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煉成仙》全文閱讀

作者:幻雨  百煉成仙最新章節  百煉成仙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百煉成仙最新章節第115章神妙的化身之術(15-11-04)      關於百煉的後記(15-09-20)      第四千二百二十章大結局(15-05-24)     

第八百六十章叛逆


    第八百六十章 叛逆

    “莫非少爺還有別的主意?”陸盈兒眼中閃過一絲詫異。

    “關於內患,在青陽城時,我已經聽薛老說過,不過是一些小小的凝丹期修仙者,何須我出手對付,妳倆結丹以後,自己就可以解決了。”

    兩女一呆,表情變得有些古怪,過了半響,劉芯才的開口起來:“少爺,您太高看奴婢了,雖然我們蒙您賜下靈丹,可就算我與師姐能夠順利晉級,也不過凝丹初期,而那些心懷覬覦的家夥,可有後期修士的,奴婢兩人,怎麼可能是他的對手?”

    “放心,一切有我,妳倆不用想那麼多,先安心閉關修煉好了。”林軒擺了擺手,胸有成竹的說。

    兩女雖心中疑『惑』,但也不敢繼續追問下去了,恭敬的行了一禮,雙雙退了下去。

    ……

    與此同時,距離飄雲穀約數萬的某地。

    山脈起伏,有不少穿著統一服飾的修士在亭台樓閣中進進出出,這是拜軒閣位於幽州境內的一處分舵,也是最大的一座,其規模與總壇相比也毫不遜『色』,甚至高手更多。

    光凝丹期的就不下三十個。

    此刻在一座氣派很大的殿宇之中,這些拜軒閣的長老正排列而坐,最上首的是一名身穿紫袍的大漢,相貌威武,修為更是不弱,已到凝丹後期了,是所有人中最高的一個。

    然而他的表情卻很不好,正聚精會神的聽著下麵的弟子匯報,其他的長老,也時常轉過頭,與周邊之人竊竊私語幾句,表情各異,但大多頗為憂急。

    足足過了一炷香的功夫,那身穿黃衣的弟子才退了下去,大殿中剩下來的,無一不是凝丹後的高階修士。

    拜軒閣的實力,足有一半聚集在這,可惜他們現在商量的,卻是忤逆犯上的事。

    “消息大家都聽到了,不知道諸位道友,對此事可有什麼良策?”紫袍大漢抬起頭來,雙目如電,緩緩的在周圍掃視了一遍,才聲音低沉的開口。

    “馬兄,假若此事是真的,可真有些棘手,那兩個丫頭雖然僅僅是築基期修仙者,可背後有元嬰老怪支持的話,我們綁在一起,也必定不敵,此事還需從長計議。”一白須白眉的老者,神『色』凝重的開口了。

    “哼,周兄,你何必長他人誌氣,滅自己威風,兩個丫頭有靠山之事,我們又不是不清楚,雖然這些年來,兩個小賤人守口如瓶,但我們明暗的打聽,不已經將一切弄明白了,暗中支持她們的,是碧雲山的修仙者,甚至連太虛那老家夥,也曾親自出手,以前我們沒奈何,可現在碧雲山已經搬走,我不信她們這麼快,就又能找到一元嬰期的幫手。”另一容貌醜陋,左邊臉頰上有一塊刀疤的黑衣修士,撇了撇嘴,不以為然的說道。

    “不錯,我也讚同司馬道友所說,元嬰期的靠山哪有那麼容易找到的,兩位閣主多半是虛張聲勢,找人演的一出戲而已,反正留守總壇的修士,全是她倆的嫡係,隻要巧做安排,並不難瞞天過海。”

    “對,對,我也這麼認為。”

    “話雖如此,不過兩女執掌拜軒閣這麼多年,還是應該小心一點。”

    “周兄,你是不是太膽小的,做大事,哪有那麼多顧忌,前怕狼,後怕虎,最終隻能是一事無成的。。”

    “你……”白須白眉的老者大怒,狠狠的瞪眼身邊的疤臉修仙者:“老夫隻不過是讓大家小心一些,從長計議,免得陰溝翻船而已!”

    那疤臉漢子毫不示弱,還待再說,坐在上首的紫袍大漢卻一聲咳嗽,擺了擺手:“周兄老成持重,所慮也不是沒理,不過正如周道友所說,我們做大事的,不能顧忌太多,依本尊判斷,兩位閣主,十有八九唱的都是空城計,想要將我們唬住而已,不用多慮。”

    疤臉漢子洋洋得意,白須白眉的老者卻赫然而起,抱拳道:“馬兄,這件事情可是大意不得,俗話說,一著不慎,滿盤皆輸,我們既要謀反,就要有十足的把握,假如那消息是真的,有元嬰老怪支持兩個丫頭,我們這麼做,可就萬劫不複了。”

    疤臉漢子嘴角一咧,正想譏嘲,紫袍大漢卻瞪了他一眼,緩緩開口了:“周道友,我知道你考慮周詳,不過本尊敢這麼說,自然是有十足把握,就算對方真請到一位元嬰期老怪物,我也有辦法對付他的。”

    “什麼?”

    此語一處,大殿中嘩然一片,隨後又詭異的安靜起來,所有人麵麵相覷,將信將疑,雖說如今在拜軒閣,他們這邊的勢力已經完全占據上風,但元嬰期老怪,則是完全不一樣的存在,就算他們一起出手,也絕對不可能有半分勝算,不過所有人也清楚,這紫袍大漢不僅修為精深,且心機深沉,若沒有把握,絕不會無的放矢,他究竟隱藏著怎樣的秘密……

    “馬大哥,莫非你也準備得有後手,快與我們說說。”那疤臉大漢語帶獻媚的開口了。

    “大家莫非忘了,讓兩位閣主頭疼,可不僅僅是我們這些供奉,還有天緣舫這個大敵環視在側?”紫袍大漢陰測測的開口。

    “什麼,天緣舫,莫非你想與他們合作,此事萬萬不可!”白須白眉的老者卻變了臉『色』,大驚的說。

    “有何不可?”

    “前門驅狼,後門進虎,天緣舫野心勃勃,這些年來,已經將本閣的生意蠶食了很多,我們與他們沒少衝突,雙方的矛盾不可調和,與他們合作,根本就是引狼入室,對本閣沒有半點好處。”老者大驚的說。

    “是啊,馬兄,此事還需從長計議。”

    “廖某的侄子實在天緣舫手中,我與他們勢不兩立,豈能與虎謀皮?”

    ……

    這一次,其他長老同聲反對不已,便是那疤臉漢子,也『露』出一副躊躇之『色』,將嘴巴給緊緊閉上了。

    倒不是因為他們對拜軒閣有多麼忠心,而是叛『亂』的原因,就是想獲取更多的權利與好處,如果被天緣舫將生意搶了,受損的直接就是自己了。

    

Snap Time:2018-07-18 20:33:05  ExecTime:0.6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