神拳”。
  七聲雷鳴在廣場上空炸響,下方的萬千龍族隻覺心血激『蕩』,耳鼓轟鳴,仿佛這一刻天都塌了似的。
  龍族七使同時感受到了這股自己都無法抗拒的力量,驚駭之中,他們忙以鬥氣護住自己周身要害,然後借著那股衝擊力的力量向四方『蕩』開。
  “這……這到底是什麼力量?龍主大人,這個人類聖者,他……他……”龍使扭過頭看向龍主,臉上全是驚愕之『色』。
  “這……應該是神的力量吧。龍族的傳說中,隻有神之力才可能擊敗龍族七使聯手……”龍主喃喃回答道,目光閃爍興奮的光芒,他沒想想到這次龍使出行,竟給自己帶來了這麼大的一個驚喜。
  “那麼……現在這場對決可以結束了嗎?如果阿玄先生真的擁有……神的力量,護法們很可能會受傷,甚至是死亡啊……”
  “不用急,我的使者先生,我們龍族有著天然的護身鱗甲,不會那麼輕易死掉的。再說了,能夠親眼見證神靈降臨龍島,護法們死也死的心甘情願!”
  “阿玄先生,真的會是傳說中的神嗎?”
  “或許……或許吧……”
  廣場上空,龍族七護法被阿玄的“雷霆神拳”迫開之後,並沒有立即進行反撲,他們眼光進行了瞬間的交流,然後以逆時針方向旋轉起來。七龍越轉越快,在阿玄周圍很快形成一個七彩光環,那光環隨著旋轉速度的加快變的越來耀眼奪目,最後龍族七護法的身影竟似憑空消失了一般,隻剩下了常人肉眼看不到的虛影。
  七護法沒了,但巨大的壓力被如『潮』水般壓迫過來,這種壓力阿玄並不陌生,在他還是聖者級別時,龍使就曾帶給過他這樣的感覺,無可捉『摸』而又無處不在的壓力,當你還擊時,對方卻如水似棉一般,令你反擊都無跡可循。
  隻是阿玄的實力自登島之後就已今非昔比了,他立即布下層層防禦,防止龍族七使突襲,然後聚集精力,目光如電向四外掃視,很快,在他身周移動的龍族七使的身形就顯現出來,並且越來越慢。
  看準了從眼前掠過的藍龍身形,阿玄驀然間發出了早已聚集的一股龍氣,那龍氣穿透了藍龍的防禦氣罩,擊在他相對軟弱的腹部,一聲淒厲的龍鳴過後,藍龍龐大的軀體從空中重重摔落在地麵上。
  藍龍的敗落,就像是從一個環狀的鏈條中卸下了一環,整根鏈條頓時失去了原有的完整『性』,龍族七使布下的陣勢就此變得毫無用處。
  “龍主,可以讓他們結束了吧?能夠擊潰我們七大護法『龍之舞』陣勢,足以證明阿玄先生就是我們要尋找和等待的人。”龍使急急的道。
  “是的,他就是那個人……”龍主點點頭,又道“但我還是想親自試一試……”
  龍主說完突然振翅騰空,仰天發出一聲龍『吟』,這聲龍『吟』其實就是一道龍語命令,龍族七護法聞聽後立即遠遠退開,廣場上空就隻懸停著龍主和阿玄。
  “阿玄,你實在給了我很多意想不到的驚喜。現在,由我來挑戰你,算是對你的最終考驗……”龍主道。
  擊敗龍族七護法後,阿玄已經無畏無懼了,傲然笑道:“要戰便戰,不用多言,來吧!”
  想到龍主的傷勢,阿玄又道:“我不想占你便宜,等你傷好了再說吧?”
  “我不和你比鬥氣,我要和你比劍!”龍主淡然道。
  聽到龍主居然要比劍,阿玄哈哈一笑,“比劍?沒問題啊,你怎麼用劍?”
  他笑聲未落,龍主龐大的身形晃動了一下,瞬間化為人形,同時手中多出一柄泛著青『色』光芒的寶劍。
  “已經很久沒用劍和人過招了啊,也不知道生疏了沒有……”阿玄俯首看向下方的阿莎,提聲道:“阿玄,把血決之刃給我一用,龍主大人要和我比劍了!”
  擊敗七位龍族護法,阿莎對阿玄的實力已經充滿了信心,她提起鬥氣,將血決之刃向空中拋出,仰天大聲為阿玄加油,“阿玄,你好棒!加油啊,打敗龍主!”
  阿玄作出了個勝利的手勢,回慶道:“阿莎,要記住,你的老公永遠是這個世界上最棒的!”
