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煉成仙》全文閱讀

作者:幻雨  百煉成仙最新章節  百煉成仙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百煉成仙最新章節第115章神妙的化身之術(15-11-04)      關於百煉的後記(15-09-20)      第四千二百二十章大結局(15-05-24)     

第六百五十三章家主之爭


    第六百五十三章 家主之爭

    一時間風雲雷動,氣氛猛然間凝固了起來,寧家的弟子抬頭望著上麵,緊張與興奮的表情紛紛流『露』了出來。

    當然,也有例外,那些身穿藍袍的修士,一個個就顯得不以為然,原本他們屬於長房長支,在七脈之中最有實力,然而先是家主身死,接著寧萬山也被對方以雷霆手段拘禁了起來,長房修士雖多有不滿,可缺少了帶頭人主持大局,自然也就無法與二房三房爭這家主的位置。

    心中激憤之下,大部分長房弟子都抱了坐山觀虎鬥的念頭,如果雙方拚個你死我活,那自己這邊就有翻盤的希望了。

    然而林軒卻眉頭一挑,寧家已被他視為囊中物,自然不希望看到二房三房繼續內耗。

    屈指一彈,一道灰蒙蒙的光團已被激『射』了出來。

    那是傳音符,隻不過加持了隱匿的秘術,一般修士是不容易發現的,而寧家弟子的注意力又都在天空之上,自然更不會有人發現他所動的手腳。

    轟隆隆!

    一朵數畝大小的烏雲遮擋住了陽光,寧二先生傲立於天空之上,袖袍一抖,一道烏黑的光霞已飛出了衣袖,卻是一柄後背砍刀,刀身之上,花紋奇特,居然是九個連成一線的骷髏頭,栩栩如生,光是看上一眼,就讓人渾身發寒。

    此刀被祭起以後,立刻圍繞他不停盤旋,一道旋風憑空而起,麵還夾雜著冤魂的哭泣哀鳴。

    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沒有,這寧二先生不愧是凝丹後期的鬼修,一聲詭異邪功,實是非同小可,然而那紅衣美『婦』並不在乎,目光之中甚至隱隱還流『露』出幾分輕視之『色』,嬌笑了起來:“師兄的九鬼大環刀果然不同凡響,那小妹就以這陰魄簪領教。”

    伸出手來,在發髻上一摘,取下了一小巧的簪子來。

    僅有三寸來長,卻是閃閃發亮。

    林軒眯了眯眼,此寶確實不凡,以他現在見識之博,居然都無法看出這簪子是用何種材料打造的。

    美『婦』垂下臻首,看了一眼掌中的寶物,檀口微啟,輕輕的吹了口氣,此寶頓時發出一陣幽暗的光芒,迎風就漲,頃刻之間,已有兩尺來長,雖然體積與對方的後背砍刀相比,依舊略有不及,但光論威風聲勢,卻尤要勝上一籌的樣子。

    兩人都已將寶物拿出,大戰已到了一觸即發的地步,然而就在這時,一陣清亮的聲音卻隨風而至,遠遠的傳入了耳:“二師兄,三師姐,兩位真是好手段,好興致,但想我寧家,開派已曆千載,家主之位,向來是有德者居之,從沒有聽說靠鬥法爭得,兩位這樣做,對得起下麵祠堂中的列祖列宗麼?”

    那聲音不大,然而每一個人都聽得清清楚楚,眾人先是一呆,隨後表情就變得各異了起來。

    二房三房的修士滿麵愕然,表情都不怎麼好看,而長房的弟子,則麵麵相覷,隨後無不歡呼大喜。

    “是七長老,七長老出來了。”

    自從前家主身故,寧萬山就是長房的主心骨,眼看他在這關鍵時刻得脫牢籠,長房一脈的弟子自然是恨不得振臂高呼。

    寧二先生與紅衣美『婦』對視一眼,這變故大大出乎他們的意外,隻好收手,暫時停止了爭鬥。

    兩人的修為乃是眾弟子之首,神識一掃就找到了說話人的行蹤。

    隻見從祠堂西側,遠遠的飛來了七八道耀目遁光,人人身穿藍袍,為首的不正是那被關起來的七長老。

    至於其他人,也是長房高手,原本已被他們派人盯住,沒想到此刻也聯袂而至了。

    如此一來,長房實力大增,家主之位最終會被誰取得,更增加了令人難以預料的變數。

    寧二先生與美『婦』的臉『色』都難看到了極處,兩人身形一轉,緩緩的降落了下來。

    寧萬山此刻正被長房弟子圍著,噓寒問暖,他先拱手作揖,答謝了自己的嫡係,隨後目光如電,聲音低沉的發起了難來:“二師兄,三師姐,你倆沒想到吧,寧某人這麼快就得脫了牢籠。”

    此事也是最令兩人不解的,不說眼前這家夥,失手被擒之時,已被兩人禁錮了法力,就算他全盛之時,也絕不可能從牢籠闖出去,不說在附近巡邏的弟子,有數十人之多,光是陣法禁製,就已令人頭疼無比。

    難道竟是那些看守弟子中間,出現了內『奸』?

