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煉成仙》全文閱讀

作者:幻雨  百煉成仙最新章節  百煉成仙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百煉成仙最新章節第115章神妙的化身之術(15-11-04)      關於百煉的後記(15-09-20)      第四千二百二十章大結局(15-05-24)     

第八百七十九章化氣為形


    第八百七十九章 化氣為形

    雖然沒有得到秦妍的確切消息,不過林軒相信這位美麗的女子必定無事,也就暫且放下了心事。

    至於馬天雄為何會入贅小家族,並帶領門人落戶此處,林軒並不感興趣,隨意閑聊了幾句,就拱手告辭。

    “林某還有要事,不能在這耽擱,我們有緣再見好了。”

    說完以後,林軒也不等對方挽留,直接化為一道驚虹,消失得無影無蹤。

    馬天雄張口結舌,臉上『露』出可惜之『色』,畢竟元嬰期修仙者可不是他這種等級的修士可以隨意遇上的。

    不過人要知足,發呆片刻以後,他就從兒子手中拿過玉筒,將神識沉入其中……

    卻說林軒離開靈『藥』山以後,一路風馳電掣,像幽州腹地飛去了。

    然而他選的方向較為奇特,一路上別說修仙者,連凡人都沒有遇見幾個。

    大約日落時分,一座光禿禿的山脈映入眼簾,林軒神『色』一喜,遁光變得越發的勁急。

    那山高約有兩千米,植被稀疏,不時可以在路旁看見動物的枯骨,隱隱的,透出一股陰森詭異之氣。

    “少爺,這……我們好像來過。”白光一閃,月兒出現在了眼前。

    “那是當然,莫非妳不記得陰鬼上人了?”林軒微笑著說。

    “陰鬼上人,小婢自然記得,當年少爺為了替我尋找功法,曾經出手截殺於他,可我們來這幹嘛?”

    “自然是為妳凝結元嬰做準備啦。”

    “結嬰?”

    “不錯。”林軒臉上『露』出幾分期許之『色』:“在妖靈島之時,妳就已經修到了凝丹期大圓滿,這些時日以來,法力很難繼續往前,既然如此,當然要更進一步,看能否有機會結嬰成功。”

    “可是小婢並沒有多少把握。”月兒臉上『露』出了幾分忐忑。

    “這個我清楚,畢竟妳乃陰魂之體,不能借用丹『藥』輔助,但放心,少爺我會盡力幫妳的。”林軒微笑著說。

    “好,那小婢就試一試好了。”凝視著林軒的雙眸,月兒點了點頭。

    而林軒之所以故地重遊,也是因為人界陰脈實在不多,這恰好卻有一處,林軒準備在這開辟一處臨時的洞府,有陰氣輔佐,月兒結嬰的機會也要大一些的。

    和小丫頭說完以後,林軒重新化為了一道驚虹,飛向了山脈深處。

    片刻以後,便來到了一處峽穀,這是陰脈泉眼所在之處。

    林軒將神識放出……

    什麼也沒有,別說人類了,方圓百之中,甚至連動物也十分稀有。

    林軒臉上『露』出滿意的笑容,結嬰最忌打擾,這兒如此安靜自是最好。

    他抬起左手,衣袖隨風飄動,數十道劍光魚遊而出,見風就漲,狠狠的朝著對麵的山壁劈上……

    耳邊傳來轟隆隆巨響,開辟洞府林軒熟門熟路,不消片刻,就有了一滿意的居所。

    隨後他再取出一套陣旗,在周圍從容布置,整個過程完畢,也不過花了小半個時辰而已。

    林軒帶著月兒飛了進去。

    不過與以前各自閉關修煉不同,這回,林軒可是專門幫助月兒凝結元嬰來的,因此,隻做了一間練功房。

    進入麵以後,月兒玉手翻轉,先將獸魂幡取了出來。

    剿滅馬雲通一戰,原本以為不會有什麼波瀾,卻想不到對方居然飼養有血鬼這種凶厲之物。

    可惜這家夥費勁心機,最後卻為他人做了嫁衣,血鬼落入了月兒的手。

    與普通的陰魂不同,這可是貨真價實的陰司界怪物,而且遠比一般的同階厲鬼凶狠得多。

    因此並非收入獸魂幡就完了。

    想要完全『操』控,畢竟先祭煉認主,否則說不定會被反噬的。

    在準備結嬰以前,月兒準備先將此事處理一番。

    林軒點了點頭,這個決定倒與他不謀而合,說起來,極惡魔尊雖然僅僅是元嬰中期的鬼修,但玄魔大法卻深奧異常,實乃頂尖神通。

    麵記載的法寶也非同小可,比如說獸魂幡,能夠容納萬魂,雖然從品質來說,比林軒的九天明月環稍遜一籌,但也是絕不容小視的。

    月兒玉手微揚,獸魂幡漂浮到了頭頂之上,隨後她櫻唇微啟,喃喃的吐出了幾句咒語,獸魂幡開始開始滴溜溜盤旋,無數魔氣湧出,而在魔氣之中,隱隱有一血紅『色』的身影閃動。

    身高丈餘,尖牙利齒,額頭上還生得有角,不用說,這自然是血鬼無疑。

    牠一出現,整個石室就彌漫起了一股中人欲嘔的血腥之氣。

    不過林軒自然不在乎,月兒是陰魂,就更加沒什麼好怕的了。

    陰司界的怪物本就凶殘狠毒,更何況血鬼還是其中的佼佼者,被困在獸魂幡如此多天,牠早就不耐煩,這一出來,立刻呲牙咧嘴的像兩人衝來。

    想要將對方撕為碎片。

    月兒眉頭一挑,雙手掐訣往胸前這麼輕輕一繞,血鬼頓時撲通一聲跌倒,滿地打滾,發出淒厲的慘叫。

    隻見牠的四肢胸腹,都被一條長長黑鏈鎖著,若沒有禁錮,月兒豈會放牠出來呢?

    那鎖鏈僅有拇指粗細,卻是由無數陰魂幻化而成地,帶著濃重的戾氣,血鬼雖神通不弱,但也掙紮不脫。

    月兒抬起手,掌心之中出現了一張空白的符籙,隨後她櫻唇微啟,噴出一口精氣,以指做筆,像符籙比劃點去。

    說也奇怪,精氣雖是真元所聚,但也是無形的東西,然而此刻,不知道月兒使用了什麼秘術,那精氣竟仿佛墨水一般,印在了空白符籙的上麵。

    林軒站在旁邊,點了點頭,能將化氣為形的神通,修煉到這種程度,月兒確實沒有偷懶的,以凝丹期的標準而言,法力已到大成的境界了。

    其實以林軒元嬰期的修為,收複血鬼輕而易舉,不過他卻故意袖手旁觀,就是希望培養月兒的能力與主見。

    不過幾個呼吸之間,月兒就做好了那張符籙,臉上『露』出『露』出鄭重之『色』,一道法訣打出,那符籙頓時輕飄飄像血鬼頭頂飛去了。

    血鬼雖然智商不高,但本能也察覺出了不妙,掙紮著想躲,月兒則毫不猶豫的將萬魂鏈中的禁製催動……

    

Snap Time:2018-08-14 14:22:38  ExecTime:0.3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