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煉成仙》全文閱讀

作者:幻雨  百煉成仙最新章節  百煉成仙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百煉成仙最新章節第115章神妙的化身之術(15-11-04)      關於百煉的後記(15-09-20)      第四千二百二十章大結局(15-05-24)     

第八百七十四章血鬼珠


    第八百七十四章 血鬼珠

    人聲鼎沸,看清楚大殿內的情形後眾修士卻不由得一陣愕然,陸盈兒怎麼會到這來?

    雖然現在她名義上仍是拜軒閣之主,可現在雙方已將臉皮撕破,她難道不明白孤身犯險是很愚蠢的?

    低階修士暫且不說,那些凝丹期的長老已蠢蠢欲動,目光變得陰冷下來了,不過卻沒有誰先動,這些都是活了幾百年的老怪物,自然不會爭當出頭鳥的,先將情況看清楚再說。

    畢竟對方身後還有一元嬰期的修仙者,是否也到了此處?

    想到這,那些凝丹期修士不由得臉『露』驚恐之『色』,將神識放出,在附近搜索。

    “,不用找了,憑你們這點微末功夫,以為能夠發現林某麼?”

    清朗的聲音傳入耳朵,隻見大殿中原本空無一人的角落,突然一陣靈光閃爍,隨後兩個人影逐漸清晰起來了。

    當先一個少年,一夕青衫,中等身材,容貌也毫不起眼,然而渾身卻有令人心顫的法力散發出來。

    不用說,自然是林軒。

    盡管已有心理準備,可感受到此子元嬰期的修為,眾修士還是臉『色』大變,更有膽小的渾身發抖了起來。

    雖然他們人多,但元嬰老怪的修為神鬼莫測,絕非他們這種烏合之眾能夠抵擋的。

    而在林軒旁邊,還有一名少女,恭敬侍立,身材豐腴,容貌討喜,看向林軒的目光更充滿了欽慕之意,正是劉芯此女。

    馬雲通的表情也好不到哪兒去,原本他雖吃驚陸盈兒的修為突飛猛進,可大批幫手到來後已心思寧定,正想招呼眾人以眾淩寡,將此女滅殺,哪知道最擔心的事情還是發生了啊!

    高手過招,最忌分神,他心中一生怯意,形勢頓時變得越發的不利,碧玉青光鐲盤旋飛舞,靈光閃爍,將那紫『色』的血刀『逼』得連連後退了。

    那些反叛的修士不由得一呆,滿麵愕然,表情變得十分古怪,他們也聽說兩位閣主凝成了金丹,可這麼短時間,恐怕境界都尚未穩固,修為怎麼可能突飛猛進到如此地步?

    說起這陰魂附身之術,確實是詭異非常的,由於是以魂魄借用生人的軀體,所以月兒的境界雖然已到了假嬰期,實力也僅是稍打折扣而已,可那些人神識掃來,看到的卻僅僅是陸盈兒的修為。

    所以他們實在搞不懂,一初期修士為何能將後期修士『逼』得狼狽不止,這完全顛覆了他們對於修仙界的認知。

    人最恐懼的就是未知之事,這些心懷不軌的長老供奉,此刻對於這位神秘的閣主,頓時生出一股莫名的敬畏之心來了。

    以林軒的心機,將這些人的表情變化盡收眼底,自然不難猜到他們心中所懼,暗暗點頭,此行已算初步達到了目的。

    他雙手抱胸,表情淡然的站在原地。

    有一元嬰老怪在旁邊震懾,其他人自然不敢輕舉妄動了,有的低下頭,有的則眼珠『亂』轉,明顯暗暗在籌思著什麼。

    林軒卻視若無睹,所有的一切都盡在掌握,他將目光投向了兩人鬥法之處。

    與其他人相比,馬雲通更加的焦急,做為叛逆首惡,他知道對方是絕不可能放過自己的。

    眼前的形勢已很不利了,天緣舫那邊半點動靜也無,相反對方卻攻入了自己的老巢之中。

    一著不慎,滿盤皆輸,現在要做的,就是想辦法看如何逃走,然後再去天緣舫求那位離『藥』宮的長老相助,未始沒有機會翻盤的。

    馬雲通狠狠的想著,然而這個念頭尚未轉完,卻臉『色』大變,魔血刀與對方那古怪的手鐲一番爭鬥之後,不僅光芒黯淡了許多,表麵還隱隱有無數細小的裂紋出現了……

    此物可是他的本命法寶,而且當初花費了無數心血好不容易才祭煉成功,馬雲通大為痛惜,心中更是驚怒交集。

    伸出手來,在儲物袋上一拍,一個拳頭大小的珠子被祭了起來。

    古怪的是,此珠表麵還貼著一張符籙,就像是封印鎮壓著什麼。

    林軒瞳孔微縮,臉上卻『露』出了幾分玩味之『色』。

    劉芯似乎也感覺到不同,臉上流『露』出幾分鄭重。

    馬雲通伸出手,毫不猶豫的將那符籙揭下了。

    一股黑蒙蒙的鬼霧噴薄而出,麵隱隱傳來了尖利的嘶吼,更有凶煞的血腥之氣向著四周彌漫開了。

    “血鬼珠!”

