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煉成仙》全文閱讀

作者:幻雨  百煉成仙最新章節  百煉成仙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百煉成仙最新章節第115章神妙的化身之術(15-11-04)      關於百煉的後記(15-09-20)      第四千二百二十章大結局(15-05-24)     

第八百六十八章磨練心境


    第八百六十八章 磨練心境

    距離角蟒山以西約二十餘,倒有一座不小的凡人城市,人煙稠密,約有六七十萬的樣子。

    城中酒館林立,尤其以城西一家名叫醉仙樓的客棧居首。

    麵有自釀的陳年老酒,其餘的菜肴也是難得一見的美味珍饈,甚至有傳言說,由於喜歡這的美酒,那些有著陸地神仙之能的修仙者也曾經來這做客。

    當然,這種說法太過荒誕離奇,大部分人還是將信將疑。

    但不管仙師有沒有來過,這的美味確實不用說,盡管菜的價格明顯比別的酒樓高上一些,但客人依舊絡繹不絕。

    李四在這做小二已有七八年了,從一『乳』臭未幹的小孩成長了壯碩少年,雖然僅僅是一普通夥計,卻生得相貌不凡。

    這些年省吃儉用也積下了幾十兩銀子,眼看再過幾天就是過年,正思量著回家以後,請住在東村的媒婆為自己張羅一門親事。

    俗話說,男大當婚女大當嫁,他正是血氣方剛的年紀,如何不想有一位知冷知熱的娘子。

    少年愛慕,這些天見到年輕漂亮的女客都忍不住多瞅幾眼了。

    如今天『色』尚早,樓上的客人倒是不多,突然三個人影進入李四的眼簾了。

    一男兩女。

    看上去都不過二十餘歲年紀,那走在前方的男子倒也罷了,容貌平平無奇,丟在人堆就不會認識,李四自認為還要更帥一些。

    可後麵兩個女子,一個身材高挑,一個可愛討喜,雖說不上有傾國傾城之『色』,但也絕對是出『色』的美女,尤其是她們身上,更有一種說不出來的氣質。

    李四雖是一小小的夥計,但在這醉仙樓,卻也頗有見識,他見過本城首富的千金,容貌暫且不提,就說這雍容氣質,與眼前的兩女相比,就遠遠不及。

    她們究竟什麼來曆?

    尤其讓李四驚訝的是,這兩位天仙般的美女,對那平平無奇的男子,偏偏尊敬無比,甚至不敢與他同行,微微落後兩步,低眉順目的在後麵乖乖跟著。

    李四眼都直了,難道兩女竟是這男子的小妾麼……不,不對,看樣子,更像是侍女。

    心中羨慕無比,同時還有一種莫名的妒忌,但他也曉得,這少年的身份恐怕非同小可,萬萬不是自己可以招惹的,隻好堆起笑容,將他們請到了樓上的雅間之中。

    林軒挑了靠窗的位置,又隨口點了十幾樣菜肴,以及一壺美酒,便揮手讓李四下去。

    “坐呀,都站著幹嘛?”林軒看了兩女一眼。

    “小婢不敢,我們就在這伺候少爺。”

    “妳們隻要忠心於我,這些虛禮講了又有什麼用途,讓妳們坐就坐。”林軒淡淡的說。

    林軒既然發話了,兩女自然不敢違拗,拜謝以後,便挨著他坐下來了。

    修仙者雖可辟穀,但對於這口腹之欲林軒向來不會拒絕,這菜肴美酒味道確實不錯,林軒吃了幾口後臉上就『露』出滿意的笑容。

    然而與主人相比,旁邊兩女卻顯然沒有那麼好的興致,看著林軒大快朵頤,劉芯與陸盈兒皆是欲言又止。

    “怎麼了,妳們不吃?”

    “少爺,我們來到這,是要解決天緣舫的威脅,內應已傳來消息,說離『藥』宮已派來元嬰期長老,就任這幽州分舵的舵主之職,如今就在這角蟒山,你怎麼一點也不急?”劉芯用手端著酒杯,卻根本就喝不下去,不明白大敵當前,麵對這複雜的形勢,少爺哪那麼好的興致。

    “我幹嘛要急,又解決不了問題。”林軒嘴角邊『露』出一絲笑意:“放心,我來到此城,自有用意。”

    “可……”劉芯還欲再說,卻被陸盈兒給攔住:“師妹,別勸了,少爺既然這麼有把握,我們聽從就好了。”

    說完此女起身,笑語盈盈的為林軒斟滿酒:“少爺,我敬你。”

    說完一仰臻首,已先幹為敬了。

    林軒眼中『露』出一縷欣賞之『色』,轉過頭,對劉芯開口:“小丫頭,看見了麼,多學學妳師姐,做大事者,首先要將氣沉住。”

