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煉成仙》全文閱讀

作者:幻雨  百煉成仙最新章節  百煉成仙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百煉成仙最新章節第115章神妙的化身之術(15-11-04)      關於百煉的後記(15-09-20)      第四千二百二十章大結局(15-05-24)     

第六百三十三章寧家老祖


    第六百三十三章 寧家老祖

    “什麼?”

    三人驚呆了,麵麵相覷,臉上的表情古怪以極,這姓李的也不過是凝丹中期修士,居然有這麼大的口氣。

    莫非他驚嚇過度,因而變得有些『迷』糊?

    三人的臉『色』不由得更加難看了,若是那樣的話,自己這邊又折損了一大戰力。

    眼見屍雲又飛近了許,林軒可沒有心情對他們慢慢解釋。

    吸了口氣,渾身的法力不再收斂,驚人的氣勢如洶湧洪流般『蕩』漾開,渾身魔氣翻湧,靈光盎然。

    既然屍魔隻是派來小嘍囉,林軒也就沒有施展最為拿手的九天玄功,依舊以鬼修的身份出現,這樣也就留有了底牌。

    “元嬰期高手!”

    老者三人大驚,呆若木雞,看著這位剛剛還與他們談笑風生的修士,對方居然是元嬰期老怪物……

    一個個猶若夢中,心中的疑問更是接踵而至。

    對方既有莫大神通,又何必大費心思與他們同路,這老怪物究竟有什麼企圖?

    心中的驚懼自必不說,三人暗自慶幸一路上並沒有言語衝撞這可怕的老怪物,否則對方隻消動動手指,自己就將萬劫不複。

    三人對於林軒的企圖暗懷戒懼,但此刻出現這麼一強力幫手自然是利大於弊。

    有了他,別的不說,小命肯定可以保住。

    心念電轉,三人已想通了這中間的利害關係,老者當先彎腰行禮:“謹尊前輩法諭!”

    另兩人也麵『露』恭敬之『色』,不過那奇裝異服修士的眼底卻閃過一絲驚疑,他雖然隻是凝丹初期,但因為身份的緣故,卻也見過幾次元嬰期的老怪物,感覺似乎與這李姓修士並不相同。

    然而差別在哪他也分辨不出。

    現在可沒有時間慢慢思索,先解決眼前的麻煩再說。

    想到這,他身形一轉,化為一黑『色』光團,與法寶合二為一,向著屍獸迎了上去。

    有元嬰期修士做後盾,老者與光頭修士同樣信心大增,也各自驅使自己的法寶,殺向屍雲。

    一時之間,陰風慘慘,碧光閃爍個不停,三位凝丹期修士聯手,與近百頭一二階的屍獸捉對廝殺。

    一邊修為精深,另外一邊則想以數量取勝,但短時間內,顯然誰也奈何不了誰。

    爆裂聲不絕於耳,伴隨著陰風厲嘯,鬼哭狼嚎,從聲勢來說,足以吸引人的眼球,然而這邊的戰鬥,不過是開胃小菜。

    反觀另一邊,則顯得太過平靜了點。

    林軒渾身魔氣縈繞,懸浮在虛空之中,與他對峙的屍獸,也不過寥寥數頭。

    最前麵的是一獨角怪蟒,約有碗口粗,渾身晶瑩剔透,牠每一張口,就有洶湧的寒氣發出。

    寒角蟒,生前就是冰屬『性』的三階妖獸,死後通靈變成怪物,凶悍自然更上了一層樓。

    右手邊,則是一類似狸貓般的怪物,皮『毛』血紅,身上隱隱有慘白『色』的屍火。

    而最醒目的,還是左手邊的雙頭巨猿,身高丈餘,醋壇大的拳頭,顯得十分的孔武有力。

    靈光一閃,三頭高階屍獸已成品字形將林軒包圍了起來。

    然而少年視若不見,臉上反而『露』出了一絲譏嘲,淡淡的開口道:“就憑幾個化身之體,就想要攔住李某,道友是不是太托大?”

    他說這話的時候眼神飄忽,完全沒有盯著身前的三頭怪物,反而是向著某空無一人之處,此時他們遇襲的地點,距離沼澤的中心已經不遠。

    然而卻並沒有誰回答,隻是那三頭屍獸的眼中,不約而同都『露』出了怨毒之『色』,仿佛有什麼伎倆被對方給看破。

    吼!

