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煉成仙》全文閱讀

作者:幻雨  百煉成仙最新章節  百煉成仙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百煉成仙最新章節第115章神妙的化身之術(15-11-04)      關於百煉的後記(15-09-20)      第四千二百二十章大結局(15-05-24)     

第九百一十八章空間裂縫的秘密

  
  第九百一十八章 空間裂縫的秘密
  “多謝仙子。”
  林軒也不客氣,笑眯眯的將玉筒收入懷堙C
  “這隻是小事一件而已,不知林兄大駕光臨,有何要事,若有用得上妾身之處,盡管開口,隻要辦得到的,小女子絕不敢推托。”妙幽紅唇微啟的說。
  “,仙子快人快語,那林某也就不矯情了,是這樣的,在下無意間得到了一種蠻荒奇蟲,名叫玉羅蜂,然而此蟲神通雖有不凡之處,生長卻太緩慢了,墨月族擅長驅使毒蟲,不知道可有解決之道麼?”林軒不動聲『色』的說。
  “什麼,玉羅蜂?”妙幽仙子一呆,大驚的站了起來。
  “怎麼,有何不妥?”看了對方的反應,林軒臉上不由得『露』出詫然之『色』。
  妙幽仙子沒有開口,而是又從懷中取出了一個玉筒,直接遞到林軒的手中:“道友看看,就知道妾身為何驚訝了。”
  林軒眉頭一挑,緩緩將神識沉入。
  頓時密密麻麻的文字,浮現在了腦海堙A此乃上古文字,好在林軒認識。
  人界靈蟲榜!
  最醒目的,是開篇的五個大字。
  隨後分門別類,密密麻麻的羅列了很多奇蟲,林軒初略一數,足有數百之多,並根據牠們的厲害程度,做了一個排名的。
  以林軒神識之強,自然很容易就找到了同玉羅蜂有關的資料。
  此蟲排名第二十七,劇毒,同時生命力之強,更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別說身體被貫穿,就算是被斬下頭顱,也不會馬上隕落,會用自爆的方式攻擊對手,而牠殘屍所化為的『液』體,還有著極強的腐蝕『性』質。
  第二十七位,那麼別說上位界麵了,就是在此處,也有二十六種奇蟲比牠更加凶惡。
  林軒的臉『色』不由得陰霾下去了。
  但很快,他又發現了一詭異之處,排名在玉羅蜂之上的奇蟲數目是有可觀之處,但其中絕大部分後麵都有標注,不是已然滅絕,就是因為某些天地法則,不能馴服。
  如今還殘存的蠻荒奇蟲之中,玉羅蜂雖不能說是獨一無二的寶物,但已很難找到什麼比牠更厲害了。
  上麵甚至有這樣的描述,如果是成熟體,哪怕數量隻有數百,也足以力敵離合期修士。
  林軒驚訝不已,但想要培育成熟哪有那麼容易。
  但不管如何,此蟲確實是極為難得的寶物,傳說,至少在這一處人界,應該已然滅絕,這就難怪妙幽仙子會『露』出剛才那樣的表情來了。
  林軒抬起頭,將玉筒簡也放入了懷中,這東西,以後說不定會大有用途。
  妙幽同樣心中嘀咕,雖然在力抗檮杌的時候,林軒曾祭出一種毒蟲,但她也沒想到那會是大名鼎鼎的玉羅蜂。
  同樣是元嬰期修仙者,自己的碧蠶蠱排名可是在百位左右。
  妙幽仙子不由得又羨又妒,當然表麵上,卻不敢表現出分毫來的。
  “多謝仙子,就不知道可有催熟此蟲的妙法麼?”林軒恢複了冷靜從容,滿臉希翼的開口了。
 &esp;“這個……”妙幽臉上閃過一絲躊躇:“玉羅蜂在蠻荒奇蟲之中,排名也高得離譜,妾身可沒有機會飼養過,先輩中也沒有聽見什麼傳說,不過林道友若是有空,倒不妨去本族的藏經閣翻閱一下典籍的。”
  “什麼?”