  “嗯。”阿莎用力點頭。
  雖然化為了人形,但龍主的體形還是比阿玄高出很多,兩人懸停在同一個高度,因此龍主看起來有著居高臨下之勢。
  劍作龍『吟』,青光疾閃,龍主手中的寶劍劃出一道劍光,向阿玄籠罩過來。
  看到這輕靈飄逸的劍法,阿玄幾乎驚叫出聲,龍主所用的劍法第一式,居然有些像自己“神相門”流雲劍法的起手式,隻是稍稍的有些走樣。
  對付這種劍法,阿玄可謂是輕車熟路,胸有成竹,血決之刃化為一道筆直的紅芒,以簡打繁,直擊龍主劍招中的破綻所在。
  “好!”龍主大讚一聲,長劍先壓後挑,兩劍相擊,發出一聲悅耳清鳴。
  十幾個回合之後,阿玄更加確定龍主所用的劍法和“神相門”的流雲劍法同出一轍,他心中詫異不已,奇怪兩個不同世界的劍術,怎麼會這樣相似?他想了想,於是也同樣施展起流雲劍法,血決之刃在他手中,如同一隻蹁躚飛舞的蝴蝶般靈動。
  兩人淩空而鬥,一青一紅兩道劍影不時幻化出千萬朵絢爛劍花,令人賞心悅目。
  絕大多數龍族都不懂得用劍,所以看不出龍主與阿玄劍法的精妙之處,但那些從大陸上來到這的各族聖者們卻被徹徹底底的吸引住了。
  “我敢肯定,他們兩個劍法都來自於『龍之卷軸』……”一名聖者仰望天空,喃喃說道。
  “是啊,我也這麼覺得……”另一聖者也道。
  “看起來……龍主的劍法要差一點點,如果我的眼光沒看錯,一百個回合之內,龍主必敗!”
  “那也不一定,我看他們雙方要分出勝負,恐怕要到千個回合之後了……”
  然而誰都沒想到的是,這場比鬥很快就結束了,結果並不是阿玄贏了,而是龍主自己認輸了,或者說龍主的某種目的已經達到,他已經不需要再和阿玄戰下去了。
  連刺三劍被阿玄化解開後,龍主立身收劍,聲音有些發顫的說道:“阿玄先生,不用再比了,龍族大會現在結束,你……請跟我來吧……”
  熱熱鬧鬧的龍族大會就此結婚,那些龍族倒是沒發出什麼異議,反倒是那些來自大陸的各族聖者們還沒有看過癮,向阿玄和龍主圍了過來。
  “各位聖者先生,你們也一起來吧,我將有重要的事情要告訴你們!”龍主對那些聖者道。
  龍主恢複了龍形,將阿玄等人帶到了那間極度雜『亂』的石室。
  經過廣場上的比鬥後,阿玄的名字很快在這些『性』格孤傲的聖者之間傳播開來,到了石室後,他們很自然的以阿玄為中心坐了下來,其中一些聖者禁不住向阿玄打聽起了他的身份來曆。
  龍主掃了大家一眼,輕咳一聲,讓大家的注意力轉移到自己身上,然後緩緩說道:“阿玄先生,我知道你心有很多疑問,你先聽我講講一個龍族的傳說吧。也許你的答案都在這個傳說……
  “這個傳說已經存在了很久,每一任龍主從老龍主那接受這份職務時,這個傳說就會被重複一遍。傳說在很久以前,龍族還隻是一個普通的種族,和大陸上的人類、獸人族、精靈族等等族類一樣,沒有什麼特殊能力,那個時候的世界和現在也有所不同,各個族糲之間沒有固定的區域劃分,大家混居在一起,後來由於狹隘的種族觀念,各種族間開始了無休無止的爭鬥,各族類間的仇恨越來越深,漸漸成了死敵……
  這時候出現了一個偉大人物,這個人物在大陸的人類世界,恐怕隻有極少數的研究先古曆史的學者才知道他過名字。他叫提塔。提到提塔,就不得不提到提塔的父親,那是一位令人尊敬的古文字專家,正是這位古文字專家從先古遺留下來的一部文獻中發現了一些東西,就是這些東西,改變了提塔的人生軌跡……
  在提塔十歲的時候,災難驟然降臨了,他和他的父親所在的村寨受到了獸人攻擊,整個村寨完全被毀滅,提塔的父母和兄弟姐妹都在這場災難中死去,隻有提塔一個人僥幸活了下來。數年後,提塔十五歲了,在那一年,他找到了那股曾經攻擊自己村寨的獸人,並對他們進行了殘酷的血洗行動,近千人的一支獸人部族在一夜間全部身首異處……
  當人們發現這一切都是一個十五歲的少年做出的後,都覺得非常恐慌,人類世界的那些大部族更害怕這個少年今後會對他們構成威脅,小部族害怕自己的利益會被少年侵犯,於是一些別有用心的人開始造謠生事,聯手對付提塔,『逼』迫著提塔開始了長達十年的流浪生涯。
  沒有人知道這十年提塔是怎麼度過的,偶爾有消息傳出,就是提塔擊殺了一批又一批企圖擊殺他的各種族強者,而且手段越來越殘暴……最終提塔厭倦了這一切,他不想在奧斯蘭大陸上生活下去,決定出海尋找一片淨土,安安靜靜的過完餘生。經過數十天的飄『蕩』,提塔來到了龍島……那時候的龍島,還隻是一座荒島……