    兩人心中同泛疑問,然而此時此刻,自然沒有辦法追查,先將這個疑『惑』壓下,寧二先生冷笑一聲:“七師弟,你好大的膽子,還有臉來這。”

    “二師兄這話有些奇怪了,在下從未背叛過家族,為什麼不好意思來到此地。”寧萬山故作驚奇,冷冷的反問了一句。

    “哼,自己做的事情自己心中清楚,數年前,你去屍氣沼澤,究竟有沒有見到老祖,還有少主為何無故失蹤了,這些年來,你一直巧舌如簧,阻止家族派其他人前往屍氣沼澤,究竟有何企圖,你是否與我們的敵人應外合,害了老祖?”

    寧二先生這番話,引起了軒然大波,數日前,他與紅衣美『婦』聯手拘禁七長老,用的就是這個借口。

    關於老祖與少主人的生死行蹤,便是長房修士也疑慮重重,否則他們又豈敢冒大不韙,用這樣的雷霆手段打擊對手?

    偏偏寧萬山有苦難言,他身中血光煉魂術,豈敢隨便供出林軒,不過那都是以前,如今世事變遷,原本自己的致命弱點,卻轉化為了最為有利的條件。

    他胸有成竹,臉上卻故意『露』出不屑一顧之『色』:“哼,寧某早已說過,少主行蹤如何,我並不清楚,但老祖可是千叮嚀,萬囑咐,下了法旨的,他老人家要閉關修煉,最忌被人打擾,所以才不讓家族的人,前往屍氣沼澤。”

    “胡說。”這一回,卻是那紅衣美『婦』開口斥:“七師弟,你當我們是三歲的小孩子,這樣的話也可以相欺,這幾年來,誰都沒有見過老祖,自然是怎麼任你胡編都可以。”

    “哦,那以兩位師兄師姐的意思,要怎樣才肯相信我的言語?”寧萬山也不著惱,嘴角邊反而『露』出一絲冷笑。

    兩人見了,心中也有點嘀咕,但轉念一想,這多半是對方的心理戰術。

    “要我們相信也不難,除非是老祖站到麵前。”寧二先生淡淡的開口了,在對付寧萬山這個問題上,二房與三房自動由敵人轉化為了親密無間的盟友。

    “不錯,要我們相信你的話,除非是親眼見到老祖。”

    “哼,他辦得到麼,這廝多半已與外敵勾結,將老祖給害了。”

    “叛徒,就在這祖師祠堂,將他抽魂煉魄!”

    “對,正該如此,用他的狗頭,來祭奠列祖列宗。”

    ……

    二房,三房的弟子也一起起哄,一時之間,群情洶湧。

    至於長房的修士則麵『露』尷尬之『色』,明顯六神無主,形勢對寧萬山來說,已是極端的不利了。

    “七師弟,你還有何話說?”

    眼看火候已差不多,寧二先生獰笑著開口,而紅衣美『婦』雖沒有說什麼,卻也悄無聲息的轉到他身後……將其歸路給截斷了。

    趁他病,要他命!

    這家夥留著終究是禍害,如今正是大好時機,將其給除去。

    “疾!”

    寧二先生一點指,那鬼頭砍刀頓時化為了一縷烏光,激『射』像他所在的方向。

    而紅衣美『婦』雖然沒有動用法寶,卻也伸出手來,有如繡花般的向著身前連點了數下。

    陰風陣陣,半空中出現了幾頭鬼鳥,雖然隻有麻雀大小,卻帶著令人不可小視的靈壓,向著他狠狠啄下。

    兩人一出手,都是殺招,而且他們的修為,本就比寧萬山高上一個層次,兩人合力,自然不留餘地。

    對方的下場隻有一個字——死!

    “長老!”

    “七師弟!”

    長門修士驚呼,也有人想出手相助,然而卻無一例外的全被二房三房的弟子給截下來了。

    眼看攻擊距離寧萬山隻有數尺,他卻絲毫沒有出手的意思,眾人不由得大感驚愕……他來這是想要找死麼?

    便是圍攻的兩人也感覺詭異,但更多的是欣喜,務求畢其功於一役!

    然而就在這時,誰也沒有料到的異變突起。

    從天空之上,激『射』下來兩條黑『色』的烏芒,速度奇快無比,後發先至,一挑攔住了飛刀,與其都在一起,另外一條則張開血盆大口,將那幾隻鬼鳥吞落入腹。

    變起倉促,即便寧二先生與紅衣美『婦』也不由得大驚失『色』,隨即兩人就轉過一相同的念頭。

    這個家夥能逃脫牢籠,並有恃無恐果然是有幫手。

    “何方高人駕臨雷陰山幹預我寧家事務!”寧二先生瞠目大喝,然而話音未落,一股令人驚悚的靈壓就從天而降了。

    他身形一顫,渾身竟有重若千鈞之感,忙法力運轉才,才勉強消除了這不良感覺。

    抬頭望去,紅衣美『婦』同樣俏臉煞白,顯然遭遇也與自己相似。

    而更糟糕的還在下麵,祠堂中的修士七倒八歪,凝丹期的要稍好一點,法力運轉都能抵消這不適的感覺,而其他的築基期弟子,大部分則被壓趴在了地麵。

    這種感覺……

    這種威勢!

    難道竟是元嬰期老怪?

    

Snap Time:2018-07-16 09:00:11  ExecTime:0.6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