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name?}》全文閱讀

作者:{?$author?}  {?$articlename?}最新章節  {?$articlename?}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articlename?}最新章節第399章異變頻發的廢墟之戰(14-05-28)      第398章被遺忘的悲哀(14-05-09)      第397章一大堆蘭度來襲(14-05-03)     

第399章異變頻發的廢墟之戰


    飽滿的葡萄被嵌入每根手指的指尖,接著再把它們送到嘴邊逐一吞下去。舔了舔嘴唇後,砂糖抬起頭打量著那個單腿的破舊玩具士兵。

    “身為一個玩具,能說出這種這樣的話還真令我驚訝。”眉頭稍微蹙起了一點,似乎是經過了相當費心的思考以後,砂糖才慢悠悠地開了口。“我製定契約的時候有一兩個疏漏也是在所難免,不過你能做到這種地步還真是令我驚訝。不過還好,我有時間糾正這一切,在少主生氣之前。特雷波爾、迪亞曼蒂,可以拜托你們的吧。”

    “唄嘿嘿嘿嘿,那是當然了。”

    “既然你這麼說了,那麼我也沒有拒絕的理由了吧。”

    “等等,這種事情怎麼可能……好吧,其實我也相信這一點可以了吧。”烏索普自暴自棄地咬了咬牙,把手伸到腰間的腰帶扣上悄悄拿了一粒小小的種子。“雖然腦袋沒有任何有關於這家夥的記憶,但是總覺得我們船上還有一個很讓人頭痛的麻煩人物存在。不過現在可不是管那些的時候。羅賓,一會兒我會想辦法製造一點麻煩。你的能力可以接觸到娜美他們吧,趁亂起來的時候把他們也帶走。”

    “阿拉,還真是出乎意料呢。烏索普你會主動接下斷後這種事情。”

    “我也不想啊。但是現在的情況這種事也隻能我來做了吧。”伸手把頭上的瞄準鏡向下拉了拉,烏索普捏了捏手中的小種子。把身子壓低了一點對著地麵上嚴正以待的小人族們低語著,“雷奧,卡布你們也帶著小人族們撤退離開這。如果對麵的兩個是堂吉訶德家族的最高幹部的話,我們沒有贏的把握。”

    “謝謝你的好意,烏索普蘭度。但是我們不會離開的。”明明隻不過是巴掌大小的身體,但是從雷奧那副小小的身軀之中船出來的聲音卻格外的鏗鏘有力。“即使烏索普蘭度和其他英雄的後代沒有出現支援我們我們今天也決定發動反抗戰爭了。我們的同伴在借東西的過程中失蹤的情況時有發生,我們都知道他們被帶到了哪。不過因為隊長的計劃所以大家都一直在忍耐,現在已經到了這個時候了,我們大家難道還要繼續沉默下去嗎!”

    “雷奧~~”在周圍掃視了一下,入目之處仰著頭看著他的一張張小臉上的神色讓他什麼都說不出來。可是對手是兩個最高幹部啊。

    按照特拉仔的說法,多弗朗明哥手下最強的幹部全部用著撲克牌中的花色所代表著他們獨一無二的位置。四種花色代表了他手下的四位最強之人,身為七武海的特拉仔就擁有象征著紅桃的位置。而眼前的這兩個被稱為最高幹部的家夥應該也是各自代表了一種花色的存在。也就是說——要同時麵對兩個七武海嗎?

    艱難地吞咽了一下口水,烏索普心在天人交戰著。留下來戰鬥的話,絕對沒有勝利的可能。可是如果就這麼丟下這些固執的小東西離開的話,他們都會被殺或者當做稀有動物被賣掉吧。這些單純的相信了自己所有謊話的小家夥們,就好像在糖果村的洋蔥頭他們,就好像每天聽著自己編造的那些故事並且相信著的可雅。

    “可惡,怎麼能這樣!聽著羅賓,接下來我把這些話說完以後也許會立刻後悔也說不定。所以拜托了,在我後悔之前立刻帶著娜美她們離開這。”烏索普狠狠地咬著牙不讓自己的牙齒因為恐怖而發出顫抖的聲音。稍微穩定了一下心情後,他一副慷慨激昂的樣子對著周圍的小人族們揮了一下手。“各位咚嗒嗒族的同胞們啊,你們的勇氣感染了我。作為你們的英雄羅蘭度的後人,我烏索普蘭度怎麼能丟下自己的同伴自己一個人逃跑。”

    “我將會和你們一同戰鬥,而我的同伴們將會去把我們蘭度家族最強大的戰士找來為我們戰勝敵人。”雄赳赳氣昂昂的樣子喊過一聲後,烏索普壓低了聲音極為速地對羅賓說了一句。“立刻把尼祿或者路飛他們找來。拜托了,至少在我被打死之前把船上最能打的幾個家夥帶來這啊,羅賓。”

    “,沒想到烏索普你竟然也會擁有這樣的覺悟啊。不過很遺憾,這一次你的覺悟要白費了。”看完了上麵的內容後,羅賓把手中握著的小紙條遞到了烏索普手。用手指輕輕摩挲了一下伊布的下巴後,羅賓把修長的手臂交叉在了胸前。“不過如果你想要援軍的話……億萬輪花開——萬紫千紅。”

    一條條手臂突然從滿是碎石的地麵上生長出來,並且極其熟練地配合著開始把地麵上大大小的小碎石移動到別的地方。

    “唄嘿嘿嘿嘿,就這點小小的力量就想搞定老子嗎?別傻了,在我這可是擁有絕對防禦的啊。”食指和中指交叉擋在麵前。這種小孩子胡鬧一樣的絕對防禦的姿勢卻真的在他麵前形成了一個四方形的透明屏障。

    “哈哈哈,幹得好,巴托洛米奧!”

