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煉成仙》全文閱讀

作者:幻雨  百煉成仙最新章節  百煉成仙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百煉成仙最新章節第115章神妙的化身之術(15-11-04)      關於百煉的後記(15-09-20)      第四千二百二十章大結局(15-05-24)     

第七百四十章亂之初始


    第七百四十章 『亂』之初始

    “這樣啊……”林軒閉上雙眸,臉上『露』出一絲沉『吟』之『色』,隨後再睜開的時候,卻有可怕的殺氣沛然而出:“既然幾位不願通融,就不要怪林某心狠手辣了。”

    話音未落,他已抬起左手,屈指微彈,幾道青『色』的劍光閃現,迅疾如電,狠狠的向著對方斬了下來。

    “你敢動手?”

    那幾人又驚又怒,為首的修士忙伸出手去,衝著懸浮在身前的法寶一點指,其他人也紛紛祭出靈器,對方一區區的凝丹期修士,這樣做,簡直就是找死。

    麵對眾修士的圍攻,林軒卻視若無睹,嘴角邊隱現譏諷之『色』,這時候自然沒有必要再隱瞞實力了。

    體內法力略一運轉,一股驚人的靈壓頓時向著四周擴散,林軒渾身青芒閃爍,光是氣勢就讓幾名敵人勃然變『色』。

    “你……你是元嬰期高手!”那為首的凝丹期修士不能置信的開口。

    “哼。”林軒沒有回答,隻是緩緩抬起了左手。

    “等等,前輩,這一切都是誤會,您要離開,晚輩哪敢阻攔……”

    “是啊,且慢動手,我們這就將禁製打開。”其他幾名築基期修士同樣臉『色』大變。

    然而為時已晚,既然看見了自己的容顏,林軒豈會放他們離開?

    量小非君子,無毒不丈夫,林軒可不會因為心軟而給自己留下什麼後患。

    袖袍一拂,大片的劍光飛掠而出,這一回,不論數量,還是規模,都遠非剛才可比的。

    眾修士大懼,與元嬰期老怪動手無異於找死,他們自然不會做這麼愚蠢的事,此時此刻,哪還會有人將命令放在心,自然是各奔東西,保住小命才是最重要的事。

    四散而逃,可想走哪有那麼容易,林軒一掐訣,劍光如暴風驟雨,像眾人席卷而去。

    淒厲的慘叫聲傳入耳,幾乎是一瞬間,幾名築基期修士就已然泯滅。

    便是那唯一的凝丹期修士,也被七八道劍光包裹,不過是苦苦掙紮,苟延殘喘罷了。

    “前輩,還請手下留情,隻要饒我一命,為奴為仆,晚輩願意供您驅策。”那人滿臉畏懼之『色』,苦苦哀求著。

    可惜林軒絲毫不為所動,反而將更多的靈力注入劍光之中。

    一清脆的碎裂聲傳入耳朵,此人用的不過是普通寶物,在如此多劍光的圍追堵截下終於承受不住,被劈成兩半了。

    血花之中,衝天飛起一顆鬥大的頭顱,眼睛依舊睜得大大的,死不瞑目。

    林軒伸手一招,一道霞光飛掠而出,將他的儲物袋包裹,至於屍身,則被林軒用火彈化為灰燼了。

    神識探入,林軒手一搓,一道白光從儲物袋中飛出,是一巴掌大小的令符,林軒臉上『露』出喜『色』,一把抓住。

    找到了!

    看了一眼前麵的光幕,雖然這種程度的禁製,自己用蠻力也能破除,但那樣可就太花時間了。

    而有了這控製的令符,自然要省時省力許多。

    林軒將法力注入其中,令符在掌心不停顫抖,彷如活物,這是因為對方曾經祭煉認主。

    不過這種程度是難不倒自己的,心念微動,一團雞蛋大小的詭異火焰在掌心中浮現而出。

    碧幻幽火!

    令符的顫抖停止了,借著魔炎的威能,林軒將對方在令符上的神識印記抹去,一道紅光從上麵發『射』出去,禁製隨之解除。

    鬆了口氣,林軒自然不會繼續耽擱,渾身青芒大起,迅速離開了這。

    僅僅過了一炷香的功夫,數道顏『色』各異的驚虹從遠處飛掠而來,光芒收斂,『露』出了幾名修士的容顏。

    三男兩女,其中有一個林軒認識,白鹿童子,而剩下的四個,也全是元嬰期老怪物。

    這次的變故,可說邙山曆史上從所未有,將那些元嬰期的執法使全都驚動。

    屍體雖然被林軒用火彈毀去,但打鬥的痕跡依舊十分清晰。

    “這有血跡,還有殘存的法力,這種程度,恐怕隻有元嬰修士才能造成。”白鹿童子放出神識,在附近細細掃過,臉『色』陰沉的開口了。

    “不錯,戰鬥似乎一瞬間就結束,如果敵人是凝丹期修仙者,絕對沒有實力這麼快就滅殺幾名弟子的。”另一身穿紅衣的宮裝女子,也滿臉讚同的點了點頭。

    “這麼說,凶手不是那擾『亂』交換會的家夥?”又一沙啞的聲音傳入耳朵,這次說話是一駝背老者,此人的打扮十分奇特,明明是元嬰期修仙者,卻穿著破破爛爛的衣服,給人的感覺就像叫花子似的。

    “這也難說……”白鹿童子臉上『露』出沉『吟』之『色』,略一遲疑,才喃喃的開口:“那人表麵上是凝丹期,可現在想想,卻疑點頗多,也許他與我們一樣是元嬰修士,隻不過將修為隱匿。”

    “這不可能,參加交易會的元嬰修士足有近兩百之多,還有黃眉真人這樣的大修仙者,他如何能騙過那麼多人的神識?”宮裝女子以手掩口,滿臉不信之『色』。

    “這倒不一定,世間功法那麼多,很難保證就沒有這麼奇妙的秘術,何況張夫人忘了,那幾名守護傳送陣的弟子是如何稟報的……”駝背老者神『色』一動,陰測測的反駁。

    “你是說?”宮裝女子皺了皺眉,也被勾起了疑『惑』:“那幾名弟子說對方能夠『操』縱元嬰期屍魔。”

    “不錯,我可是用了問心術,確定了他們並沒有撒謊的,張夫人認為區區凝丹期修士有能力控製元嬰期煉屍麼?”

    “嗯,這樣一說,倒真有可能是同一個人,既然如此,我們還愣在這幹什麼,快追好了。”宮裝女子有些急切的說。

    “追?這可就沒必要了。”駝背老者卻搖了搖頭:“如今邙山大會已盛名掃地,『亂』成了一鍋粥,即使將此人抓回來也於事無補,何況,對方身為元嬰期老怪,卻隱匿修為,多半是某個大派長老,如今這非常時期,我們沒必要再樹強敵。”

    “難道就這麼算了?”宮裝女子不甘心的說。

    “嚴格說來,這次的『亂』局並非他引起,而是由於長生丹太過珍貴所至,而這件事情,不僅牽扯了元嬰後期的大修士,連毒蛟王也白白損失了一枚極品晶石,我倒是擔心人族與妖族的戰火又會因此而起。”

    

Snap Time:2018-08-19 03:42:21  ExecTime:0.5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