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煉成仙》全文閱讀

作者:幻雨  百煉成仙最新章節  百煉成仙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百煉成仙最新章節第115章神妙的化身之術(15-11-04)      關於百煉的後記(15-09-20)      第四千二百二十章大結局(15-05-24)     

第六百三十六章芭蕉寶扇


    第六百三十六章 芭蕉寶扇

    “好!”光頭修士點了點頭,正準備加力,突然一道厲芒衝天而起,向著他斜斜斬去。

    變起倉儲,但光頭修士畢竟已到凝丹期,自然不可能束手待斃,臉上閃過一絲戾氣,雙手一掐,一道魔氣從他身上衝天而起,化為一條墨蟒,翻身迎上。

    刺啦……

    魔氣吞吐,靈芒閃爍,光頭修士臉上毫無血『色』,顯然這一次交手,他已吃了不小的苦頭。

    老者一呆,臉上不由得『露』出了幾分猶豫來,但最終還是遁光一緩,停在了光頭修士的旁邊。

    當然,他之所以如此,並非是講什麼義氣,而是如今這種情形,兩人分開逃命,隻能必死無疑,反之,若能聯手對敵,說不定還會有一線生機。

    此人不愧是凝丹中期修士,頃刻之間,就已權衡好了利弊。

    伸出手來,在儲物袋上一拍,一道霞光飛了出來,盤旋之後光芒收斂,『露』出來的卻居然是一烏黑鐵拐。

    光頭修士更不含糊,捶了捶胸口,從他嘴噴出一芭蕉小扇。

    扇麵之上,符文流轉,此寶竟似頗為不凡。

    兩人對視了一眼,又同時啟動了護身光罩,這才有閑暇放出神識,尋找敵人的蹤跡。

    從剛才攻擊的強度來看,雖然可怖,但顯然並非元嬰期老怪物,至少不是本體發出來的,故而他們並非沒有生機。

    隻是,敵人究竟隱藏在哪?

    在這毒霧屍氣之中,神識大受限製,兩人不得不轉頭四顧,生怕一不小心,就被對方給偷襲。

    “咦,那……那是什麼?”光頭修士突然瞪大了雙目,臉『露』驚恐的說。

    老者一呆,連忙順著望了過來。

    原本他們的腳底,是一片柔軟的沼澤,然而此刻卻仿佛煮沸的湯鍋,咕咕的向上冒著氣泡了。

    一股腐屍的味道,彌漫在空氣,兩人的表情變得難看以極。

    此刻他們已經清楚,偷襲他們的乃是屍魔,這個可怕的家夥,難道是想要各個擊破?

    老者眼珠一轉,臉上就『露』出了幾分獻媚的表情來:“前輩明鑒,晚輩乃無意闖入您的領地,絕不敢與閣下為敵,還請高抬貴手,放我們離去。”

    “是啊,前輩,我們隻是小雜魚,現在可是有一位元嬰期老怪,意圖對您不利。”光頭修士眼珠一轉,更想出了禍水東引的毒計來,至於林軒剛才的援手之德,早已被他拋至了九霄雲外。

    隻要能夠活下去,無恥一點有什麼關係?

    可惜這番費盡心機,到頭來也隻是白費力氣。

    屍魔是想要吞噬兩人的金丹,用來增進法力,豈會因為一番花言巧語,就傻傻的放他們過去?

    那沼澤中沸騰的屍氣,不僅沒有削弱,反而越發的劇烈了。

    嗖!

    一物衝天而起,懸浮到了半空,兩人定睛望去,卻是一鬥大的鬼頭,眼如銅鈴,血盆大口,額上的獨角足有半尺長,牙齒如同鋒銳的刀片一樣,閃爍著令人心悸的寒光。

    正是屍魔的分身魔頭。

    然而與林軒滅掉的屍獸不同,這鬼頭乃是他用三分之一的分神修煉而出,神通之強,遠不是普通的凝丹期修士可以抵擋!

    感受到對方所釋放出來的可怕威壓,兩人的臉『色』是越發蒼白了啊!

    “前輩……”那老者眼中閃過一絲畏懼,還想要花言巧語,鬼頭卻不想與他在這慢慢耽擱下去。

    眼眶之中,紅芒閃爍,大嘴一張,從麵噴出一道血芒。

    長約半尺,滑溜異常,仿佛活物一樣。

    老者大驚失『色』,自然不敢再逞口舌之利了,忙雙手掐訣,點像前方的龍頭拐杖。

    嗚……

    從那拐杖之上,飛出了一條烏黑風龍,此乃老者苦修了多年的拿手神通,以前對敵,總是無往而不利,這一回麵對的雖是變異邪魔,但自保應該還是沒有問題的。

    正這樣想,風龍與血芒已轟然相撞。

    先是一聲巨響,接著綿密如同炒豆子般的爆裂聲開始不停傳來。

    老者瞪大了眼,麵對血芒的節節進『逼』,自己所祭出的風龍居然毫無還手之力,被一點一點的吞噬。

    這是什麼魔功?