  荒島的寧靜生活使得提塔的心漸漸平靜下來,他開始潛心修練一些在以前沒有機會修練的東西,隨著實力的進展,提塔開始領悟天地之間的一些奧秘。與此同時,生活在奧斯蘭大陸上的龍族在和其他種族的爭鬥中吃了敗仗,幾乎遭到滅族之災,無奈之下的龍族飄洋過海來到了這……如果放在提塔初來荒島那時,他一定會二話不說把這些打擾他清靜的龍族剿滅,但現在的他已經變得心態平和,於是落魄的龍族成為了提塔的朋友,但龍族並不知道提塔就是在人類世界那個被傳為麻人不眨眼的惡魔提塔。
  提塔教會了龍族修練鬥氣,使整個龍族的實力大大增強,強大後的龍族開始蠢蠢欲動,他們不顧提塔的勸阻,重返奧斯蘭大陸,試圖統治整個大陸,經過血腥的戰爭,龍族成為了所有種族公認的最強大種族。隻有龍族自己明白,他們的強大並非天生的,而是得到了提塔的幫助……
  就在龍族擊潰了其他種族、即將獲得整個世界的統治權時,提塔出現了,他和當時的龍主進行過一番誰也無法知道內容的交談,這次交談改變了整個世界,形成了現在的大陸格局。
  之後,提塔就再也沒出現過,仿佛從這個世界蒸發了一般。關於提塔消失的原因,有很多版本,有的說是他另尋寶地隱居起來了,也有人說他在人類世界遇到了一位心愛的女人,和那個女人隱居過起了平凡生活……隻有龍族堅信:提塔的實力已經達到了一個世界上任何武者都無法想象的境界,成為了神靈一族……
  靜靜聽完這個故事,阿玄、令狐韻兒、阿莎和所有的聖者們都默然無語,對於提塔的事跡,他們都不曾了解,更不知道原來龍族是這樣崛起的。
  “龍主先生,提塔到底是用了什麼樣的修練方法,才達到了那樣強大的實力?”阿玄忽然問道。
  “這也正是如今我們全體龍族想要知道的,而答案就在那份『龍之卷軸』。提塔離開龍族前,曾告訴過當時的龍主,『龍之卷軸』除了他的父親外,已經沒有任何人認識上麵的文字,而提塔本人也不願意把自己提升實力的奧秘公之於眾,因為他擔心這種修煉方法落入邪惡勢力的手中後,會造成大的災難。後來前任一位龍主曾經夢到提塔托夢,說是未來奧斯蘭大陸必會有聖者出現,並能夠解開『龍之卷軸』的秘密,到時龍族就把那個解開龍之卷軸秘密的人當做是他本人的回歸!”
  原來這就是龍族為什麼要在奧斯蘭大陸尋找聖者、並讓他們來參研“龍之卷軸”的原因啊,連同阿玄在內的大陸聖者們這時才恍然而悟,不過這個傳說也令他們對“龍之卷軸”的興趣更加濃厚了。
  究竟“龍之卷軸”有著怎樣的秘密?提塔那位研究遠古文字的父親是怎麼破解出“龍之卷軸”的秘密並把他傳授給兒子的?一部卷軸令提塔縱橫無敵,甚至成為傳說中的神族一員,難怪對世間武者來說,龍之卷軸具有強烈的誘『惑』力了。
  “龍主先生,難道您認為我就是那個可以解開『龍之卷軸』奧秘的人類強者?”阿玄笑道:“說不定我會令你失望的……”
  龍主激動的道:“不可能!之前咱們對決時我用的那套劍是提塔傳下來的,之前隻有龍主會用,而你也會……這足以證明你和龍之卷軸有著極深的淵源……”
  “好吧,如果你相信我,就請把『龍之卷軸』拿出來讓我看看……”阿玄說著笑『吟』『吟』的伸出了手。
  這是旁側走出一位人類聖者,他從雜『亂』的書籍中隨便翻揀出一個卷軸遞給阿玄,道:“這是龍之卷軸的抄寫本……”
  阿玄接過來正要翻看,卻聽龍主道:“阿玄先生,請跟我來……”
  這次龍主沒有邀請其他聖者同去,隻帶著阿玄單獨走向自己的房間。
  難道龍主認為讓我看抄寫本顯示不出對我的尊敬,要向我展示“龍之卷軸”的原件嗎?阿玄心思忖著,跟隨在龍主後麵進入了他的房間。
  在房間中站定,龍主揮了揮手,在四周布下一道魔法隔音屏障,確保他和阿玄之間的交談不會被外人聽到,接著再次念動魔法咒語,他對麵的那張石壁忽然水波般『蕩』漾起來。
  “進來吧!”龍主緩緩前行,身體穿越石壁而過,沒入石壁之前,他返身向阿玄招了招手。
  阿玄越來越覺得好奇,他隨著龍主進入石壁。
  眼前的光線很暗,阿玄初入其中,竟有些不太適應,他滿心戒備的向前走著,沒過多久,眼前陡然一亮,出現一個小石室,龍主站在石室中央,手托著一盞泛著白光的魔石燈。
  

Snap Time:2021-01-17 10:17:58  ExecTime:0.0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