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煉成仙》全文閱讀

作者:幻雨  百煉成仙最新章節  百煉成仙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百煉成仙最新章節第115章神妙的化身之術(15-11-04)      關於百煉的後記(15-09-20)      第四千二百二十章大結局(15-05-24)     

第九百一十九章重遊碧雲山


    第九百一十九章 重遊碧雲山

    很快,兩人就來到了閣樓前麵,妙幽伸出手來,在腰間一拍,掌心之中頓時浮現出一塊銀『色』的令牌,一道紅光從麵飛『射』出來,吱呀一聲閣樓的門打開,林軒隨著此女進入麵。

    浮現在眼前的是一排排玉筒簡,整整齊齊的擺在書架上麵,林軒粗略一估,足有上千之多,顏『色』大部分都是青翠欲滴的。

    “這些都是一些普通的功法典籍,道友應該不感興趣。”妙幽仙子如此這般的解釋。

    林軒點點頭,並沒有『露』出意外之『色』,一般來說,門派的藏書閣,都是越往上,典籍越珍貴的。

    兩人沒有在這一層停留,直接來到了二樓。

    這的玉筒簡要稍少一些,隻有七八個書架的樣子,而且每一個書架都被不同顏『色』的護罩包裹,不用說,是起保護作用的禁製了。

    然而林軒眼睛微眯,臉上依舊沒有多少興趣,那種光罩對元嬰期的修士來說,不值一提,麵顯然也不可能是什麼好東西。

    林軒目光掃過,卻沒有發現樓梯,倒是有一小小的傳送陣,孤零零的矗立在了左邊牆壁的角落。

    林軒與妙幽一起走了過去。

    對於陣法林軒雖說不上精通,但也遠比一般修士清楚,連能夠破碎虛空的傳送陣都用過,眼前這個卻顯然有一些不凡之處。

    “仙子,若在下沒有猜錯,此陣必須用特殊的秘術才能啟動吧!”

    妙幽臉上『露』出驚訝之『色』:“林道友確實見聞廣博,你說得沒錯,除了精通我族秘術,就是元嬰後期的大修士也無法強行開啟的。”

    “嗯。”林軒點了點頭,不再多說,妙幽伸出玉手,口中念念有詞,一道法訣打了上去。

    白蒙蒙的光暈包裹住兩人的身體,待那靈光消散以後,傳送陣又恢複平靜了。

    ……

    “這就是第三層?”

    林軒眉頭一挑,眼中的驚訝一閃而過,但很快又重新恢複平靜了。

    此刻兩人哪還在什麼閣樓之中,而是出現在了一小小的山穀,四周彌漫著淡淡的白霧,一座涼亭若隱若現的出現在了麵前。

    這所謂的第三層竟別有洞天。

    不像幻術,更不是開辟的獨立空間,具體是什麼神通林軒也不清楚,但他以前也不是沒有過這種經曆的。

    在妖靈島參加邙山大會之時,最高級別的元嬰期交易,所在的地點就與眼前類似。

    不用說,這也是墨月族先輩的手筆,看來不論是古修士還是古巫師,修為都遠非現在的後人可比。

    而這百萬年來,墨月族與世無爭,典籍應該也保存得較為完整,林軒心中一陣火熱,這回說不定會大有收獲。

    跟著妙幽仙子,兩人來到了涼亭前麵,一層翠綠『色』的光罩卻擋在麵前。

    妙幽從懷中取出令牌,一晃之後,那光罩就像兩邊分開,『露』出了一條丈許寬的通道來。

    進去以後,林軒就看見了一張石桌,上麵散『亂』的擺放著一些玉筒,卻僅有七八個。

    顏『色』都很古老了,甚至還有一些殘破。

    “就隻有這麼多?”林軒眉頭一皺的開口了。

    “不錯,但這些都是我族先輩傳下來的,林兄難道沒有聽過貴精不貴多。”妙幽仙子櫻唇微啟的說。

    這話倒也不錯,林軒點了點頭,拿起一枚玉筒簡,將神識沉入。

    ……

    三天以後,林軒離開了墨月族。

    想起這幾天的收獲,他臉上的表情哭笑不得。

    玉羅蜂的催熟之法是找到了。

    然而卻幾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說此蟲喜歡吞噬精純靈氣,可以喂養牠極品晶石。

    當在玉筒簡中讀到這一段時,以林軒的喜怒不形於『色』,也差點忍不住破口大罵了。

    極品晶石!

