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煉成仙》全文閱讀

作者:幻雨  百煉成仙最新章節  百煉成仙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百煉成仙最新章節第115章神妙的化身之術(15-11-04)      關於百煉的後記(15-09-20)      第四千二百二十章大結局(15-05-24)     

第六百三十五章分道揚鑣


    第六百三十五章 分道揚鑣

    再說另一邊。

    林軒借助碧幻幽火,以摧枯拉朽之勢滅了三頭怪物。

    看了看手中的屍魔分神,林軒五指用力,靈光一閃,也將其化為了灰煙,隨後他才轉過頭,打量起周邊的戰局。

    這一看之下,不由得輕輕的歎了口氣。

    雖然剩下的屍獸,不過一二階而已,但一個個悍不畏死,神通也詭異以極,三位凝丹期修士境界固然要高上一些,可急切之間,根本就無法取得勝利。

    照這個速度進展下去,想要分出勝負,可不是一朝一夕,林軒可沒有時間在這兒慢慢的等下去。

    好歹也算同伴,林軒當不至於袖手旁觀。

    伸出手來,在後腦一拍,一道黑光從嘴飛『射』出來。

    滴溜溜一轉,卻是一麵巴掌大小的魔幡。

    既然是以鬼修的身份出現,自然是使用獸魂幡要更加的得心應手一點,此寶雖然是由月兒祭煉,但主仆二人有血契相連,故而林軒使用,一樣能夠發揮出其十層的神通。

    輕輕一招,獸魂幡已經落入到了掌心麵,隨後也不見林軒有何動作,隻是將法力注入其中,頓時魔霧翻湧,並且向著四周擴散了開來。

    轟隆!

    魔氣滔天,片刻間,就形成了長寬各數十丈的魔雲,將修仙者與屍獸全都籠罩在了麵。

    整個過程不過一眨眼,雙方都沒有反應的時間。

    隨後林軒雙手掐訣,魔雲仿佛活物,不停的翻湧。

    “疾!”

    隨著林軒一聲輕叱,雲收霧散,景物重新清晰了起來,三名修士毫發無損,隻是臉『色』有些蒼白,剛才的情景太過詭異,他們自然是被嚇得心膽俱裂。

    然而屍獸的情形卻又不同,已被魔霧化為了累累白骨,從天空中摔落,掉入沼澤。

    塵歸塵,土歸土,死物就應該回到幽冥地府。

    足足過了半盞茶的功夫,那老者才幡然醒悟,忙抱拳行了一禮,深深的彎下腰去,臉上的表情恭敬以極,還透著深深的畏懼:“多謝前輩救命大德,晚輩沒齒難忘。”

    “是啊,前輩就是我等的再生父母,若有需要,盡管吩咐。”另外兩名凝丹初期的修士也反應過來,連忙對林軒大肆獻媚。

    林軒點了點頭,自然不會將這等奉承的言語放在心上。

    “幾位道友無需多禮了,不知接下來,你們又有何打算?”

    “這……”三人麵麵相覷,卻都躊躇著沒有表態之意。

    也難怪,同行之人中突然混進來這麼一位元嬰期老怪,在沒有弄清楚對方的意圖以前,三人哪敢胡『亂』開口,弄不好會有『性』命之憂。

    林軒見了,嘴角邊『露』出一絲笑容,他們的這番顧慮,也是在情理之中。

    麵對高階修仙者,任誰都會小心一二的。

    想要對方配合,自己就必須拿出一點誠意來了。

    念及至此,林軒伸手在臉上一抹,青光之中,已將天魔擬容術去除,恢複了本來的麵目。

    “前輩,你……”

    看見對方變為麵貌普通的少年,三人無不大驚失『色』,好在他們既是凝丹期修仙者,見識自然不俗,很快就明白對方剛才使用了換形術。

    想是想通了,然而敬畏隻會越多。

    須知,修仙界駐顏的功法雖然不少,但十之八九都隻適合女修,男子能夠修煉的鳳『毛』麟角,而且效果也會差上不少。

    對方既然是元嬰期的老怪物,天知道活了幾百歲了,可容貌氣度,卻仿佛二十出頭,眼角連魚尾紋也沒有,修煉的究竟是何等邪功?

    “前……前輩有何吩咐?”

    “諸位道友無需害怕老夫,本人可是半點惡意也沒有,隻是聽說這沼澤深處有一屍魔,想要將其他剪除,你們誰願意為我帶路?”林軒這番話半真半假,但表情卻是誠懇無比啊!

    “這個……”三人麵麵相覷,心中自然是半信半疑,林軒也不解釋,就在一旁笑眯眯的看著。

    良久。

    那奇裝異服修士眼中閃過一縷異『色』,抱拳行禮:“前輩若是不棄,晚輩辛無痕願意。”

    “很好。”林軒滿意的點點頭:“你們呢?”