  林軒一呆,忍不住多看了眼前的美『婦』幾眼,對方如此大方,還真出乎自己的意外。
  須知,任何一個門派,藏經閣都是最重要的地點,像昔日林軒身為靈『藥』山少主,身份說起來也夠特殊,可即便那樣,也並非藏經閣的每一處都暢行無阻,對方未免也太大方了。
  “夫人想好了,沒與林某開玩笑麼?”林軒的手在桌上輕叩,一字一頓的開口。
  “妾身雖是女流,但也明白做人應信守承諾,怎麼可能在這上麵與道友開玩笑呢?”妙幽仙子十分肯定的說。
  她這麼做,當然不是出賣墨月族,而是有自己考慮的。
  一來,林軒雖然是中期,但若論戰鬥力,與大修士也相差無幾,而且他雖練過有駐顏效果的功法,實際年齡卻明顯不大。
  前途無量啊!
  與這樣的人結下友誼,對自己,對本族,都大有助益。
  何況那些典籍雖然珍貴,可如今的墨月族算什麼,論人口還不足百萬,早就沒落,巫術雖有獨到之處,但並秦族修士強什麼,否則當年也不會被打敗了。
  既然如此,又何必受著祖訓,做那敝帚自珍之事。
  用於籠絡眼前之人,反而是絕佳選擇,以後本族遇見什麼,相信他也不好意思袖手旁觀的。
  不得不說,妙幽仙子雖是女流,但胸襟氣度,比起男兒卻一點也不遜『色』,換一個人未必有這樣的氣魄,敢於將老祖宗傳下來的規矩打破。
  如此結果,自然是大出林軒預料的,雖然明知不應該貪多務得,但對於神秘的巫術,林軒還是有一些動心了。
  當然,他也沒有精力再去修習,但俗話說,他山之石可以攻玉,了解借鑒一些,總是不會有什麼害處地。
  林軒起身,衝著妙幽深施一禮:“仙子厚意,足感盛情,在下從不占人便宜,以後有機會,一定會厚報地。”
  “,林道友客氣了,隻是敝族典籍粗陋得緊,與道友的大神通相比,巫術更顯得不值一提,還望道友一會兒不要見笑才是。”
  “仙子說哪婺雰荂C”林軒搖了搖頭,抱拳還禮,雙方又是好一番客氣。
  “林道友是打算先歇息一晚,還是現在就去藏書閣看看?”妙幽仙子征求起了對方的意見。
  “現在吧!”
  林軒歎了口氣,雖然他明知心急吃不了熱豆腐,想要修到洞玄期,就算是香兒那頭有著三條尾巴的小狐狸,沒個幾百上千年也是不行,可還是恨不得能更快一點,隻有那樣才能早些與孔雀見麵。
  何況以他如今的修為,雖然從滄溟山飛到這堙A足有數萬堙A但也絲毫不感到疲累。
  “好吧,道友既然心急,那妾身現在就帶你過去。”妙幽微微一笑,蓮步輕移,像涼亭外走了出去。
  林軒點點頭,不動聲『色』的跟在後麵。
  穿過一些亭台樓閣,兩人漸漸的來到了天星宮深處,有這位大長老帶路,自然不會受到絲毫的阻隔。
  但林軒發現,一路上的人越來越少,禁製卻開始成倍的增多。
  然而卻不見妙幽掏出令牌,陣盤什麼,就仿佛那些禁製竟然將她認得,兩人所到之處,就莫名其妙的自己放心了。
  林軒表麵不說,心中卻暗自揣摩,這墨月族的修仙之術,果然是有一些獨到之處。
  很快,兩人來到一座假山,林軒卻眼睛一眯,表情變得頗為怪異。
  將他的臉『色』變化看在眼堙A妙幽嘴角邊『露』出一絲笑意:“道友神識果然強大,若是一般的元嬰中期修士,可發現不了眼前幻術地。”
  說著,她伸出手來,在腰間一拍,將一巴掌大小的事物取了出來,黑乎乎的,倒有幾分像是讀書人所用的硯台,妙幽卻毫不猶豫的一道法訣打在上麵。
  硯台之中,頓時出現了無數的光點,隨後匯聚成一彎月牙,如刀光般狠狠斬在了麵前。
  仿佛什麼被打破,空氣也如水波般晃動起來了,假山一陣模糊,隨後消失得無影無蹤……
  取而代之的是一條丈許寬的裂縫。
  林軒不由得雖然動容:“空間裂縫。”
  但顯然眼前的女修不可能有破碎虛空的神通,那硯台,也並非像自己的長戈一樣,是具有空間神通的寶物。
  此處,本來就有一空間裂縫,隻不過被某人用大神通暫時封印了,而這硯台,是一類似陣盤的法器,可以將封印打開而已。
  林軒的眼光毒辣無比,腦海中念頭轉動,很快就將眼前的一切想清楚,並做出合理判斷來了。
  瞳孔微縮,臉上『露』出一縷沉『吟』之『色』:“仙子這是做什麼?”
