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煉成仙》全文閱讀

作者:幻雨  百煉成仙最新章節  百煉成仙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百煉成仙最新章節第115章神妙的化身之術(15-11-04)      關於百煉的後記(15-09-20)      第四千二百二十章大結局(15-05-24)     

第八百五十六章飄雲穀


    第八百五十六章 飄雲穀

    與此同時,距離此地數萬外的飄雲穀。

    在天雲十二州中,兗州隻能敬排末座,說是一府,但不論麵積還是人口,與別的州相比,根本不可同日而語,更別說靈脈與修仙資源,外來修士根本就瞧不上眼。

    故而兩塊大陸合並以後,幽州還有一些外來的勢力涉足,可兗州卻仿佛被遺忘了,隻剩下一些不起眼的小門派與家族。

    林軒剛踏入仙道時的飄雲穀,就位於兗州之中,不過後來陰魂入侵,兗州全府陷落,凡人被屠戳一空,修士也損失慘重,殘存的門派家族,大多搬遷到了幽州,這其中就包括飄雲穀。

    如今事易時移,天雲十二州已很少再看見陰魂的蹤跡,兗州雖不放在修士們的眼,但還是有不少凡人搬遷了過去,經過數十年的休養生息,又重新繁榮了起來。

    而在飄雲穀昔日的總壇之地,又新建起了不少亭台樓閣,不時可以看見修士們進進出出,畢竟這的靈脈就兗州來說,已經算不錯。

    不過滄海桑田,物是人非,這可不再是飄雲穀,而被拜軒閣所占據了。

    當然,兩個丫頭會選擇這做為總壇,並非因為林軒,畢竟她們對少爺的身世來曆所知有限,根本不知道林軒早年曾經在這修仙。

    一切僅是巧合而已,將總壇設在兗州是不為了不引人注意,當年的百善堂就是這樣韜光養晦,一步步發展起來的。

    在內穀深處,有兩座緊密相連的洞府,一般弟子未經通傳,絕不敢輕易涉足,因為在這住著的是兩位閣主。

    陸盈兒,劉芯。

    在底下弟子的眼,兩女頗為神秘,就修為來說,她們不過假丹境界而已,可卻掌握了叱吒一方的拜軒閣。

    雖說本門以經商為主,管理結構與普通的門派大不相同,可畢竟還是有數十位凝丹期高手。

    兩位閣主的修為明顯遜『色』一籌,為何卻能讓這些凝丹期高人俯首聽命呢,須知修仙界弱肉強食,這實在是一件非常詭異的事。

    普通弟子滿心疑『惑』,無形間,對兩位閣主自然更加崇敬了。

    然而事情並非他們想象的那麼輕鬆,此時在陸盈兒的洞府,就有兩位少女相對而坐。

    左邊一個,鵝蛋臉孔,雖然說不上多美麗,但也可愛討喜,與數十年前同林軒初見時相比,更多了一沉穩的氣質。

    此時她正秀眉微皺,緩緩開口:“師姐,剛剛得到的消息,天緣舫又搶了我們與杜家的一筆生意,不僅如此,他們還派遣弟子隱藏行跡,攻擊了我們在慶元城的坊市,殺傷了十幾名弟子。”

    “哦,對方敢這麼做?”陸盈兒緩緩的開口了,此女本就很有心機,經過這些年的磨礪,越發顯出一股大家的氣質,即便聽見這麼重要的消息,也依舊是一副波瀾不驚的樣子。

    “是的,師姐,我們已經調查得很清楚,雖然對方易容改裝,且死不認賬,但做這件事情的,絕對是天緣舫的修士無疑。”講到這,劉芯狠狠不已:“我們拜軒閣在幽州根深蒂固,對方無法相爭,故而使出這些下三濫的手段來了,師姐,我們絕不能姑息,否則隻會讓他們越發的囂張下去。”

    陸盈兒聽了,卻皺眉不語,良久,幽幽的歎了口氣。

    “師姐,妳這是為何,莫非懼怕那天緣舫麼,雖說他們的宗主與離『藥』宮有些關係,可難道我們就要忍氣下去,大風大浪我們又不是沒有見過,這些年圖謀拜軒閣的人多了,何況這拜軒閣的前身,可是少主留給妳我……”劉芯眉頭一皺,有些不滿的開口。

    “師妹,妳誤會了,我怎麼會畏懼天緣舫呢,更不會將好不容易建立起來的基業拱手送人的。”陸盈兒搖了搖頭,有些嗔怪的開口。

    “那妳剛剛為何……”

    “天緣舫實力雖然不弱,但說到底,也不過沾了與離『藥』宮有些關係,也就是狐假虎威而已,這種宵小之徒,我陸盈兒豈會怕的,隻不過……”

    “怎麼?”

    “師妹,妳還沒有看到我們拜軒閣的危機麼,不在外麵,而是內部。”

    “師姐是說……”劉芯也回過味了,喃喃開口。

    “當年少主雖然買下百善堂,讓妳我姐妹二人有了一容身之所,但小小的店鋪能發展到今日的規模,原因為何,想必妳也心中清楚。”

    “小妹自然知道,一來陰魂被剿滅以後,七絕天隨之傾覆,但各大門派都損失慘重,忙著休養生息,補充新的弟子,對於坊市生意並不看重,恰恰讓我們有了做大的時機,二來薛老雖是凡人,卻經營有方,加上碧雲山的暗中照顧,故而我們才能發展這麼迅速。”劉芯回憶的說,隨後臉上又『露』出一絲異『色』:“說起來,也有些奇怪,那聖元令究竟是什麼寶物,當年少爺留予妳我,並說有困難可以請求碧雲山幫助,當年我還有些將信將疑,沒想到真這麼好用,數十年來,拜軒閣有什麼困難,他們總是不遺餘力的出手,記得十年前那次,太虛真人甚至親身到此,少主明明出身靈『藥』山,為何碧雲山卻會那麼給他麵子?”

    “妳問我,我問誰去,當年少爺也沒有留下隻言片語,對他的身世我們可是一無所知。”陸盈兒歎了口氣。

    “是啊,這麼多年過去了,少爺卻音信全無,也不知道他怎麼樣了?”劉芯滿臉擔心的說。

    “放心,當年我們交出一魂一魄,與少爺訂立了主仆血契,若是他意外隕落,我們早就不在這個世上了,如今既然活得好好的,少爺肯定平安無事。”

    “話是如此,可這麼多過去,我們派了那麼多人打聽,少爺卻音信全無,這也未免太古怪了。”劉芯悠悠的開口。

    陸盈兒似乎也被觸動心事,歎了口氣:“但願我們與少爺還有相見的一日,假如他在此,這麼會有眼前的難題。”

    “是啊,碧雲山雖然對我們的幫助不遺餘力,可自從七年前,將總壇移至雲州以後,所有的一切都隻能靠我們自己。”

    

Snap Time:2018-04-24 13:06:08  ExecTime:0.4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