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異世傲天》全文閱讀

作者:傲月長空  異世傲天最新章節  異世傲天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異世傲天最新章節第一千零三十九章菩提子的震驚(16-05-17)      第一千零三十八章萬藥宮的出路(16-05-17)      第一千零三十七章萬藥神鼎與《萬藥聖典》(16-05-16)     

第五百七十一章危機


    第五百七十一章危機!!

    “混蛋,你們兩個卑鄙的家夥,竟然敢出手偷襲我們,我們青雲派絕對不會放過你們的。”此時在幾個上位神高手中,五長老是受傷最輕的,所以許德拉攻擊剛剛一停下酒憤怒地說道。

    “哼,真是笑話,卑鄙?偷襲?你們也好意思說,青雲派?真是好大的名頭啊,就憑小小的青雲派就像難住我們?別說你們不會放過我們,我們更不會放過你們,等收拾了你們之後再去青雲派收拾那些垃圾。剛來算計我龍傲天,真是不知死活。”聽了五長老的話龍傲天退到了許德拉的身邊有些不屑的說道。

    “哼,好大的口氣?就憑你們兩個就想為難我們青雲派?簡直是不自量力,不過閣下到底是什麼人,為什麼跟龍神的樣子一樣,難道你們來自龍域不成,我們青雲派什麼時候得罪你們龍域,你們要來跟我們過不去?”大長老沒有理會龍傲天的話而是將目光放到了許德拉身上。

    要知道要是龍傲天兩個人是來自龍域的話那今天的事情可真的就有些不好辦了,龍域可是公認的第一勢力,沒有任何人敢於挑戰龍域的權威,要是早知道龍傲天兩個人的身份的話給他一百個膽子他們也不敢來找龍傲天的麻煩,因為龍域的人各種秘術層出不窮,根本就是讓人防不勝防,所以此時大長老十分的擔心。

    “你說什麼?我們跟你們過不去?開什麼玩笑,你們派這麼多人跟著我們,難道真的是來跟我們做朋友的?況且那幾個人應該是天火修煉小隊的吧,我們吧他們的隊長的兒子都搞死了,你們會跟我們做朋友,當我們是傻子啊。”許德拉臉上『露』出了不屑的神『色』說道,很顯然對於大長老的胡攪蠻纏感到十分的不屑。

    “這個,我想你們誤會了,他們不是來找你們麻煩的,而是來向你們道歉的,陳風死有餘辜,陳劍隊長隻是來向你們道歉,希望你們以後不要為難他們,我們這次也是來當一個見證人的,你說是不是陳劍隊長。”大長老見到許德拉這麼說頓時轉過身對著陳劍說道,並且不時的對陳劍使著眼『色』。

    陳劍雖然對龍傲天等人恨之入骨,可是現在的形勢可是對他們十分的不利,要是不承認的話不但沒有辦法給陳風報仇,甚至還會連自己等人的姓名搭上,所以陳劍也是連忙點頭對這龍傲天兩個人說道:“沒錯,在下這次真的是來向幾位道歉的,犬子頑劣,得罪了兩位,下場也是活該,隻是請兩位能夠放過我們天火修煉小隊。”

    “,精彩,真是精彩,我不得不佩服兩位的演技,真是死人也能夠讓兩位說活了,兩位的無恥真是讓我大開眼界,好了,老子現在也沒有時間跟你們耗下去了,收起你們這一套吧,道歉?當我們是傻子啊,還有,青雲派的各位,不要告訴我你們不是七天前就到的,不要告訴我這幾天一直跟蹤我們的不是你們的人?想要打我的主意就明說,別他媽的唧唧歪歪的,讓老子看不起你們,既然想要來找老子的麻煩,那就要做好死的覺悟。”現在已經距龍傲天下毒過去了快五分鍾了,龍傲天也根本沒有必要跟他們羅嗦了,直接拆穿了他們的陰謀。

    聽了龍傲天的話大長老的臉『色』猛的一變,臉上『露』出了不敢相信的神『色』,一隻手指著龍傲天說道:“什麼?你,你,你怎麼知道的,難道一直你都知道我們在跟蹤你們?這怎麼可能?難道從一開始你們就在算計我們,因我們來這個古怪的空間?”其他的幾個人臉上也是『露』出了不敢相信的神『色』,特別是劉誌忠,因為那些人都是他派去的,對於那些人的跟蹤技巧他可是十分的了解的,可是沒想到龍傲天他們早就識破了。