    事已至此,兩人想要不回答已不現實。

    老者咬了咬牙,結結巴巴的開口了:“前輩恕罪,您也知曉,晚輩三人來這,乃是受寧家所托,尋找他們失蹤的少主,平心來說,寧家所付報酬,也算豐厚,但無論如何,也不值得我等將命也賣給他家,所以……”

    “那道友是想走了?”林軒微微一笑,表情之中,絲毫看不出喜怒。

    “是的。”老者咬了咬牙,事已至此,他也豁了出去,雖然這樣做,很有可能會將眼前的老怪物激怒,但繼續前往沼澤的中心處,同樣是危險重重,權衡利弊,他決定賭一賭。

    “已經有辛道友願意給前輩帶路,可否讓我倆回去麼?”

    老者戰戰兢兢的將話說完,五指緊握,渾身的靈力蓄勢待發,稍有不妥,就準備將法寶祭出。

    然而出乎預料,林軒聽完他這番囉嗦,臉上卻絲毫沒有怒意,隻是輕輕歎了口氣:“兩位想走?”

    “是……是的。”

    “既然如此,人各有誌,老夫也不強求,一路保重就是!”

    “啊?”兩人驚呆了,可看林軒的表情,又並不像在說反話,一時間驚喜交加,感覺與做夢相似。

    反倒是那奇裝異服的修士眉頭一挑,臉上的表情若有所思。

    “既如此,我們就此告辭。”

    老者與光頭修士害怕林軒改變主意,忙抱拳行禮,各自施展神通,化為兩道耀目光華,像著沼澤的外圍飛去。

    “少爺,你真放他們走啊?”月兒的聲音傳了過來,當然,主仆兩人的對話發生於神識麵。

    “當然,俗話說得好,強扭的瓜不甜,他們倆既然無意冒險,我又何必強人所難。”林軒的聲音顯得很平淡:“少爺我雖然不是什麼好人,但也絕對不壞,平日所做的一切不過是為了在修仙界更好的生存,如今雖已魔嬰大成,但也沒必要持強淩弱。”

    “可是……”月兒的聲音顯出了幾分焦急:“少爺的意思我明白,但不管如何,至少應該將他們遇見您的記憶抹除,否則會招來麻煩的。”

    “放心,他們不會泄『露』。”林軒卻顯得胸有成竹。

    “為什麼?”雖然對少爺的心智十分佩服,但月兒卻感到有些好奇了。

    “傻丫頭,我們為何會來到這屍魔沼澤?”林軒突然答非所問的開口。

    “自然是因為那對夫『婦』恩將仇報,以極品陰脈做餌,其實卻想讓我們成為屍魔的獵物。”說到此事,小丫頭依舊有些氣惱。

    “不錯,妳也知道這沼澤中有元嬰期屍魔,需要吞食修士的血肉魂魄,妳說他可會將兩個上好的獵物放過?”

    林軒的嘴角邊『露』出一絲譏嘲:“這兩個人若肯留下來與我一起除魔,看在同伴的份上,我自然會照料一二,盡量不讓他們隕落,不過現在……是死是活,可就與我沒有什麼關係了。”

    “原來如此。”月兒點了點頭,對於這種中途丟下同伴的家夥,她也沒有絲毫好感,死了也不值得可憐。

    見林軒突然一個人發呆,那異服修士的眼中閃過訝然,但自然不敢胡『亂』開口多言。

    好在很快,林軒的眼神就重新清明起來,衝他點了點頭:“辛道友,我們走。”

    “是!”

    奇裝異服的修士行了一禮,化為一道黑『色』遁光,飛像遠處。

    此人倒也並不含糊,當先引路,林軒臉上『露』出一絲讚許,滴溜溜一轉,魔氣翻湧,跟在身後。

    ……

    再說那小島中的巨大洞府,屍魔依舊盤膝而坐,突然,他睜開雙眸,嘎嘎怪笑。

    “老祖,怎麼了?”

    屍魔並沒有開口,然而猩紅的眼眶中,卻『露』出了幾分喜『色』,真是上天助我,那兩個凝丹期修士居然與元嬰期老怪分開了。

    既然如此,自己可就不客氣,先將他們拿下,吞食金丹以後,功力自然可以增加少許。

    他本尊雖然不能離開這座小島,但分神卻並不受此限製。

    當下老魔法訣一催,一道拇指粗的黑蟒飛出了他的天靈蓋,嗖的一下遁往外麵。

    ……

    “莫道友,那老怪物真的會放過我們麼?”

    兩道遁光劃破天際,風馳電掣般的像外激『射』而去,其中一道紅『色』的光華中,是一光頭赤足的中年修士,此人一邊飛,一邊不時回頭,臉上滿是忐忑。

    “哼,你問我,我又怎麼清楚,不過那老怪物現在都還沒有追來,倒是有幾分可能了。”老者沒好氣的開口,他同樣臉『色』鐵青,一副慌『亂』的表情。

    “或許吧,但我總覺得心神不寧,那老怪物費盡心機,混進你我的隊伍,沒有理由這樣輕易就放我們離去。”光頭修士的聲音,充滿了憂慮。

    “這話有理。”老者歎了口氣:“不管如何,隨他進入沼澤之中,更是生死未卜,我們既然做了這樣的選擇,那就要承擔接下來的後果,照如今的情形來看,還是有機會逃出升天,再飛快一點!”

    

Snap Time:2018-07-23 04:36:45  ExecTime:0.4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