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煉成仙》全文閱讀

作者:幻雨  百煉成仙最新章節  百煉成仙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百煉成仙最新章節第115章神妙的化身之術(15-11-04)      關於百煉的後記(15-09-20)      第四千二百二十章大結局(15-05-24)     

第七百一十二章囂張的紅綾


    第七百一十二章 囂張的紅綾

    眾修士目瞪口呆,那黃『色』遁光靈氣盎然,顯然麵是一位元嬰期老怪,可這樣的高手居然被追得狼狽不堪,大家不由得一陣心寒。

    眼中『露』出畏懼之『色』,戰戰兢兢的像後麵那道紅『色』匹練望過去了,難道是厲害的化形期妖獸麼?

    除了那樣的怪物,眾修士實在想不出,這世間還有何物,能夠將元嬰期高手『逼』到如此落魄的地步!

    刺啦……

    如布錦撕裂般的聲音傳入耳朵,從那道紅『色』匹練之中,『射』出來一道耀眼炫目的光柱,約有碗口粗,風馳電掣般的追上了黃『色』驚虹。

    !

    黃光一閃,那驚虹中的修士居然未能躲開,雖然護體靈光並沒有被擊散,但身體四周的妖氣卻迅速黯淡了下來。

    林軒眯了眯眼,腳步不由得又向後挪了一點,而其他人的臉『色』同樣難看,幾息之後,伴隨著一片驚呼,那黃光如流星墜地,落入了人叢。

    光華收斂,現出了一名老者的容顏。

    白發白須,肌膚卻瑩白如玉,一身杏黃道袍,看上去頗有幾分仙風道骨的味道。

    然而此刻,他的表情,卻滿是驚慌,嘴角邊那抹殷紅的血跡,更顯得刺目無比。

    盡管狼狽不堪,可身體散發出來的妖力卻依舊讓人駭然,確實是元嬰期修士,人叢中,甚至有人認出了此老的名字。

    “黃木真人!”

    “咦,這不是懸天崖的黃木真人嗎?”

    “天哪,聽說這位前輩百年之前就進階到了元嬰期,修為精深無比,怎麼可能……”

    “白癡,你沒有感覺到後麵那道紅『色』匹練中的靈氣嗎,更加強大,俗話說,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何況元嬰初期老怪,又不是無敵的存在。”

    “噓,你說這話想找死啊,元嬰期前輩哪是我們可以非議,小心將『性』命丟在這。”

    ……

    各種各樣的聲音傳入耳朵,然而黃木真人卻沒有心情追究了,抬頭望向那道飛『射』而來的驚虹,臉『色』滿是凝重。

    紅光遁速奇快,轉眼也落了下來,周圍的人發一聲喊,如同受到驚嚇般的各自散開。

    靈光狂閃,各種各樣的護罩被祭了起來。

    然而光華收斂,麵『露』出來的卻並非什麼可怕的妖獸,而是一位眉目如畫的女修。

    一夕紅衣,映襯得膚白如玉,五官精致以極,居然是一位罕見的絕『色』美女,然而她的眼眸,卻隱含有淡淡的煞氣。

    紅綾仙子!

    林軒歎了口氣,悄悄隱入了人叢。

    沒想到會在這偶遇此女,林軒可不希望與其謀麵,否則說不定又會引來什麼爭鬥麻煩。

    好在這修士極多,紅綾仙子的精力,又大半被那先到老頭牽扯,自然不會注意到林軒的行蹤。

    她神識僅僅是略微一掃,就集中到了黃袍老者的身上,袖袍一拂,一柄雪亮的飛刀已被祭出。

    “住手!”

    黃木真人大駭,忙將護體靈光撐了起來:“妳這女子,好大的膽子,已到邙山聖地,還對老夫苦苦相『逼』,難道就不怕違反了大會的規矩,成為修仙界的公敵?”

    “什麼規矩,你以為胡言『亂』語,就能讓本仙子放過你?”

    紅綾仙子豈是會受人恫嚇的人物,玉手伸出,似緩實急,輕輕向前麵點去,那飛刀一顫,大片的靈光從上麵爆『射』出來,一閃,已從原地消失不見,下一刻,卻化為了一道紅『色』的閃電,出現在了老者的麵前。

    黃木真人大駭,臉『色』瞬間變得煞白,眼珠急轉,張開口,噴出一道尺許長的血箭。

    那護罩吸收以後,頓時變得凝厚起來,硬生生擋住了下劈的閃電。

    而趁著這個時間,老者忙伸手入懷,將掛在胸前的某間飾物扯開,一截兩寸來長,黃桑桑的枯木出現在了他的指尖。

    “疾!”

    老者衝著此木一點指,一連打出數道法訣,將渾身的妖力注入麵,伴隨著一股血腥之氣,那枯木暴漲到了丈許,狠狠的向著飛刀打去,兩件寶物糾纏在一起。

    “呼,呼……”

    一陣有如野獸般粗重的呼吸傳入耳朵,老者開始使用妖化之術,他的眼睛變成了綠『色』,數寸長的尖角至額頭長出,嘴角外翻出幾顆獠牙,而伴隨著這些變化,他的法力也開始瘋狂的滋長啊!

    然而紅綾卻不為所動,美麗的麵容上甚至隱隱閃過一絲嘲諷,玉手伸出,在半空中虛畫出一個太極圖,狠狠的向著對方打下……

    轟!

    周圍的修士目瞪口呆,別說靈動期與築基期的低階修士,便是那十餘位凝丹期“高人”,此刻也仿佛被石化,他們何曾見過這種層次的鬥法?

    又驚又怕,連忙閃出數百丈遠……生怕被波及啊!

    “張兄,這位紅衣仙子究竟是何方神聖,以前怎麼從來沒有聽說過啊!”一有些驚慌的聲音傳入耳朵,林軒轉過頭,卻是一麵貌普通的光頭修仙者,此人的修為也到凝丹期了。

    “我也沒有見過,此事倒真的有些奇了,這位仙子能夠力壓黃木真人,恐怕已是元嬰中期修士,姿容又如此不俗,沒道理聲名如此不顯的。”說話之人大約三十出頭,一身白衣,打扮倒與儒門的修仙者有些類似。

    ……

    與此同時,周圍的其他修士也無不竊竊私語,對他們來說,今天的經曆太過離奇,那畏懼的目光中隱隱又透出一股興奮之意。

    有羨慕,有恐懼,但幸災樂禍的居然也不少哦,而且並不僅僅是針對黃木真人的。

    林軒見了,眼中不由得閃過一絲疑『惑』,而就在這時,一熟悉的聲音傳入耳朵。

    “林兄,此女說不定與道友一樣,乃是苦修之士。”

    林軒回過頭,見是與他一起到來的張鬆,嘴角邊不由得擠出一絲笑容:“哦,何以見得?”

    “這邙山大會,乃是修仙界十年一次的盛舉,參加的修士不計其數,其中難免互有仇怨的,為了避免血雨腥風給大會增添不穩定的因數,故而大會定有規矩,不論雙方有什麼仇,在這方圓二十內鬥不能爭鬥,黃木真人逃到此處,想必就是要尋求此規矩的庇護,按理說,此女就算是元嬰中期的修仙者,也沒有理由完全無視大會規定的,除非她也是如道友一樣不問世事的苦修著。”張鬆喃喃的分析著。

    

Snap Time:2018-07-23 23:20:20  ExecTime:0.4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