  “,道友不用多心,這堙A就是本族的藏書閣。”妙幽仙子神『色』如常的說。
  “什麼,藏書閣,在空間裂縫之中?”
  “不錯,道友也清楚,秘術典籍,對於各大門閥勢力,其珍貴程度絲毫不比法寶遜『色』,甚至有過之而無不及……”
  “這我當然清楚。”林軒讚同的點點頭,法寶雖然難求,但畢竟是死物,而人是活的,若是修為不出眾,即便有好的法寶也發揮不出理想神通。
  而典籍則不一樣,好的功法秘術,足可造就絕頂高手,就拿自己來說,林軒有把握,即使不用任何寶物,靠著九天微步與碧幻幽火,以及其他的一些秘術,自己火拚普通的元嬰中期修仙者,也不會有絲毫落於下風。
  所以從這個角度,功法典籍,確實比法寶還要更加的珍貴一些。
  所以當初的玄鳳門,即使沒有人滿足條件,能夠修煉鳳舞九天訣,可也將牠束之高閣,當作是鎮派之寶的。
  不過即便如此,墨月族的藏書閣會在空間縫隙媊恁A依舊讓林軒心中充滿了疑『惑』。
  本著謹慎小心的『性』格,在弄清楚以前,他是絕不會進去的。
  “對於空間裂縫,道友知道些什麼?”妙幽仙子臉上毫無異『色』,笑語如珠的開口了。
  “空間裂縫……”林軒閉上眼睛,緩緩的揚起了頭顱:“林某倒也真知道一些的,在各個界麵之間,除了極強力量的阻隔,還有著某種神秘的天地法則,讓每個界麵的世界,都能互相平行,絕不幹涉。”
  “然而天地法則也並非不能打破,有時候是因為空間本身不穩,會造成極小範圍的撕裂,原因則並不清楚,可能是兩個界麵間天地法則的互相幹擾而造成出錯,還有的,則是人為了。”林軒說到這堙A臉上不由得『露』出一絲向往之『色』,眼神也是火熱火熱:“像我們修仙者,或者妖族,達到離合期以後,就能初步窺探天地法則,掌握一點點空間神通,學會破碎虛空這種秘術,據說施展的時候也能撕裂出空間裂縫,當然了,這種人為的空間裂縫要比自然形成的小得多,據說修士飛升的時候還會引來天劫降臨的。”
  “道友說的不錯,但空間裂縫可不僅僅隻有這一種。” 妙幽仙子拍了拍手,臉帶神秘的開口。
  “什麼,不止一種,這林某倒還真是第一次聽見了,請仙子教我。”林軒一愕,再次『露』出了訝然之『色』。
  “不錯,空間裂縫除了可以將兩個界麵溝通,有的時候,也可以作為一塊小的獨立空間存在。”
  “小的獨立空間?”林軒眉頭一皺,那倒與妖靈島的情況差不多,既不是人界,也不屬於靈界,莫非此島也是在一巨大無比的空間裂縫中存在著,林軒忍不住如此假設。
  那另外兩塊聖地呢,蓬萊山,無定河……
  這也可以解釋人族,妖族,還有陰魂對於三聖地向往無比,可為什麼付出大量的人力物力,卻總也找不準牠們的具體位置。
  在一巨大無比的空間裂縫中漂移,聽起來固然荒謬無比,但想想幽州三十前發生的天地巨變,連另一處人界的整塊大陸都能穿越,似乎也沒有什麼不可能發生了的。
  妙幽當然不知道林軒心中在想什麼,見他發呆,還以為是自己說的事情太過震撼,並不催促,在一旁靜靜的等著。
  可憐這位女巫師又哪堬M楚,別看林軒才不到兩百歲,經曆之豐富,恐怕那些離合期老怪物都要瞠目結舌。
  自己說的,雖驚世駭俗,但林軒的親身經曆卻更加的離譜……
  過了約一盞茶的功夫,林軒終於醒過神來了,臉上的表情又變得平靜無波:“不好意思,仙子妳請接著說。”