    有沒有搞錯,那東西是人界能夠弄到的麼?

    在妖靈島的時候,自己費盡心機,甚至不惜拿出了長生丹這種逆天的東西,才好不容易從毒蛟王的手換取了一塊。

    後來用於了麒麟火脈,以至於想要破碎虛空,回人界的時候,都不得不提心吊膽的用魔石代替。

    因為極品晶石根本就是有價無市的東西,什麼古寶,材料都遠遠不及。

    當然了,天雲十二州麵積如此廣闊,林軒如果肯傾家『蕩』產的話也不是不可能再收購兩三塊的。

    但用此物培養奇蟲,根本就是暴殄天物,何況林軒就算舍得,也不過是杯水車薪,遠遠不夠使用。

    想到這,林軒不由得自嘲的搖了搖頭,難怪那巫師在後麵會有這麼一段批注:“玉羅蜂雖然在奇蟲榜上排名很高,然而卻華而不實,沒有多大的用途,因為根本就不可能催熟。”

    當然,此蟲也可以自己慢慢生長,然而周期之長,卻足以令人瞠目結舌,據說從幼蟲長到成熟體,大約需要十萬年左右。

    十萬年,別說人界的修仙者,恐怕就算是宗門家族,也滄海桑田,灰飛煙滅不知道多少次了。

    林軒搖了搖頭,心中大為光火,自己為培養玉羅蜂,付出了那麼多,難道真要半途而廢麼?

    等等……

    林軒突然遁光一緩,在半空中停了下來。

    一手抱於胸前,一手將下頜拖住,皺眉陷入了思索。

    那玉筒中說,之所以要用極品晶石催熟魔蟲,是因為玉羅蜂喜歡吞噬精純靈氣,而且是不含一點雜質的那種。

    而其他等階的靈石,雜質則太多,魔蟲吞噬了就沒有效果。

    可自己的藍『色』星海不正好可以提純麼?

    林軒有些驚喜的想著。

    當然,極品晶石肯定是提純不出來,但將高階晶石中的雜質去除,讓牠滿足玉羅蜂對靈氣的需求應該是大有可能的。

    林軒如此這般的想著。

    ……

    與此同時,天星宮中某座靈氣最為濃密的洞府,妙幽仙子正盤膝打坐。

    這次為了交好林軒,她可以說是曲意迎奉,甚至將本族最珍貴的典籍都毫無保留的交予對方觀賞了。

    除了玉羅蜂的飼養之法,林軒在別的方麵也大有收獲,他本來就不是什麼吝嗇人物,自然也投桃報李,給了妙幽一些好處……兩人交換修煉心得。

    說是交換,其實兩人的修為神通卻相差太遠。

    林軒正魔兼修,如今又涉獵了鳳舞九天訣,以他際遇之奇特,實在是普通修士遠遠沒有辦法相比的。

    所以交換根本就是表麵的字眼,真實的情況卻是林軒給予妙幽指點。

    像老師對待學生一般,傳道、授業、解『惑』,短短的三天,讓妙幽獲益匪淺。

    須知仙道艱難,到了元嬰期以後尤其緩慢。

    能夠凝結元嬰的無一不是才智之士,可即使是這些天才,大部分也都困於初期,數百年難有寸進,最後等壽元耗盡,坐化重入輪回。

    可下一世別說修仙,能夠變成人都歡喜無限。

    說不定就變成了小貓小狗,或者螻蟻蟲魚。

    所以輪回之說雖流傳甚廣,可修士們為了長生依舊不擇手段……

    誰敢寄希望於來世,萬一變成螞蟻豈不是哭死?

