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煉成仙》全文閱讀

作者:幻雨  百煉成仙最新章節  百煉成仙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百煉成仙最新章節第115章神妙的化身之術(15-11-04)      關於百煉的後記(15-09-20)      第四千二百二十章大結局(15-05-24)     

第六百三十九章三陰白骨盾


    第六百三十九章 三陰白骨盾

    “黃口小兒,也敢膽大包天。”屍魔的臉上厲『色』一顯,渾身的氣勢頓時狂飆了起來。

    隻聽劈劈啪啪一陣爆響,他的身體猛然膨脹,竟然有如鼓足了氣的圓球一般,激『射』上天,並且開始滴溜溜的旋轉,林軒表情一陣愕然……這是什麼邪功?

    !

    那圓球膨脹到直徑丈許左右,突然毫無征兆的爆裂開。

    屍氣滿天,那些血肉竟幻化出了無數的火蛇,每一條都隻有拇指粗,然而數量極多,鋪天蓋地的向著兩人掩過來了。

    看那情景,竟像是要將他們吞沒。

    雖然不知道這是何等神通,但被擊中肯定不會好過。

    林軒哼了一聲,袖袍一拂,銀光耀眼,九天明月環已飛至了身前。

    林軒輕輕一點,紅藍二『色』的光芒分別在銀環上閃現。

    如今他魔嬰已然大成,這對本命法寶的威力自是大增,多出了不少神通變化。

    那藍光閃了幾閃,一堵冰牆出現在了林軒的麵前,隨後紅光也耀目了起來,呼的一下,冰牆上麵竟燃燒起了緋紅『色』的火焰。

    俗話說,五行相克,水火不容,可那緋紅火焰明明有極高溫度,卻似對冰牆沒有半分影響。

    林軒臉上『露』出滿意之『色』。

    九天明月環乃冰火雙屬『性』之寶,可惜以前他法力不高,隻能發出火龍或者冰蛟,真正能夠驅使的神通很少。

    然而兩種屬『性』分開驅使,哪能夠得及得上冰火交融疊加的威力。

    這火焰冰牆,算是他初窺大道,真正開始掌握本該屬於靈界的異寶。

    一旁的辛姓修士見了林軒的手段,眼中閃過一絲訝然,精神倒也大振起來。

    他雖然不能理解九天明月環的神妙,但也看出此寶不凡,當即伸出手來,在儲物袋上一拍,黑光耀眼,那柄細長的寶劍已被祭了起來。

    隨後再一抖手腕,身前頓時多了一麵巴掌大小的盾牌。

    此盾由白骨鑄成,中間有一猙獰鬼臉,顯得鬼氣森然。

    一道法訣打在上麵,那盾牌猛然膨脹起來,鬼臉張開口,吐出一道陰風,將辛姓修士護在麵。

    “咦?”林軒眼睛一眯,轉頭向身側望去,眼中不由得『露』出了幾分詫異,心念動處,那冰火之牆裂開了一道口子,不再保護辛姓修士,僅僅是護住自己。

    “前輩,你……”

    辛姓修士大驚,又氣又急,眼見火蛇將至,忙伸出拳頭,狠狠的捶了捶胸口,頓時一道血箭噴出。

    那盾牌吸收以後,表麵泛起一層詭異的紫『色』幽光,體型再次膨脹……

    嗤嗤聲響,數以百計的火蛇已經與兩人的神通撞上。

    冰火之牆巍然不動,竟似沒有受到半分影響,反倒是冰牆上的緋紅火焰對於屍魔有著克製的效果,當先衝到的幾條火蛇竟被同化了。

    剩下的方向一改,轉而像辛姓修士襲來。

    陰風麵,此人臉上猙獰之『色』一顯,麵容扭曲,雙手揮舞不已。

    劈啪之聲爆裂,白骨盾牌竟也將火蛇反『射』了回去。

    林軒嘴角邊『露』出玩味的笑容,區區凝丹初期的修仙者居然接住了元嬰屍魔的詭異邪功,這家夥,恐怕也是有幾分來曆的。

    那些火蛇徒勞無功,自然不願繼續出醜,重新聚集,伴隨著驚人的氣勢,那屍魔出現在了眼簾。

    他凶相畢『露』,然而眼中的驚疑卻掩飾不住。

    林軒能夠安然無恙,本沒什麼好奇怪的,畢竟第一波攻擊雖然威力非凡,但僅僅是試探,對方氣勢既不輸於元嬰期老怪,那就肯定能夠接下來,可旁邊……

    他目光一轉,狠狠的瞪了陰風中的修士一眼:“萬鬼湖的白骨老魔,與你有何牽扯?”

    林軒聽到這,也略略有些驚疑,白骨老魔什麼,他並沒有聽說,但萬鬼湖,可是如雷貫耳了。

    位居雲海九大勢力!