  “好。”妙幽抬起臻首,大有深意的看了林軒一眼,才輕啟朱唇的重新開口:“妾身剛剛說了,空間裂縫有兩種,不過這種類似於獨立空間的卻更加難得,如果利用得當也是一件極有價值的寶物。”
  “不錯,將其改建為一隱秘的洞府,或者說是藏寶之處。”林軒點了點頭:以他的聰明,立刻就想到了用途,這可比藏入什麼斷禁大陣中還要穩妥,不過也是有一個前提的,那就是有改建的方法與大神通。
  “,正是如此,當初發現這空間裂縫以後,我墨月族的前輩,就將藏書閣搬到媊悀F。”妙幽仙子輕笑著解釋說。
  “嗯,但想必貴族的藏書閣應該不止這一處吧。”林軒以手撫額,突然大有深意的開口了。
  “這是當然的,稍大一點的部落都有藏書閣,而且有的還不止一個,但唯有眼前這座,才是最珍貴的,媊捖ㄛO一些上古典籍,古本隱秘,有許多,甚至不是玉筒簡記載的,我想其他的藏書閣,以道友的神通,也不可能看上眼的。” 妙幽如此這般的解釋說。
  “不錯,但將藏書閣建在空間裂縫之中,其實還有一大用途。”
  “哦,道友是指什麼?”妙幽仙子一愕,輕輕轉過了頭顱。
  “若是遇見強敵,將對手引入這堙A然後在將出口封閉,隻要法器在仙子的手堙A除非對方是離合期的老怪物,否則肯定是會被困死在媊悛滿C”林軒大有深意的開口了。
  “,道友說笑了,這藏書閣說用來放寶,當初可沒有想過還有困敵的功效。”妙幽仙子臉『色』一白的道。
  林軒這麼說,當然是有自己的用意,當然,他並不是懷疑妙幽仙子會對自己不利,但凡事小心一些總沒有壞處地。
  畢竟以林軒現在的神通,單打獨鬥,完全有把握從檮杌分魂的嘴下逃走,可如果真被對方封印進空間裂縫,也是一籌莫展的。
  那長戈能破除瞬移,但並不足以打開空間縫隙。
  林軒雖可以辟穀,但想在一個沒有任何修煉資源的獨立空間進階離合期,無異於是癡人說夢而已。
  妙幽應該對自己沒有敵意,但林軒還是要防備萬一。
  隨後兩人一起進入了空間裂縫堙C
  這不知道算不算是跨界了,但穿越的一刻林軒依舊感到有些不適了,當然,比起當年去七星島雲海,還有不久前從妖靈島歸來完全不可同日而已,林軒僅僅是將九天靈盾祭起就抵消了這些微的隔界之力。
  一個不大的空間出現在了視線堙C
  林軒粗略一估,大概也就相當於十餘個中等規模的修士洞府,整個空間灰蒙蒙的,除了一些大小不一的碎石,別無他物,甚至連雜草也沒有。
  靈氣更是極為稀薄,甚至可以說根本就感受不到什麼。
  其環境惡劣程度,讓林軒皺眉不已,好在對神識到沒有什麼限製,很快,一座由木頭建築的閣樓就出現在了視線堙C
  此樓高七八丈的樣子,共分三層,既不漂亮也不磅,甚至沒有絲毫的起眼之處,不過整座建築,卻是用鐵木建成的,而且至少是有幾百年樹齡的那種,堅硬無比,甚至能夠擋住低階靈器的轟擊。
  “林道友,請!”
  妙幽仙子躬身迎客,當先飛過去了,林軒眉頭一挑,渾身青芒閃爍,也忙跟上去了……
  

Snap Time:2018-10-21 18:54:11  ExecTime:0.1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