    妙幽資質本就一般,能夠和丈夫凝成元嬰靠的乃是機緣,按照常理推斷,她今生都不可能走太遠,而林軒的一番指點卻讓她獲益匪淺。

    至少眼前的瓶頸可以突破,數百年苦修之後也有可能進階元嬰中期了。

    雖然距離長生依舊遙不可及,但每前進一步總是離希望更近了些。

    每一個修仙者都有自己的堅持,妙幽仙子也在勤奮努力。

    ……

    這一切林軒當然不清楚,何況與他也沒什麼關係。

    二十餘天以後,一道遁光由遠及近,從天邊飛掠而來。

    光華收斂,『露』出一位容貌普通的少年,他的前麵,是一座蒼茫大山。

    巍峨起伏,籠罩在氤氳的霧氣之中,氣勢磅。

    此山在幽州可是大大有名的,由西至東,綿延八百,從天空中望去,好似一頭匍匐的巨龍,其主峰高五千米,終年籠罩著青『色』的霧氣,碧雲山之名,由此而來。

    昔日乃是幽州一等一的大派。

    望著眼前的大山,林軒幽幽的歎了口氣,往事一幕幕浮現在腦海。

    自己剛到碧雲山之時,還是築基期的小修士,也是那一次,結識了歐陽仙子,那婉約而美麗的女子。

    與孔雀不同,兩人從一開始就關係不錯,甚至還有多次聯手禦敵。

    隻可惜物是人非,山峰依舊矗立在這,當年傳承了數萬年的門派卻搬到了雲州去。

    對這一點,林軒百思不得其解。

    靈『藥』山遠遷是因為地火資源受到了破壞,留在這不僅沒法煉丹,也影響修煉,可眼前……

    蒼山依舊,靈氣與昔日相比,沒有分毫減弱,平心來說,這依舊可以算是一絕佳的修煉之處。

    當然,雲州的靈脈肯定更好,但那的大派也數不勝數,俗話說寧為雞頭,不做牛尾,碧雲山為何要幹這樣的傻事呢?

    這其中應該是有什麼隱秘的。

    林軒搖了搖頭,將神識放出。

    很快就在昔日碧雲山主峰發現了不少修仙者,林軒臉上並沒有意外之『色』。

    就幽州來說,這已是絕佳的修煉聖地,碧雲山搬走以後,自然會有其他的門派前來搶奪。

    “咦?”

    林軒突然眉頭一皺,臉『色』颯然陰沉下來了。

    “少爺,怎麼了?”月兒的聲音傳入耳朵。

    “沒什麼,我雖然想到會有門派前來占領此處,卻沒料到恰好碰見兩大勢力正在搶奪。”林軒淡淡的說。

    “哦,真有這麼巧麼?”

    月兒可是活潑好動,聞言也忙將神識放出,遠方果然有極為劇烈的靈氣波動,不用說,正有修士在鬥法之中。

    少女俏臉上滿是笑容,伸出粉紅『色』的舌頭,『舔』了『舔』嘴角,身形一轉,已化為了一道不起眼的驚虹,快速而隱秘的飛向了碧雲山的主峰。

    林軒搖了搖頭,這丫頭未免也太喜歡湊熱鬧,渾身青光閃耀,也悄然跟在了後頭。

    數十的距離,轉瞬及至,以主仆二人的遁術,自然也不用擔心被那些小輩發現什麼。

    很快,兩人就來到了碧雲山的主峰。

    光華一緩,林軒夾裹著月兒停了下來,眼前的護派大陣已被破壞,路邊倒著幾具屍體,碎石還有被連根拔起的樹木到處都是。

    林軒目光閃過,隻見那些隕落的修士穿著不同的服『色』,顯然是來自不同勢力的宗門了。

    難道竟是幾個宗門聯合,一起想要將占領碧雲山的門派趕走麼?

    林軒眉頭一皺,心中隱隱多了幾分好奇,也不耽擱,繼續向前飛去,護派大陣被破,倒也省了自己不少功夫,否則雖攔不住自己,但想要無聲無息的潛入,卻不是這麼容易。

    真是麻煩之事,原本林軒還想借碧雲山的靈脈修行,要知道這次奎陰山脈之旅,收獲極為豐富,很多東西都需要好好消化一番的,原本林軒想找個清淨的地點,沒想到卻碰見了幾個宗門的大戰。

