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煉成仙》全文閱讀

作者:幻雨  百煉成仙最新章節  百煉成仙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百煉成仙最新章節第115章神妙的化身之術(15-11-04)      關於百煉的後記(15-09-20)      第四千二百二十章大結局(15-05-24)     

第七百九十三章雪狐王與大長老

  
  第七百九十三章 雪狐王與大長老
  媛珂摔了個灰頭土臉,也幸好她是妖族,如果換一名人類修士,恐怕已粉身碎骨。
  然而法力被禁錮,這位雪狐族的大公主表情也有些驚慌失措,突然,一道道紫光從那些竹子迸發而出,將她包裹……
  待光芒消散以後,媛珂已蹤影全無。
  而此刻,妖族與修士們正打得如火如荼,這些許動靜也沒有引起任何一方的關注。
  ……
  再說林軒,此時他已經將整個幽穀搜索了一遍,然而表情卻非常難看,因為沒有任何發現。
  難道是情報有誤?
  便是昔日玄鳳仙子的洞府,林軒也做過一番光顧,然而媊悛甄\設非常簡樸,除了妖氣濃鬱以外,沒有任何特異之處。
  林軒有些無語了。
  費了這麼大的力還是沒有《鳳舞九天訣》的線索,這下該怎麼辦呢?
  月兒也急得撓頭,可這丫頭修為雖然不弱,但急智還不及林軒的。
  又過片刻,林軒將目光轉向旁邊的小湖,就隻剩下這媮晲S有搜過,會不會……
  不過此寒潭表麵上看起來雖然平靜無比,但林軒心中對進入到媊悗o隱隱的有些抗拒。
  那是一種說不出來的感覺,雖然元嬰期修士,法力還不足以窺破天機,但偶爾,也會有一些預感靈驗無比。
  但現在,其他地方都已搜過,林軒總不能半途而廢了。
  略一躊躇,林軒將九天靈盾祭出,然後又取出兩張地階中品的防禦符籙,有了這三層護罩以後,林軒才化為一道驚虹,小心翼翼的進入了湖麵之中。
  “咦?”
  進去以後,林軒眼中閃過一絲驚訝的光芒,此寒潭上麵隻有畝許,然而下麵卻遠比想象的要大得多,而且對於神識也有一定屏蔽的效果,即便是林軒的神通,也隻能掌握附近百餘丈的景物。
  不過倒也足夠,這樣的探測距離,雖然搜索起來十分麻煩,但至少不用害怕突然出現未知的危險。
  護罩將水隔開,林軒一直下潛,大約三百餘丈後,才終於踩到了堅實的地麵。
  那是一種黑『色』的花崗岩,而在這寒潭底部,也根本沒有任何植物,水十分渾濁,且冰寒刺骨,當然,這股寒氣,都被護罩隔絕在外麵了。
  “少爺,我們要怎樣搜索,需要小婢出來幫你麼?”月兒的聲音傳入耳朵。
  “不。”
  林軒搖了搖頭,雖然兩人分開行動,效率要高得多,但這寒潭給自己一種危險的感覺,所以,他不放心月兒獨自離開的。
  林軒開始慢慢尋找了起來。
  ……
  而外麵,戰鬥依舊如火如荼,玄鳳門雖然處於絕對的下風,但做為上古時期傳承下來的門派,底蘊之深厚,也是常人很難想象的,護派大陣被破,可門派塈O的禁製依舊層出不窮,借助地利,他們依舊牢牢將總壇把守。
  雪狐王原本正大展雄風,兩名元嬰期老怪物,再加上數十名凝丹期弟子,有陣旗配合,依然無法將對方淩厲的攻勢擋住。
  那兩個老怪物暗暗叫苦,都有心後撤,再堅持下去說不定自己就要隕落於這堙A第一道防線可以放棄,退入門派中情形要稍好一些。
  “胡師兄,我們後撤,一會兒用天罡困魔陣再來對付這可惡的家夥。”說話的是一長眉老者,他的嘴角邊,隱隱有血絲滲出,顯然已受傷不輕了。
  “好!”另一赫發老者點了點頭,他的情形一樣堪憂,至於其他的凝丹期弟子,接到傳音以後,更是求之不得,在剛剛的鬥法中,他們已有數名同伴隕落,巴不得能抽身退出,別再麵對這可怕的對手。
  “好,聽我號令,一起撤陣,退走!”長眉老者神『色』凝重的傳音吩咐,雖然這樣做,肯定會有幾名凝丹期弟子被對方擊殺,但這世上,本就沒有兩全其美的方法。
  各『色』遁光閃過,修士們已四散而逃了,跑得最快的自然是兩名元嬰期老怪物,雪狐王壓力驟減,嘴角邊『露』出幾分獰笑來了。
  想跑,哪有那麼輕鬆?
  出乎意料的,他並沒有出手擊殺逃得慢的凝丹期修士,那些小雜魚,雪狐王還沒有放在眼堙C
  而是身形晃動,又施展起了縮地術的大神通。
  隻見白光閃過,他竟然擋在了長眉老者的麵前,伸手一抓,半空中頓時出現了一隻銀白『色』的巨爪,狠狠的向下一撈。