    “哦!”劉芯畢竟也當了這麼多年的二閣主,臉上閃過若有所思之『色』,也起身,侍奉起林軒喝酒吃菜起來了。

    佳釀珍饈,美人勸酒,踏入修仙界以來,林軒倒難得這麼放鬆,每日腥風血雨,得到這個機會自然是要好好逍遙一番了。

    用完美餐,他帶著兩女去城中四處遊覽,當晚便歇在醉仙樓,除了酒館,牠還帶有一家客棧。

    第二天仍然如此,就這樣,林軒在此城吃喝玩樂了數日。

    到了第七天上,陸盈兒還沉得住氣,劉芯已是滿臉狐疑,卻又不敢開口質問少爺。

    林軒也並不解釋。

    其實他這麼做當然不是貪圖享樂,而是有兩個理由。

    一來麼,是打探消息,俗話說得好,知己知彼,百戰不殆,假若僅是林軒一人而已,對於離『藥』宮自然不需有所顧忌,兩三個大修士又如何,自己是打不過,但逃卻有十分把握,就算將天緣舫血洗了,對方又能如何,還不是隻有幹看著。

    然而現在不同,林軒可不想毀了拜軒閣,如今的天雲十二州門派林立,林軒需要一個完全聽命於自己的勢力。

    對付天緣舫也是想要將牠發展壯大,當然不能弄巧成拙,與離『藥』宮硬碰。

    對方居然派來了元嬰期老怪,這可與自己原先的設想不同,莫非離『藥』宮真想在幽州設立分舵。

    林軒也有些吃不準了,他需要更多的信息,而得到最好的方法就是抓一名對方的弟子,施以搜魂之術,去總壇肯定是不行的,那樣容易打草驚蛇。

    而林軒無意間聽了醉仙樓的傳說,別人或許將信將疑,但林軒卻可以肯定這是真的,修仙者雖然可以辟穀,但貪圖口腹之欲的也很多。

    何況就算假的也無妨,這是角蟒山附近唯一的凡人聚居之處,天緣舫的修士定期肯定會來采買一些東西的,自己隻需要守株待兔,就必定能夠得到想要的消息了。

    而除了這個,林軒像紈子弟般吃喝玩樂,還有別的理由。

    如今他已是凝丹中期的修仙者,特別是結嬰以後,從初期到中期,依靠蝕心魔桃的『藥』力,僅僅花了三年而已,這個速度,不說後無來者,肯定是前無古人了。

    然而升級太快雖是喜事,但也並非就沒有隱患地,凡事有利就有弊,這麼快進階中期,根基不紮實倒是小事,關鍵是林軒的心境有些跟不上了。

    現在壞處還沒有顯『露』,但如果放任不管的話,遲早會變成大隱患的。

    也就是說,林軒需要心境的磨練。

    但這所謂的磨練,也並非像剛踏入仙道之時,去煉心路吃苦,對於擁有強大神識的他,那已沒有多大用處。

    林軒經過再三思索,終於才確定了一條道路……吃喝玩樂。

    聽著有些離譜,但這塵世間的享受,本就是最容易消磨一個人意誌的,林軒先遁入紅塵之中,敞開心胸接受各種誘『惑』,然後再閉關苦修,兩者強烈的反差,如果意誌不夠堅定的人,絕對無法承受,就仿佛一個人吃慣了山珍海味,突然有一天,讓他隻能吃鹹菜,肯定是受不了的。

    但林軒卻要接受這種痛苦,隻要撐過,心境必定會向前一步。

    這也是仙道的艱難之處。

    當然,七天時間是遠遠不夠的,隻可惜,林軒在這一天,就發現想找的目標了。

    他這幾天,雖盡情玩樂,卻也悄然將神識放出,以林軒的可怕修為,整個城中所有人的一舉一動,皆盡在掌握。

    林軒感覺到幾名修仙者進入了城中,修為倒也不弱,為首的一個居然是築基中期了,其餘兩人,則是靈動期低階弟子,看情形,不是來城中吃喝享受,就是別有所圖。

    “方師叔,這就是阜陽城了,雖然是凡人的居所,但醉仙樓中美味真的沒話說,嚐一嚐,絕對包您滿意的。”

    三名修仙者,此刻已換做凡人的裝束,中間是一名三十餘歲的黑瘦漢子,兩邊之人要高大威猛得多,然而卻『露』出一臉獻媚之『色』,剛才那句話,就是左首之人小心翼翼的開口。

    “哼,我們身為修仙者,要努力苦修,豈能如此安於享樂。”那黑瘦漢子不以為然的開口,然而別看他一臉正氣凜然,眼珠卻在不停『亂』串,不僅瞄向周圍的飯館,看向周圍的女子之時,也同樣極不老實。

    “那是,那是,方師叔道行高深,隻是你剛來到角蟒山,我們做晚輩的,又哪能不盡一下地主之誼。”

    那右首的修士也忙討好的說,這方姓修士的身份非同小可,不僅自己是築基期,而且還是與那位離『藥』宮新來的長老有著血緣關係,雖然隔了不知多少輩,但畢竟是他在世俗界的後人,很受寵愛,連各位凝丹期的師祖對他都非常客氣,他們這樣的低階弟子,自然要想方設法的巴結。

    說來也巧,這方姓修士修為雖然很高,但為人卻華浮無聊,貪吃又好『色』,而這兩個靈動期弟子,踏入仙道以前,皆是富家的紈子弟,於是便投其所好……

    

Snap Time:2018-01-17 15:12:33  ExecTime:0.4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