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醫生的升遷:醫道仕途》全文閱讀

作者:梅雨情歌  草根醫生的升遷:醫道仕途最新章節  草根醫生的升遷:醫道仕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草根醫生的升遷:醫道仕途最新章節第九十一章王海超(14-04-12)      第九十章諂媚(14-04-12)      第八十九章停職(14-04-06)     

第九十一章王海超


    九品文學小說網歡迎您的光臨,任何搜索引擎搜索“九品文學小說網”即可速進入本站,本站免費提供精品小說閱讀和txt格式下載服務!<>

    第九十一章王海超

    第九十一章王海超

    燕京的唐家,勢力可不小,唐家的掌舵人唐國興,雖然不能和那些**比,但也算是開國功臣了。

    但唐家的實力,還不能和國家的**相比,唐家的人,怎麼會敢殺了王老的孫子,陷害歐陽誌遠?是誰給了他們這麼大的膽子,不論王家、霍家和秦家中的任何一家,唐家的人,都沒有辦法抗衡的。

    歐陽誌遠得罪過唐家,沒有讓唐家的煉鋁企業搬到湖西市,而且因為歐陽誌遠的緣故,上麵停了唐家的煉鋁集團,難道唐家懷恨在心,在暗中下手,陷害歐陽誌遠?

    王世傑想到這,他冷笑了一聲,唐家在這次的事件中,肯定扮演了極其不光彩的角色。

    嘿嘿,不論王家、霍家和秦家任何一方,知道了事情的真相,唐家就完蛋了。

    現在,一定要抓住唐紹斌,抓住了這個家夥,真相就會大白。

    歐陽誌遠道:“王書記,是的,唐紹斌是燕京唐家的人。”

    王世傑道:“你得罪了唐家的人,唐家的人,肯定在向你下手,你要找到證據,洗清自己。”

    歐陽誌遠道:“我明白,王書記。”

    王世傑道:“中央調查組正在龍門大酒店開會,你要小心,周光興、唐家強不會放過你的。”

    歐陽誌遠苦笑道:“該來的,終究要來,這不是我要小心的事。”

    王世傑剛說到這,一個警察報告後,步走了進來。

    “王書記,中央調查組和公安部的人到了,還有王海超和他的女兒。”

    王世傑一聽,點點頭,心道,來的好。

    他掛了電話,坐在座位上,等著那些人的到來。

    不一會,外麵響起了雜亂的腳步聲,周玉海帶著王海超、周光興、唐家強、年宏清他們走了進來。

    王世傑是山南省政法委書記,兼任公安廳廳長,是副省級的級別。中紀委的第七監察室,是專門調查監督副省級以上的幹部的,雖然周光興他們的級別,是廳級幹部,但人家在反貪紀律方麵,正好管著他,王世傑還要站了起來和周光興打招呼。

    他能做到省委常委、政法市委書記、公安廳長這個位置,王世傑的為人處世,還是很得體圓滑的。

    “周主任、唐主任、年主任,你們來到了。”王世傑向周光興伸出了手。

    周光興同樣為人精明老練,自己雖然是專門調查監督副省級以上幹部的官員,但人家要是沒有犯錯誤,自己根本管不著人家,現在,他一看王世傑主動地給自己打招呼,還伸出了手,他連忙微笑著伸出了手道:“王書記,您好,我們上午到的。”

    王世傑笑道:“周主任,這麼遠的路途,辛苦了,坐吧。”

    周光興道:“,辛苦談不上,要不是歐陽誌遠的事,上麵讓調查,我們也不會來的。”

    王世傑又和唐家強、年宏清、王海超,還有幾位公安部的人打招呼。

    眾人說話握手。

    王海超主動和王世傑握手的,王世傑畢竟是副省級的幹部,而王海超的父親雖然是王老,但他不在仕途,經商而已。

    王海超臉色悲憤的看著王世傑道:“王書記,我的兒子在哪?我要去見他。”

    “我要見我哥哥!”**莎大聲叫著。

    王世傑道:“你們跟我來吧。”

    他當然不能阻止王海超去見自己的兒子。

    王世傑說完,帶著大家走出辦公室,周玉海走在最前麵。

    來到檢驗室,當王海超看到從冰庫,拉出來的兒子遺體的時候,他一下子撲了上去,眼淚順著劇烈抽搐的臉頰,流了出來。他伸出劇烈顫抖的手,摸著兒子冰冷青色的臉頰,眼充滿著無盡的悲傷。

    雖然王展鴻為人不怎麼樣,但他是王海超的兒子,是王海超的親骨肉。骨肉之情,永遠割舍不了。

    他的心悲痛極了,如同刀割一般,兒子是自己的希望,現在兒子沒有了,這讓他的內心恨到了極點。

    兒子再也不會叫爸爸了。

    **莎連忙扶住了爸爸,她的眼淚也下來了。

    市長曲青山站在外麵,他沒有進去,一個電話打了進來。

    是大哥曲青明打進來的。

    “哈哈哈,老二,歐陽誌遠被拿掉了?你代理了前進市的市委書記,太他媽的爽了。”曲青明的狂笑和幸災樂禍的聲音,從電話傳來,他得意極了。

    曲青山走到一個僻靜的地方,低聲道:“大哥,那幾座稀土礦,可以恢複生產了,你準備好手續,和河上大雄合作,開采龍門崮後山的稀土。”