    “哼,沒有什麼不可能的,自以為自己做的天衣無縫,真是可笑,就憑你們那些蹩腳的跟蹤技巧也想要跟著我們,真是好笑,好了,不跟你們羅嗦了,反正你們也要死了,跟死人說話實在是太浪費時間了。”龍傲天冷冷的說道,望著青雲派的眾人還有天火修煉小隊的成員的神『色』中充滿了不屑。

    “混蛋,我們跟你拚了!”大長老聽了龍傲天的話頓時喝道,後麵的人也都紛紛的『露』出了憤怒的神『色』,他們沒想到從一開始他們就跟小醜一樣被龍傲天他們耍,作為門派中的精英還有冒險小隊中的精英,他們每個人都十分的高傲,現在龍傲天的表現已經嚴重的踐踏了他們自以為很高的尊嚴,所以每一個人臉上都是『露』出了陰狠的神『色』,恨不得將龍傲天剝皮喝血。

    不過就在他們還沒有邁出一步,所有的人臉上頓時『露』出了痛苦的神『色』,“噗!”的噴出了一口口黑『色』血『液』,臉『色』都是猛地一變,望著龍傲天的神『色』中充滿了不可思議,緊接著就是憤恨的神『色』。

    “你、你、你們竟然下毒,該死的,你們兩個卑鄙的家夥不但偷襲竟然還下毒。”大長老用手指著龍傲天憤怒地說道,不過緊接著由於怒火攻心加劇了毒『藥』的發作,猛地又是噴出了一口黑『色』的血『液』,神『色』一下子萎頓了下來。

    “卑鄙?你說我們卑鄙?真是笑話,你們這麼多上位神級別的高手加上中位神的高手來圍殺我們兩個人你就不覺得卑鄙?你們在算計我們的時候就沒有想過你們是不是卑鄙?這叫做報應你懂嗎?正所謂善有善因惡有惡果,不是不報時候未到,老子公平的跟你們交易,你們竟然想來一個黑吃黑,還敢說我們卑鄙,這不知道你的腦子是怎麼長的。”龍傲天聽到對方的話之後頓時火冒三丈,指著大長老的鼻子說道。

    聽了龍傲天的話對麵的人雖然臉上十分的憤怒,可是又被說的無話可說了,龍傲天說得一點都沒錯,是他們不對在先,要是他們不來算計龍傲天的話龍傲天也不會跟他們過不去,隻不過他們都是被利益蒙蔽了雙眼罷了。

    “哎,罷了罷了,這是我們認栽了,是我們青雲派不對,不入我門就此揭過怎麼樣,這件事就當沒有發生過,以後我們青雲派絕對不會再為難兩位,你們已經殺了我們這麼多人了,兩位覺得怎麼樣?”大長老聽了龍傲天的話頓時『露』出了一副哀痛的神『色』,對著龍傲天說道。

    做出這個決定他也是沒有辦法了,因為此時他們不但被困在這個無名的空間中,身受重傷不說而且還中了不知名的劇毒,實力都不及全盛時期的一半,所以隻好委曲求全,至於以後的事情隻能等出去之後再說了。

    “哈哈哈哈,就此揭過?你沒有搞錯吧,你說揭過就揭過啊,你要搞清楚,現在可是我們占優勢,你想讓我們放過你們,真是笑話,而且你當我們是白癡啊,我們這次殺了你們這麼多人,你們青雲派能夠善罷甘休?騙鬼去吧,而且我這個人有個習慣,就是不喜歡被人一天到晚的惦記著,所以我也隻好委屈幾位了,隻有死人才不會惦記我,我隻能將你們都幹掉了,因為我這個人十分的討厭麻煩。”龍傲天淡淡地說道。

    “你、你、你不要欺人太甚,難道閣下一定要拚個你死我活嗎?要知道雖然我們深受重傷,不過你想要殺我們的話可要付出點代價的。”大長老聽到龍傲天的話之後臉『色』頓時一變,有些難看的望著龍傲天,做出一副想要拚命的架勢。