    難道這辛姓修士,居然是萬鬼湖的弟子。

    “閣下人錯認人了,在下一介散修,根本就不認識什麼白骨老祖。” 辛姓修士矢口否認的說。

    “哼,真人麵前還敢瞎扯,你這三陰白骨盾不正是老魔珍愛以極的寶物,本尊雖處屍氣沼澤,卻也聽說老魔的法寶被弟子偷盜。”屍魔嘎嘎怪笑:“這白骨盾威力不小,想不到今日竟被我得到。”

    話音未落,他已伸出利爪,虛空這麼一抓,頓時屍氣翻湧,半空中出現了一頭身軀破爛的鬼蛟,足有十餘丈,夾雜著腥風惡臭,撲向了對手。

    辛姓修士臉『色』凝重,忙一道法訣打入身前的法寶中,那黑『色』的利劍一陣顫抖,化身為一黃桶粗細的光柱,狠狠的向著對方斬去了。

    氣勢非凡,可那鬼蛟卻根本就不放在眼中,張開口,噴出一道陰風,光柱與其一接觸,頓時黯淡了下去,轉瞬間,就顯出了黑『色』利劍的本體,且靈『性』大失。

    與三陰白骨盾乃是元嬰期老怪出名的異寶不同,這黑劍僅僅是辛姓修士自己煉製的,神通威能自然不可同日而語,根本就擋不住屍魔手段的一擊。

    辛姓修士修士大懼,隻能將法力拚命的注入身前的盾牌,那鬼蛟轉瞬及至,一爪抓下,盾牌上麵幽光一閃,竟然將其『蕩』開。

    屍魔見了,不驚反喜,臉上『露』出了一縷貪婪之意,此盾由凝丹期修士驅使,防禦力都如此不凡,若是落在自己的手……

    當即神念微吐,驅使鬼蛟牙咬爪撕,就算是耗也要將他給耗死。

    攻勢正淋漓盡致,一道碧影斜飛而至,長不足半尺,卻是一身材修長的小鳥,看形貌就像『迷』你版的鳳凰。

    展開美麗的翅膀,撲到了鬼蛟的頭上。

    兩者豁然相撞!

    從視覺來說,相差極其懸殊,給人的感覺就像是蚍蜉撼大樹。

    然而結果卻讓人大跌眼球。

    那碧鳥嗖的一下沒入了鬼蛟的頭部,接著漫天的屍氣竟然被點燃了,化為了一片碧綠『色』的火海。

    頃刻之間,就『蕩』出了一片清明的天空來。

    魔炎的威力,著實不小,簡直令人心驚肉跳,然而邪功被破,屍魔的臉上卻沒有半點懊惱。

    隻見他握手一捶胸膛,身形竟然模糊起來了。

    林軒不由得眉頭一挑,以他神識之強,竟然也失去了對方的行蹤,連屍氣也變得若有若無,飄忽不定。

    好詭異的隱匿術!

    麵對這種情景,自然要謹防對手偷襲。

    林軒忙伸手一點,眼前的冰牆頓時碎裂開,一分為三,化為了三麵附著有緋紅火焰的盾牌,圍繞著他不停旋轉。

    的一聲巨響傳來,卻是一隻鬼矛被反彈開。

    林軒隻覺眼前屍影一顯,接著又詭異的消失不見,竟是那怪物一擊不中,就重新遁去了。

    林軒眉頭大皺,但表情依舊毫不驚慌,很快,虛空中又出現了數支鬼矛,接著屍氣湧現,那些鬼矛體型狂漲,每一支都變到了碗口粗,矛頭閃爍著幽深的光澤,顯然是含有劇毒。

    陰風中,辛姓修士臉上已滿是懼『色』,眼見鬼矛對準的乃是林軒,他不由得打起了退堂鼓,畢竟這元嬰期的較量可不是自己能『插』手,三陰白骨盾雖然神妙,但消耗的法力太高,趁著屍魔的注意力在那老怪物身上,自己大可鞋底抹油。

    嗖……

    破空之聲傳入耳朵,那數支鬼矛化為刺目的厲芒,激『射』像林軒的方向,與此同時,那辛姓修士終於找到了時機,毫不猶豫的舍棄同伴而去。

    “愚蠢!”

    林軒歎了口氣,也不知道是罵屍魔還是那辛姓修士,隻見他袖袍一拂,銀光耀目,九天明月環已飛『射』而出。

    趁著兩個老怪物交手,辛姓修士已經激『射』出了十餘丈之遙,正想要加快遁光,突然眼前虛影一閃,他不由得大驚,隻見身前,不正是那麵容猙獰的屍魔,他忙將三陰白骨盾祭出。

    然而耳邊卻傳來林軒的一聲斷喝:“白癡,小心身後。”

    雖然並沒有察覺到不妥,但他哪敢視為耳邊風,連忙回過頭,隻見一頭生獨角的鬼首,颯然浮現在了身後。

    張開血盆大口,一下子就咬住了他的頸部。

    渾身的力氣頓時消失了,就如同那兩個倒黴的修仙者,他的血肉也被吞噬了,屍魔滿意的打了個飽嗝,那鬼頭飛到他的身前,兩者重新融合。

    然而一瞥眼間,卻讓他神『色』大變,自己的鬼矛,居然停在了半空之中,矛身上,分別套有兩個銀環。

    他忙一掐訣,鬼矛有如毒蛇,拚命的掙紮起來了,可惜卻無法擺脫。

    “這是什麼東西,居然可以禁錮我的寶物?”屍魔的臉上滿是凝重之『色』。

    林軒卻笑而不答,反而說出了一段出人意料的話:“閣下一連吞噬了三位凝丹期修士,想必神通能夠大增吧!”

    屍魔聽了,大感愕然,但他也是活了幾百年的老怪物,自然是狡猾以極的……難道此事竟有不妥,臉上不由得凶相畢『露』,『色』厲內荏的開口了:“你說這話是什麼意思?”

    “沒有什麼!”

    林軒卻淡然的搖了搖頭:“本來以閣下的神通,我要收拾你,還需要費一番波折,但誰讓你這麼貪吃呢,作繭自縛,反倒可以省了我不少手腳了。”

    

Snap Time:2018-04-20 05:32:18  ExecTime:0.4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