    他不由得倒吸了一口涼氣,元嬰期的屍魔固然非同小可,但萬萬不曾想一個小小的分神也厲害到這種程度。

    心中隱隱有些後悔,也許留下來與那位李前輩在一起還較為安全。

    但當初既然做了這樣的選擇,如今也隻能吞下苦果。

    一聲大喝,渾身的法力注入到拐杖之中,魔氣翻湧,為了活命,老者也隻能盡力一搏。

    那光頭修士也沒有閑著,雖然他很想抽身離去,但也明白那樣做隻能是死得更快一些。

    咬了咬牙,此人衝身前的法寶噴出一口精氣。

    說起來,他修為不高,然而這芭蕉扇卻是一件異寶。

    論起緣由,還有一番故事在頭。

    眾所周知,修仙者金丹大成以後,就會四處雲遊,收集材料,煉製自己想要的法寶。

    這個過程十分辛苦,法寶比靈器珍貴得多,因而煉製的材料也非常苛刻,想要收集齊,通常需要花數十年的功夫。

    這還是大門大派的修仙者!

    而一些散修或者小家族,即使有人僥幸凝丹成功,可由於根基淺薄,窮其一生,也未必就能將煉製法寶的材料收集齊了。

    仙道艱難,可不僅僅是體現在修煉,還有各種必需的資源,特別是草根修仙者,可以說步步維艱。

    想當初,光頭修士就是如此,他乃孤家寡人一個,雖然憑借著機緣巧合,加上本身資質不錯,又舍得吃苦,幸運的凝成金丹了。

    然而囊中羞澀,接下來想要煉製趁手的法寶可讓其吃足了苦頭。

    先是在雲海的各處島嶼上遨遊,尋找所需要的材料。

    然而不論礦石也好,還是各種珍貴的玄晶也罷,已知的礦脈早就被各門各派瓜分掉。

    自己雖然是凝丹期修仙者,但孤家寡人一個,勢單力薄,自然沒有辦法與其相爭的。

    別說是有著特殊屬『性』的珍貴材料,就算是煉製普通法寶的千年銅精,他尋找了十餘年,也才得到了嬰兒拳頭大小的一塊。

    心中悲苦,自不必說。

    其實,他若有足夠的晶石,很多材料都可求購於坊市,即使普通店鋪無所得,拍賣會上肯定會有不小的收獲,然而,還是那句話……囊中羞澀。

    鬱悶是唯一的形容,然而讓其堂堂凝丹期高手使用靈器肯定是心有不甘的。

    所以盡管希望渺茫,他也隻能繼續尋找,每天來回於各大島嶼,有時候甚至不得不深入險地,獵殺雲獸,以換取必須的晶石。

    數年如一日,不知不覺,就過去了一甲子。

    收獲依然不大,光頭修士幾乎已經絕望了,然而修仙界的事情,本就充滿了未知,有時候一個不經意的決定,就會帶來奇遇。

    那日,他追殺一頭二階的妖獸,卻無意間,來到了一廢棄的古洞,並在其深處,發現了一具骸骨。

    骸骨的主人是誰,已無從考證,光頭修士也興趣探究,然而旁邊散落在地上的儲物袋,卻讓他欣喜若狂。

    麵除了有近萬晶石,以及一些瓶瓶罐罐,居然還有一柄芭蕉寶扇。

    從牠所散發出來的靈光來看,顯然是等級不低的法寶,老天垂憐,自己這回可是大賺特賺。

    骸骨輕輕一碰,就化為了灰煙,顯然距今已不知道有多少萬年,光頭修士將寶扇取過,細細查看起來了。

    得此古寶,他心滿意足,雖然不能用自己的丹火培煉,但遵循鬼道神通,拿精血祭養以後,同樣能夠發揮其大半威力的。

    再加上那筆意外的晶石收獲,光頭修士雖不能說財大氣粗,但就散修而言,日子也過得非常滋潤了。

    自己還有著大好前途,怎麼能在這隕落?

    光頭修士的眼中閃過一縷厲『色』,雙手不停揮舞,一道一道的法訣打出。

    而吸收了他所噴出的精氣以後,那寶扇迎風狂漲了起來,直徑丈餘,表麵的符文變得越發清晰。

    “咦?”那鬼頭被吸引了注意,猙獰的麵容上『露』出了幾分驚異。

    對方的修為不值一提,然而這寶扇卻像威力不小的樣子。

    “疾!”

    麵對強敵,光頭修士可不敢留力,渾身的法力洶湧而去,那寶物輕輕一扇,兩股怪風頓時飛出了扇麵。

    皆有碗口粗,一道漆黑如墨,距離尚遠,就隱隱散發出一股腥臭之氣。

    還有一股則是慘白的,那顏『色』就彷如屍火,讓人一看就極不舒服。

    不用說,威力自是非同小可。

    那鬼頭也流『露』出一絲凝重,但很快嘴角邊就隱現譏諷,這寶物確有不凡之處,可惜使用者的修為太低,不足為慮。

    隻見牠眼中紅芒閃爍不已,大嘴更是『亂』嚼個不停,隱隱有晦澀難懂的咒語,時斷時續……

    接著張開血盆大口,從麵噴出一團紫霧,麵還有忽閃忽閃的屍火,向著那陰陽怪風撞去了。

    無聲無息,三種顏『色』交織在一起,爭鬥得不停,勢均力敵,然而這僅僅是表麵而已。

    神通的威能雖然相似,然而雙方的法力差距卻不知凡幾,很快那光頭修士就呈現出了不支。

    

Snap Time:2018-07-18 12:37:30  ExecTime:0.6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