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遊之天譴修羅》全文閱讀

作者:火星引力  網遊之天譴修羅最新章節  網遊之天譴修羅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網遊之天譴修羅最新章節第八章真相(14-02-01)      第六百零九章不不1樣的夜晚(14-02-01)      第六百一十章做做男人真好(14-02-01)     

第335章天天加油(上)


    沐冰瑤接過了鬼刀用生命背負了一路的淩塵,走向了他沒能繼續走下去的前方。  ////前方黑暗一片,如她昏暗的內心。她不知道自己該帶著淩塵逃向哪……他已經徹底暴露,或許整個華夏,都已經不他的容身之處。她隻知道,自己絕不能停留。淩塵身上的血腥味太重,而這個夜晚又幾乎沒有夜風,短時間內無法將血腥味吹散,最簡單的探測設備都能準確的沿著血腥味尋追蹤路線,停下,是在接近死亡。

    六年了,從淩塵帶著他們從“地獄”中離開,來華夏的土地上那一天起,她還是第一次麵對夥伴的死亡。那種痛苦的無發呼吸的感覺告訴她,六年過去,她已經不再是個冰冷無情,隻會注視著“亞當”的冰羅,而是一個有血有肉,有笑有淚有感情的沐冰瑤。

    鬼刀死了,他或許想不一直綁在身上,用於在絕望時刻同歸於盡的壓縮炸藥會有用的一天。他也用生命最後的火光帶著那一波追過來的人連同自己全部帶入了地獄。

    主人……不要死……一定不要死!

    沐冰瑤在心中喊,對他們來,尤其是對她來,這個世界上再也沒有什麼比淩塵的安危更重要的東西。如果他死了,她將失去所有繼續活下去的理由和動力。

    但是,在她內心的喊之下,她卻清楚的感覺淩塵的生命正在緩慢的流逝……一點……一點……接近著真正的死亡。

    沐冰瑤的心在惶恐中搖搖yu墜。她之前用極快的速度檢查過淩塵的傷勢,全身上下,傷痕無數,失血量甚至超過了全身血量的三分之一,右肩肩骨斷裂一半,整隻右臂可盡廢,身上幾乎不半點完整的地方,連臉上都縱橫著至少十幾道傷痕。但,他們都很了解淩塵,以他那比怪物還怪物的身體和jing神力,即使是這種能讓普通人死上無數次的傷,隻要他不想死,吊著求生的yu望,他一定不會死!

    因為當他可怕無比的jing神力化作求生yu望時,體內會如同燃燒起強烈的生命之火,算是內髒殘缺,都能夠活過來。jing神力強大一定強度,所影響的,不僅僅是jing神的範疇,還有生命!

    但此刻,他的生命力卻真真切切的在一點點消失……一個可怕的想法忽然出現在沐冰瑤腦中……他非但沒有任何的求生yu望,反而在渴望著死亡!他今夜孤身去龍家,本是去尋死!水若離去的打擊,讓他心中全是求死之念!

    這種求生之念,會讓重傷的他以最快的速度死亡!算現在有世界上最好的醫生,最好的醫療設備,也根本救不了他。

    沐冰瑤停了下來,把淩塵放在了地上,伸出手指用力的掐按在他的人中之上,另一隻手上下壓按著他的胸口,用盡自己全部的力氣呼喊著他:“主人!!快醒醒!!快醒醒!!你不能死,不許死!!我不要你死!!快醒醒……求求你快醒過來!!”

    呼喊聲中,沐冰瑤的眼淚一滴滴的從眸間滑落,落在淩塵滿是血痕的臉上,她手上的力氣越來越重,把淩塵的人中都掐按出了血印。或許是她悲戚的喊聲觸動了淩塵沉寂的靈魂,他的眼眉竟然輕輕的動了動,然後一點一點的睜開了眼睛。

    “主人!!”看他終於醒來,沐冰瑤把他的上半身抱在胸前,失聲痛哭起來。這個世界,能讓她如此心碎,如此痛哭的,永遠隻會是淩塵一個人。

    “……為什麼……我還沒有死……為什麼……”

    淩塵的聲音虛弱而沙啞,語調,更是呈現著一種沉悶的死灰s。他醒來後沒有問這是哪,沒有問沐冰瑤為什麼在這,沒有問究竟發生了什麼……問的,竟然是為什麼自己沒有死。

    現在的他,真的在一心尋思。水若的離開,讓他傷心yu絕之下,瘋狂報複之後,隻想追隨水若而去。

    沐冰瑤用力的把他抱緊,大聲的哭喊道:“為什麼要死!!你怎麼可以死!!你還有好多事沒有完成,還要和我們一起完成你一直渴望的那個目標,怎麼可以死!!”