    “還以為你是一個徹頭徹尾的混蛋,沒想到還是很可靠的嗎?”

    “這一次被你救了一命,下次老子請你喝酒。”

    桀驁不馴的暴徒們都毫不吝嗇地對著巴托洛米奧稱讚著。心中的感謝是一回事,而另一方麵也是出於對這個近期崛起的超新星的畏懼。

    之前在仿佛天崩地裂一般的災難發生的時候就是這家夥製造了屏障硬生生地護住了整個角鬥士休息室。頂著上麵不知道有多少的碎石堅持了這麼久,再加上那個可惡的性格可以的話真不想把這家夥當做對手。

    “閉嘴,如果不是薩博大哥的要求,我才不願意理會你們這些家夥的死活!”巴托洛米奧對著那些一副老朋友樣子拍著他馬屁的角鬥士們如同一隻食人鯊一樣齜了齜滿嘴的尖牙。緊接著立刻換上了一副笑臉對著身後緊張無比地諂媚地笑著。“薩博大哥……您~我……那個……”

    “叫我薩博就好,你其實不用這麼……”一副貴族紳士打扮的青年有些不自在地笑了笑,習慣性地伸手撓了撓右臉上的疤痕。對於這個誠惶誠恐對待著他的家夥,薩博心中有一種是在受不了的感覺。這簡直和被那些花癡少女纏上的感覺一樣煩人,而且這個大男人對自己的態度僅僅是因為愛屋及烏罷了。

    “如果你是擔心老夫那家夥的話沒有必要,作為橡皮人的他可不會有事。”

    “我對於路飛前輩當然很有信心,那可是路飛前輩啊,怎麼可能會難的到他。隻是……我隻是稍微有些……”

    看著這麼一個麵貌猙獰的男人露出一副害羞的小女孩一般的神態,薩博現在很有一種想把他人道毀滅的衝動。這家夥的實力很強的確會是一個不錯的助力也說不定。但是把他留在路飛身邊的話自己那個單純的弟弟該不會覺醒什麼奇怪的東西吧。

    “那個女人!如果路飛因為她而受了什麼傷的話,我絕對要生吞了她!”巴托洛米奧一臉嫉妒的樣子再次讓薩博扶額一歎。早就知道路飛那個性格很容易讓人喜歡上,不過這一次也太……

    “嗯,這樣就稍微有一些施展空間了。幹的不錯啊,你這個混蛋小鬼。”陰影中一個高大如山的身影慢慢站了起來。首領青椒,這個名字也許現在已經名聲不顯,但是在上一輩的老人們的故事中這個看起來好像一尊慈眉善目的佛像一般的老人卻擁有著赫赫凶名。“蒙奇`d`路飛,老夫也有一些事情想要找他一敘。既然你們也是要找他,那麼就讓老夫來幫忙好了。接下來會有些小小的震動,希望你可以撐住啊,小子。”

    奴隸角鬥士所在的地方自然不會像那些自由參賽的角鬥士那樣美好。簡陋無比的房間加上嬰兒手臂粗細的鐵柵欄,這樣的關押方式和用作角鬥的野獸們也沒有什麼差別。不過事實上也正是如此,作為罪人而被迫參加角鬥的他們隻不過是作為角鬥時能讓場麵更加熱鬧的餘興節目,至於千次勝利之後還歸自由之身,隻有那個被人們傳說的居魯士曾經辦到過。

    不過也正因為這樣,堅固的囚籠反而在這種時候成為了保障他們生命的東西。在那些觀眾和角鬥士們在碎石的重壓下苟延殘喘的時候,他們至少可以在這幸災樂禍地等死。

    角鬥士牢籠之前有一片小小的空間,蕾貝卡雙手抱著膝蓋靜靜地看著眼前咧著嘴大大咧咧地笑著的男人。“路西,不,路飛先生。雖然很感謝你,但是我想你知道,你為什麼要救我。”

    “嗯,這個嗎?算是回禮吧,之前你不是請我吃過便當的嗎。既然你請我吃過了東西,那麼就是朋友了。幫忙也是應該的不是嗎?畢竟那個便當超好吃的。”路飛沒心沒肺地笑著,似乎是習慣性地想要撓撓頭的樣子。不過他這麼一動手腳卻完全沒有跟著動彈的樣子,這才有些為難地歪著頭想了想。“不過沒想到石頭太多竟然被卡主了。不過不用擔心,我再努力一下就可以拔出來了。”

    “噗!你還真是……”路飛的窘態讓蕾貝卡情不自禁地想要大笑,但是在笑的時候卻有一種想要流淚的感覺。因為這樣簡單的理由關心自己,除了媽媽和士兵先生以外,他就是第三個了吧。“路飛先生,如果你喜歡的話,我們離開這以後我還請你吃便當怎麼樣?”

    “誒?可以嗎?那麼就這麼說定了,稍微等一下就……”路飛的臉上突然一變,被岩石擠壓著的四肢突然泛上了一層濃厚的金屬色一直到整個人都變得好像一個鐵水澆築的鐵人一樣。

    岩石突然劍碎裂開來,並非是之前天崩地裂般的震動。而是好似一種巨錘打擊般的破碎。

    “青椒開門!”

    

Snap Time:2018-08-18 20:15:11  ExecTime:0.1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