    “好,二弟,咱兄弟們,繼續掙錢,等到龍門縣的稀土開采完了,咱兄弟的錢,也掙足了。”曲青明大笑道。

    曲青山道:“先暗地恢複生產,什麼時候,歐陽誌遠離開前進市,再大張旗鼓的幹,免得招惹麻煩。”

    曲青明道:“好吧,就這樣。”

    曲青山掛上電話,他的心很是得意,王展鴻死的真好呀,把歐陽誌遠拖進了地獄,自己還真要感謝這個膿包公子。他媽的,死的還真是時候。

    王展鴻的死,拯救了自己。

    王世傑看著王海超悲痛欲絕的樣子,他在心歎了一口氣。

    王展鴻的死,雖然是唐家做的手腳,但這和王展鴻犯得罪有關,王展鴻被王超群溺愛壞了。

    這件事,歸根結底,還是王海超溺愛孩子造成的。

    王展鴻要不殺了這麼多的人,歐陽誌遠能帶領公安局的警察找到他?

    王海超痛哭了好一會,才抬起頭來,盯著王世傑,咬著牙道:“王書記,歐陽誌遠在哪?”

    王世傑看著王海超由於痛哭和憤怒而猙獰扭曲的臉,還有他眼的殺氣,他歎了一口氣道:“王董,展鴻的死,存在著很大的疑點,我們懷疑,你兒子是被別人謀殺的,而不是歐陽誌遠殺的。”

    “你……你說什麼?我兒子是人謀殺的?這怎可能?你是故意在位歐陽誌遠開脫吧?”王海超憤怒了,咆哮著道。

    王世傑道:“王董,你平靜下來,不要激動,這件案子,我們省廳的專家,正在抓緊破案,案子破了,會給你一個滿意的答複的。”

    王海超冷笑道:“什麼破案,我兒子就是被歐陽誌遠打死的,很多人都是親眼所見,公安部的人,會審問歐陽誌遠的,哼哼,他跑不了,我一定要把歐陽誌遠,送進地獄。”

    王海超惡狠狠的狂叫道。

    這時候的歐陽誌遠,終於接到了自己被停職的消息,這讓歐陽誌遠愣了好一會。

    雖然自己已經有了預感,但當這個被停職的消息傳來後,歐陽誌遠的內心還是很憤怒和遺憾。

    自己才來前進市幾天呀?就被停職?

    衝動是魔鬼,自己打了齊學軍,引來了中央調查組,自己打了王展鴻,結果,王展鴻死了。雖然自己也知道,王展鴻不是被自己打死的,但現在,人家王家就認定自己打死了王展鴻。

    這件案子不破,自己就洗刷不了冤枉。

    自己在前進市的抱負,還沒有實現。自己辜負了陳書記對自己的期望。

    歐陽誌遠站在路邊,看著遠處灰暗的山峰,他很是煩躁。

    車的縣長章峰,也接到了歐陽誌遠被停職的消息,這讓他大吃一驚。

    這怎麼可能?歐陽書記竟然被停職?

    這真是個讓人想不到的消息。自己剛才還在向往自己搭上歐陽書記這條船,乘風破浪前進,這條船,瞬間就沉底了,真是世事無常呀。

    現在,市長曲青山一個人擔當了兩個職務。

    自己要好好的考慮自己站隊的方向了。

    韓國,奉成集團總部。

    韓奉成正在布置一項開采油田的計劃,他桌子上的電話響了

    韓奉成接過來道:“你好,請問你找誰?”

    “我找你……”電話傳來了生硬的中國話,而且還帶著濃烈的冷酷殺意。

    韓奉成皺了一下眉頭道:“你是誰?”

    “嘿嘿……不要問我是誰,你女兒韓貝貝,現在,在我們手,你聽聽你女兒的聲音。”那人的話剛落,電話就傳來了韓貝貝的喊救命的聲音。

    “爸爸……救我……。”

    韓奉成噌的一下站了起來,聲音都變音了,大聲道:“你是誰,我女兒怎麼會在你手?說!”

    電話的聲音,確實是自己的女兒貝貝的聲音。

    貝貝怎麼會被綁架的?她跟著李元樸到中國去了呀?怎麼會被綁架了?

    那人陰森森的道:“你不要問這麼多,你女兒在我手是真的。”

    韓奉成大聲道:“說,你們想幹什麼?”

    那人獰笑道:“也沒有什麼,你隻要不在前進市龍門縣投資玉米種植,我就放了你的女兒。”

    韓奉成一愣,自己到龍門縣投資水果玉米的事。這個王八蛋怎麼知道的?和他有什麼關係?幹嘛綁架自己的女兒。

    韓奉成道:“我女兒和我種植水果玉米有什麼連續?你們搞錯了吧,放了我的女兒。”

    那人獰笑道:“你個王八蛋,不要廢話,立刻讓你的考察團回去,否則,我讓人輪了你的女兒,再拍下照片,到韓國發布。”

    更新純文字

    

Snap Time:2018-08-20 21:18:48  ExecTime:0.1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