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煉成仙》全文閱讀

作者:幻雨  百煉成仙最新章節  百煉成仙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百煉成仙最新章節第115章神妙的化身之術(15-11-04)      關於百煉的後記(15-09-20)      第四千二百二十章大結局(15-05-24)     

第七百一十六章林軒的抉擇


    第七百一十六章 林軒的抉擇

    這怎麼可能?

    林軒幾乎懷疑自己的眼睛,然而神識反複掃過,對方的遁術確實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

    天下之大,能人輩出!

    林軒深深吸了口氣,或許這與對方所修的功法有某種關係。

    林軒並不清楚,這番推測雖不能說全中,但與事實已非常吻合,白鹿童子所習妖術,乃是模仿某種上古異獸白鹿。

    此鹿背有雙翅,含天地玄黃之力,雖不能說瞬息萬,但速度之快,已遠非一般的靈禽所及。

    故而白鹿童子施展妖化神通以後,光論速度,同樣能夠超過元嬰後期的大修仙者。

    當然,他的這種狀態不能持久,法力消耗也到了令人難以承受的地步,除了某些關鍵時刻,平時是很少動用的,不過敵人想要從他手逃脫,難度也就可想而知了。

    “賀道友,我們也去幫手!”

    “好。”

    獨目老者點了點頭,兩人也各施神通,化為不同顏『色』的兩道驚虹,從旁包抄過去了。

    俗話說,放虎歸山,後患無窮,既然仇怨已經結下,豈能放紅綾仙子這麼輕易逃脫,他們是打定主要,要不惜代價,將此女就地滅殺。

    眼見四位元嬰期老怪先後離開,眾修士這才“嗡”的一聲紛紛議論起來,除了剛剛被卷進去的幾個倒黴鬼,其他人的眼中無不流『露』出興奮之『色』,畢竟這種層次的戰鬥,平時哪是他們能夠親眼目睹,可謂大飽眼福。

    還有少數凝丹期修士『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顯然或多或少有了一些體會感悟。

    不過,最讓大家感興趣的自然還是紅綾仙子的身份了。

    修為精深無比,又擁有絕『色』之姿,按理說,這麼一位元嬰中期的女子,就算是苦修之士,也沒有道理毫無名氣。

    以一敵四,當著三位元嬰期執法使,硬生生的將黃木真人斬殺,視大會的規矩如無物,雖是女兒身,卻自有一股睥睨天下的氣度,眾修嘴上不說,卻無數人為之心折。

    幸災樂禍,倒是希望此女能夠從三名元嬰老怪的圍追堵截中逃脫。

    當然,他們是幫不上忙的,然而沒有人注意,一麵貌普通的少年,已神不知鬼不覺的從原地消失,化為一道淡淡的青影,緊隨幾位元嬰期老怪而去。

    紅綾仙子的遁術也有幾分獨到之處,然而比起白鹿童子還是差遠了,盡管占有先機,也不過僅僅逃出了二十餘,一道褐『色』的驚虹,就出現在了她頭頂的上空。

    紅綾大驚失『色』,這種結果是她半點也不曾預料到的,眼見白鹿童子雙手一搓,那碧綠『色』的魔幡浮現在了麵前。

    毒霧滾滾而出,似乎想要將她包裹。

    聲勢駭人,然而平心來說,紅綾並不放在眼中,可一旦在這被纏住,另外兩個老怪物可就要趕來了。

    自己的事自己清楚,紅綾盡管驕傲,也不認為以一敵三,自己還有勝算。

    俏臉一沉,眉宇間隱隱有煞氣閃過:“我們無冤無仇,道友真要苦苦相『逼』麼?”

    “哼,邙山聖地,禁止私鬥,白某已經給過仙子機會了,是妳一意孤行,如今還不束手就縛,那樣的話白某可以考慮請長老會對妳重新發落。”白鹿童子獰笑著說。

    “哈……”紅綾仙子怒極反笑:“閣下好大的口氣,也不怕風大閃了舌頭,想要抓我,行,先看看你的本事再說。”

    玉手一拂,一柄晶瑩的飛刀出現在了掌中,此刀長不足半尺,也不知是用何種寶物打製,瑩白如玉,表麵卻有鮮紅的火焰跳動不已。

    “去!”

    紅綾仙子櫻唇微啟,輕輕吐出了一個字,此刀一顫之下,上麵的火焰猛然暴漲,變成一頭顱大小的火球,如隕石落地,狠狠的向著對手砸去,而火球之中,還有飛刀的寒光讓人心悸,這是雙重疊加攻擊。

    不能說威力無比,但也絕不容小視。

    紅綾並沒有與對方在這糾纏的意思,故而希望以雷霆之勢,一鼓作氣,衝殺出去。

    然而白鹿童子也狡猾以極,他同樣是元嬰中期的修士,多曆風雨,豈會看不出紅綾仙子的心思?

    想跑,沒那麼容易,他雖然自問神通稍遜於此女,但拖延少許時間卻沒有問題,故而這家夥根本就沒有半點硬拚之意。

    雙手掐訣,口中喃喃的念出咒語,那些毒霧翻湧個不停,從麵冒出重重幻影,有魔鞭,也有其他一些古怪的東西,並不與飛刀硬拚,而是如影隨形,在周圍盤旋不已,將紅綾可能逃跑的路線全都封死。

    “卑鄙!”