    “想要拚命?就你也配?就憑你們幾個垃圾也想要跟我講條件,真是不知所謂,實話告訴你們,想要活命,沒門,今天老子一定要將你們留下。”龍傲天聽了大長老的話不禁的嗤笑一聲,不屑地說道。

    “混蛋,該死的,我跟你拚了!”脾氣最暴躁的五長老聽到龍傲天的話再也忍不住強行的運起體內的能量朝著龍傲天這邊攻擊過來,做出了一副拚命的架勢,一道道劍氣朝著龍傲天這邊襲來。

    很顯然五長老已經完全不顧自己體內的傷勢了,用的全是拚命的招式,這對於已經中毒的他來說完全就是飲鴆止渴,因為現在他們要是能夠停下來『逼』毒的話或許還能壓製住身上的傷勢,可是像五長老這樣,就已經注定了他的悲劇,就算是龍傲天現在給他解『藥』也是救不了他了,就算是能夠救他的命等到頭來他也不過就變成一個廢人了。

    畢竟這個天靈散可是專門攻擊人的經脈,到時候經脈毀了就算是命救回來了也不過是廢人一個罷了。

    不過見到五長老的攻擊龍傲天仍然是大吃一驚,連忙抽身後退,不敢硬拚,雖然說此時五長老不但有傷在身而且還身中劇毒,可是雙方之間懸殊的實力仍然使得龍傲天不敢硬拚,那種攻擊對於龍傲天來說也是十分的有威脅的,搞不好的話很容易陰溝翻船。

    許德拉見狀,頓時將五長老攔了下來,伸出了爪子朝著五長老身上拍去,嘴也是同時喝道:“滾,給老子滾回去!”

    隻聽“砰”的一聲,五長老的身體就像斷線的風箏一般倒飛了回去,嘴噴出了一大口黑『色』的血『液』,胸口也是完全凹了進去,很顯然在許德拉的一擊之下,五長老胸口的骨頭已經完全粉碎了,已經沒救了,現在之所以沒死,隻是因為他體內渾厚的能量在支撐著他罷了。

    “老五!”大長老和四長老見到五長老的慘狀之後頓時悲聲喝道,臉上頓時『露』出了淒苦的神『色』,青雲派的幾個長老基本上都是一起入門一起修煉的生死兄弟,數千年來已經積累了深厚的感情,就算是比親兄弟也是不遜多讓,所以此時見到五長老的慘狀之後,大長老還有四長老都是十分的悲痛。

    “咳咳咳,老大,老四,老五我這次怕是不行了,不過我不甘心啊,我不求別的,隻求你們要是有機會的話一定要替我報仇,永別了!”說完之後五長老一把推開了大長老還有四長老,用了最後一口氣飛速來到了龍傲天還有許德拉這邊,然後身體不斷的膨脹,一看就是要自爆。

    “不,老五!你們該死,你們都該死!”大長老還有四長老見到五長老的樣子之後那還不知道他要幹什麼,頓時淒聲喊道,很快一臉殺意的望著龍傲天還有許德拉兩個人。

    “不好,該死的,這個瘋子!”龍傲天見到五長老的樣子之後頓時大驚道,要知道現在他們可是在陣法空間內部,不過這個陣法空間可是有著自己的承受能力的,要是讓對方自爆的話恐怕會對整個陣法造成很大的破壞,二龍傲天作為陣法的控製著,到時候難免會遭到反噬,所以見到五長老的行為之後就馬上意識到了不好,連忙從戒指中拿出了兩粒丹『藥』含到了口中,全力的運轉體內的靈力,加大對陣法的控製,免得陣法空間崩潰。

    “砰!”的一聲,終於五長老的身體從中間炸開,一道劇烈的能量波動從爆炸處傳了過來,一道道空間裂縫出現在了陣法空間內部,一時間龍傲天的壓力頓時倍增,隻好加大了靈力的輸出,以此來維持陣法空間的穩定。

    五長老雖然說實力遠遠不及全盛時期,可是自爆的威力仍然是不容小覷,由於龍傲天要維持陣法空間的穩定,所以一時間身體沒有辦法移動,見到衝擊過來的能量,隻好分出一部分能量將體內的熾焰戰甲祭了出來,將自己的防禦開到了最大,來抵抗這一部分能量的衝擊。