    林軒臉上流『露』出一絲訝『色』,沒想到還真有人祭煉這種凶煞之物。

    所謂血鬼,顧名思義,也是一種陰司界的怪物,而且必須是鬼王等級的,被修士用神通製住以後,以秘法加以培煉,其過程與煉屍術有幾分類似,但卻要凶險得多。

    其中的詭異之處暫且不說,據說每隔數日,主人就必須用本身的精血喂養血鬼,隻有這樣,才能壓製這種瘋狂鬼物的反噬。

    因為血鬼難覓,而且飼養培煉的方法太過麻煩艱險,所以這種鬼道神通很少現世。

    不過俗話說得好,失之東偶,收之桑榆,飼養血鬼固然艱難了一些,但這種魔物卻是威力無比,不少人暗中垂涎不已。

    雖然林軒也知道馬雲通修煉的乃鬼道之術,但也沒想到對方居然會有這種寶物。

    此血鬼還是數十年前陰魂肆虐的時候,他無意所得,隨後便根據秘法祭煉起來了,其中自然也吃了不少苦頭,但同樣的,不少強敵也因此死在了手中,曆來被其視做殺手,最後的防身底牌。

    這次事情變化太快,不僅陸盈兒修為高得出奇,旁邊還有一元嬰期老怪,於是他再次祭出了血鬼。

    當然不寄希望反敗為勝,但肯定會讓陸盈兒身陷險境之中,那元嬰老怪既對此女看重,免不了要出手相救,那自己就可以趁機逃走。

    雖然如此一來,血鬼也就毀了,但與『性』命相比,寶物著實算不了什麼。

    平心來說,此人殺伐決斷,倒也算一代梟雄,可惜偏偏做了林軒的對手。

    何況有些事情,未必會如他所想的。

    鬼霧如墨,迅速將方圓數十丈的範圍都籠罩在其中,陸盈兒的身影自然也被淹沒,可此女臉上卻絲毫沒有懼『色』,甚至還有一點淡淡驚喜的。

    血鬼,如果換一名同階修士,十有八九也會頭疼,然而本就是陰魂,修煉的也是鬼道神通,這樣的東西,則根本就是可遇不可求的寶物,小丫頭早就再找,可惜怎麼也找不到,如今居然有人免費送上門來,她怎麼能不心中歡喜呢。

    更妙的是鬼霧將自己的身形包裹,那些旁觀修士的神識視線,也同樣被阻斷了,如此以來,自己就不用縛手縛腳,可以使用出本身的神通寶物。

    俗話說,天作孽,猶可活,自作孽,不可活,這馬雲通根本就是作繭自縛。

    陸盈兒的唇邊,流『露』出一絲“甜甜”的笑容,隻不過那笑,怎麼看,都有幾分詭異就是了。

    玉臂抬起,掌心白透紅,然而卻有鬼氣閃爍,一柄小巧的魔幡浮現在了掌心之中。

    “這……”

    馬雲通目瞪口呆了,他也是鬼道的修仙者,如何看不出此寶陰氣極濃,明顯是鬼道之人才會修煉的,而且有幾分像極惡魔尊的萬魂之寶。

    可陸盈兒修煉的雖不是正宗的道家神通,但與鬼道也是半分關係也無,這究竟是怎麼回事呢?

    馬雲通瞪大了眼珠,心中的恐懼越來越濃,隱隱的也有幾分後悔鬼『迷』了心竅,如果沒叛逆該有多好。

    不過他畢竟是凝丹後期修士,心智也是極為堅韌的,很快就將這怯弱的念頭拋諸腦後,現在說什麼都晚了,對方再大度,也不可能放過自己這首惡。

    他的臉上閃過一絲狠厲之『色』,張開口,一道劍光噴吐而出,硬生生的斬下了自己的一截左手,血流如注,他忍痛在傷口處貼上一張符籙,然後將斷臂像血鬼拋去了。

    鬼道之人又如何,一樣會被魔物用來果腹。

    血鬼眼中紅芒閃爍,毫不猶豫的張開血盆大口,將斷臂咬住,一陣『亂』嚼,隨後吞落入腹。

    吼!

    牠整個人的氣焰開始暴漲,頭上長出了如山羊一般的彎角,眼中也閃起了暴虐的凶光,鬼氣有如實質一樣。

    陸盈兒卻並不慌張,反而閉上了眼眸,兩手各掐了一道法訣,口中則有複雜難明的咒語傳出,似喃呢,又像唱歌……

    隨後睜開眼眸,一指向前點出。

    獸魂幡急劇暴漲,很快就漲至丈許大小了。

    隨後幡麵如同水波般一陣搖晃,一個大洞現了出來,深不見底,麵冒出濃鬱的鬼氣。

    血鬼原本已飛撲而至,可見到這種情形,卻嘎然而止,臉上『露』出幾分『迷』『惑』之『色』。

    須知,對於他這種鬼道怪物,最喜歡的就是陰氣濃鬱之所,故而那馬雲通才煉製了剛剛那寶珠,做為血鬼的棲身之所,然而寶珠之中,雖也有一些鬼氣陰氣,但與獸魂幡中的萬千魂魄相比,根本就不可同日而語。

    獸魂幡中所散發出來的玄陰鬼氣,對於這眼前這魔物來說,就仿佛一嗜酒如命之徒,驟然遇上甘醇的美酒了,那誘『惑』是可想而知的。

    

Snap Time:2018-04-21 14:01:52  ExecTime:0.4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