    紅綾驚怒焦急,通過神念,將渾身的法力往飛刀中狂注入而去,頓時,那火球變大了一圈不止,麵的刀光也越發刺目,轟隆隆的攻入了霧氣深處。

    所過之處,毒霧被火焰掃『蕩』一空,又『露』出了清明的夜空,但很快的,又如同瘟疫般死灰複燃了。

    白鹿童子小臉蒼白,這樣打下去他的法力消耗很快,但沒有關係,他的目的僅僅是拖住紅綾而已。

    這點距離,相信另外兩位老怪物很快就會趕來了。

    可結果真如他所料麼?

    “怎麼回事,這是什麼地方?”

    黑蟒夫人停下遁光,看著周圍的景物,臉上『露』出了驚疑不定之『色』,就在前一刻,前方明明還是茫茫叢林的,可轉瞬間,就變為了一光禿禿的荒原,土地幹裂,四周則是無盡的黑暗。

    此事太過古怪,讓她這位元嬰期老怪,也不得不加倍的鄭重起來。

    “不清楚,但我們似乎是陷入了某種禁製。”獨目老者倒背雙手,表情也顯得有些凝重。

    “難道是剛剛那臭丫頭?”

    “不會,以白鹿道友的遁術,應該早就追上了紅衣女修,她絕沒有時間,也不可能有精力,分身布下這古怪禁製。”

    “照道友所說,難道她還有別的同夥?”黑蟒夫人的臉『色』,變得有些難看了。

    “這個很難說,畢竟我們對於此女的底細,可是毫不清楚,很難判斷她是不是一個人孤身來此的。”獨目老者一字一頓的分析著。

    “那我們應該如何?”得知對方可能不止一人,黑蟒夫人已打起了退堂鼓,這好『色』的女修,也是欺軟怕惡,目睹了黃木真人被斬殺的經過,她的心中,對於紅綾顧忌頗多。

    以三打一自然不怕什麼,可對方如今又來了同夥,這爭鬥還要不要繼續,可就要好好斟酌。

    “以道友之見,我們應該如何?”

    “這個……”獨目老者眼中異芒閃爍,也陷入了思索:“不用硬拚,但要先將這禁製破除,如果情況不對,我們就收手。”

    這家夥也是老『奸』巨猾的人物,見勢不妙,也立足於自保。

    “好!”黑蟒夫人正中下懷,自然不會有反對意見。

    ……

    “少爺,想不到兩人如此膽小。”

    “嗯,我原本也以為,想要拖住他倆,恐怕要費力不小,沒想到這麼輕鬆。”林軒嘴角邊『露』出一絲笑容。

    以遁速來說,他雖然不及白鹿老怪物,但卻比一般的元初修士快得多,故而趕到黑蟒夫人之前,將五鬼裂魂陣布下。

    兩人不疑有他,自然是一頭闖入了陣法。

    “不過少爺,話又說回來,你與那紅綾仙子,明明是敵非友,不落井下石就已經很不錯,為什麼還要反過來為她擋住兩名元嬰修士呢?”月兒臉上滿是『迷』『惑』,據她所知,少爺可是無利不早起,又非貪花好『色』,出手幫紅綾仙子就令人十分不解了。

    “沒什麼,我隻不過順水推舟,想讓此女欠我一個人情罷了。”林軒淡淡的開口。

    “為什麼?”

    “死丫頭,妳的好奇心怎麼這麼濃。”林軒看了月兒一眼,笑罵起來,不過聲音卻充滿了寵溺之『色』,表情也變得鄭重起來了:“我與紅綾交過手,此女乃上古隱修,神通頗有玄妙之處,就算我不幫忙,那三名妖修也最多將她重創,絕對滅殺不了此女的。”

    “既然如此,我還不如做一做好事,幫助此女順利脫身,這樣她就欠下了我一個人情。”

    “可少爺要紅綾的人情又有什麼用?”

    “傻丫頭,妳難道沒有發現,此女與我們以往遇見的修仙者略有不同。”林軒突然有些神秘的開口。

    “什麼不同?”月兒卻越聽越『迷』糊了。

    “少爺我踏入仙道也有百年,以往所遇之人,往往寡情義,無利不早起,這也沒什麼好奇怪的,修仙界本就殘酷無比,隻有腹黑心狠的人才能生存下去。然而這紅綾仙子……”林軒頓了一頓,臉上『露』出一絲古怪的表情:“卻是一極重情意的女子,恩怨分明。”

    “少爺,你該不會看上她了?”

    “胡說八道。”林軒一呆,忍不住狠狠瞪了月兒一眼,這丫頭平時傻傻的,沒想到聯想力卻這麼豐富:“我是說此女恩怨分明,重情重義,既然如此,我就幫她一次,讓紅綾欠下我的人情,這樣一來,她即便心有不甘,也不好意思再為了那玉玄宗的掌門令符,來找我這恩人的麻煩。”

    “這叫冤家宜解不宜結,此女神通不弱,我可不希望與她妳死我活,雙方的糾葛,能夠化解,自然最好不過。”林軒微笑著開口了。

    

Snap Time:2018-07-18 20:35:39  ExecTime:0.4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