    許德拉這時候也是注意到了龍傲天的窘況,連忙一尾巴朝著虛空掃了過去,抵擋了一下那狂暴的能量,不過剩餘的能量仍然是狠狠的砸到了龍傲天的身上。

    龍傲天被這剩餘的能量一砸頓時噴出了鮮血,雖然說沒有受什麼重傷,可是剛才的撞擊之下龍傲天體內的內髒仍然是受了不輕的震『蕩』,不過在龍傲天的努力之下陣法空間還好是保住了,沒有崩潰,不然的話後果就不看設想了。

    龍傲天也不禁的暗歎還是有些大意了,他誒想到對方竟然湧出了自爆這種極端的做法,開始的時候龍傲天忽略了這點,所以才會的、如此大意,不過心中也是暗惱不已,自己明明占盡了優勢,到頭來還是受了傷,這讓龍傲天十分的惱火。

    龍傲天惱火,不過還有比他更惱火的,看到跟自己生活了幾千年的夥伴在自己麵前自爆,大長老還有四長老再也忍不住了,也跟五長老一樣,拚著『性』命不要朝著這邊衝擊過來,陳劍見到事情發展到這種地步,也知道不是藏拙的時候,要是再耽誤先去,毒『性』發作的話,不但不能提他的兒子報仇了,而且還會白白的搭上自己的『性』命,頓時也朝著龍傲天那邊衝了過去。

    而青雲派還有天火修煉小隊的成員見到自己的老大都拚命了自然也跟著衝了上去,反正他們也明白,現在他們肯定是活不了了,與其窩囊的死去,還不如拉一個墊背的,那樣的話也不枉白死了。

    龍傲天還有許德拉見到對方如此瘋狂,頓時也是大吃一驚,要知道雖然對方現在已經身中劇毒,實力遠遠不如平常,對於許德拉也基本上沒有威脅,可是對龍傲天可就不一樣了,要知道對方可基本上都是一些中位神以上的高手,即使是中毒了,對龍傲天也是有很大的影響,特別是那些上位神級別的高手,根本就不是龍傲天可以應付得了的。

    許德拉雖然不怕這麼多人攻擊,可是讓他頭疼的是,他根本就攔不住這麼多人,大長老還有四長老加上幾個中位神級別的高手一下子上來就將許德拉給纏住了,而陳劍則是帶著其餘的人朝著龍傲天那攻擊過去。

    許德拉見狀頓時怒火衝天,頓時也是不再保留,發揮出了十二分的實力,又是尾巴攻擊,又是用爪子拍,然後加上熾熱的龍炎,每一次攻擊之後就會有一個人飛出去,不過就算是這樣,他仍然是不能全部攔住那些攻擊的人,這氣得許德拉哇哇直叫。兩個眼睛都快冒出火來了。

    龍傲天也看出了場中的局勢,對方利用那麼多人就是為了纏住許德拉,然後分出一部分來將自己擊殺,見到這種情況龍傲天也是十分的頭疼,要知道朝著他攻擊的可是有一個上位神級別的高手,還有好幾個中位神實力的高手,這遠遠不是龍傲天能夠抵抗得了的。

    龍傲天現在都恨不得躲進逍遙神戒中,那樣的話他就絕對安全了,等許德拉將這些人解決之後他再出來,可是要是那樣的話龍傲天心中難免會留下陰影,對以後的修煉可是極端的不利,所以很快龍傲天就否定了這個想法。

    陳劍此時心中十分的興奮,因為自己的仇人馬上就要倒在自己的劍下了,雖然說自己的姓名可能也不會長久了,他已經清楚的感覺到自己的經脈中能量不斷的減少,不過就算是這樣陳劍仍然十分的高興,隻要能夠手刃自己的仇人,其他的陳劍也是顧不了那麼多了。

    “桀桀桀桀,該死的混蛋,現在你在往哪逃?竟然敢殺害我陳劍的兒子,我要讓你為你知道你犯了多麼嚴重的錯誤。今天我就要用你的人頭來告祭我兒。”陳劍望著龍傲天嚴肅的麵孔陰陰的笑道,臉上的神『色』說不出的陰狠。

    

Snap Time:2018-01-20 03:51:13  ExecTime:0.6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