    首先是那寒角蟒仰起頭,大口的雪白寒氣從嘴巴噴出,仿佛連靈力都要被凍住。

    接著那火狸獸也發出刺耳的尖鳴,身形滴溜溜一轉,慘白的屍火從牠的爪子發出。

    兩獸聯手,形成了冷熱夾攻,而且不管寒氣還是屍火,麵都含有劇毒。

    雙頭巨猿自然也不會示弱,提起醋壇大小的拳頭,就狠狠的像林軒砸過來了,看來這家夥果然擅長近身肉搏。

    這樣的攻擊,也算是非同小可,然而林軒現在魔嬰既已大成,修為神通,比之昔日,自然不可同日而語。

    他幽幽的歎了口氣,伸出手來,掌心之中又一團碧綠『色』的火焰浮現。

    雖然僅有雞蛋大小的一點,但卻顯得氣勢非凡。

    林軒用左手衝其一點,碧幻幽火頓時分為了三股,每一股僅有拇指粗,化為細細的火蛇,迎向了身前的怪物。

    與對方的淩厲攻勢相比,林軒這點反擊的手段簡直不值一提,然而不知為何,三頭屍獸卻本能的感到有些不妙了。

    然而牠們根本就時間變招,各自的神通與幽火撞上。

    嗤嗤作響,首先是那雪白的寒氣,仿佛遇見了天敵,就像青蛙被蛇吞噬般的毫無還手之力,寒氣以驚人的速度向後退去,碧幻幽火緊隨而至,撞上了牠的本體。

    寒角蟒的眼中很擬人化的『露』出了痛苦之『色』,晶瑩的身體頃刻之間就被黑氣所填滿了,那是劇毒。

    嗖……

    從牠的天靈蓋中飛出了一線薄霧,向著東南方向激『射』。

    然而想逃哪有那麼輕鬆,林軒伸出手,屈指一彈,黑霧翻湧,化為一隻黝黑鬼爪,狠狠的向著對方抓下。

    後發先至,已將那縷薄霧撈在了手。

    至於火狸獸與雙頭巨猿,情形也好不到哪兒去,如今的林軒,實力與牠們根本就不在一個層次,煉化火魅以後,碧幻幽火的威能,同樣是大漲了倍許。

    兩頭怪物被『逼』得節節後退,不管是屍火,還是別是什麼神通,對於林軒的毒焰,都沒有半點作用。

    “不愧是墨月族的傳承之寶!”

    林軒喃喃的讚了一句,顯然對自己魔火的威力滿意以極,隨即伸出手來,衝著前麵一點。

    兩道細小的幽火頓時爆裂開,化為萬千絲線,向著屍獸纏繞了過來。

    怪物自然不肯坐以待斃,然而又哪躲得及,頃刻之間,就被捆了個結實。

    既被碧幻幽火沾體,自然沒有了生機,從牠們的頭部,同樣飛出淡淡的薄霧,隨即也被林軒鎖住。

    ……

    與此同時,據此約數十的沼澤深處,那已是這片險地的中心了,在一間寬大的石室麵,有一身材高瘦的家夥盤膝而坐。

    從表麵上看,他與普通修士也沒有什麼不同,身穿一件灰『色』的破爛長衫,然而湊近細看,他『裸』『露』的肌膚表麵,卻有寸許長的絨『毛』,眼睛更是血紅的詭異之『色』。

    十指如鉤,顯然這家夥就是屍魔!

    在石室的角落,堆放著累累白骨,這些都是被誘騙至此的修仙者,靠著吸食生人的血肉魂魄,牠的修為在不停的增長著。

    此刻屍魔正盤膝打坐,修煉著不知名的詭異魔功!

    突然,他一聲大吼,麵包含了憤怒與痛楚,伸出爪子,狠狠的揮舞了一下。

    “老祖,怎麼了?”說話的卻是一二十餘歲的年輕男子,錦袍玉帶,一副世家公子的打扮。

    若是與林軒同行的三名修士在此,肯定會大吃一驚,因為這年輕人正是他們接受委托,冒險尋訪的寧家少主。

    而對方說話條理清晰,顯然並不像被邪魔所控製。

    然而他對屍魔一副恭恭敬敬的樣子,這中間究竟有什麼貓膩?

    “我的三縷分神被毀了。”

    “怎麼可能?”寧家少主臉上『露』出驚詫的表情:“老祖將分神附於屍獸,根本就不是普通修士可以對付,這次的獵物不過是三名凝丹期修士罷了……”

    “哼,除了他們,還有一位不速之客,這家夥,好像是元嬰期的。”說到這,屍魔也不太肯定,滅他分神之人的修為高得離譜,但給他的感覺,又與元嬰期老怪略有不同……但不管怎麼說,總是很難應付。

    “怎麼會有元嬰期老怪,二叔他們委托的,明明是三個凝丹期修仙者,難道是老祖上次放走的那對雙修夫『婦』……”寧家少主反應倒也是一等一,很快就猜出了事情的端倪。

    “嗯,應該如此。”屍魔點了點頭。

    “老祖,我有點不懂,有我們寧家誘騙修士來這送死,供你吸食,您何必多此一舉,放過上次偶然闖入的夫『婦』,還大費周折的在他們體內種下禁製,『逼』迫他們也騙其他修士來此?”

    “哼,你懂什麼,光是我們寧家騙修士來這,失蹤的人多了,肯定會引起其他幾個老怪物的懷疑,本尊固然不怕,卻也不想為寧家惹來災禍,而多一些修士這麼做,就可以分散別人注意的。”屍魔一扯嘴角,獰笑著說。

    “老祖英明。”寧家少主恍然大悟:“這樣做確實保險得多,哼,恐怕誰也不會想到,您這位元嬰期的屍魔,其實是我們寧家的前代老祖。”

    “那也是沒辦法的事,當年老夫若是再多上十幾年的壽元,必能成功進階到元嬰期,也不用像現在這,曆經千辛萬苦,轉化為屍魔之體。”

    說到這,那怪物歎了口氣,但隨即眼神中又有紅芒亮起:“但這樣也好,至少老夫保留了生前的神智,而且延壽了數百年之久。”

    

Snap Time:2018-08-20 12:58:57  ExecTime:0.528