    關閉<廣告>

    她知道自己必須用盡所有方法去喚起淩塵的求生yu望。隻要他有了求生的yu望,他一定不會死去,反之他必死無疑。當年,在他的求生yu望下,“天堂”和“地獄”都沒能帶走他的生命,何況這些傷痕。隻是,她底該用什麼,才能話喚醒他對生命的渴望。

    “讓……我……死……若若不在了……我為什麼還還要活著……讓我死……”

    淩塵的雙目無神,聲音虛弱如微風,充斥著深深的死意。沐冰瑤心如鏡碎,她壓抑著自己的泣聲,用力的搖頭:“不……你不可以死!!我們好不容易才把你救出來,他們為了救你,連命都不要了,你怎麼可以死……你知道嗎,鬼刀為了掩護我們逃跑,他引爆了身上的炸藥……如果你死了,誰來為他和所有死去的兄弟姐妹報仇!難道你忘了若若是怎麼死的嗎?難道你不想為若若報仇嗎!活下去,活下去啊!!”

    “我……對不起……鬼刀……對不起你們……是我害了他……害了你們……我……已經……無顏麵對……也無法……為若若報仇……讓我死……讓我去陪著若若……去給鬼刀賠罪……讓我死……”

    沐冰瑤的嘴唇被她不知不覺咬破,溢出點點的血珠,聽著淩塵聲音,感受著他越來越重的死意,她近乎絕望:“主人……我們知道若若離開,你悲痛yu絕,我們也一樣難過,一樣痛苦啊!可是……沒有了若若,你還有我……還有我們!還有天天!我們會一直陪著你,一輩子陪著你,你算趕我們走,我們也永遠都不會走!!你真的舍得我們,舍得天天嗎!特別是天天,她已經失去了最喜歡的姐姐,你想讓她連你都失去,變得無依無靠,孤苦伶仃嗎?你死了,誰來照顧天天,天天她該怎麼活下去!”

    天……天……天天…………………………“那……大壞人,不對……是哥哥,你會和姐姐的一樣,一直保護我,照顧我,每天都給我很多好吃的東西嗎?”

    “哥哥是姐姐撿來的,天天也是姐姐撿來的,嘻,感覺上好奇怪呢。被姐姐撿來的哥哥會和姐姐永遠在一起,那……那被姐姐撿來的天天,也可以和姐姐、哥哥永遠在一起嗎?”

    “那……真的好了,要永遠在一起,不管是哥哥,還是姐姐,永遠都不可以不要天天!”

    “永遠在一起,永遠不分開,誰也不可以丟下誰!”

    ……………………淩塵死灰s的眼眸一下子定格,驀地,他的嘴唇開始哆嗦了起來,一個個顫抖的音符驚慌的溢出:“天天……天天……天天呢……天天在哪……天天在哪?”

    淩塵終於變得劇烈的反應讓沐冰瑤如同抓了絕望中忽然閃過的光明,她馬上靠淩塵耳邊,用力的道:“天天她很好!她在前麵,她很想你,很掛念你,在前麵等著你,我現在帶你去見她!主人,你一定不可以死!你還要照顧天天……你也答應過若若會保護和照顧天天一輩子,怎麼可以對若若食言!!天天在前麵,我馬上帶你去見他。”

    水若離去時,沐冰瑤在旁邊,她要淩塵答應她的三件事,她全部聽在耳中。第三個,是要他好好的照顧天天。

    話之時,她看了淩塵眼眸中掙紮的s彩,還有從他身上那快速消散的求死意識。她喜極而泣,用自己纖弱的身體重新背起了淩塵,衝向了她安置天天的地方。

    風聲在耳邊呼嘯而過,耳邊,不斷傳來著淩塵呼喊著“天天”的輕微聲音,不一會兒,淩塵的聲音消逝,再也沒有了動靜。但,來自他的生命氣息卻開始了掙紮,並在掙紮中如雨後的嫩草般一點點的成長……淩塵之外,暗殺能力上,沐冰瑤僅次於鬼牙。而速度之上,沐冰瑤不及鬼刀,體力也稍有不及,因而她背負著淩塵,速度也根本快不哪。她所前行的方向,是她安置天天的位置。之前她帶著天天逃了很遠,本想為了天天的安全逃的越遠越好,天亮之後再悄然回來打探消息,但終究放不下淩塵而在那停留,把天天一個人留在了那棵最高大的樹下,叮囑她天亮之前一定不可以離開。現在,她距離那已經很近很近。

    但是,她的耳邊,卻隱約傳來了不正常的聲音。

    那是屬於一群人的腳步聲,距離,在三百米之外,而且逐漸越來越近,數量,在四五十人左右。

    能以雙腳追這,他們的速度、體力之強可想而知。能擁有如此體力的,極有可能是龍家七大秘密部隊中的血狼軍,或者烈虎軍。

    長長的吸了一口氣,視線之中,已經出現了那棵最高的樹。她把速度提升極限,衝了過去,那棵樹越來越近,對著那個方向,她壓低聲音喊道:“天天,天天!”

    樹的後方跳出了一個玲瓏的身影,她“哇”的一聲大哭起來,一邊哭著一邊衝向沐冰瑤。雖然沐冰瑤告訴她這很安全……但,這那麼安靜,那麼yin森,又是漆黑的夜晚,她一個本怕黑的少女怎麼可能不害怕。在沐冰瑤離開的這段時間,她一直都是全身發抖的蜷縮在那,一動都不敢動。終於等沐冰瑤的歸來,她用力撲倒她的身上,抱著她再也不肯鬆手。

    

Snap Time:2018-04-26 14:02:35  ExecTime:0.2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