  事發突然,長眉老者臉『色』大變,忙張口噴出一杏黃『色』的木尺來。
  雪狐王眼中閃過一縷譏嘲,巨爪與木尺碰撞,長眉老者的法寶竟然抵擋不了分毫,表麵無數裂紋出現,變成碎屑灑落在空間。
  這就是後期妖族的實力,長眉老者嘴角一陣發苦,躲閃已經來不及了,軀體落入了對手的掌握。
  不過此人既然能夠結嬰成功,倒也是一殺伐決斷的人物。
  隻見白光一閃,一個與其樣貌酷似的嬰兒就爬出了天靈蓋。
  元嬰的手中,還抱著一柄小劍,慌慌張張的一掐訣,就遁像了遠處。
  瞬移之術!
  如果是普通的化形期妖族,自然追之不及,然而雪狐王豈能度之以常理,一聲冷笑,從懷堥出一網兜狀的法寶,將其祭了出去。
  妖霧翻湧,一張大網出現在了半空,元嬰的臉上『露』出驚恐,因為他發現自己竟然被籠罩進去了。
  就在這時,光華一閃,一道璀璨的劍氣劈了過來,刺啦一聲,一道裂紋出現……
  元嬰大喜,連忙遁了出去,一張熟悉的麵容映入了眼簾堙C
  “師兄!”
  看見此人以後,他明顯鬆了口氣,知道小命無憂矣。
  而雪狐王也眼睛一眯,首次『露』出鄭重的表情,但一舉一動,依舊雲淡風清:“這位想必就是玄鳳門大長老了,在下久仰大名。”
  “不錯,正是嶽某,在下久仰雪狐王大名,隻是一直無緣識荊,敝派與貴族無冤無仇,閣下何苦這樣苦苦相『逼』呢?”
  “不錯,我們是沒有仇,隻要嶽道友願意將小女交出,在下自然馬上罷手。”雪狐王淡淡的說。
  “貴族的小公主,嶽某見都沒有見過,相信本門弟子,也絕對沒有將貴千金擄走,道友是不是誤中了匪人的『奸』謀,或者弄錯了?” 嶽弦峰好脾氣的開口,盡管他心中非常憤怒,但表麵上卻絲毫也沒有流『露』出。
  形勢比人強,再打下去勝負非常不妙,所以他希望解說清楚,能夠化解這場恩怨是最好的。
  可惜雪狐王隻是冷笑。
  如果是別的人失蹤或許還可以商量,然而香兒不一樣,她不僅是自己的親身骨肉,還是本族稱霸妖靈島的希望。
  出生就擁有三條尾巴,靈界妖王也不過如此,女兒有這樣的資質,雪狐王怎麼能夠不重視?
  當然此刻,他心中也非常疑『惑』。
  按理說,雙方都已兵戎相見了,對方又不是白癡,權衡利弊,應該將香兒交出來才是。
  可他們卻依然硬撐著。
  除非,香兒真不在他們手中……
  雪狐王搖了搖頭,不對,珂兒剛剛明明是聞到了她妹妹的味道,否則也不會急急忙忙的落跑。
  還有一種可能,但雪狐王卻不敢也不願去想……就是女兒已經遭了他們的毒手。
  想到這堙A雪狐王的身上散發出濃重的戾氣,咬牙切齒:“我不想聽你巧言令『色』,識相的就快將我女兒交出,否則……”
  “如何?”
  “我血洗玄鳳門,將你們一個個全都抽魂煉魄。”
  “哦,那在下倒要試試了,就怕你沒有這樣的神通。” 嶽弦峰同樣心中大怒,本門早已追查過,明明無一人見過那什麼狗屁雪狐公主,對方也未免欺人太甚了。
  俗話說,泥人還有三分火『性』,更何況他是元嬰後期的大修仙者,就算妖獸勢大,難道本門就會任人宰割?
  俗話說得好,話不投機半句多,原本他還想要化解糾葛,可對方也太蠻不講理了。
  談判破滅,嶽弦峰袖袍一拂,已然祭起了兩件寶物,一柄飛劍,還有一枚烏黑鐵環……
  看起來並不起眼,但大修士所用的東西,怎麼可能是垃圾,肯定有很多玄妙在其中。
  同時他法力運轉,整個人變得仙氣盎然,一股磅的靈壓,更是從天降落下來。
  盡管已刻意集中,但方圓千丈之內,都受到了影響,修士們還好,妖族們無不臉『色』大變,動作也變得遲滯起來,就這麼一頓之間,已被滅殺了不少。
  當然,大多是低階妖族,但雪狐王的表情同樣不太好看,冷哼一聲之後,同樣強大的威壓噴薄而出,修士們也感覺身體重若千鈞了。
  城門失火,殃及池魚,雙方的首領要鬥法,附近的妖族與修士都『露』出畏懼之『色』,連忙不約而同的退開了。
  頓時,以這一人一妖為中心,清理出了好大一片空地。
  相比雪狐王的姿態瀟灑,嶽弦峰表麵雖然是一副木然之『色』,心中其實多少還是有一些緊張的,畢竟他進入後期未久,可以說連境界都沒有完全穩固,而對方可是成名的萬餘年的大妖族,別的不說,經驗就遠非自己可比了。
  

Snap Time:2018-10-22 00:38:36  ExecTime:0.0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