    那次結嬰大會之時,林軒曾經來過碧雲山一次,雖然算算時間,已經非常久遠,但修仙者本就博聞強記,大概的路線依舊在他的腦海。

    林軒沒費多大工夫,就來到碧雲山著名的雲海了。

    亭台樓閣,鳥語花香,與記憶中的一模一樣,就景『色』來說,碧雲山在這經營數萬年,打磨得如同人間仙境一般。

    然而就是在這美麗的雲海,卻有數以千計的修士正祭出各自的靈器符籙,遙遙對峙中,在他們中間,還有十餘具屍體,空氣中,彌漫著濃濃的血腥之氣。

    可林軒卻並不在意,雙方人數雖多,但沒有什麼高手。

    雲海內側的修士,皆身穿黃衣,統一服飾,明顯是一個門派的修士,隊伍也較為整齊,人數大約有一千餘人的樣子。

    而他們的對麵,敵人則有兩三千之多,可穿著就比較『亂』七八糟了,僧俗道都有,靈氣波動也正魔斑駁,顯然是屬於幾個宗門聯合起來的勢力了。

    其中以築基期修士居多,還有一小半靈動期的低階修仙者,至於高階的存在雙方都差不多,凝丹期修士各有十餘個。

    就幽州來說,這種實力倒也可觀……雖然,還不及兩個丫頭創立的拜軒閣。

    “屠老三,你們幾個家夥是不是吃了豹子膽,就憑你們幾個小派,居然也敢從本門手圖謀碧雲山。”從那些黃衣修士之中,走出了一名儒雅男子,大約四十餘歲年紀,長發披肩,雖然已步入了中年,但依舊顯得風度翩翩。

    而此人不僅生就了一幅好皮囊,修為也是不弱,居然是凝丹後期的修仙者,在這兩群人中,已算是首屈一指的高手了。

    “哼,鄭大門主,你就不用在這兒擺顯了,不錯,在你眼中,我屠老三,還有我們海石幫都不算什麼,但這一次,我們可是七家聯手,你以為憑天璿門一派,就是我們的對手麼?”

    從另一群修士之中,走出了一名穿著馬褂的修仙者,此人不僅打扮奇特,身材也極矮,可卻壯實到了極處,乃是凝丹中期的修仙者。

    儒雅男子劍眉一挑,隱隱閃過一絲怒『色』:“好,既然如此,那就手底下見真章,一群烏合之眾,就想打敗我天璿門麼?”

    “等等。”那名叫屠老三的修士卻擺了擺手。

    “怎麼,你怕了?” 儒雅男子嘴角邊『露』出一絲譏嘲之『色』。

    “哼,我怕什麼,隻是不希望我們雙方的弟子都無端喪命罷了,我隻問一句鄭大門主,閣下雖然在幽州闖下了好大的名頭,可你與天璿門,敢與窮老前輩作對麼?”屠老三臉帶神秘的開口了。

    “什麼,窮老怪?” 儒雅男子一呆,表情颯然陰沉了下來。

    “不錯,正是他老人家,否則你以為我們這幾派,正魔不同,是那麼容易撮合在一起的,是因為我們全部效命於老前輩,奉做了我們共同的太上長老,而搶下碧雲山,就是他老人家親口傳下法諭來。”屠老三拍了拍胸脯,底氣十足的說。

    聽了對方的言語,儒雅男子臉『色』難看以極,默默不語,良久,才歎了口氣,一字一頓的道:“口說無憑,我怎麼知道你是不是在虛張聲勢。”

    “哼,他老人家有要事在身,所以耽擱了一會,但半個時辰以後,必然會來此,你若不相信,稍等片刻即知,當然,現在要開戰也可以,我承認我們七派聯手,也比天璿門稍弱,但就怕我們弟子死傷多了,窮老前輩他會不高興的。”屠老三狐假虎威的開口了。

    “少爺,那窮老怪是什麼家夥?”月兒有些好奇的開口了。

    “我怎麼清楚,離開幽州這麼久,上次也未聽盈兒她們說起過,不是本土新晉級的元嬰修士,就就是從其他州跑過來的。”

    林軒不在意的說,後期大修士不可能參加這種爭鬥,至於中期同階的存在與元嬰初期的修士,以林軒現在的修為又豈會在乎?

    見對方這麼囂張,儒雅男子大怒,但窮老怪顯然是很讓他忌憚的存在,略一躊躇,終於咬牙將氣忍下:“好,就等上半個時辰又如何,如果你騙我……”

    天璿門這邊的凝丹期修士也都臉帶憂『色』,林軒的目光在他們身上掃過,卻颯然停留在一女子身上了……

    

Snap Time:2018-08-17 15:01:27  ExecTime:0.4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