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煉成仙》全文閱讀

作者:幻雨  百煉成仙最新章節  百煉成仙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百煉成仙最新章節第115章神妙的化身之術(15-11-04)      關於百煉的後記(15-09-20)      第四千二百二十章大結局(15-05-24)     

第八百零四章奇怪的玉牌


    第八百零四章 奇怪的玉牌

    究竟是什麼可怕的妖魔,讓幾位離合期老怪如此鄭重,不得不聯手對付?

    想到這,林軒的臉『色』難看到了極處。

    媛珂的表情也差不多,此女做為雪狐族大公主,心思剔透玲瓏,自然也想到了林軒所擔心的。

    兩人對視一眼,皆看到了彼此目光中的懼意!

    林軒甚至有些後悔了,早知道尋找鳳舞九天訣會陷入如此境地,還不如別來蹚這渾水,另想他計!

    然而開弓沒有回頭箭,如今就算不為了功法,單純想要從這出去,也不得不硬著頭皮走下去。

    好在事情過去了上百萬年,那可怕妖魔應該不在,然而林軒心中總是有不好的預感,和媛珂對視一眼,兩人將目光落在了大殿的後麵。

    一條通道映入眼簾。

    非常寬闊,百餘人並行都是沒有問題。

    林軒將神識放出,並沒有發現不妥,於是慢慢的向前走去了。

    媛珂略一躊躇,也緊跟在身後。

    “少爺,沒想到上古時期,此島的人類與妖族,也曾經聯手。”月兒在腦海中緩緩開口。

    “嗯,是有些意外,不過仔細思量,卻並沒有好奇怪,或者說是情理之中。”

    “哦,少爺,你怎麼這麼說?”月兒感到有些奇怪了。

    “丫頭,妳還記不記得,我們剛到玄鳳門的時候,曾經聽那凝丹期修士介紹上古時期的隱秘……”林軒一臉木然之『色』,其實腦海中卻在不停回思。

    “少爺是指……”

    “據那人所說,妖靈島上,向來都有離合期妖獸,隻不過一直隱居著,而人類這邊,除了當年玄鳳仙子等五大妖族,再未出過離合期怪物,按理說,妖族若是想將修士趕盡殺絕,雖不能說很容易,但卻並非辦不到的事,可兩族偶有爭鬥,那些離合期的怪物卻從未出手,妳不覺得此事有些太奇怪麼?”

    “是很稀奇,雖說五大妖修曾與離合期妖族有過協議,但事易時移,對方就算不遵守也沒有關係,可牠們偏偏謹守戒律,修仙界弱肉強食,我不相信他們會如此迂腐,讓一個百萬年前的協議將自己的手腳束縛,除非是有別的什麼緣由。”月兒眨了眨眼,滿臉深思的分析。

    “不錯嘛!”林軒倒真有些刮目相看了,以前的月兒,就是一傻傻的單純女孩兒,現在也學會用腦:“除非人類與妖族之間,還有別的隱秘,比如說共同的敵人,這神秘的空間封印在玄鳳門禁地,本來就十分的讓人驚奇……”

    當然,這些也僅僅是林軒的推測,上古之時,究竟發生過什麼,如今恐怕已很少有人知道了。

    ……

    而在外麵,玄鳳門總壇,戰鬥已進行到白堊化了,修士們的防線早已被攻破,畢竟還是妖族的勢力要強悍得多,對拚這麼久之後玄鳳門已完全處在了下風。

    數位元嬰期長老隕落。

    凝丹期,築基期弟子更是死了不計其數。

    殘餘的,隻好退入總壇深處,借助地利防守。

    雖不能說兵敗如山倒,但形容成岌岌可危一點也沒有錯。

    照這樣下去,玄鳳門隻有覆滅一途。

    嶽弦峰又驚又怒,可便是他這位大修士,形勢同樣是非常不利的,畢竟自己進階後期未久,時間太倉儲,境界都沒有穩固,雖有噬妖蝶相助,但與雪狐王這位已經威震妖靈島數千年的大妖族相比,依舊遠遠不及。

    差距甚至可以說是非常明顯地。

    他現在隻不過是在苦苦支撐而已。

    “啊!”

    又一慘叫聲傳入耳,血光之中,一馬臉老者被劈成了兩半。

    “付師弟?”

    嶽弦峰神識一掃,表情越發難看,隻見元嬰從屍體之中急急忙忙的遁了出來,可一青麵獠牙的妖族卻等在旁邊,一口就將元嬰吞入了肚子麵。

    嶽弦峰目眥欲裂,譏嘲的聲音卻從旁邊悠然傳入耳朵:“嶽道友,我看你還是不要擔心別人了,如果識相的話,就將我女兒交出來,否則……”

    嘴上雖然這樣說著,但雪狐王並沒有停下手中的動作,他此刻依舊在使用玄天化身大法,九個雪狐王張開口,同時噴出一口湛藍『色』的火焰。

    玄冰妖火!

    以他化形後期的神通,也將此秘術修煉到了第五級,嶽弦峰剛剛就吃了不小的苦頭,此時自然不敢硬接,身形一閃,飄身退後。

    “哼,縮地術,你以為在本王麵前有用麼?”

    雪狐王嘴角『露』出一絲譏嘲之『色』,早有兩個化身擋住對方的去路,將手中的法寶狠狠砸落下去了。

    轟……

    靈力四『射』,嶽弦峰胸口氣血翻湧,喉頭一甜,一口鮮血噴了出來。

    趁他病,要他命,雪狐王自然不會手下留情,雙手一掐,將渾身的妖力狂注入身前的法寶,頓時劍影重重,刀光如山,別的法寶也威能大漲,一起像對方轟殺過來。

    九個雪狐王將所有的退路全部堵住,嶽弦峰躲無可躲,隻能勉強支撐罷了。

    照這個情形下去,這位剛晉級的大修士隕落也隻是時間而已。

    嶽弦峰暗暗叫苦,但此時此刻,本門已完全處在下風,諸位師弟能夠自保就很不錯,哪還有人能夠幫到自己?

    當然,他也不願坐以待斃,隻能咬牙拚命反擊。

    可惜是徒勞而已,雪狐王的臉上滿是猙獰的笑意:“嶽道友,你還不願意將我女兒交出來麼?”

    “嶽某人已經說過多次了,從未見過貴族的小公主。”

    雪狐王的臉上閃過一絲陰霾之『色』:“閣下如此冥頑不靈,那就讓我送你上路,至於香兒的下落,哼,你當本王真不會搜魂麼?”

    雪狐王說完,渾身的妖力沛然而出,攻勢越發的凶悍起來。

    “錚”的一聲,嶽弦峰的仙劍竟然被劈為了兩半,此物雖非他的本命法寶,但也用心神培煉,頓時又一口鮮血噴了出去。

    這位大修士的境遇已是險之又險,然而就在這時,一縷紅光卻從遠處激『射』而至,勢若閃電的飛到了雪狐王的麵前。

    光華收斂,現出了一塊玉牌。

    此牌光華縈繞,顯得神秘非常。

    而雪狐王見了此物,竟然臉『色』大變,『露』出一副又憂又喜,又意外的表情來。

    

Snap Time:2018-06-18 19:08:38  ExecTime:0.5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