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煉成仙》全文閱讀

作者:幻雨  百煉成仙最新章節  百煉成仙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百煉成仙最新章節第115章神妙的化身之術(15-11-04)      關於百煉的後記(15-09-20)      第四千二百二十章大結局(15-05-24)     

第八百七十一章滅殺


    第八百七十一章 滅殺

    刺啦……

    血光迸濺,慘叫聲隱隱傳入耳邊,元嬰修士的本命嬰火固然非同小可,然而與青火劍的攻擊相比,到底遠遠不及,顯得太過薄弱了些。

    何況林軒已進階中期,又是蓄意偷襲,方老怪雖然僥幸未死,但已被斬去了左肩與一條手臂。

    頓時,鮮血濺滿了他的半邊身子。

    又驚又怒,劇烈的疼痛讓他幾乎暈過去了。

    “你……”

    他望向林軒的目光已滿是怨毒,可惜林軒卻不在乎,左手一拂,又是數道劍光飛掠而出,轟隆隆的向著對方殺去了。

    盡管疼得渾身發抖,但方鑫河自然不願隕落,勉強伸出右手,法訣轉動,祭起了一奇形怪狀的法寶。

    此寶形狀奇特,看上去竟與世俗的粽子差不多,約有拳頭大小,脫手以後,卻放『射』出一片耀目黃芒,迎風就漲,轉瞬間體積竟然有如千斤巨石一樣。

    林軒一呆,臉『色』有些愕然,將更多的法力注入青火劍麵。

    轟!

    兩寶轟然相撞,那粽子破開,被劈為了兩半,光華一閃,無數飯粒狀的白『色』物體卻從麵『露』了出來。

    每一個皆有拳頭大小,表麵散發著瑩瑩的光亮。

    隨即,尖銳的破空聲傳入耳,那些飯粒如冰雹,似箭矢,疾風驟雨般的向著林軒狂砸而至。

    反守為攻!

    林軒倒真有點小看了這方鑫河,對方已取出一張符,將傷口的血止住,然後化為一道白光,向後飛去了。

    他並不奢望這樣的攻擊能將局麵扭轉,但至少應該可以替自己爭取到逃跑的時間。

    可惜他將事情想得太簡單了一點。

    林軒並非普通的元嬰修士,戰鬥經驗更是豐富到了極致。

    眼見飯粒化為的白『色』光點已飛到了麵前,林軒卻不慌不忙的身形一閃……竟從原地消失不見。

    不用說,這自然是九天微步的秘術,與鳳舞九天訣第一層相結合,比起瞬移,也不過稍遜一籌罷了。

    攻擊落空,林軒卻出現在了方鑫河的麵前,眼見對方臉『露』驚恐,林軒卻僅僅是左手一拂,一道碧綠『色』的火線從袖口中飛掠而出,呼的一下沒入了他的腰部。

    “啊!”

    對方頓時發出淒厲的慘呼,碧幻幽火乃是絕毒,就算後期修士被擊中也好不到哪,更別說這老怪物僅僅是初期。

    頓時如冰雪消融,他的整個下半截身體,融化在了火焰,而那詭異的幽火還在向上迅速蔓延,轉瞬,就已到了他的胸腹間,方鑫河大駭,臉上『露』出絕望之『色』,天靈蓋處光華一閃,一寸許大的元嬰就遁了出來。

    他心中自是恨極了林軒,可竟不敢回頭去看,元嬰出竅以後,立刻使出了瞬移之法,一閃,就從原地消失不見。

    這家夥倒也果敢!

    可惜麵對的是林軒。

    少年伸出手來,一柄造型古樸的長戈在掌心中浮現,式樣古樸,一看就不是凡物。

    法力注入,林軒將此寶狠狠的朝著前方揮下了。

    青光閃過,這件寶物可有著不可思議的空間神通,雖不足以破碎虛空,但幹擾瞬移卻沒有什麼難度。

    林軒左前方約二十餘丈之處,空氣如波紋般,一陣模糊,隨後那元嬰便跌跌撞撞的出現了。

    滿臉驚恐,但不能置信的表情更多,元嬰修士之所以難以隕落,就是因為肉身被毀後,元嬰還可以瞬移逃走。

    而現在這保命的秘術居然被破除,很容易就可以想象出,他的表情是多麼難看了。

    有點茫然,但很快就重新反應過來,慌慌張張的一掐訣,再次瞬移不見。

    “白費心機!”

    林軒臉上滿是譏嘲之意,歎了口氣,右手長戈再次揮出,左手卻將靈鬼袋摘下了。

    白『色』的屍氣彌漫於洞府,屍魔再次出現於眼簾。

    然而與以前相比,卻顯得委頓以極,在煉心路所受的傷並未痊愈。

    元嬰再次跌撞出去,屍魔一揚手臂,伴隨著劈啪啦的骨骼爆響,黝黑魔手颯然伸長,指甲閃爍著烏光,一把撈下,元嬰躲無可躲,已被抓在了掌中。

    “道友饒命,在下與你無冤無仇……”

    元嬰求饒的聲音耳朵,林軒笑了,冤仇?修仙界彼此仇殺會講這個,怪就怪他知道得太多,何況既然都已經動手,怎麼可能還有留情的理由。

    林軒絲毫不為所動,屍魔眼中紅芒閃爍,魔臂縮回,一把將那元嬰塞入口中,對牠來說,這可是大補,正好可以為療傷提供不少營養的。

    整個戰鬥說來複雜,其實才花了不到半盞茶的功夫。

    由於在這老魔的洞府,外麵的修士竟絲毫也不知道總壇已發生了巨大變故。

    對方的儲物袋林軒自然不會放過,隨後又放出神識,細細搜索,也有一些收獲,雖不能說多豐厚,但一名元嬰修士的身家,再寒磣,也寒磣不到哪去的。

    隨後林軒無聲無息,再次施展天魔擬容術,變化成那方姓的黑瘦漢子,大搖大擺的從天緣舫總壇出去。

    “少爺,既然做了,何不做絕,反正已滅殺了方老怪,為什麼不順手將天緣舫也抹去?”月兒不解的聲音傳入耳。

    “傻丫頭,妳當少爺我是心軟麼?”林軒嘴角邊『露』出一絲笑容:“如果能順手拔出這眼中釘,我豈會吝嗇,隻是如今……暫時還不能這麼做。”

    “為什麼?”月兒越發的好奇了。

    “誰都知道天緣舫和拜軒閣不和,如果我將天緣舫毀,誰都會懷疑我們的。”林軒淡淡的說。

    “可殺了方老怪離『藥』宮就不會這麼想麼?”

    “想或許會想,但這種情況,對方就不敢肯定,方老怪在雲州之時,難道就沒有仇家了,如今失去總壇庇護,遇害也是很正常的,至少離『藥』宮不會僅懷疑到我們身上,何況這家夥與大長老不和,離『藥』宮也未必會真心替他報仇的。”

    聽了林軒的分析,月兒覺得有理,果然還是少爺考慮得更加周到一些。

    林軒一邊和月兒說,一邊化為一道驚虹,不過一炷香的功夫,就離開角蟒山,重新回到了阜陽城中。

    

Snap Time:2018-07-23 23:01:14  ExecTime:0.6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